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贴身狂兵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四章 往返加里格山
    “你的意思是往山下走?这怎么可能在水里?我们上次发现的时候是在地里埋着,这次可能也是。”纪伯伦有些不甘心,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又要去水里,万一这石头就在山上呢,那他们的努力不就都白费了吗?

    “……”谢东仰头看看天上稀疏的星星,这样下去绝对不是办法,他的找的这其中的关窍所在,眼帘低垂,眸子一暗。第一在魔节岛,第二次在玄青村,第三次在斯诺登山,每一次的地点有相同之处,却也有不同之处,水和土,湿润的环境,山洞、山顶、地底下。他不禁摇摇头,这其中的关联到底是什么?

    秀子电脑里面的大数据全部被毁,无从查证。他长叹一声,突然想起那晚袭击纪伯伦的狮子,一拍大腿,“原来如此。”

    “什么原来如此?谢东,你想什么了?”纪伯伦许久不见谢东这么激动,赶紧问。

    “明天找一个导游问问,或许能得到我们想要的线索。” 谢东扯嘴一笑,似乎看到了生的希望。

    他没有个纪伯伦说过异命石的事情,纪伯伦也没有问过,大概是谢东的脸色太难看,他美誉那个勇气去问。在谢东身上发生的一切,他都极有兴趣,不过此刻不是谈论这件事的合适时机。

    第二日凌晨一队人马浩浩荡荡朝此地而来,穿着便衣的英国的警方,还有某组织的神秘杀手也紧随其后,另一队人马也朝山上而来。

    幸而,谢东和纪伯伦临时决定连夜出发去找导游,谢东相信自己的特殊体质,绝对不会遇到任何的猛兽袭击。事实证明他们是对的,在下山的路上,他们与一队人马擦肩而过,他们在暗处看着对方离开,二人对视一眼,心中了然,大半夜的上山,肯定没有好事。

    听对方的口音是玫国人,谢东蹙眉,难道是他们,秀子的残余势力?不等他多想,纪伯伦扯着他的袖子悄悄离开。三拨人马上山,竟然没有察觉下山的三人。

    感到山下,天色蒙蒙亮,他们在山下大厅资深的向导,很快纪伯伦找到一为年长的老者,他对着一片尤为熟悉。谢东看着眼前胡子花白的老者,微微颔首,直言,“你对这里这么熟悉,我就问你一问题。这加里格山上火附近有没有什么地方是动物不会去轻易去的地方?”

    老者眉头一蹙,抿了口水,压力压眼里的吃惊,这个小伙子,看起来不像是本地人,怎么会问起这个地方?见他面露难色,谢东也不为难,“你放心,你只要告诉我们就可以,不会要你为我们带路,这个你放心。”

    “呼”老者松了口气笑着说,“那就好,这个地方在加里格山的阴面,有一不知名的死潭,那儿个地方少有人去,动物都很少去,那儿没有值得旅游的。”

    “怎么走?”谢东冷冰冰的说,直接忽略老者的告诫。

    “年轻人,听我一句劝,那个地方还是不要去了。”老者对于那个地方深感忌惮。

    “先生百般阻拦,莫非那里有什么奇怪的地方?”纪伯伦见谢东脸色有些不好,开口打破尬尴。

    “那个地方啊……”老者神色一变,给他们讲了一个奇怪的故事。

    那个死潭,没有生息,里面的水生物都很少,周围的植被也长得很规矩,如同被刻意修剪一般,没有阳面植被高大。令人心有余悸的是,死潭周诶常常出现濒临死亡的动物,景象怪异,久而久之,人马都不愿意去死潭。

    追其原因不过是想图个吉利,没事谁往死潭去,就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加上那儿的一切都有一些诡异,也被人们自觉的划入禁区。

    就是这个地方了,谢东一笑,“既然如此,正好是我们这些探险者所追求的绝佳地点,它的具体位置是什么?”

    老者衣服为难的样子,最后深深的叹了口气,“好,既然你们执意去,那我就告诉你们,从山的东面上去,在山腰绕道西面,继续朝山顶走,它就会挡住你们的去路。”

    “多谢。”谢东欣喜万分,果然,魔节岛的动物,英国斯诺第山的动物都怕异命石,所以,法国的这个地方也不例外。

    “不客气,年轻人啊,探险重要,命也重要啊。”长者拍拍谢东的肩膀,缓缓开口。

    谢东二人对视一眼,不再多言,他们立刻起身。他们必须找到异命石就醒楚晴。大概是长者过于担心他们安慰,就连送他们离开时,还不忘记嘱咐他们二人小心。

    告别之后,谢东他们继续朝加里格山进发,他们之前的位置是北面,这次他们有了长者给的路线,异命石一定手到擒来。

    这一路上,谢东的脸色显然好了很多,时不时还和纪伯伦说几句话,不过二人都心照不宣的想着昨晚玫国口音的一群人。

    三路人马,从三面不同方向而来,幸运的是,谢东很巧妙的避开是那些人马,整整一天一夜,谢东和纪伯伦熬夜前进,谢东有异命石的缘故,撑得下去,很显然纪伯伦有些吃不消。谢东背着楚晴,轻轻把她放在地上,坐在她身侧,给她捏着肩膀,看着落在后面气喘吁吁的纪伯伦道,“还吃的消吗?”

    “谢东,你放心,吃的消,在组织的时候,我们可是平手。”纪伯伦咬牙,缓了口气,快走几步赶上谢东,一屁股坐在他对面,取出水,大口喝下。

    一如既往的嘴硬,当初就是因为你这种不服输的嘴,我们之间打过的架可不少。谢东撇撇嘴,也不戳穿他,“这次你行动失败,上面还会接着活吗?”

    这话已经说的如此明了,就是在打探他的消息,纪伯伦挠挠头,靠着树深吸一口气,“晚上的空气也不错啊。”

    “少打岔。”谢东直言,“都是熟人了,说话还这么的不着调子?你自己说的长期合作,难不成忘了?”

    面对他的质疑,纪伯伦一拍脑袋,这个动作和谢东如出一辙,“噢,上帝,真是有趣。我居然还说过这些话,真是给自己挖坑跳。”

    “……”谢东饶有兴趣的看着纪伯伦,将楚晴的头放在自己肩上环住她的腰,抱着她有些凉的胳膊。

    “说说说,我们都是痛快人吗,有什么不能说的。对方的可是大手笔,一出手就是一个千万,这可不是一般人拿的出来的,你说这石头是什么东西,和水晶还不一样。还能变成液体,对方害处这么大价钱,你不给我解释解释?”

    解释?谢东一愣,自己对于异命石都是一知半解,这么跟他说,唯一知道多一些的顾寒也被摩顿杀死。他又怎么会知道这些?“我知道,跟你说,我不知道,你肯定不相信,可我真的是一知半解。我唯一确定的是,石头会选主人,还有一点,着石头可以救楚晴。好了,该你了。”

    “啊!你个谢东,真是用这个号没几句话,就想知道……”

    “这么?你不敢说?还是怕你的顶头上司?”

    “你,说,对方是个日苯人,得到玫国方面的支持,一直在找这个石头,不过,这次我真的是第一次见。还真的是让我大开眼界……”

    “不要打岔!”

    “噢,”纪伯伦耸耸肩,真是的,多余的一句话都不能说啊,“我上司会派个姑娘来,我猜的。我可在你的眼前把追踪器戴在了狗身上,你可不要说我身在曹营,心在汉啊。”

    “哼,又在我面前卖弄华文古语。”谢东一边取出毯子裹在楚晴身上,一边嘟嘟囔囔的说着纪伯伦。

    憋了好几天话的纪伯伦这下可总是找到一个发泄的出口,那个激动的劲儿啊,很不得把他从谢东离开之后的事情全部给抖露出来。自他们来到加里格山,有一周的时间,再此之前,他们之间的话一天不过来那个三局,终于攒到谢东高兴的时候了,他能不乐呵呵的扑上去?

    “你看你,你知道我本局闲来无事话多,你就多担待些嘛。再说你看我这胳膊好不容易好了,你不得给我说些什么啊?”纪伯伦一改往日人前的霸气,死皮赖脸的瞅着谢东。

    “我看你是忘了你胳膊怎么脱臼的了。”谢东将楚晴背起,看了看天色,已经乌黑,幸好有月光照着林子,前面的路还算是亮堂。

    “现在就走啊?”纪伯伦咬牙,一个反身而起,他跟着谢东这一路从来没有遇到猛兽袭击,走夜路他安心,可他的脑袋昏昏沉沉的,实在不宜继续赶路,他张了张嘴,还要说什么。

    谢东冷峻的声音传来,“你要是想留在这里被猛兽吃掉,你自便。”

    “不不不,谢东,我们是哥们嘛,要不是我胳膊不行,我都帮你了。”纪伯伦可不想一个人留在此处。他的心里已经认定谢东的本事高于他,大概是因为他被谢东胳膊烫过,所以在心里把他形象放的极为高大。

    哼,谢东冷哼一声,朝前继续走,他要是估计不错,天亮他们就能到西边,说不定还能赶到死潭。对于长者说的话,他未必全然没有放在心上,更多的是疑惑,异命石的能力非凡为什么那些动物就没有靠近的意思呢?

    他的脑子里突然闪过在魔节岛时,透明温热的潭水,带着些甘甜,不过异命石被他和楚晴吸收之后,潭水变冷,而且不如之前那么甘甜。这其中的关键问题到底在什么地方?纪伯伦见谢东走得越来慢,快走几步,凑上去,看了眼他,正要开口。

    谢东一道凌厉的眼神而来,纪伯伦立刻闭嘴,真是的,不然说话就不说话嘛,这表情是个什么意思?

    “嘭”谢东 突然停下,纪伯伦一下子撞上来,他正要开口,却见谢东一个示意,他立刻周围看去,和谢东一起慢慢压低身子,林子里出来窸窸窣窣的树叶声,还有风声。除此之外便没有其他的了。刚刚谢东无意间听到女人的声音,绝对不是楚晴的声音,是一个他曾经很熟悉的一个声音。

    “她来了,在西边。”谢东低声道。

    “这么远你都听得到?”纪伯伦也压低声音,不可思议的问。

    “我们再走走,过一会再拐过去。”谢东不想在这个时候遇到那个难缠的对手,“是菲比。”

    “……”纪伯伦瞪大了眼珠子,扶着谢东慢慢起来,惊异到难以置信,“菲比?谢东,你什么时候本事这么大啦?”

    “快走,她的实力不差,要是你胳膊还好的话。”

    “嘿!你什么意思?我让她一个胳膊,也是我赢!”在他眼里菲比的鞭子厉害,除此之外没有什么可圈可点的,要知道谢东离开之后,那个组织里,纪伯伦的势力稳居第一。他的上司之所以是上司,因为有客 户 资 源,否则早就下台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贴身狂兵》,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