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贴身狂兵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一章 回到从前
    “队长,你是说灵异事件?”平头的眼神突然慌乱起来,有些磕绊的问。

    “可以这么说,有吗?”

    “我没有,他有。”平头指了指瘦高个,语气肯定。

    “是嘛?”谢东仔细询问。

    “队长,你别听他说。”瘦高个赶紧解释。

    那是三个月前,他们二人去后山打兔子,突然下起暴雨,林子里也没有避雨的地方,他们只能冒着雨回去。那天也不知道是怎么的了,二人一路上走的好好的,就到顾老的坟后面的地方,正好是个下坡。

    平头脚下一滑,一脚把走在前面的瘦高个给踹了出去。这下好了,两个人直接滚到顾老的坟边,二人心头都是一惊,却又不敢多想,平头起身就走,瘦高个一着急,起身时不小心又一滑直接摔在顾老的坟上,就这一下,给晕了。

    这可把平头吓了一跳,赶紧找人把他带到医院去,检查之后,身体各项机能都好好的,没有任何问题。再此之后,他们更加小心,说来也奇怪,这次事件之后,一切风平浪静,没有任何怪异的事情发生。

    瘦高个说完,眼珠子微微颤动,那日事情给他带来的影响还没有完全消除,就算是夜里,他还是会时不时的梦到那个场景。“那天的事就是这样,不知道队长要问的是这个吗?”

    “我问你,从那之后你有没有感觉你的身体有变化?”谢东忽略他的问题,直言。

    “自那之后,我还真没有注意过。我本来是个无神论者,可那天的事情太玄了,心里有些害怕。队长,我也不怕你笑话,为了让自己安心,我还专门去看了看神婆子。”

    谢东二人对视一笑,楚晴柔声询问,“那你感觉有效果吗?”

    “还真有,后来我也不做梦了,晚上睡得老好了。”瘦高个说着,语调一下子提高了许多。

    “除此之外,你还有其他的感觉没有?主要是自己的身体机能,有没有变化。”谢东继续追问。

    “这,还真没有。”瘦高个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眼神扫到一辺,想了一会儿,突然高声道,“我想起来了,自从那次之后,我视力更好了。现在就像是个望远镜,看的又远又清楚。”

    果然,顾寒就是异命石携带者,谢东二人相视一眼,同时点点头。

    “好,我知道了,你先走,她留下。”谢东对平头二人说。

    平头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瘦高个,不明白其中的关系 。还是礼貌的回礼之后,迅速离开。他出去之后,李光也没有问他里面的谈话内容,只是对他摆摆手,示意他离开。李光转头看了看里面,把门关上,昨天谢东的回答让他很安心,疑虑也消失,对里面的谈话内容也不感兴趣,一心做好守门的工作。

    平头走后,谢东开口,“你叫什么名字?”

    “白方。”白方一笑,眀眉皓齿,

    “来手给我。”谢东一手握住身后的短刀,一手伸到他眼前,动了动嘴。

    “啊?”白方一愣,不解还是把手递给谢东。

    “嗖”

    短刀瞬间出手,谢东眼前闪过一道白光。

    “呲”,白方手腕一道血痕。

    “啊!”他吃痛喊叫一声,一把会要抽回手。

    却不想谢东力气太大,他几番挣扎之下还是无用。他咬着牙,倒吸一口凉气,手腕上的血慢慢滴下来,掉在他的裤子上。

    门外听到声音的李光,立刻转身,一把握住门把手,正要推门而进,他下意识的收回手,立刻整理呼吸,转身继续站岗,如同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一样,他选择相信谢东。

    “忍着。”谢东从牙缝里基础两个字,同时,短刀在手上飞旋一晃,“呲”再次回到腰后。

    早就对这些见怪不怪的楚晴,脸眉毛也没有动一下,显然老大的女人就是不一样。倒是白方吓得不轻,嘴唇瞬间发白,脸色也非常不好。被谢东我这的胳膊也在微微颤抖。

    “不要紧张。”谢东起来缓解气氛,语气柔和的的说了一句。

    “是,是。”白方怯懦的点点头,深吸一口气。

    出手伤白方的举动,是谢东唯一可以想到的能够检验他是不是异命石携带者的方法。直接、简单,虽然过程有略微的血腥。

    楚晴心急的看着表,时间已经过去半个小时,白方手腕上的血都已经凝固,可他浑身都没有发热的症状,而且他手腕上的伤口,没有半分愈合的意思,也也没有表现出痛苦的样子。

    这样的实验结果对谢东二人来说,可不是什么好结果。他们以为白方就是顾寒异命石力量的继承者,很显然,实验的结果表明,他们错了,而且错的十分的明显。

    “他不是携带者。”楚晴指了指表,已经过去一个小时,白方依旧没有任何的变化。

    “找东西给他包扎一下。”谢东看着白方,失望,这么就不是他呢?这么会?他微微咬牙,这次回来,一出手就是遇到瓶颈,真是出师不利。

    “好。”楚晴立刻起身。

    谢东难以置信的看着白方,按照他刚刚的说法,他不可能不是异命石携带者。然而他以为的结果和真实的结果终究有差异,他死死地扣住白方的手腕,眼神凌厉,“说,为什么要骗人?”

    “骗人?队长,我没有,我刚刚说的都是真的。”白方发白的嘴唇动了动,无力的辩解。

    “真的?那你说说,你昏迷的那一刻身体有什么感觉?”谢东咬牙,耐着性子。

    “没感觉啊,那天下着大雨,我还摔了一跤,又撞到顾老的坟后,我心里害怕啊,还来不及害怕呢,就晕了。”白方着急的解释,刚刚他没有怎么样谢东都割他的手腕,她要是真说谎,怕是这个门都出不去了。

    “白方,你最好想清楚,把你的事情一字一句的交代清楚,不然……”谢东一把取出短刀,慢慢放在身侧,这是无声的警告。

    “队长, 我知道,我真的说的是实话。我怕真的没有骗你,我也不敢骗你啊。你是李队的队长,我给更不敢骗你了啊,队长,你的相信我啊。”白方着急的解释,脸色也因为激动变得红润。

    “小东,来。”楚晴把纱布和云南白药递给谢东,坐在一侧,静静的看着,不多说一个字。

    “嗯。”谢东回应一声,给白方小心翼翼的包扎,手下还是时不时的加重,白方咬牙忍住,头上微微渗出细汗。

    一点儿也不像是异命石携带者,就是一个普通人。楚晴仔细的观察着他,回想着他刚刚的话,神情若素。谢东抿着嘴,一言不发,脸色格外的难看。

    包扎好后,谢东松开白方的手腕,十指交扣,垂在两 腿 之 间,两眼死死的盯着的他的脸,整整十分钟,谢东的眉头都没有动一下。白方被他们二人看的头皮发麻,脑子一阵混乱,可还是不由自主的回忆,那件事之后,他整个人的人生轨迹的变化。

    终于,他决定放弃,“队长,我真的没有撒谎,你舅饶了我吧,起真的没有。”

    他的话对谢东来说就是无效的挣扎,没有一点点的实际作用。谢东是想放过他,可放过她下一个线索又要去什么地方找。这是唯一的线索。空荡荡的棺材,消失的骨灰盒,这一切怎么解释,该怎么解释,他才能说服自己。

    “我们再去一趟顾老家。”谢东起身,朝楚晴伸手。

    “好。”

    二人起身就要离开,留下一人纳闷的白方,不知所措。起身急忙问,“对则,你们走了我怎么办?我怎么和李队交代啊。”

    “怎么交代是你的事,这还要我告诉你?”谢东反问。

    “不敢。真气奇了怪了,神婆子明明说,我今年年底会走运的,真是不能信啊,骗人。”白方嘴里嘟嘟囔囔说了几句,拍了拍屁股,一脸的不高兴,看着他的手腕更加的不高兴了。

    “你说什么?什么神婆子?”谢东回头,看着他。

    “没,没什么啊。”白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嘴角下拉,有些心虚。

    “说。”谢东 突然变脸,冷峻非常,语气不容置疑。

    “其实,就是之前嘛,我从医院回来,老做噩梦,过来一段时间我实在受不了了。就去看了神婆子,那个人说我年底会遇到贵人。今天队长说您是他的队长,我以为遇到贵人了,现在看来,我是被神婆子给骗了。”白方说的义愤填膺,还有些害怕谢东怪他。

    “神婆子。”谢东呢喃一句,白方说了两次神婆子,这个神婆子是个什么来头。

    起初白方一笔带过,也是怕谢东告李光,他被李光责备,却不想最后关头自己给说漏嘴了。他难为情的咬咬嘴唇,赶紧说,“队长,您就不要给李队说了,我一会绝对不去那个地方了。”

    “白方,你说的哪个神婆子给你&039;治疗&039;之后,你感觉怎么样?”谢东 突然语气轻松了起来。

    “还不错,一切都回到了从前,吃的好,睡得香。”

    “视力呢?”楚晴突然插嘴,谢东一笑,果然是我媳妇,敏锐不减。

    “视力也恢复正常了。”白方不假思索的说。

    谢东一笑,握紧楚晴的手,撞了撞她的肩膀,二人相视一笑,终于有突破了,真是不容易。

    “那个神婆子在什么地方?带我们去见见这个神奇的人物。怎么样?”楚晴一乐,靠在谢东身侧,眉眼弯弯,这是这几天他们高兴的时候了。

    一个普通的神婆子怎么可能对异命石携带者有制约作用,很显然,这个神婆子是此刻的关键人物,能不能揭开第一代异命石携带者的秘密就看能不能找到这个人了。

    “不是,队长,你们到底在查什么啊?怎么一会儿是神婆子,一会儿是顾老?”白方很是不解,犹豫片刻之后,还是发问。

    “不该问的不要问,带路。”谢东一声令下。

    “是!”白方一个标准的军礼。

    他们一直在屋子里呆了小半天的时间,李光要不是相信谢东,他早就冲进去问个所以然。见他们出来,她算是送了口气,“队长,怎么样?有线索吗?”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贴身狂兵》,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