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贴身狂兵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七章 初次见面
    “他们怎么了?”男人大为不解,疑惑问道。

    “我认识他们,他们怎么会在这里?真是太奇怪了,我明明和他们约定在玄青市市中心的大厦集合的,他们怎么会直接来这个地方?”女人嘴里嘟嘟囔囔的说着,不觉蹲下探了探他们的鼻息,一切正常,她才微微松口气。

    “你是说那俩个救了你的人?”男人疑惑,抬手运气,与谢东掌心对掌心,将异命石力量传入他的体内。

    男人手心里的一股强烈的炽热,直接传进谢东的手心,从手心往身体各处传递而去,四肢血管内都被炙热之气包裹。给他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带来力量。

    这力量是火一般厉害,烧的他全身难受。要不是咬牙紧忍,他只怕都要发出痛苦的呻吟声了。

    “你这是干什么?他们没事的,一会儿就会醒来,你何必浪费这些力量。”女人很显然不希望男人动用异命石的力量来救他们。

    “他们救过你,不论怎么样,这个人情都是要还的。”男人终于收回手,平息半刻,嘴里悠悠的突出一句话。

    一收手,谢东整个身体的温度顿时归于原来的样子,炙热之感也慢慢消失。头上的汗也慢慢褪去,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这两个人还真是有趣,一个知恩图报,一个倒是和护理一般。这明寻的毛病,怕是一辈子都改不了了,谢东心里嘀咕着,依旧装晕,他要看看他们之间还有悄悄话。

    听了男人的话,明寻立刻不高兴了,板着脸,眉头紧蹙,“救过我,还威胁我,一一相抵,我没有找他们算账已经不错了,你还说我。”

    “你还是这样自私、阴诡,”男人似乎对她十分失望,叹了口气,直接下了逐客令,“既然你还有其他的约定,就立刻吧,我这里不需要外人来陪。”

    “总会为了外人把我赶走,你想过我的感受吗?数百年来,为了他人,我们之间的争吵有半刻停歇?”明寻突然提高嗓门,大喊大叫。

    “是,这就是我宁愿死,也不想再做你庇护伞的缘由。明寻,你好自为之吧,日后不必再来找我。”男人言语间透着坚定,似乎这女人早就让他的底线一降再降,而此时他不愿意再因为她一人,而继失去自己的本心。

    “寒,你……”他的话一出,明寻犹豫了,她舍不得他,说不清是因为什么,可能是爱,又可能是其他的东西,此刻她自己也不明白自己的心思为何。

    “慢走不送。”寒毫不客气,再次下逐客令,眼神里尽是失望,甚至不想再看明寻一眼。他不得不承认,她的容颜是他至美的追寻,可她的心却难以匹配上她的容颜。

    明寻咬牙,转头看了一眼寒,他冷若冰霜,没有半分要挽留的意思。她伤心的叹了口气,脚尖轻点,迎空而起,不过片刻就消失在寒的视线之内。

    “唉,她什么时候才能改变一点点啊。”语气里透着无尽的无奈和惋惜。

    听到此处,谢东眉头微动,配角都走了,这独角戏得多难受啊,我不得醒来给寒助助阵啊。谢东扯扯嘴角,猛烈咳嗽几声,“咳咳咳。”

    “你怎么样?”寒立刻蹲下扶起谢东,拍着他的背,关心的问。

    “没事,咳咳咳,没事。”谢东慢慢睁眼,先是迷迷糊糊的,慢慢的才看清这个寒的样子。

    五六十岁的样子,头发花白,眼角的皱纹像在诉说着他的丰富经历,眉眼里透出的平静竟然让谢东莫名的舒服。一时之间他看的有些出神。

    “你是谢东吧?”寒微微一笑。

    “嗯。”他止住咳嗽,点点头。

    “我是寒。”

    “……”谢东一时无言,慢慢扶起楚晴,轻轻拍拍她的脸,“媳妇,媳妇,你怎么样啊?”

    “咳咳咳,咳咳咳。”楚晴猛烈的咳嗽几声,嘴里吐出很多水,慢慢转醒,手死死的抓住谢东的衣角,“冷,小东,冷。”

    “好,我带你去把衣服烤一烤。”谢东一把抱起楚晴,就要走。

    “这里你们不熟,跟我来吧。”寒友好的说。

    “多谢了。”谢东眉眼一动,楚晴靠在他的肩膀上,时不时的打着哆嗦。

    他们二人跟着寒来到一处山洞,本以为里面很冷,没有想到,里面竟然有火,十分温暖。谢东把楚晴抱进去,轻轻的放在火堆一侧,死死的从背后环着她,慢慢调动身体里的异命石力量。

    这些力量从身体里的四面八方而来,通过谢东的皮肤传递给楚晴,炙烤着她,为她取暖。立在洞口的寒,见此一幕,动了动嘴角,这场景似曾相识啊,叹息一下,转身离开,去林子里给他们找吃的去了。

    其实谢东也没有想到这个寒竟然如此友好,和明寻的精明狡诈相比,他们简直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刚刚他们假装晕的时候,楚晴不小心呛了几口水,结果假戏真做,幸好谢东发现的早,不然说不定还真会出事。

    他死死的抱住楚晴,他们周身升起浓浓的雾气,才楚晴嘴里还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谢东一个字也没有听明白。

    就在寒快回来的时候,楚晴才慢慢转醒,嘴里嘀咕着,“饿,渴,小东,饿。”

    “好,我马上去找吃的。”谢东立刻答应,小心的扶起楚晴,裹了裹她的衣服,起身正要往外走。

    就看见寒抱着一大堆的水果走过来,对他一笑,“饿了吧,先吃饭水果,我再去做饭,稍等片刻,很快的。”

    “呃,”谢东蹙眉,寒想的也太周到了吧,“好,谢谢。”他赶忙上去接过水果,楚晴转头对他一笑,如同三月底阳光,温暖柔和。

    “不客气,稍等片刻。”寒回以微笑,对楚晴点头示意。

    谢东抱着水果,坐到楚晴身侧,递给她一个苹果,“吃这个。”

    “嗯,那就是寒?”楚晴小声问。

    “是,活了几百年了,还能这么的硬朗,已经很不容易了。”谢东感叹句一句。

    “他可是第一代异命石携带者,了不得啊。”

    “是,这也是我所担心的,他会告诉我们,我们想知道的吗?”

    “不知道,看他的样子,比明寻老实些吧。”楚晴咬了口苹果,不禁惊讶,这果子还真好吃。

    “这次之行一定要有结果,不然这次的苦,可就白受了。”

    “不会的,最晚明天我们就能回去。”楚晴宽慰他。

    其实谢东心里清楚,都是老妖精的年纪,谁会比谁强的了多少呢?只要寒不说些虚的,他此行就不算是白跑一趟。

    很快,寒带了一条鱼,还有些蘑菇之类的菌类。谢东见了,赶紧上去搭把手,二人一阵忙活之后,三人终于是吃上饭了。

    拿到饭,楚晴先喝了一口鱼汤,就一直感叹鱼的鲜美,说的寒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谢东一乐,趁热打铁,“寒先生,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还请如实说。”

    “好啊,你问。”寒喝了口鱼汤,真是味美。

    “第一代异命石携带者是怎么出现的啊?”谢东一开口就是追寻溯源的问题。

    “这个啊,问的简单,说起来复杂啊,就像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一样,哪儿有什么答案,不过是在合适的时间,触碰到了合适的异命石,造就了异命石携带者。”寒简单几句话就把谢东打发。

    “活了数百年,就没有想过要摆脱这种状态?据我所知,你们拥有夺去异命石力量的东西啊。”谢东半开玩笑的问。

    此言一出,寒的脸色微微一变,算是有些不高兴,这个谢东知道还真是不少啊,看来找我也是得了他人指点啊。明寻不可能告诉他们我的消息,那就另有其人了,会是谁呢?

    他迟疑片刻,又立刻堆满笑意,“是有那些东西,可拥有了这么久的寿命,一时半会说不要了,还真是可惜。”

    尖锐的问题,寒再次躲过哦哦,谢东依旧一笑,看不出有什么情绪,“也是啊,不过我很奇怪啊,为什么你一走,李涛就要杀明寻啊,还给她下了崖草花。”

    “明寻身上的血债可是多之又多,李涛看不惯她也是情理之中。”

    谢东一连问了数十个问题,寒都避重就轻的回答,如同棉花一般,弹性极好。谢东一时拿他没有办法。

    最后,谢东决定以退为进,先是叹了口气,又无奈的摇摇头,最后放下手里的碗,握住楚晴的手,“时间也不早了,我们也该走了。”

    说着,他们二人同时起身,看向寒,一副要道别的架势,果然出于礼节,寒开口了,“天色不早,不如在这里小休息一晚,明日一早出发也不迟啊。”

    “这样啊,媳妇,你觉得呢?”谢东想了想,故意装作有些为难的样子,顺手把球踢给了楚晴。

    “明天一早出发也可以,就是不知道会不会打搅寒先生?”楚晴话锋一转,冲寒一笑。

    “不会不会。”寒没有想到,谢东竟然来了一出将计就计,他自然是得拿出他的气度来啊,只得硬着头皮答应。

    “好,那就多谢了。”谢东一笑,二人再次坐下,他故作忧伤的说,“寒先生,不瞒你说,我们二人有一孩子,名叫谢启之,现在有九个月了,身体很好,可还是担心啊。要不是孩子,我们也不至于大老远的来这里。”

    “噢,是这样啊,”寒松了口气,还以为谢东是要挖自己的秘密的,现在一听此言,立刻松了口气。

    接着说,“孩子的事情不用愁,你回去之后再去找顾西,他有一木棍,你带回去之后,用它重重的打孩子的头,异命石力量就会被木棍吸收,孩子陷入昏迷,不出三个月就会恢复正常。”

    “当真?”谢东眼睛一动,顿时发光,举起碗笑着道,“多谢寒先生,以汤代酒,敬你。”

    “不不不,客气了。”寒自己也松了口气,这个谢东的言行完全不是他所能掌握的,因此言行都格外小心。

    三人又客套一番,说话间夜色更深,饭后,寒取了一床被子,看样子应该是新的,递给他们二人,嘱咐他们早早休息,就要离开山洞。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贴身狂兵》,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