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贴身狂兵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五章 再渡日苯
    此刻冈田树感叹,幸好他早有准备,才不至于此时如此狼狈,尽管此刻他家里没有一个多余的人,只有他们兄弟二人,可这里里外外都装着微型摄像头。一旦他们发生了意外,就会自动发出报警。到时,谢东他们一个人也跑不了。

    唯一让他感到意外的是,这次谢东来找他,谢东身上的戾气少了很多,而且看他的眼神,虽然有些异常,可其中的杀气却不像曾经谢东看小粟家族时那般的恐怖,他便自以为是的以为,谢东对他还念着旧情。

    之前谢东还在犹豫,毕竟,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可是很显然,这次他错了,对方就是和来硬的的。他的拳头握了握,眉头一动,两眼直勾勾的看着冈田树,冷言,说,“可惜呀,你死了,无所谓,你弟弟死了,也无所谓,最可惜的就是,你们冈田家族要是完了,那可就真完了。冈田树你也不多想想吗?”

    “我知道你兄弟厉害,可我也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一旦我们两个人出了事,整个东京,乃至整个日苯,你谢东和刘枫都会成为同头号通缉犯。怎么样?这个买卖可划算?”冈田树一幅鱼死网破,似乎要用这些大话吓退谢东。嘴上说的是硬气,可他心里难免有些心虚,他害怕谢东看出些什么。

    见他如此自大,谢东本想直接揭穿他可又想了想,继续和他绕着圈子,他转头,拍了拍刘枫的肩膀,说,“去把所有的有关于我们公司,还有东楚三部的资料全部拿过来,我在这里等你。”

    “好。”刘枫点了点头,快步离开。

    见此,冈田春立刻起身就要去拦住刘枫,不让他再这里胡作非为,他很清楚,一旦那些资料被拿走,他们可是半分回转的余地都没有了。谢东一个眼神扫过去,伸手握住了腰后的短刀,冲他微微挑眉说,“怎么想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拦住他,你是在小瞧我,还是在小瞧他?你是忘记你们一起共事的时,他为你解决的那些人的下场了吧?”

    他凌厉的目光如同一把利刃直逼冈田春的心口,被谢东这么一提醒,冈田春不由咽了下唾沫,当初他和刘枫一起共事的时候,他的手段可算是狠辣非常遇到的对手,不过几十个回合,都会败在刘枫的手下。而且刘枫耍刀的样子,和谢东几乎是一模一样。

    一想到此处,他看了眼冈田树,立刻退回去,缓缓坐下,不敢吱声,手指在一起绞着。眼下的困局没有办法打破,事情也正不断的恶化。

    见冈田春如此怯懦,冈田树一拍桌子,“啪”,站起来就要朝刘枫而去,就在这一刻,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谢东甩手“嗖”一声,短刀瞬间而出,直勾勾的朝冈田树飞去,冈田树一手扒在沙发上,整个人翻过去,逃命的动作可谓是行云流水。

    就在那一刻,短刀划过沙发上方三厘米处的地方飞出,“嘭”一声,直接砸在后面的玻璃上,接着就是一阵玻璃碎裂的声音。把冈田春吓了一跳,他立刻抱着头缩到沙发的一角,嘴里嘟囔着,“哥,我们根本没有必要和他们大打出手,大家都是朋友,合作了这么久,有什么事情说不开的,非要如此。”

    “你个混账东西,我就知道,你是个胳膊肘往外拐的混蛋。”冈田树躲在沙发后面,大骂着冈田春的无能,还有怯懦,他甚至恨不得上去狠狠的揍冈田春出两拳。

    自小到大,冈田树一直护着这个弟弟冈田春,可他没有想到,在这个关键时候,他这个弟弟却要帮着外人。他是越想越气,慢慢取出,藏在沙发下面的长刀,正要拔出来,可又想到谢东的身手,,头上细汗渗出,咬了咬牙,这次他要是真的和谢东拼命,他可就真的完了。

    碍于面子和心里的怒火,他不得不再次握紧了长刀,他心里愤愤难平,我和山上家族一向是合不来的,可以说是结仇多年,谢东明明知道这一点,为什么还要庇护着山上松子,而且还庇护了这么久?他把我们之间的义气放到了什么地方?

    听了许久,谢东也不见后面有动静,扫了眼哆哆嗦嗦的冈田春,嘴角微扬,果然是冈田树孤军奋战啊,我看你们还能撑多久。“冈田树,你弟弟都是个明事理的人,你怎么就不明白呢?你强撑着有什么意思?”

    他心里明白,一旦动了冈田树,这里的局面怕是不好收拾了。他的确知道冈田树和山上家族的一些往事,因为山上松子逃走,他受了些处分,也没有再往上爬过,他把他在官场上的不顺利管不都归结于山上松子的逃跑。

    冈田树咬牙,一字一句的说着,“山上松子的事,你不该那么做,不该因为她背叛我们的友谊。谢东,你我都是军人,你身上还有军人的铁血和底线吗?还有吗?”他的口气愈发凌厉,丝毫不留情面。

    “山上松子的坎儿这么多年你都没有过去,我要不指望你此刻就过去,看你的意思是不乐意好好谈了。”谢东手插进裤兜里,按了按手机,手机屏幕亮了一下,闪过一条发送消息,接着手机一震,他的嘴角微微一动。

    他看向冈田春,对他悄悄的摆了摆手,示意他赶紧离开,这个地方不是他的该留的地方。可不想,冈田春竟然犹豫了一下,微微摇了摇头,谢东一咬牙,瞪着他,果然,冈田春终究是个没有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被谢东这么一吓,退缩了。他立刻躲到了一旁,这次他可以躲的远远的。

    听到脚步声的冈田树,警惕的看下周围,就察觉是自己的弟弟躲得更远,他一咬牙,更是愤怒。这个无用的家伙,大日苯帝国怎么有这样的人?这若是战争年代,他定是第一个死的。冈田树愤怒的想着,嘴里冒出的话更是难听,“好好谈?那你根本就没有做出好后谈的事情。”

    “你确定还要和我继续对峙下去吗?我们的对峙对你我而言可都不是好事,山上松子的事情的确是我的不是,而那场台风,那个海底 火山喷发,也的确不在我的预料之内,这两件事你若要算在我的头上,我无话可说。任何解决看你,我奉陪。”谢东忍耐着,咬牙坚持,理智告诉,这个时候还不是动手的时候。

    一直躲在沙发后面,甚至连动都不敢动一下的冈田树,像极了缩头乌龟,他知道谢东刚刚的话就是在给他台阶下,只要他现在出去,什么事都没有,可他又不出去,那就有了事。的确,在谢东来之前,他甚至连同归于尽的想法都有,可是谢东来了之后,谢东的反应和他预想的根本不一样。

    他原以为谢东来了之后,定然是勃然大怒,对着他就是一顿,那时他也可以借机对谢东下下黑手,他却没有想到,训东对他是敬而远之,唯一的一招,就是刚刚的那一个短刀,幸好他躲的及时,不然也是非死即伤。

    他若是妥协,违背了他一直要把山上松子抓入大牢的信念,冈田的额上的细汗已经慢慢布满,抬手抹了把脸,又在衣服上蹭了蹭,再一次握紧长刀。

    “动手吧。像军人一样战斗。”冈田树闭了闭眼睛,抽出沙发底下的刀,慢慢起身,缓缓朝谢东走去,他看着谢东,眼里是无比的坚定,他明知道他根本不是谢东的对手,他还是要以卵击石,他用军人的方式,来结束他们之间的恩恩怨怨。

    “看来你已经想好了。”谢东左手再次放在背后,握紧了另一把短刀,他的眉眼透着坚毅,他看得出冈田树这次是要玩真的了,他也清楚的知道这个冈田树是要用军人的铁血和他一决高下。

    “是,我想好了。谢东,出手吧!”冈田树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哗”的一声,拔出长刀,两手紧握,怒视着谢东,抬腿就朝谢东而去,谢东见此,眉眼弯弯,这样简单的把戏,他还想在他面前使出来,真是小巫见大巫,差的远。

    谢东身形一动,如同鬼魅一般,一晃到了冈田树眼前,反手抽出短刀,一刀而下,冈田树的衣衫破了条口子。同时察觉到的冈田树,立刻反击,却不想谢东身形再次一晃,到了他的侧面,“呲”短刀一出,手起刀落,他这次的目标可不是他的衣服,而是他的胳膊,果然,他的胳膊上也是一道血痕。

    这个想要以卵击石的冈田树,怎么也没有想到短短几个月不见,谢东的身手,更胜从前,他们二人乒乒乓乓的打着,刀光剑影。在一旁看着的冈田春,是狠狠的捏了把汗,他想上前去劝阻,他看了看自己单薄的身形,咬了咬牙,想要开口,却又担心自己的哥哥分心在受伤,最后决定呆在原地,看着他们打来打去。

    二人你来我往的过招中,谢东故意和冈田树几番纠缠,时不时的相持状态,也算是让着他。

    很显然,冈田树很快察觉了谢东在让着他,他恼羞成怒的,大喝一声,举起长刀,直朝谢东的脸而来,谢东见冈田树出了狠招,自己也不再留情,反手短刀而出,“嗖”短刀直飞而去,冈田树吓得大喊一声,整个人倒地。

    冈田春还没有看明白什么事情,短刀直直的穿过那划破的玻璃,飞了出去,直勾勾的钉在树上。冈田春见自己哥哥倒地,赶忙跑过去,一把扶起,跟冈田树吼着,“哥,没事吧!”与此同时,空中飘下一组黑色的头发,晃晃悠悠的落在地上。

    谢东抱着胳膊看着他们兄弟二人,眉头舒展,“冈田树,你要的军人铁血般的决斗,已经给你了,很显然,你输了,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怎么样合作的事情?现在可以谈了吗?”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贴身狂兵》,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