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贴身狂兵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八章 躲藏
    救下明寻之后,谢东三人立刻朝他们来时的方向走去,一路上,谢东二人都在前面,明寻一人抱着胳膊走在后面,脚下晃晃悠悠的,好像随时都可能倒下。

    他们二人走到湖边,才慢慢停下脚步,转头看向明寻,楚晴轻轻地撞了撞谢东的胳膊,“我们救了她,她不会恩将仇报吧?”那日三人战斗的场景还历历在目,转眼,他们就救了这个人,真是冤家。

    “不会。”其实谢东也不确定,可他潜意识里还是冒出这两个字,扣住楚晴的手,又指了指走路都踉踉跄跄的明寻,“就他现在这个样子,还能把我们怎么样?”

    楚晴一乐,细想确实如此,微微点了点头,大声到,“明寻。你怎么样?快过来。”

    身体早就难以支撑的明寻,听到楚晴话,后整个人如同将倾的大厦,整个人直直的倒下去,重重地砸在地上。下一刻不省人事,楚晴顿时吓了一跳,赶忙跑过去,谢东紧随其后。

    见楚晴就要碰到她,谢东一把握住楚晴的手,“小心,她身上有刺,你看,我的手就是刚刚碰到她之后被扎伤的。”

    “啊?那怎么办?你说那些人不会在她身上下了什么东西吧?”

    “目前还不确定,这样吧,你抓一只鞋,我抓一只鞋,先把她弄到湖边。”

    因为实在没有办法的,谢东也只能出此下策,他们小心翼翼的避过石头,减少对她的伤害,费了大半天的功夫,才叫把她弄到湖边。

    楚晴小心翼翼的舀了一点水,喂到明寻的嘴里,不想,一碰到她的嘴,她的手立刻冒出一个红点,不一会儿,一个红豆般的血流出来。她眉头微蹙,这是身体的防御机制?真吓人。

    见楚晴捧着手,一侧的谢东立刻赶来,担心的问,“怎么样,疼不疼?”

    “没事,只是她这个痛感,就好像跟真的针扎一样,你说,世界上还有这么奇怪的病呢?”楚晴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就冒出了这么一串话。

    听完,谢东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仔细的回想,刚刚他和那些人战斗时,那些人的表现所有的画面,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之后,没有发现任何的端倪。他微微吸了口气,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人的脸。是那个年轻男人的脸。

    “媳妇,刚刚你有注意到一个年轻男人吗?”

    “就是那个愿意放我们走的那个男人?”

    “没错,整个事件似乎是围着他转,可又不那么明显,又好像那个马尾才是这个事件的关键。”他的心中越想越乱,摇摇头,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好了好了,不想这些了,越想越乱,还是等她醒来问她好了。”楚晴每次都会在谢东思绪搁浅的时候,以退为进,让他从那个困惑中抽离出来。

    “好,听你的。”谢东的手指轻轻的划过楚晴刚刚刺破的手指,心里微微一动,一阵心疼。

    因为身体疼痛难忍而晕倒的明寻,喝了些水后渐渐清醒过来,她的手指动了动,眼珠在眼皮下转了转,想睁开眼睛,可是眼皮上的刺痛,让她每动一下,都如同万蚁噬身

    发现他醒了,楚晴立刻蹲下去,“你怎么样?好些了吗?

    能听见我说话吗?”

    她一言不发,艰难的、缓缓的点了点头,头上的细汗慢慢渗出来,楚晴想拭去她额上的汗,谢东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她的手,焦急的说,“别碰。”楚晴微微一愣,收回手,一笑。

    不知为何,明寻听到谢东的声音,突然感觉踏实了些,可能是因为谢东刚刚救了她的缘故,微微咬牙,一狠心,一下子睁开了眼睛,顿时一阵强烈的刺痛,从眼眸传遍全身,她咬紧牙关,努力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终于半刻之后,她缓了过来,浓浓的雾气笼罩在眼前,她几乎看不清天空的颜色,她微微张了张嘴,发出一个细微的声音,“谢谢。”

    “我救你可不是白救的,你得告诉我寒是谁,还有他们为什么要杀你?冰洞里的那些人都是你杀的吗?”明寻刚刚睁眼说了两个字,谢东便是一连串的质问。

    一侧的楚晴心软了,看不下去,轻轻戳了戳他,“说别这样,她刚醒,我来问。”

    “好。”谢东并没有多说什么,慢慢起身退到一侧,楚晴缓缓蹲下,看着明寻惨白的脸,轻声道,“你现在好点了吗?”

    她的眼眸微动,似乎很少有人这般关心她一般,扯了扯嘴角,微微一笑,“我没事,你们要问什么?问吧。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她说的很用力,似乎每一个字都要耗尽她所有的力气。

    “山洞里的人是你杀的吗?如果是你杀的,就点点头。”楚晴看得出她非常的痛苦。

    “是。”她咬咬牙吐出一个字,缓缓的点了点头。

    “好,那我再问你,刚刚的那些人要杀你,是因为山洞里的那些人吗?“

    听到这个问题,明寻的眼睛微微的闭上,似乎在沉思些什么,过了半刻,慢慢睁开,起初,她摇了摇头,不一会,又点了点头。

    这下楚晴不明白了,这到底是有关系,还是没关系。她转头看向谢东,用眼神询问他这,是什么意思?谢东微微动动嘴,“你的意思是,他们杀你是因为冰冻的人,也是因为其他的事?”

    明寻就知道谢东迟早会问到这些,眸子微微一动,绝望的点了点头。

    谢东二人对视一眼,果然有管。为了知道更多,他们必须把明寻给治好,就她现在的样子,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他们几区算要问更多,也得她能说话才行。

    “其他的事,等你好了以后再说。你能告诉我们该怎么做,才能帮你减轻痛苦。”同样是女人的楚晴,看得出,她脸上细微的变化,她脸上的每一块肌肉都在因为疼痛而颤动。

    “我没救的,你们要问什么就赶紧问,我不确定,我能,能活到什么时候?”她咬牙,用所有的力气,才说出最连贯的这句话。

    “你什么意思?他们在你身上做了什么?你的身上为什么和刺猬一样?”谢东插嘴。

    “这件事说来话长。”明寻似乎不愿意告诉他们。

    “如果你不说,我们没有办法帮你,更没有办法帮助寒。”他们几人刚刚的对话,楚晴二人都听得一清二楚,他确定“寒”和她之间的关系一定非同寻常,楚晴也是抓住这一点,才这样问的。

    “寒还失踪了,我不知道他在哪儿,所有的人都不知道他在哪儿。”句话明寻说的很轻很轻,声音像是从空中飘来一般。

    “你实话告诉我们,你到底有没有活的希望?如果有,请你告诉我们方法,我们会尽我们最大的努力救你。”

    “为什么?”她不理解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一天前还因为白方大战一场,当时三人的阵势,可是同归于尽的架势。今天他们却又要救她,她不明白。

    “看你的样子,是想和我们谈条件。那我就实话告诉你,你身上有我们想要的东西,而我们可以救你,算是利益交换。”谢东每一个字都说得充满利益的味道,没有一点点的情感。

    “他们在我身上下了一种毒,解药就在林子深处的寨子里。第一代异命石携带者都住在那里,当然只是一部分。”明寻顿了好久,才轻轻开口,艰难的说了这么多,头上的细汗更多。

    接着谢东又问了些详细的内容,明寻都说的磕磕绊绊,甚至只有几个字,好在,他们的想象力足够丰富,仅根据明寻的那几个字,就将整个事件的过程全部推理了出来。

    那日明寻和谢东二人一战之后,受伤而逃。身体极度脆弱的她,经过漫长的冰洞之后,身体机能更是急速的下降,终于她跳到湖水之中,冰冷的湖水刺激着她体内的异命石力量,让她有了苟延残喘的机会。

    她拖着羸弱的身体回到森林深处的寨子,本想着能够依靠寨子里的人给她疗伤。却没有想到,寒最后的线索也没有了,早就除掉她的马尾,借此时机煽动寨子里人,一瞬间,她被置于众矢之的。

    愤怒的马尾给她下毒,在马尾和众人的挑拨之下,主事的年轻男人不得不与他们一起,带着她来到森林里,借着夜色和浓雾,要将明寻就地处决。

    幸运的是,明寻被谢东二人救了,不幸的是,谢东二人也因为明寻和那群人结下仇怨,那群人一旦发现谢东的行踪,一定会想方设法的除掉他。

    明寻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小,气息也越来越微弱,脸上更是血色全无,楚晴继续给她喂着水,可还是没有半分作用,甚至连水也喂不进去。

    见楚晴这样焦急,谢东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明寻是他唯一的线索,他绝对不能这样放弃,他缓缓坐下,慢慢地回想着他和汤姆的对话。

    当时他们说过异命石力量的转移,也说过第一代异命石携带者身上可能都不同的东西。曾经的画面一幕幕在他的脑子里翻来覆去的转着,不等他回想完,楚晴就在一侧焦急的喊着,“她好像没气了,小东,她好像没气息了,你快看看。”

    此言一出,谢东自己都吓了一跳,立刻在她的鼻子下面探了探气息,“呼”他松了口气,还好还好。

    刚刚楚晴打断了他的思绪,却也给了他一丝灵感,明寻的刚刚的话窜入他的脑子,根据明寻所说,自从下了这个毒之后,她的全身便如同万蚁蚀身,而且她的异命石力量也难以发出。

    如此推测,可见这个东西就是为了抑制异命石力量而生产出来的,既然难以从明寻体内难以突破,那么从外能不能突破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网址: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贴身狂兵》,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