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贴身狂兵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章 借题发挥
    不到十几分钟,伦恩便来请谢东二人去现场,一路上谢东都盯着手机,楚晴盯着车外,异国风情对楚晴还是相当的有吸引力。伦恩向后看了几眼,也没有说话,谢东握着手机,微微闭眼。

    为了保证这次行动的万无一失,他在离开前就和唐宏图商议,这次他们来英国为的就是尽快处理周海的事情,不愿意节外生枝。为了保证事情隐秘进行,谢东要他在离开海宁市之后,立刻订购他们返回的机票,以此迷惑对方。

    他们约定事情办好之后就立刻给对方消息,可直到现在他也没有收到唐宏图的任何消息,心里自然发急,“叮叮叮”手机声打断谢东的思路,他立刻睁眼,打开手机,果然是唐宏图的消息,一切都来的刚刚好,要他放心,事情已经办好。

    “呼”他微微松了口气,幕后黑手的实力不容小觑,连环战术,打完就跑,跑不掉就胡说,这些人看起来都很的平常,没有经过专业的训练,不过他们的心理防线坚实,很难攻克。谢东简单回了几个字过去,合上手机,靠在楚晴的后背,微微闭眼。

    “吱”车稳稳停下,伦恩没有下车,而是指着车外的暗巷,道,“谢先生,就是这里,我的上帝啊,要不是来送你们,我才不愿意来这里呢。”

    “你们还忌讳这些?”楚晴一样认为国外不信鬼神,可听伦恩这么说一时奇怪。

    “不不不,楚小姐,这个案子涉及两国,凡是关注案子的人都有嫌疑。祝你们好运,我再这里等你们。”伦恩没有下车的意思,反而燃起一根烟,吸了一口。

    “我们走吧。”谢东本就不打算带着他。

    二人下车,朝暗巷走去,暗巷口依旧拉着警戒线,他们没有进去只是在外面看了看,就看了这几眼,一个身穿制服的工作人员走来,拿枪指着他们,直言,“离开那个地方,这是命令。”

    一扭头就看到枪,谢东一手将楚晴护在身后,扫了眼那人,精干的制服,白色的皮肤,短小的胡子茬,看的出来在这里呆了好几天。

    他扫过那人手里的枪,“把你的枪放下。”谢东还是比较的友好的说。

    “离开那里!否则就开枪!离开!”对方直言,无视他的话,甚至把枪对向他身后的楚晴。

    “你误会了,我们是……” 楚晴赶紧开口。

    可惜话还没说完,就被对方打断,“离开这里!听不到吗?滚!华佬!”

    他是吃了狗屎吗?销账了雄心豹子胆啊?敢这么的挑衅,谢东双手握拳,愤愤咬牙,他一言不发,你不听解释,就不要说我不给你机会。敢这么对我媳妇你是第一人。

    下一秒,谢东一个箭步上前,“嘭”一脚踢飞他手里的枪,对方一愣,正要反抗,就趁此缝隙,谢东一把握住他的胳膊,“呼”“嗵”一个过肩摔。下一步迅速反手扣住他的胳膊背在身后,一腿死死的压在他的身上,任凭对方挣扎,谢东不为所动。

    “啊~你放开我。”那人拼命的想要抬起头,却被谢东狠狠的按在地上,对方的脸色更加惨白。

    “哼,步子好歹”谢东扬手接住落下来的枪,枪在手指尖飞快的转头东,“咔咔”几下,枪被拆成零件,一个个掉在那人眼前。

    那人顿时瞪大了眼睛,这速度,这身手,职业杀手?“你是谁?你是凶手?我的上帝,你会受到……”

    “嘭”谢东一拳砸在他脸上,对方鼻子立刻冒出血,还狠狠的吸了几下。见此,谢东一笑,“我要是凶手,此刻,你就是尸体。这件案子是你负责的?”

    “无理的华人,你想干什么?我可是韦尔伯,这个案子的总负责人!你竟然敢打我?我要让你吃官司!”韦尔伯大言不惭,鼻血已经凝固。

    “和你,不需要讲道理。”谢东一把将他拎起来,一下子撞道墙上,一手扼住他的脖子,暗暗发力,同时一脚将刚刚拆下的零件踢飞,恰好落入下水道。

    车里的伦恩见此,正要下车,转念一想,不为所动,静静看着,韦尔伯的志愿队很快就到,他们迅速将谢东二人围起来,韦尔伯见此,轻蔑一笑,恶狠狠的说,“怎么样?还不松手?华佬!”

    “你觉得呢?“谢东面无表情,眼里的杀气呼之欲出,下一刻,他把胳膊举高了一些,韦尔伯脚尖离地,在空中扑腾着,嘴里硬气的话,全部变为急促的喘息,还有张牙舞爪不知道怎么办的手。

    五六个人持枪围着他们,大气不敢出,一个个看着他们平日里嚣张的上司被打,心里还有些莫名的舒坦,众人相互看看,竟然没有一个人说话喝止,都在看好戏。这个华人这么厉害,上去也是白挨打,有枪能怎么,他有人质啊!上帝就是我们今天来看戏的。一个个都在心里窃喜。

    “你……松开……”韦尔伯脸色涨红,嘴里使劲挤出几个字。

    “小东,正事要紧。”楚晴看看那周围,小声对谢东道。

    “刚刚在骂我们华人,还用枪指着你,不给他一个教训怎么能够呢?”谢东对楚晴温柔一笑,转眼看着韦尔伯的眼神几乎要弄死他一般,咬牙,手下力道微微变小一点,道,“想我放了你?”

    “是,请你……放了我……”韦尔伯几乎要翻白眼,小心翼翼的措辞。

    “可你的人……还指着我呢。”谢东要不是看他们一直在看,早就动手把收拾了。

    “是,是,你们这些蠢货,滚开!滚……咳咳咳”韦尔伯扬手指着他们就骂。

    众人见此,相互看看,一脸的不服气,一个个后退几步,将枪全部收起来,冷眼旁观。韦尔伯赶紧对谢东点点头,他几乎要过去了,献媚的笑着,“求你……放……我。”

    “可以。”谢东一笑,抬手一甩,韦尔伯大喊一声,“啊”整个人摔在地上,捂着脖子猛烈咳嗽着,谢东一步上前,一脚踹在他屁股上,对周围的人使了一个眼色,所有人蜂拥而至,对这韦尔伯就是一顿暴打。

    “哼。”谢东冷哼一声,握住楚晴的手,微微一笑,在她二百年低语,“你看这些手下,一个个看看韦尔伯恨不得扒了吃了,一看就知道平日里不是什么好鸟。”

    “他们不会最后无赖你吧?”

    “你忘记他们说这里没有摄像头了吗?”

    “对啊。”楚晴眼睛一亮,偷偷一笑。

    二人朝警戒线走去,谢东看着地上画着的人形,微微蹙眉,周海胸口中枪,倒地,没有打斗的痕迹,甚至连反应都不及反应,就死了。暗巷虽然只有十米深,却是一个死胡同,过不去,唯一可以进入暗巷的之后这一个口。

    可对手是怎么离开的呢?他不可能避过所有的摄像头,除非……谢东抬头,猛然间看见暗巷左侧的阳台,从那里到暗巷不过两米多高,借助外力,完全可以从此处离开。他又看看右侧,是一面加固防三个护网窗子,第一个窗子离地面有五六米的样子。

    着暗巷里一切如常,没有杂物,很干净,有一张长椅,可以供路人休息而椅字恰好在右边,按照谢东的身手,只是一个助跑借力就可以翻进去。

    众人把韦尔伯揍晕过去,派了一个代表轻手轻脚的过来,恭恭敬敬的说,“先生,谢谢你给了我们哥几个出气的机会。不知道有什么可以帮你吗?”

    “我是唐家集团的人,来查周海的案子,把周海案子的所有资料给我看看。”谢东看也不看他,直接道,说完又感觉有些生硬,再添了一句,“我是谢东。”

    “西里尔,没问题,我马上去拿,请您稍等一下。”西里尔面带微笑,立刻去办。

    楚晴看他们都没有一个去扶韦尔伯,不禁在心里感叹几句,平时是做了多少坏事,才能得罪这么多人,连一个向着的人都没有,真是可悲。不禁在谢东耳边嘀咕,“韦尔伯真是倒霉,做人还是得厚道些。”

    “怎么说这个?”谢东看着二楼的阳台,心里有了打算,转身朝左边走去,走了几步就看到上面写着宾馆,如果真是如此,你们事情就好办多了。

    这时西里尔拿着一后摞的资料过来递给谢东,“谢先生,这是所有的资料,上帝把您派到我们身边来,就是给我们带来好运的,主也会保佑你。”

    “你这话说的,太严重了吧?”楚晴不禁汗颜,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和谢东认识多年了呢。

    “呃,抱歉,一时感动,上帝会原谅我的鲁莽。”西里尔挠挠头,尴尬一笑,“等周海的案子完结,我再跟你们说。”

    “你的韦尔伯的副手?”谢东接过资料,扫过西里尔有些雀斑的脸,打开资料,一目十行的看过。

    “是,这些人都听我的。”西里尔自豪的拍拍胸脯。

    “那就麻烦你做一件事。”谢东对他招招手,示意他福附耳过去,谢东小声的说,“你去隔壁的旅馆要周海出事前后三天这个房间的客人的名单,顺便看看监控。”

    “好,可是,为什么要看这个啊?和案子有关吗?”西里尔不解,直言问。

    “你先去办,最好把监控调出来,我只是猜测,去吧。升迁与否就靠这个了。”谢东冲他挑眉,伯西里尔就一句话,谢东就知道这个人和韦尔伯不和,要知道职场上的竞争不分国界,这样好的升职机会,谁会放过。

    “噢,上帝,谢谢你。”西里尔立刻心动,叫几个人迅速去办。

    再次翻阅案子,谢东心里已经稍稍有谱,杀手是廖家请的人,要能追朝道他们头上固然是好事,可要是查不到他们头上,岂不是亏大发了,损失了周海,还得不到任何的回报,这不是谢东想要的结果。第一页就是周海的死时的照片,衣衫整齐,头朝里倒下,胸口隐隐血迹,就连帽子都完好的戴在头上。

    这是阴谋啊,明显的阴谋啊,他们看不出来吗?谢东 突然看向韦尔伯方向,有又想到刚刚听收拾韦尔伯时众人的神情,这其中一定另有隐情,此事,背后还一定有人。他不禁倒吸了一口气,这要是廖家的操控,你们下一个目标会是谁呢?我?还是楚晴?还是周宁?不,他们一定想的是尽快了解此事,此事闹大,他们也不会有好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