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贴身狂兵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章 继续合作
    哼着小曲的谢东,时不时的看看自己的拳头,还是那么的硬,不过这个拳头的硬度可不是谁都抗的住的。哎呀,死潭里的异命石还真是厉害,我的体格几乎破格,达到边际了,着他们是个好事,真是。谢东美滋滋的想着,看向楚晴,嘴角扬得更高。

    “笑什么呢?”楚晴也乐呵呵的。

    “笑我媳妇越来越美。”

    “才不是。”楚晴嘟嘴一笑,“你笑你的拳头更加厉害了?是不是?”

    “你怎么知道?”谢东有些诧异,他自以为,他刚刚的表情已经做的很完美了,难道是因为自己和楚晴在一起久了,她对自己太过于熟悉了吗?以至于自己的微表情都被察觉了。

    “你刚刚最开始的神情是有些诧异,而且我也很诧异,你的实力可以说是突破天际了。这样拳头的力量,一拳下去,一个人会废吧?”

    “异命石,是它。”

    “不,是你的体质,很受异命石的喜欢,你没有发现吗?”

    经她怎么一说,他才察觉,事情好像真的是如此,出来顾寒的异命石,与他没有反应之外,其他的异命石都能够与他融合,而且每一次都会给他不一样的变化。他身体的承受力也随之增加许多,甚至超出他以前的认知范围。

    他快如闪电的速度,以及超灵敏的耳朵,还有强健的体魄,这些似乎都是为他量身打造的一般。以前他还没有想过,现在看来,他的从自己去找找答案。关于自己和异命石的答案。

    见谢东不言,楚晴还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沉默几秒后,道,“小东,我说的不对吗?你没事吧?”

    “没事,你说的有道理,这次你的身体,你觉得有什么变化吗?”谢东想了想自己,开始问楚晴,他们二人都被异命石所眷顾,看看他们之间有什么共同之处。

    “我?”楚晴反问, 有些疑惑,仔细想了想,这次昏迷之后,意识清醒,可整个人的身体不受控制。可异命石给她疗伤时,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就是一个巨大的空缺,异命石飞快的朝里面灌,知道她陷入昏迷。

    最后醒来的时候,全身都充满了力量,而且没有超负荷的感觉。半天之后,楚晴才道,“身体比以前更加灵敏,而且,眼里似乎更好了,我以前有些近视,可自从接触到异命石,我的视力恢复如初。算是修复吧,还有一个,之前每次来例假,身体都会很不舒服,可这几次完全没有不舒服的感觉。至于其他,暂时我还不知道。”

    “看来,我们的身体有共同之处,照顾时间去找闵衫看看,她是法医,一定认识相关的医生,我们的搞明白自己是个怎么回事。这样才能更好的利用异命石。”谢东眸子一动,似乎要看穿异命石的秘密一般,脸上的喜悦藏也藏不住。

    “嗯,等魏家的事情处理完,我们就可以试试。”

    在来之前他们就约好沈林要在冯家酒楼谈事情,之前谢东帮了他那么大一个忙,这次谢东说要约他,他一口就答应。二人赶到冯家酒楼的时候,沈林已经到了,看着菜单,点着菜,见他们到了,热气的招着手。

    二人着一通受到这么热情的款待,他们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毕竟他们在国外吃了那么多苦,不是生死一线,就是枪林弹雨。一回来,氛围可真是大不相同,每个人看见他们都是笑脸相迎,生怕他们一个不高兴,以后不联系的样子。

    一些日子不见他们,谢东的身板更强壮了,就连楚晴的眼睛里都发着英气。沈林对着对小夫妻,很是有兴趣,也客气等他们点菜,直接把冯家酒楼里的拿手菜点了五六个,足够他们三个人吃了。沈林捏捏谢东的胳膊,感叹道,“好小子,几个月不见,这身板堪比健身教练啊。”

    “沈局长客气啊。”谢东倒了杯水,沈林以为是给他的正要去接,却发现谢东给了楚晴,只得尴尬一笑。

    “东楚二部一切都好吧?”沈林笑嘻嘻的,这个月未见癌父子的处理下来死刑,他们身边的帮凶基本都是终身监禁。这个好消息可在沈林心里盘桓了好几天呢,“对了,给你们说说,魏家父子最后的处理结果下来了。”

    “怎么样?结果还满意吗?”楚晴抿了口水,眉眼弯弯。

    “不错,死得其所,他们办的坏事,任何一件拿出来都是枪毙的罪。”沈林对于他十分的事情还是耿耿于怀,不然也不会这么的气愤。

    “那还可以。沈局长也可以放心了。”

    “都是东哥的主意好,一网打尽,现在想想当初的事态,对我们还真是不利啊。幸好,一切都过去了。对了,贝宁省的事情处理干净了吗?”沈林说着还不忘把谢东夸两句。

    “算是过去了,这些事是唐家处理的,办的还不错。对了,魏家房地产的事情,找到合适的人选了吗?” 谢东肚子有些饿,咽了下口水。

    说起这个,沈林真的是欠谢东一段饭,当初的魏家就是一团糟,要不是谢东愿意让东楚二部做东,给工人一个吃饭的机会,他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现在东楚二部的建设也快完了,上面要魏家的房地产继续运行,可这一时半会儿,还真没有人敢接这个活。

    一来是和国家合作,赚到钱肯定不多,而且各个媒体一定盯得死死,一旦出现一个问题们就会被说的无穷大,说白了就是一个出力不讨好的活。相关部门也没有注意,要沈林帮忙留意着,他有你那个有什么办法呢?

    之前一个吵吵着要魏家房地产,这下好了,机会来了,一个个躲得远远,如同看见瘟神一般,听谢东这么问,沈林如同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大吐苦水,正要开口,菜一个个上来了,谢东和楚晴也饿了,直接开吃,沈林把话憋着,决定等他们吃的差不多再说。

    “沈局长,你刚刚要说什么?你说你的。”谢东夹了口菜,就往嘴里塞,楚晴也是大口大口的吃着,他们中午吃过饭,一直到现在,快六点才吃第二顿,能不饿吗?

    “没事,先吃,吃完说。”沈林看他们大快朵颐的样子,微微一笑,看来你们也饿的很,我也饿得很啊,最近没有什么棘手的案子,可廖家逃走的人,可是每一个人都等着抓着立功呢。所以他也没有闲着。

    仅仅半个小时,五六盘菜全部见底,沈林要继续点,谢东急忙阻止,他们吃了不少米饭,在吃可就真的走不动了。三人齐声声的打了一个饱嗝儿,相视一笑。

    这一顿饭,吃的痛快,就像是比赛一般,楚晴给他们倒了水,溜溜缝,更滋润了。

    “啊,不错,这顿饭吃的爽快,真的爽快啊。”谢东拍拍肚子,饱腹感,真的不错。

    “看来,沈局长是猜到我们没有吃饭了?”楚晴打趣。

    “那可不得猜到啊。”沈林一笑,马上想起来刚刚要说的事情,把话题赶紧拉回去,“东哥, 你刚问魏家房地产,你有兴趣?”

    “兴趣谈不上,就是好奇。”谢东一笑,也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欣喜之感,抓住一切机会坦帕,才能获得更大的利益。听沈林的口气,魏家房地产现在成了臭狗屎了,没人要,几人没人要那就好办了。

    “你是不知道啊,之前一个个吵着魏家紧房地产,现在魏家事情螺母,没有人来了,相关部门扎不到合适的人选,这不要我留意吗?我是看这个不合适,看那个不合适,是一个头两个大啊。”

    “沈局,这是你不能上火啊,你一上火,那些看戏的可就高兴了。”谢东喝了口水,靠着椅子,一脸的满足。

    “现在上面催得紧,东哥要是有合适的人选,大可以推荐。这个时候挺身而出的,国家绝对不会忘记。”

    “你都这么说了,我也就不打哑谜了。东楚二部刚刚城里,需要在周围部署些警力,将来这附近的流浪狗都进去,难免会有意外,要是有警力的话,可就不一样了。海宁市的唐家有意向头子魏家房地产,不过条件是改名字,叫唐楚房地产。要是可以的话,过几天我安排人过来做个交接”谢东脑子有些发困,也不想逗弯子了,直言。

    “行,这都不是问题,改名字可以,这都好说,这样吧,我派人和你们一起去,把唐家的人接过来,好好的谈一谈,这事情要是成了,东哥,你可就是个大功臣。东楚二部门口部署警力绝对没问题,保障百姓不受到流浪狗攻击,也是我们的责任。”沈林拍着胸脯,这个谢东啊,不愧是“东哥”。每次见面都会给他带来好运,他可真是满心欢喜。

    “那就劳烦沈局长了。”楚晴把手交给谢东,微微一笑,继续道,“对了沈局长,我和谢东准备下下个月六号结婚,如果方便的话,请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这是好事啊,没问题,放心放心啊。一定去。”沈林喜上眉梢,难怪今天谢东的兴致这么高,原来是要结婚了,果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这话一点儿没错。

    他见谢东有些发困,很有眼力见的以家里还有事,先走了,这顿饭是沈林请的,谢东和楚晴坐在座位上就没有动。谢东握住楚晴的手,一笑,“傻媳妇,真是高兴糊涂了,什么人都敢请。他可是局长啊,他要是去了,整个媒体又不知道会说了什么了。”

    “啊?”楚晴面露难色,不禁咬咬嘴唇,我怎么没有想到呢?真是太糊涂了,“那么怎么办?”

    “没事,我们请了,他来不来就不知道了。再说不是还有刘海和郭振吗?他们几个凑一起不会打一架吧?”楚晴猝不及防的一个玩笑。

    “哈哈哈。”楚晴咯咯直笑,靠在他的肩上,轻轻道,“今天一天过的可真的快,好困了,不想动了,可是还想回家睡。”

    “你忘了,这是冯家酒楼,我们在这里睡,完全没有任何问题。”谢东挑眉一笑,搂住楚晴的肩膀,和她头靠着头。

    这里的经理在谢东来的时候,就认出来了,所以房间都是直接开好的,他们二人一起身,他就过去带路,显得很有眼色。

    这次房间和上次的差不多,不过还是有一些区别,二人洗漱之后,一觉天亮。有一周的时间他们没有如此的紧促的生活一天,在巴黎的时候,他们很悠闲的,每天的都在散步,培养感情。

    第二日一早,他们才吃过饭,沈林就带人来接他们,还派专人送他们回去,还有警车护送,着阵势可谓是非常大了。不过谢东总感觉怪怪的,楚晴亦是如此,说不上来怪。快到海宁市时,他们二人对视一眼,才明白,这警车是抓犯人是用的车啊,难怪坐着这么奇怪呢?

    到了唐家,唐骏已经做好十足准备,带着曹勇代表唐家去谈判,又是警车护送去南庆市。谢东二人看着他们离去的影子,默默叹了口气,明明是好事,这么就办的怪怪的。二人正要回家,就被唐宏图叫住,要他们说一下在南庆市的事情办的怎么样。

    他们简单的说明之后,回家补了一觉,下午的时候去看了齐琦,不过两个多月没有见,齐琦长高了不少,和齐云的关系也更加亲密。小力在楚晴和齐云母女说话的时候,将谢东叫到外面。

    二人并排在校练场走着,小力从裤兜里取出一张照片,递给谢东,结果照片,谢东看了看,上面的男人黑瘦黑瘦的,不过他的双眼可是炯炯有神,谢东心里有了猜测,“是廖家的逃犯?”

    “东哥,好眼力。就是他,这张照片是我从李光李队长那里要来的,我害怕他在背地里给我们捅刀子,也一直留意着。他离开贝宁省之后,就没有了踪迹,我怀疑,他去了日苯,或者其他国家。”小力的心思一向细密,能说出这样的话,绝对不是凭空说的。

    “小松,是日苯人,消失了,他也消失了,真是有趣啊。”谢东把照片递给小力,眸子里一阵朦胧。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贴身狂兵》,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