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贴身狂兵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八章 生气
    越是顺着这样的思路想下去,谢东的后背便隐隐发凉,原来顾寒早就预料到了一切,他用他的沉默来保护着这个世界,可谢东和他最大的不同便是,顾寒选择用自己的死来息事宁人,保证整个世界的正常运行。

    而谢东则是采取了另外的方式,异命石必然会大白于天下,既然如此,隐瞒也是无用,倒不如把它曝光在天地之下。利用人为的能力进行适当的推动,使异命石事件尽早的结束,把异命石事件所带来的伤害降到最低。

    事实证明,谢东所选的这条路做得非常的艰难,历时半年,异命石事件是闹得是全球动荡,当然在他的努力之下,异命石事件最终尘埃落定。

    从那日谢东派出的行动小组,给他发来的那些石阵的视频时,他的心里便惴惴不安,就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只不过是时隔不到两周的时间,他就再次得到了新的消息,第一批异命石携带者的存在,而且他们一样不老不死。

    那么,谢东自然而然的联想到,之前他看到的那些石阵,那些是石阵会是第一批异命石携带者建造的吗?建造的那些东西又有什么作用?

    汤姆见谢东陷入了久久的沉思,而他的内心更是风起云涌,他一遍一遍的核对着资料这些日子,他把白教授对异命石携带者研究出来的结果,和他所研究的结果进行了比对。事实证明他们二人的出发点是一致的,接过也很相似。

    两个人的谈话很快陷入了沉默,二人的眼神一样的担忧,本以为异命石事件,可以就此结束,却没有想到,异命石事件,异命石携带者,他们本身就是一体的。而第一批异命石携带者还没有出现,当他们出现的时候,这个世界格局又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他们二人甚至不敢多想一下似乎再多想一下,这个世界就要毁灭一般。

    第一批异命石携带着,他们的能力如何?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这一切对他们而言,都是谜一般的存在。

    谢东的脸色愈发的难看,终于,他沉默了半个小时之后,看向汤姆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每一下都如同千斤一般压在汤姆的肩上,谢东一个字也没有说,此时无声胜有声。谢东的沉默让汤姆心中倍感压力。

    一言不发的谢东,转身离开,此时他心里萦绕着另一个问题,这个本子楚晴已经看过,也就是说,她已经知道谢启之将来要面临的事情。谢东早就有把这些事情告诉她的打算,可日苯的事情来的突然,他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就只能将本子交给她,其他的提示的话更是一个字也没有说。

    他心里知道,这对楚晴来说,算是一个不小的打击,谢启之是他们爱情的结晶,楚晴向来看的尤为重要。这个本子上所记录的事情,对她来说定是当头一棒。谢东快速整理好自己心绪,慢慢朝楚晴的房间走去,他的每一个脚步都显得那么的沉重。

    他轻轻推了推门,楚晴正坐在桌前手里握着杯水,两眼痴痴的看着看着杯子里的水,眉头紧蹙,听到谢东进来的声音,连头也没有回一下,她这般模样对谢东来说,更是心灵上的一击。

    他慢慢走过去拉出一个椅子,坐在她的身侧,静静的看着她,半响,才缓缓开口,“那个本子你已经看过了?是不是?”

    楚晴看也不看他,发干的嘴唇,动了动,一个字也没有吐出来。谢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继续说,“这件事我早就知道,我一直想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告诉你,或者说我一直在这个世界上拼命的找方法改变他的命运。当然,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如果你要这么想,这么怪我,我认了。”

    他从来没有这样直白的对楚晴说过,这么让她伤心的话,谢东对她的言谈一直都是温暖的,而这次,他的嘴里真的吐不出一个温暖的字眼。

    这件事情本来就是要他们二人一起面对,而由于之前谢东的一点私心,或者是对楚晴的私心,并没有将此事告诉她,现在她知道了,埋怨他他,也得受着,而且不能有半分的怨言。

    从谢东进来有半个小时的时间,楚晴都只是静静的听着,没有说一句话,的确,她在怨谢东不告诉她,对她隐瞒。她也怨自己没有本事保护自己的孩子,改变他的命运。她心里非常清楚,谢东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和孩子,好可她心里就是不舒服。

    这次事件,似乎把一直压抑在她心里的对谢东的不满全部激发了出来。

    她可以忍受和谢东一起出生入死,也可以忍受他时不时给她带来的惊吓,但是她无法忍受谢东隐瞒自己孩子的状况,作为孩子的母亲,她有权知道,可事情出现了,她竟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无数的怨恨的话语,在楚晴的脑子里过了一遍又一遍,手里的杯子也握得越来越紧,短短的三分钟,却对于他们二人来说一年的时间那么长。楚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她甚至不知道她要用什么样的语气去跟谢东说这件事。但心里的愤怒,又是那么的难以抑制。

    “我知道你一向自以为是,我也知道你心里装着的不单单是我们母子,你有这胜天半子的心,你一直打着爱我们的旗号,来隐瞒我,现在却又让我知道,这样的愚弄,看着我痛苦你的心里就舒服了,是吗?”

    她自己也没有想到,一开口言词便是这么的犀利,每一个字都如同利刃一般扎在谢东的心口,没有一点点的含蓄。见谢东不敢言语,她继续说。

    “我的孩子能活到二十岁?是,你说过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可他是我的儿子,我要的是他这一生一世都健健康康的活着,能陪着我承欢膝下,而不是让我这个白发人送走那个黑发人。谢东,我真的是越来越看不懂你了。你走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她一手把手里的杯子甩开杯子,“哐”的一声,倒在桌子上,水顺着桌子流了下去,也溅到了她的身上,她不以为然,毫不在意。谢东没有多说半句话,起身离开,只是拳头握得指尖发白。

    因为太爱了,他所做事难免有不周的地方,有考虑不到对方的地方或者是考虑的太过分了,对方觉得压抑不舒服。而今天就是楚晴把一直压抑着的内心的独白说了出来,尽管刺耳,可谢东也明明白白的知晓了她的心思。

    “嘭”门关上,谢东靠在门上,看着面前透明的玻璃上面映着自己的影子,高大,威猛,眼神里透着的是睿智,同时,眼底却又流露出难以掩饰的伤心。

    一个在门外,一个在门里他们的心情都是一样的,异常沉重,他们谁也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发展到这个样子。他们以为他们会一起面对任何的事情,可事实证明,大多数的事情都是谢东一人扛下,楚晴则就像在温室里的花朵一般,被谢东温柔的呵护着。

    早就察觉到他们二人不对劲的索伦,此刻躲得远远的,他可不想撞在谢东的面前,被他教训一顿,成他的出气筒。

    就在谢东靠着墙,在看玻璃中的自己的时候,他的脑子里突然蹦出了一条新的线索,他要去找顾寒,他要回到玄清市。

    了解异命石事件是他甩不掉的锅,他清楚的知道自己身上背负的责任。他与其和楚晴在这里闹的不开心,倒不如出去多走走,多看看,说不定下一个机会就在世界上的某一个地方等着他呢。

    这个心思刚刚出来,他便立刻安排索伦去做准备。显然,索伦听了他的话,异常的吃惊,这谢东今天是怎么了?吵完架就要走,他是真不怕失去这个媳妇?作为旁观者,他是看的一清二楚。因为太爱而犯的错误,都可以被原谅。当然,这话他可不敢说,只是在心里嘟嘟囔囔的重复了几遍。

    他挑眉,谢东脸色阴沉,“东哥,我看你今天精神不太好,明天再走吧,我也好有充分的时间做好准备。对那边的事情我也做一些基础的工作,你过去之后,我也能帮你。”

    好在谢东还是有所顾虑,沉默了半天之后,冷漠的点点头,手慢慢松开,“那你尽快安排,明天一早我就出发。”

    说完这句话,谢东身形一动,消失在索伦面前,下一刻出现在长廊的拐角处。尽管他决定继续去寻找新的机会,可刚刚楚晴的那些话,依旧萦绕在他的心头,他的心情如同乌云一般沉重。为了让自己尽快的把注意力转移开来,他决定去找汤姆,继续和他讨论异命石的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索伦充当了谢东和楚晴二人之间的和事佬,索伦避开谢东,站在楚晴的房门口,敲了敲门,“嫂子,你在吗?我有点事儿,想和你说一下。不知道你方便不方便?”

    过了很久,房间里才传出一个细小的声音,“进来吧。”仅仅这三个字,说了就听得出楚晴的伤心。

    索伦推开门进去,楚晴起身,为他倒了一杯水,二人坐在桌前,索伦看得出,楚晴不想和他说话,可碍于面子,还是让他进来了。他立刻抓住机会,“嫂子,我知道你今天和东哥说的不太好。我也知道你们因为什么说的不高兴。嫂子,你别怪我多嘴,我要是东哥,我也会这么做。”

    “你是来给他当说客的吗?如果是,出去。”楚晴一点儿也不客气,直接说。

    “不,不,嫂子,你误会了,我可不是来当说客的。”在楚晴发怒之前,索伦着急忙慌的说着,“我只是想跟你从男性的角度分析一下这个事情,说句实话,这个事儿真不是什么大事,毕竟离二十岁还有而是年,还有二十年的时间可以对异命石进行不断的研究和探索,在这二十年里,我们一定能找到这件事的办法。”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贴身狂兵》,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