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贴身狂兵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七章 幕后黑手2
    “谢队长,谢谢你记得我,我还以为,你不记得我了。”闵衫有些害羞的低着头。

    谢东扯过楚晴的手,握住,一笑道,“之前是忘记了,刚刚才想起,幸好你愿意过来帮忙。对了,这是你嫂子,楚晴,幻美的董事长。”

    “啊,楚总你好,我是闵衫。”闵衫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还是赶紧起身朝楚晴伸出手,二人对视一笑。闵衫心里有些酸酸的,不过在她眼里谢东幸福比什么都重要,因而看楚晴的眼神也没有敌意。

    “你好,闵衫,名字很有趣。”楚晴微微一笑。

    之后闵衫和楚晴二人简单说了几句,吃了药的唐宏图整个人看起来好了很多,不过脸色却还是没有恢复,外面的哭声渐渐变小,整个集团好像安静了一般。谢东一直闭着眼睛,心里都不知道想什么好,尽管他安排的头头是道,可这心里就是觉得少了些什么。

    不过,幸好高个和曹勇没有出事,不过他们能不能安全回来还是要看他们自己。别人帮不了什么,此时他有心离开,也得等他们坐上飞机才能走。

    “东哥,一切办好了,下药的就是一个……”唐骏说着就要解释。

    谢东直接抬手打断他的话,道,“这些不需要告诉我,这些话留着给你爸说,好了,都不要站着了,进啦坐下。”

    此刻的他一瞬间如临大敌的感觉,这种感觉,这种连环的出手行为,让他心里不由的产生那个紧张感以及压迫感,这样的手段可以排除的是那个组织,却不能排除不是秀子的人在搞鬼。这其中的东西,他最为清楚不过。

    他慢慢起身,一把将门关上,扫视众人,这个眼神,小松见过,当时他来抓她们的时候,她见过,至今记忆犹新。犹如一把利剑般直戳心底,没有丝毫犹豫。

    “局势如何,各位看的分外明郎,现在英国出事,周海的家人以及相关部门的加入,都会让整个唐家集团变得尤为脆弱。我也知道,大家最近十分的辛苦,这些我心中了然。可现实是唐家集团的最高领导者一而再再而三的受到伤害,这样的事,我知道各位心里都扎了一根刺一般。”谢东说完,微微松了口气。

    继续道,“我的安排如下,有唐骏即刻起接任唐家集团唐宏图的位子,你爸的状态你也看到了,我就不多说什么,由唐宏图、周疯和黎离辅佐你,当然这其中包括幻美的事情,也是你抓。至于秦尘和小松,你们二位配合相关部门做好治安工作,绝对不可以出错。”

    “楚总已经把文件整理出来,发到你们的邮箱,由唐骏召开百人大会,宣布此事,这项工作尤为重要,唐骏不可马虎。至于闵衫,她全权负责你们的饮食起居,对方的手段独特,你们要做好完全准备。小力那头我也打过招呼,要是有不方便出卖你解决的事,交给他就好。明白了吗?”

    “明白!”众人齐声道,俨然一副军人的姿态。

    “很好,楚总你和唐骏再说一下会议具体事宜,会议最迟今晚召开,所有人都要参加。”谢东再此强调,内部的问题一开始就要杜绝,一旦发生一个意外,就如同“蝴蝶效应”一般,是整个龙卷风来前的唯一的幸存的温柔。

    “好。”楚晴立刻回应。

    “唐骏,和我们竞争英国生意的对手是谁?”谢东早就想问,却一直拖到现在,事情太多,总是难以一一顾全。

    “是贝宁省玄青市的船舶制造商——廖仕发。”唐骏赶紧回答。

    “这个人你查过吗?”谢东直言。

    “查过,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商人,廖仕发在船舶制造行业里算是顶尖,加上贝宁省临海,他的公司近几年发展很快,业界的名声也不错。”

    “廖仕发。”谢东微微蹙眉,在他的印象里,这个名字足够陌生,也足够提起他的兴趣,他重复一遍之后,最后点点头,转头道,“小松,你跟我来。”

    说完谢东便出了会议室,小松紧随其后,众人有些吃惊但都没有多想。小松二人停在楼梯口,谢东从裤兜里取出几张照片递给小松,道,“这是刘枫的心意,你收下吧。”

    “……”小松接过照片,看着上面笑的极为灿烂的刘枫,嘴角一扬,每一张都是笑脸,刘枫,谢谢你,我会等你,你也得等我。过了半晌,小松吸了吸鼻子,仰头看着谢东,眼里一丝晶莹,“谢谢你,东哥。”

    “没事,我给他说了冈田家和你恩恩怨怨,所以,你也不要怪他不联系你,刘枫是个好男人。”谢东只是处于他和楚晴的爱情观,给刘枫说一句话而已。

    “我知道,他一直都是,你也是。”这大概是小松为数不多的好话里,唯一句正儿八经夸谢东的话,他一听一时间还有点而高兴。

    小松收起照片,朝会议室去,谢东扯嘴一笑,爱情的力量就是伟大啊,刘枫不爱说话,小松不爱说话,两个不爱说话的互相喜欢,还真是有趣。多想半分,也跟着进去,他在一旁看着他们忙,心底的事情也能稍稍放下。

    楚晴给唐骏交代事宜,小松和秦尘处理员工问题,而周疯和黎离二人正忙着联系英国那边,看那头的局势。谢东取出手机悄悄订了票,正要收起来,却发现一条短信是刘海发来的,打开之后,出了震撼还是震撼。

    这是什么意思?这他妈的是打入我内部了?不可能啊,这不可能!谢东咬牙,一拳砸在桌子上“嘭”一声,桌子顿时一声脆响,下一秒,一条裂缝,从他拳头下蜿蜒而出,所有人浑身一震,看着他铁青的脸,不敢呼吸。

    “小东,你没事吧?”楚晴立刻过去。

    “没事。你们谈,我出去透口气。”谢东说完,转身离开,手里的手机几乎被捏爆。

    尽管担心谢东,楚晴还是选择留在原地,她必须把谢东交代的事情完成,才能免去他的后顾之忧。谢东一人站在天台上,吹着风,这是二十五层的大厦,站在上面,可以看到整个海宁市,繁华的城市,在黄昏下昏昏欲睡,这其中却酝酿着层层阴谋。

    不论他如何撕碎,这个地方总是隐瞒不断。他缓缓拿起手机,点亮屏幕,刘海的短信赫然呈现在上面,“下午送来的女人说,他们的计划不只是你看到那些,还有没有看到的。东哥,你可一定要小心。”

    风吹的谢东眯起眼睛,立在斜阳里,如同一座雕像,眼睛如同一道光柱,直直的打向前方。曾经那个很多次他都无能无力,都难以阻止施暴者的暴行保住人质的性命。可是这一次,对手把人送到他眼前,他确实无能为力,这种无力感,让他极为愤怒。

    “叮叮叮”手机再此响起,伴随着轻微震动,谢东机械似的打开手机,在眼前看了看,是小力的消息,他查了这些人的来源,都是从贝宁省玄青市而来,这是他们唯一的共同点,至于其他,他还需要一些时间。谢东微微闭眼,很好,不是秀子的手下,不是秀子的手下。他在心里把这句话重复了两遍。

    转身下楼,一边走一边给小力发消息,叫他继续跟进,不要暴露,随时联系。他走到会议室那一层,看了看时间,取出手机给楚晴发了一条短信,于是离开。再次跨上摩托车,加大马力,在风中呼啸而过,这熟悉的感觉,几乎让他的血液在身体里汹涌翻腾到炸裂。

    “叮叮叮”楚晴取出手机看了看,微微蹙眉,她合起手机,道,“小松,你和秦尘把人查的怎么样?我们加快进度,唐骏我已经交代好了,加上小东补充那一点,已经非常全面,他现在就去开会,小松你带着安保队的人去维持秩序,记得叫上周疯和黎离。我和秦尘守在这里,以防万一。对了,今晚唐家里的人也要审查,一个都不能放过。最新消息,仍有内奸。”

    最后的四个字给了众人当头棒喝,所有人立刻行动,楚晴摸了摸腰后的飞镖,心里微微放下。看着他们一个个离开,楚晴走到窗前盯着夜色慢慢加重的街道,神情若肃,“媳妇,晚上我来接你,不要一个人回家啊。”她嘴角一弯,这个男人总是把她死死的放在心头,不曾片刻松懈。

    到达刘海单位的时候已经快七点,谢东一进去,所有人都看着他,不敢出声,大概是他额上暴起的青筋格外吓人吧。他看了一圈,压住内心的火气,道,“刘海呢?叫他出来。”

    “东哥!快来快来。”刘海听到动静赶紧出来,一把扯过谢东的胳膊,二人进了他的办公室。

    “他们都贝宁省玄青市的人,这一点你们没有查到?”谢东咬牙,拳头紧握。

    “查到,刚刚查到,他们的身份证全是假的,我们废了大力气才找到,不过,东哥,你是怎么知道的?”刘海有些好奇。

    “人呢?那个女人,我要看看她。”谢东扫了眼刘海,不是商量,是通知。

    “在最里面那一间。”

    “一起去。”

    “哎。”

    昏暗的房间里,女人披头散发,脸上青紫,胳膊打的石膏,整个人精神状态机器不好。谢东二人一进去,她浑身一个战栗。因为谢东回来的快,而且隐秘,她并不认识谢东,有些好奇的打量着他。

    “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刘海坐下,立刻询问。

    “刚刚不是说过了吗?怎么还要说,不是已经记录在案了吗?”女人巧言善变。

    “再说一遍,除了你还有人在唐家吗?”刘海继续问,他已经习惯了这样无休止的问话。

    “有啊,我们的人很多,多的谢东拿他们没有办法。”女人邪魅一笑。

    “你……”刘海正要发火,谢东抢过他的话,“你说唐家还有你们的人?”

    “没错,谢东就算有法子,可他也是孤军奋战啊。”女人更为肆无忌惮。

    谢东不为所动,冷声道,“那你说说,是唐家集团里有你们的人,还是唐家里有你们的人?”

    “呃,你……有人就是有人,哪儿那么多的区别,唐家集团不就是唐家么?”

    显然女人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竟然这样问,外地来的她自然不知道这其中的差别,谢东一听,心中了然,起身拍拍刘海的肩膀,“刘队,派人密切保护唐家,不能出错,我们走吧,看来也问不出什么了。”

    “走。”

    见二人离开,女人一笑,哼,唐家集团,不就是唐家吗?还想来框我?

    二人一直走到单位门口才停下来,刘海愁眉苦脸的,道,“东哥,你刚刚问她的话什么意思啊?”

    “我问你,唐家集团是谁的?”谢东引导。

    “楚晴,她是最大股东啊。”

    “那唐家呢?”

    “唐宏图家……东哥,你是怎么想到的?”刘海立刻明白,一拍脑袋,恍然大悟,“那这个案子不就……”

    “这个点直到一个月后你才想明白,明白吗?”谢东一把搂过刘海的肩膀,一笑。

    “明白,明白,这个百分之二百的明白。”刘海拍着胸脯,笑的脸上的褶子都起来了。

    “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该怎么办怎么查还得继续,这些程序不用我说吧?”谢东扯嘴一笑。

    “明白!东哥,谢了,真的谢了。”刘海一把抱住谢东,使劲拍了拍他的后背,这个东哥可帮了他不少忙啊,这一个个恩情他是没齿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