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贴身狂兵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章 蛰伏者
    就连后续异命石携带者的援兵个都是光明正大的进入日苯,丝毫不受阻拦,在一天之内,安倍多撤掉五位大将,提拔十位新人,可谓是日苯格局的大换血,对拼死守护家园的冈田家族,安倍多毫不吝啬的提拔,还给了新的名号。这给病中的冈田树一个喜讯,却因为这个消息太好,冈田树一乐,伤口撕裂,只能再次处理。

    整个日苯因为这件事,举国哀悼,对支援的国家表示感谢,他们同时对全世界宣告,誓死抵制异命石携带者,见一个杀一个,毫不留情,叫他们为此事付出代价。

    这场异命石的变革来的太快,战争来的太迅猛,所有人都始料未及,同时日苯首相安倍多检讨自己的过错,只想到防守,没有想到进攻,背后被人釜底抽薪,导致这样不堪入目的后果。整个日苯的樱花似乎都失去了颜色,变成白色,为死去的日苯人民哀悼。

    再此回到日苯的谢东,这次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把米诺交给日苯人,同时他给安倍多提出一个计划,这个计划过于冒险,不过可以一击而中,当然,谢东不会做亏本的买卖的,利弊他都说了,最后安倍多思虑过后,答应谢东的要求,不过要求他,保证日苯国民的安全。

    对于这个问题,谢东一笑,附耳低语几句,安倍多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谢东的存在似乎在无形中加强了华国和日苯的关系,他们之间的关系似乎更加的友好,在一切实施之前,谢东由于再三,最后决定,此事于半个月后进行,给日苯一个喘息的几乎,也给对方一个知晓事情的过程。

    这半个月,谢东一直陪在冈田树身边,时不时和安倍多商议计划的事情,其他的时间都在和刘枫、冈田春二人商议如何恢复东楚幻美生意的事情,冈田春的远洋公司没有受什么影响,倒是东楚三部受到的冲击比较大,要不是谷源涉当日逃得快,现在也是一具尸体。

    东楚三部的事情刘枫和谷源涉一起交接、努力,很快恢复,谢东也告诉他们,要他们借着这次机会对东楚三部内部人员进行清洗,最后留下的都是他们的这自己人。冬京遭受劫难,受到各个地区人民的无偿捐款,对冬京的建设有些许帮助。

    不过经历此劫难之后,很多的外商离开,冬京的经济几近崩盘,在冈田春和谢东二人的努力之下,东楚幻美独树一帜,趁机扩大经营面积,经济虽然不好,物价也贬值,他们吞并了更多的商家。果然不出十天,面对投资商纷纷撤资离开的现象,日苯相关部门才去措施。

    给了一大堆的优惠政策,谢东正好捡了一个便宜,在半个月的时间里,东楚幻美的名声在整个日苯响起来,以前人们只是知道这是一个化妆品公司,现在他们知道,这是一家包含衣食住行所有都涵盖的企业。在这中间,冈田春能力一下子展现出来,在谢东的远见之下,他们公司的发展势头越来越猛。

    借着会责怪由头,东楚三部洗白的开始,刘枫和谷源涉根据谢东的提议开始做明面上的生意,对于暗处的买卖他们开始减小,当然这并不代见表,他们要放弃原来的收益,不过是扩大经营罢了。

    在这期间,谢东还被召回华国一次,主要是和他谈谈就安倍多的细节,还有他长期待在日苯的意思。谢东是个百年难遇的奇才,华国不想把自己国家的人才送给日苯,自然是想象的尽快回国,谢东也明确表示,日苯的事情一旦处理完,就会立刻回国。

    这次回国,他专门安排和唐宏图建立一面,问了些唐家的状况,把自己新的联系方式给唐宏图,令唐宏图意外的是,他居然没有一个字问道楚晴母子的事,原本临走前唐宏图要插一嘴,可看谢东的脸色,最后还是没有开口 。

    他以为谢东是不愿意回来了,说的话也怪怪的,谢东察觉,没有多做解释,只是拍拍他的肩膀,叫他照顾好一切,等他回来。这次谢东看着唐宏图离开,以往都是唐宏图看着谢东立刻,这次反过来,看着唐宏图个唐骏离开,他的心里也酸酸的,其实他就想问问楚晴的事,却说了一堆有的没的,最后带着遗憾离开华国。

    日苯的机场正在维修,他只能绕道神户,再去冬京,这一路上,他想了很多,突然察觉,异命石的事件,因自己而起,却也因自己的抉择而改变着方向。近日以来,索伦给的消息越来越多,很多都是有新的异命石被发现,更多的异命石携带者出现,这不是最糟糕的。

    最糟糕的是,“希特勒”利用不断加入的异命石携带者,不断的制造杀戮,很显然,他越过沙俄,直接朝日苯热播而来,好在日苯经历了上次的事件之后,警戒性非常的高,他们一时还难以突破。回到日苯的当晚,安倍多亲自来冈田树的家里看冈田树,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他就是为了谢东而来。

    他们早就约定到的事情,谢东没有拒绝,只是要他放出话,把米诺押往国际监狱。这次的行动一旦开始,所有人都难逃其咎。安倍多要冈田春做投资,谢东做指挥,务必把这个人一举拿下。谢东一向不说大话,这次也一样。

    经过周密的安排,三日后,谢东等人他撒很难过去国际监狱的船,由冈田春亲自开船,刘枫和谢东保驾护航,当然还有日苯的精锐士兵。

    一张网慢慢张开,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收网。

    离开的时候一切正常,没有任何的异常,海风徐徐,安倍多故意亲自送他们离开,船上押着的可是米诺,日苯流血事件的主要参与者,身上背着数十条人命。谢东的眉头从踏上这艘船,就从来没有的舒展过,一直蹙着眉头。

    他坐在甲板上,临走时特地嘱咐安倍多加强日苯的警戒,防止他们狗急跳墙,安倍多也答应的好好的。谢东敲着腿上的键盘,好不自在,他看着以前和楚晴的照片,心里一阵难受,他退出相册,打开和索伦的聊天框,不住的摇头。

    他派去去玫国的人都出事了,是他们在招摇还是什么原因,他们没有打入异命石携带者的内部,暴露了身份,被对方给关了起来,生死不明。谢东拳头紧握,这个时候出事,也太巧了吧,是“希特勒”干的?

    谢东微微闭眼,似乎在想着什么,不过一会儿,再此睁开眼,缓缓起身,看向无边的大海,出门已经有三个小时了,他们依旧没有动作,他们再等什么?等我离开?还是等我上钩呢?要是我,我回去会给“希特勒”这么说这个人,一个残暴可怕的人,实力超强,把米诺打的半死不活,几乎断气。

    是啊,我一定会这么说,看来“希特勒”是想来一出调虎离山啊,可我怎么就不想配合他呢?谢东脑子一热,把刘枫叫到身侧,简单交代几句,就拉着他进了房间,二人不知说了什么,神色郁郁的出来,看起来遇到大麻烦一样。

    冈田春看出问题,没有多问,这是谢东离开就交代的,他们三人之间的默契早在一次次的合作中打磨的精锐非常,不是一般人,还真看不出他们之间的猫腻。

    当晚的夜色很美,零星的星星,惨白的月儿,照着波光粼粼的大海,显的大海愈发的神秘难测。一个熟悉的人影在月色下,给海里放下一条小船,划着船消失在茫茫无尽的黑夜之中,一切都悄无声息的进行着,没有一点点的纰漏。

    所有人都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可谁也没有想到,一叶飘摇的孤舟,一直跟在大船的后面,这一夜的行迹,被他们看到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讪笑的脸庞似乎在月光下印证着自大的骄傲。

    海,深不见底,在太平洋的某处,一个在海底被浸泡了数天的身体,突然在海底动力的那个手指。那天她的身体快要清醒的时候,一声刺耳的爆炸,把她丢尽了海里,耳边的水声,五脏六腑要撕碎却又复合的刺痛感传遍她身体的每一个角落,连同再生的细胞也变得刺痛难忍。

    她想要呼吸,进入身体的只有带着血腥味的水,在她的意识迷离之际,她听到一个刺耳的欢呼声,还有被海水吞没的惨叫声。那一刻,她不知怎么地,竟然扯了扯嘴角,笑了笑。她的身体突然之间变得很重很重,她开始下沉,不断的下沉,直到她失去最后的知觉。

    她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她只知道,她身体里的力量似乎更加强大,她轻轻摸了摸身下,是湿泥,她一拍海底,“嘭”尘寰四起,她如同一个弹簧一般,“嗖”的弹出,不知道眼前的水过了多久,“呼”她终于冲出了水面,不过眼前确是一片漆黑。

    脸上被冰冷的雨水打着,还有头顶的闪电和雷声,几乎要把她撕碎,她咬紧牙关,朝一个方向游去,她的心里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活着。

    人算不如天算,她以为她可以平安度过暴风雨,却不想,她被海水再次打入海底,这次她认命了,任凭肆意的海水拍打着她的身体,她如同一个浮游般,在海水之间肆意的飞扬落下。“哗”最后一个海浪打来,把她整个人卷入海底,她察觉不妙,开始挣扎,可是一切岁都已经晚了。

    就在此时,她看到了她最为熟悉不过东西,嘴角微微上扬,她使劲朝那东西游过去,奈何海水的力量太大,她被无情带走。

    不,我一定要得到它,一定!她突然向后打了一拳,激起阵阵海浪,借着这股力量,她飞一般的 被推到那东西的前面,她伸出手,抚摸着它,晶莹剔透,光滑无暇。摸着它,她的心里有一丝异样,怎么会这样?这样的反应和她想的有些不一样啊,一丝疑惑涌上心头。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贴身狂兵》,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