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贴身狂兵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章 坦白
    这样的触感可是把明寻吓得不轻,嘴角都在抽搐,他是连动也不敢动。看她这样,谢东心里一乐,故意道,“她不愿意开口,就给她点颜色瞧瞧。”

    “好咧。”楚晴扯嘴一笑,“我最不喜欢有女人抓我男人的胳膊,正好,现在可以报仇了。”

    楚晴故意手下发力,眼神里透出浓浓的醋意。明寻整个脸吓得都要扭曲一般,她想挣扎又不敢。只这样痛苦着,她明显的感觉到楚晴手下的力道还在加大,害怕自己精心打造了上百年的脸,就这样毁在楚晴的手里。

    “停,我说,我说,求你,不要伤害我的脸。”明寻几乎拉着哭腔说。

    “继续,不要听她的,刚刚她要甩掉我们的时候,可没有这么好心啊。”谢东直接忽略她的哭声,继续给楚晴下命令。

    “是,听老公的。”楚晴故意叫的很甜,手下力道再次加大。

    “不要,不要,我求求你们,我这次一定说话算数,我求求你们放过我。我合作,我合作。”明寻更加着急,因为她明显的感觉到,她的脸已经被刺破了一点,她可不想去面对那个丑陋的脸。

    “说话算数?”谢东一乐,冷言重复,“那就这样说吧,你也拿出诚意啊,不然我们还怎么聊啊?”

    “好好,你问,你问。我都说。”明寻立刻止住哭声,生怕脸部表情过于丰富被划伤。

    “问?”谢东再次重复,脸上透着不满。

    “不不不,我说,我主动交代。”明寻吓得不轻,哆哆嗦嗦的回应,赶忙说,嘴里如同冒着火车一样,说的极快。

    “寒是第一代异命石携带者,我不知道他姓什么,我……”她说起寒,声音也变得柔和,眼神变得空洞神往。

    当年,他们二人因为是异命石携带者,所以被家族人视为异类赶了出来。他们在这里苟且活着,在这里他们相遇,相爱。可是异命石携带者虽然有无线的生命,可是容颜回老去。

    他们在一起的第一百年,寒出轨了,离开了她。她为了得到寒,得到他可以守护容颜的秘密,偷偷的跟踪,最后她知道了寒的保持容颜的原因。

    她利用神婆子的名头开始行骗,骗异命石携带者贡献自己的力量。不到一年的时间,她的容貌恢复了,她立刻去找寒。果不其然,寒和她重归于好。

    本以为幸福时光开始,没有想到,百年过后,寒开始厌倦生命的长久,不再保持容颜。可她已经成了习惯,改不掉了。可这个时代已经不是古时的无法纪的时代,在这个时代,杀人是要偿命的。

    寒为了护住她,不受人怀疑,他凭一己之力,凿山运冰,利用特殊的气候和地热,造就了冰洞。就在她因此而更痴迷寒的时候,寒离开了,再也没有回来。

    起初还有寒的消息,可近日,是一点儿消息也没有了。一向被那些人是为主心骨的寒不见了,所有人把罪责怪在她的身上,后面的事情都已经知道。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竟然哽咽起来,谢东丝毫没有放松,这个女人活了几百年,脑子里的坏水估计多得很,他可不敢大意。

    “继续。”谢东故意大喊了一声。

    “啊!”明寻也喊了一声,眼泪“哗哗哗”的流下来,似乎在反抗谢东的不近人情。

    “说。”谢东理也不理,继续逼问。

    “你,我都说了,你还想知道什么,寒的事情我都已经说了。”明寻大喊大叫着。

    “那群人的事呢?”谢东挑眉,示意她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那群人,你是说刚刚要杀我的人?”明寻又开始装傻。

    谢东扫了眼楚晴,对她点点头,果然,楚晴手下暗暗发力。

    “不要不要,我说,我说。”明寻明显的感觉到她的脸要被刺破,大叫着制止,吸了吸鼻子,极其委屈,“说就说,还威胁啊。”

    “不想说,就不要要脸了,媳妇,动手。”谢东继续,没有吓唬她的意思。

    “不要,我说。”明寻本想守住这最后的秘密,却不想,谢东这是要她把一切都四号不留的给倒出来啊。

    谢东二人对视一眼,软核桃非要砸着吃,活该。

    “马尾叫马雄,脾气暴躁,和寒的关系不好,一直想着自己做老大。至于那个年轻男人……”明寻声音很轻很柔,好像说的事情与她无关一般。

    年轻男人是寒消失之后,由寒提前任命好的后任领导者,他叫顾西。不知为什么,他对明寻有莫名的情愫,时不时对明寻表达含蓄的好感,都被她拒绝。

    这次若不是为了安抚大众的情绪,她也不会被他们又是下毒,又是杀她,事情闹到这个地步。他们这里所有的异命石携带者都没有后代,他们不永远不死,起初这个地方也只有寒和明寻二人,可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异命石携带者出现,来到这个地方。

    布满浓雾的森林叫迷林,藏匿尸体的冰洞叫做寒冰窟,而这悬崖和水叫做幸崖,寓意是死里逃生。而他们生存的寨子就叫命寨,其中的含义不言而喻。

    一开始明寻侃侃而谈,话音的尾声,她突然叹了口气,有些难为情的说,“刚刚我骗了你们,那种毒药是生长在悬崖直上的崖草花,毒性不大没课对于异命石携带者来说,是致命的。刚刚没有告诉你们,是怕……”

    “是怕我们用来对付你,是不是?”谢东一眼看穿她的心思,直言不讳。

    明寻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微微点头,脸上有些不好意思,咬咬嘴唇,楚楚可怜的看着谢东,“现在能放了我么?”

    “放了你,怎么保证你对我们无害,还是跟着我们比较稳妥。”谢东扯了扯嘴角,语气温柔无害,眼里的坚定直接否决掉明寻心里的反对票。

    “怎么不愿意啊?”楚晴见明寻半天不说话,手指微微一动,冰凉的暗器在她脸上挪动,她整个人都为之一怔。

    “愿意,愿意。”明寻慌忙点头,握着大年级的人了,竟然能还要被两个后生给威胁,这要以后传出去,她的老脸可就没了。但又转念一想,与其一个人孤军奋战,不如跟着谢东,他们二人的身手不错,关键时刻,够她保命用。这么一想,她心里可是舒坦多了。

    “那就好。”楚晴冲谢东挑眉,

    “很好,你不是要找寒吗?我们和你一起,他最后出现的地方是哪儿?”谢东此刻顾不得她心里叽叽歪歪的想法,一心想找到她口中的“寒”,只是想确认,那个人是不是顾寒。如果不是,顾寒的骨灰呢?真的是随着异命石力量的转移而消失了吗?这是谢东一直不愿意相信的事实,他在真相的边缘徘徊不定。

    “不行,寒我一个人找足够,不需要你们。”明寻突然情绪激动起来,甚至仰头,被暗器划伤了脸也毫不在乎。

    这般出人意料的举动,还真的是让谢东二人大吃一惊。腥红的血顺着她的白色的脸颊慢慢流下来,真是和鬼片一模一样,有些慎人。

    “这么激动做什么,我们又不会和你抢。”楚晴对她的反应嗤之以鼻,她已经有了谢东,又怎么会对别的男人感兴趣呢?再说,谢东是男人,又怎么会对男人感兴趣。

    “楚晴,你少来,我的寒,只能我一个人看,我一个人找,你们谁也别想。”见楚晴这般想,她咬咬嘴唇,口不择言。

    谁知,此言一出,竟然是沉默,三人之间陷入莫名的沉默,各自心里都在盘算着自己的好事 ,楚晴和谢东对视一眼,心思明了,这个人想轻轻松松的加入他们,就是在做梦。

    “明寻,凡事好商量啊,这一点儿你不会不明白吧。”谢东这句话,打破沉寂,眼角一抹睿智。

    “商量什么?你在搞笑吗?寒是我男人,我就想……”

    “想什么?你该不会有什么心事吧?”

    “没有。”明寻更加激动的反驳他。

    这个反应就是谢东二人想要看到的,他们不约而同的点点头,轮番上阵,说服明寻,这几乎是在洗脑,要把她数百年的价值观给颠覆一般的错觉。

    起初明寻不以为然,对他们的话也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可最后,她竟然有一点儿听进去了,这一点她自己都不相信。三个人诡异的动作一直保持到谈话的结束。

    谢东骑在明寻的身上,一手扼住她的脖子,楚晴半跪在明寻的身侧,一手按在明寻的脸上。这样的谈判怕还是有生之年第一次经历。

    “行了,真是烦死了,你们兼职就是苍蝇,腐蚀人心不择手段。”明寻仰头大吼一声。

    成了,受不了了,很好,这预示着我们快赢了!谢东二人心里一乐,可脸上依旧是一本正经。

    “怎么了?我们的话听进去了?”楚晴眉眼弯弯。

    “我,我服了,我认输,行不?”明寻大喊着,整个人在崩溃的边缘。

    这一声喊的,整个寒冰洞都为之一振,同时,明寻察觉自己耳边的“嗡嗡嗡”的声音消失,心里暗自高兴,有见谢东就要开口,立刻说,“我交代,交代,你们不要说话,我耳朵疼。”

    “好……”谢东就说了一个字。

    她立刻打断他的话,好似打机关枪一般,“寒是我最爱的人,自从他不再保养之后,容颜衰老的非常快,我不想外人看到他的样子,仅此而已,我都已经都说出了,你们满意了吧?”

    “呼呼呼”明寻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她真是被谢东二人要给逼疯啊。

    “哎呀,就这个啊,没事,我们不看他的脸,总行了吧?”谢东一把拍在明寻的肩膀上,展露出天使一般无害的微笑。

    “……”明寻竟然语塞,他们怎么就这么坚持呢?

    当然不会轻易的放过你,我还指望从你身上可是能挖出不少好东西呢,谢东一乐,她的表情已经告诉他,她的答案。

    “我,好,听你们的,他最后出现的地点是玫国。”明寻嘴里冒出让他们二人有些激动的两个字。

    “玫国?异命石事件的时候,他还去了?”谢东着实吃惊,这个寒还真不是一般人啊,时刻走在世界的前端啊。

    “是,自从异命石出世之后,他一直盯着,没有丝毫的松懈。”

    “他住在这里什么地方?”

    “我们每次见面都是这里,平日里他去什么地方,我并不知道。”

    “那你们算是什么伴侣?”楚晴发问。

    “灵魂伴侣。”

    “……”

    二人语塞,还真不知道说什么好。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贴身狂兵》,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