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贴身狂兵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五章 意外之变1
    谁也没有想到小仓刚事件结束的这么快,很明显,安倍多是想快速结束此事,处置小仓刚的罪过也不过是为了快速的给日苯人民一个交代,平息民愤。此时安倍多也有私心,小仓刚能够做到这一步,要不是他的默认,冬京也不会闹的如此大,他此举也是为了维护他可笑的尊严。

    而另一个让他担心的事情,是异命石的携带者正在神户大肆破坏,而且有进攻冬京势头。这件事引起的民众恐慌可不是一点点。得到这个消息的玫国方面,立刻要出兵协助,可是玫国自己的事情还是一团糟,说着要出兵,可是等了几天也不见影子。安倍多绝不会死等,就算知道当下他们的势力绝对不是异命石携带者的对手。

    给异命石携带者火上浇油的一件事,就是处死异命石携带者小椋康太,这个消息传到异命石携带者头子的耳朵里,如同天雷咋响一般,他们立刻决定在异命石之后,毁掉日苯。原本他们不过是想找到异命石直接去挑战谢东,可由于谢东在小仓刚的这件事情上插了一手,导致异命石携带者的注意力全部转移到安倍多的身上。

    进而导致的就是神户发生一处地方塌陷之后,异命石携带者全部消失,不支所踪。存在的对手相比于暗处的卑劣者来说还是有些好处。异命石携带者全部消失,安倍多整个人慌乱,开始在冬京设置各种关卡。

    早一步安倍多得到消息的谢东,窝在冈田加重毫无动静,则是一场好戏,谢东本就会是来看戏的,作为军人,他是始终对当年日苯侵略华国的事情耿耿于怀。在这番场景之下,谢东决定蛰伏,看日苯事态发展。

    为了迎接异命石的突袭,安倍多不得不让冈田树重新上任,对于此,谢东也早就猜到,冈田树的实力还是不错,被任用不过是早晚的事。可谢东不想和冈田树正面交锋,这对于他们之间的关系只有坏处,毫无好处。

    任命书下来的当天晚上,冈田树一身旧衣,手握武士刀,在谢东房间里等着他,谢东在屋顶看星星,最近一个人的日子不好过,虽然刘枫时常来找他,都是公司和东楚三部的事情,异命石的事情一出,经济也受到影响。

    他一个人时候总是时不时的想起楚晴和谢启之,那两个被他丢在国内的至亲,眼眶也时常湿润。不过,他得到有关异命石携带者的消息之后,什么事都没有这个重要,他思忖半天,想到一个妙计,嘴角微扬,乐呵呵的下了楼。

    一推门,只见冈田树正襟危坐在他的房间里,而且手边是一把武士刀,谢东挑眉,这是要和欧文决一死战?异命石的战火还没有烧起来,就这忙急不可耐的要下手了?“说吧。”谢东一个字也不愿意多说,瞪着他,双手自然垂下,警惕万分。

    “东哥,你不要误会。”冈田树赶忙欠身行礼,这在日苯可是大礼。

    “说。”谢东冷言。

    许久未见谢东发如此大的脾气,感同身受也顾不得什么,感觉你解释,生怕下一秒,谢东的拳头就把他打飞,“我知道谢东对日苯依旧心有芥蒂,这些日子冬京可能发生变故,我冈田不祈求东哥出手帮忙,只求东哥冷眼相看。日苯的局势经不起大折腾,请东哥成全。”

    “就是如此?”谢东拳头微微松开,不过是要自己冷言相看而已,这个和他想的没有什么区别,他很乐意,眉头也微微舒展,脸色缓和。

    “是,只有如此,请东哥成全,这把武士刀是我爷爷留下来的,我们视为传家宝。若是我不幸死了,请东哥大发慈悲,带着冈田春和石田奈子离开日苯,找一处安宁的地方,叫他们了此余生。”冈田树抿抿嘴,上手小心翼翼的举起武士刀,举过头顶,眼神虔诚,他似乎下定了很大的决心。

    异命石的能力确实非同小可,可他也并不是毫无胜算,这样说,无疑是想引起谢东的怜悯,给自己的家族找一条后路,他知道他一旦出事,谢东一定不会任由他的家人四散飘零,可石田奈子,始终是他放不下的人。

    冈田树说要带上他刚才谢东可以理解,这是他亲弟弟,为了血脉,可要他带上石田奈子,他就有疑问了。这个女人,与他相识很久,情愫出现也不过小半年,他们竟然有了这么深的情义,谢东有些不解,话到了嘴边,还是忍住,上前几步,接过冈田树手里的武士刀,微微点头。

    “你不会死,刀,我给你管着。”谢东依旧没有要插手日苯国事的意思,当然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他知道,他留下来就是对冈田树最大的支持。

    这些日子,对抗异命石携带者的日苯士兵损失惨重,说起来的联盟,不过是文件上的冠冕堂话的鬼话,一个个自己家的事情都忙不干净,怎么还有精力管日苯的事情。安倍多允诺小仓刚做这样的事情,也是狗急跳墙,没有办法,现在事情落空,他恨死了谢东,可他暗中查过冈田家族和谢东的关系,自然不敢说什么过分的言语来刺激冈田树,毕竟,这场异命石携带者的大仗,还仰仗着他呢。

    一场硬仗很快开始。在安倍多和冈田树多重关卡和布防之下,一连三天都没有任何动静,安倍多有些不耐烦,可在冈田树的建议下,他没有失去最后的耐心。就在安倍多和冈田树等人满这个号对付异命石携带者的时候。

    谢东悠然自得的喝着咖啡,把玩着冈田树给他的武士刀,这些日子,谢东故意把冈田春和刘枫支开,白日整个冈田家就他一人,他时不时的和索伦联系,他那天的消息来报,异命石携带者等人已经靠近冬京,而且有确切的消息,他们已经有人打入冬京内部,只要里应外合,整个冬京就是瓮中之鳖。

    他在的地方是绝对不允许这样丢脸的事情出现,不过,他依旧没有要帮忙的意思。果然到下午的时候,刘枫慌慌张张的跑回来,一身的泥土,谢东见他身上还有些淤青,就知道刘枫遇到对手了,和可能就是异命石携带者。

    “谁干的?”谢东抬眼,喝了口咖啡。

    “不知道,一个我i过人,口音是玫国的,她的力气特别大,一看见我就出手,我卡看我实在是打不过,说自己是华国人,结果她竟然问你。我什么都没有说,摔进泥池里,才勉强讨回来。东哥,她是异命石携带者吗?”刘枫似乎不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画面,忍不住问,丝毫不顾及自己。

    “你对那个女人很有兴趣?”谢东看刘枫的样子就知道是个女人,而且是个美丽非凡的女,要不是如此,他被揍成这个样子,这么可能有心情给她说这些。

    “你知道她是女的?”刘枫讶异。

    “异命石携带者组织,他们的头子就是给女人,当然,这是就目前来说。”谢东微微一笑,放下咖啡,很有意思,这次的对手是个女人,不错。

    “你的意思,她会死?”刘枫一时没有明白谢东的意思,傻兮兮的问

    最后得到的就是一白眼,谢东扯嘴,冈田树,你的麻烦来了。

    果然,当晚的新闻说的就是角色美女在大街上肆意抢夺和伤人的事,就连正在转播事实情况的记者也被杀死,动作之快令人咋舌,血溅仔仔摄像头上,整个电视里的画面都笼罩着一股血腥味。无数的尖叫声似乎就在耳边,谢东耸耸肩,换了台,还是这个新闻,换一个都是,谢东无奈的叹了口气,“啪”关了电视。

    这个女人很美,尽管女人的速度非常快,几乎如同一道晴天而来的雷一般,直接一刀封喉,记者连一丝的痛苦都没有察觉到,就这样消失。尽管如此快,可老子还是看清了女人的红唇,还有精致迷人的脸庞。这个女人和我胃口,不过,我有楚晴,那就没办法了。谢东心里呢喃,似乎已经和那女人交手一般。

    “刘枫,这几日,把东楚幻美的事情处理一下,把公司迁出去,记住行动要快,还要秘密进行,至于东楚三部,暂时留在这里,其他的事情我们过段时间再议。记住,一定要把东楚幻美迁出去,日苯平静之后再迁回来。还有,要是再碰到那个女人,记得躲远些。”着还是谢东第一次给自己的属下教怎么躲着人,他自己说出来都有些不相信,感觉不像是自己说的话。

    刘枫听的也是瞪大了眼睛,甚至双眼皮都要出来了,“东哥,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就是你听到的意思,行了,回去吧,今晚冈田树是回不来了。”谢东嘟囔一句,起身,要往房间走。

    “东哥,你不去帮他?”刘枫吃惊,按照他们之间的关系,谢东是一定会冈田树的,这次怎么就例外了?他着实想不通。

    “冈田春才回来睡下,记得动作轻点。”谢东岔开话题,朝二楼走去,完全不管身后的刘枫吃惊的张着嘴。

    “……”这是什么情况?东哥今天怎么这么反常?

    这一夜,屋外的打斗声片刻都没有停止,警笛声嘶鸣着,枪声还有哭喊声连成一片,吵得刘枫和冈田春二人根本睡不着,他们客厅里,四目相对,对冈田树的担心一刻都没有少。

    对于听力极好的谢东来说,这简直就像是在他耳边表演一样,他怎么可能睡的安稳,女人霸气的挑衅之声就在耳边,冈田树受伤的呻吟声,还有其他人的哭喊声、求饶声,以及鲜血、汗水、泪水打在地上的声音,每一个细节他都听的清清楚楚。

    谢东翻了个身,伸了一个懒腰,这就是日苯的灾难,他早就想到,不过现在还不是出手的时候,现在出手,有些早,达不到他想要的效果,对于那个女人他很有兴趣,可再有兴趣,他也不会打乱他的计划。

    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嘭”一声门响,接着刘枫二人惊慌的声音的传来,“冈田树!”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贴身狂兵》,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