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女种田:腹黑将军哪里跑 > 章节目录 第四章 成亲
    “不成!这不合规矩!”张秀芹见苏小满和陆离一来二去竟然把婚事订下了,还主动提出不要聘礼,当场就急了眼。

    “聘礼为什么不要给?”她瞪着苏小满,“你不是苏家的人了,那就把家里这些年来供你吃供你穿的钱给还来,还不上钱就拿聘礼来抵,所以这这聘礼一定要给,不给不行!”

    张秀芹原本正气势汹汹地掐着腰,虽然在看到陆离的时候气势不自觉短了一截,不过态度仍旧强硬:“我要的也不多,这银钱怎么着也得有个八两八钱!”

    嚯!八两八钱!这都够买上好几亩上好的水田了吧?张秀芹也真敢要!

    众人惊叹于张秀芹狮子大开口的同时也在打量陆离,他会出这笔钱么?

    “不要给!”苏小满急了,她没想到继母这样无赖,都这时候了竟然还打着她聘礼的主意。

    陆离是个好人,她不能让自己害了他。

    “放心,”陆离给了她一个让她安心的眼神,复又看向张秀芹,说:“聘礼我当然是要给的,不过不是给你,而是给小满的父亲母亲。”

    他伸出手朝着苏父的方向平淡地行了个子侄礼,“岳父那一份明日我会送过去,岳母的那份我就直接交给小满保管,就不劳你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操心了。”

    听到这话,张秀芹鼻子差点被气歪,什么叫做无关紧要的人?苏小满虽然不是她生的,可是她也养了她这么多年,吃的用的也没缺过她的,现在苏小满要出嫁了,她收点彩礼钱还不行?

    张秀芹显然忘记了之前是怎样压迫苏小满干农活和家务活的事了,只惦记着那未能到手的嫁妆彩礼钱。

    一旁的苏父表情复杂地看了陆离一眼,接着又将目光转移到苏小满身上,“小满……你……你真的要嫁给他?”

    苏小满抿了抿唇,“爹,你以后多保重身体,不孝女给你磕头了。”说罢,苏小满跪在地上,认认真真给苏启磕了三个头,再起来时已是红了眼眶。

    围观的人群已经渐渐散了,之前说着要将苏小满浸猪笼的村长李树还想说什么,在看到一脸冷凝的陆离之后也只能打消了这个念头。

    当天傍晚,苏小满跟着陆离去了他在半山腰的家。

    这还没成亲就住在一起,别人知道了难免会说些不好听的话,但是无论是陆离还是现在的苏小满,都不在意这些了。

    “吃点东西就早点上炕上休息,明天肯定会很累。”陆离坐在椅子上,把装着肉干的碟子朝苏小满面前送了送。

    听到这话,苏小满顿时有些食不知味。

    上炕休息?难道他们今晚就要睡在一起了么?虽然明天就要成亲了,她也不介意这些,但是……

    “我去外屋睡,外边还有一张木板床。”许是看出了苏小满在担心什么,陆离跟着补充了一句。

    心思被拆穿的苏小满不好意思起来,脸颊涨得通红,默默把把脸埋进碗里一个劲刨饭。

    第二天,苏小满很早就醒了,睁眼就是一片陌生的环境,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在陆离的家,而今天,她就要嫁给陆离了。

    她轻手轻脚地下了床,经过外屋的时候看到了陆离说的木板床。

    木板床是真小,估计也就只能睡下她这般个头的人,真不知道陆离那样大的块头,昨晚是怎么过得。

    陆离背着扛着一个大块头进院子的时候,苏小满正在柴房煮粥,见状吓了一大跳。

    “这是……山羊?”

    “对,”陆离把奄奄一息的羊放到地上,用袖子擦了擦脸,“今天运气不错,正好可以用来招待客人。”

    苏小满正悄悄打量着他,发现他的衣襟和鞋子上都有被露水打湿的痕迹,还很多,想来是很早就出去打猎了。

    陆离的行为已经证明他对这场婚事的看重。

    她也要做出行动才是,不能什么事都等着陆离来做。

    苏小满拿出自己的帕子,红着脸递给了陆离。

    陆离愣住了,眼看苏小满的脸颊红的不成样子,这才接过来擦汗。

    一种难以言说的气氛萦绕在两人周围,直到临近晌午,主婚人和宾客三三两两到来,这样的氛围才渐渐消失。

    大喜的日子,没有人没脸色地提到昨天的不愉快,再加上陆离准备的喜宴上有好几道羊肉做的硬菜,着实让来贺喜的人高兴了一把,个个都敞开肚皮吃了个痛快,有不少还拉着陆离敬酒,气氛很是热闹。

    等到陆离将最后一位客人送走的时候,太阳已经要落山了,苏小满也在房间里呆了快两个时辰。

    “吱呀——”门被推开了,有人一步一步不急不缓地走了进来。

    蒙着红盖头的苏小满不安地绞着手指,听着来人的脚步声,只觉得心跳快得几乎要从喉咙里跳出来。

    脚步声停了,来人在苏小满正前方停住了,喜秤一点点从盖头下伸了进来,苏小满眼前一花,盖头就被挑了起来。

    陆离今天仍旧穿着玄色的褂子,只是腰间坠着一根红色的腰带讨个吉利。

    从今天起,她就为人妇了,以前的事情她得尽数忘记,这样才不会辜负陆离的心意。

    “你……”

    “你……”

    两人同时开口,又同时止住了话头,苏小满眨了眨眼睛,垂下了头,“……你先说吧。”

    “这几天我还睡在外屋,不过今天夜里可能有雨,窗户你得关好。”陆离指了指窗户说道。

    这其实是当地的习俗,新人成婚的前三天不能入洞房,要分房睡,等到第四天了才能睡在一起,意为好事多磨。

    苏小满顿时想到了那张对陆离来说小得过分的床。

    “还是我睡外屋吧……那个床也太小了……”苏小满提议道,“我睡的话应该正正好……”

    “不行,”陆离果断摇头拒绝,“我是个男人。”

    苏小满搞不懂睡外边和是男人有什么联系,可是看着陆离斩钉截铁的面容,到了嘴边的话又给咽了回去。

    夜里果然下了大雨,而且还落了雷,苏小满就是被一番雷声惊醒的。

    现在已经入秋了,白天有太阳不觉得什么,晚上倒是冷得很,陆离在外屋睡会冷么?

    一想到陆离在外屋可能冻得瑟瑟发抖的模样,苏小满哪里还能继续睡下去。

    要不……偷偷摸过去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