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贴身狂兵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五章 乐极生悲
    刘枫二人心头不解,却都点点头,只感肩上的担子越发沉重,见二人眉头紧锁,谢东也不客气,笑着说,“你们不要担心,要是真除了你们解决不了的事,尽管找我。东楚二部的利润,我会拿走50%,其中15%是刘枫的,15%是小春君的,剩下的分给你们身边的忠臣,当然还有10%是给谷原渉,这些我都会写一份文件,给你们寄过啦,置于东楚幻美的事情,你和我媳妇一人一半的股份,你看怎么样?”

    “行。”冈田春也是爽快人,不喜欢转弯抹角,一口答应,谢先生的势力和智力都是一流,跟着他踏踏实实的干,好处绝对是,可要是动了歪心思,后果也不是一条命换的过来的。

    “其他的话,我就不多说,以诚相待,我相信你们。”谢东再此举杯。

    众人齐声喊,“干杯。”

    “合作愉快。”谢东一笑,拍拍冈田春的肩膀,起身,握住楚晴的手,道,“后面的事情交给你们了,一切安好的话,明日下午我们就离开。”

    “这么快?”刘枫很是不舍。

    “对。”谢东一笑,也不多说什么,拉着楚晴就走,他看楚晴的筷子早就不动了,听他们说话也心不在焉的,谢东自然拉着楚晴离开,和她说悄悄话。

    二人回到房间,坐在窗子前,听着海声,他们依偎在一起,谢东摸着楚晴有些发凉的胳膊,心疼道,“冷的话,就把窗子关上?”

    “不,”楚晴摇摇头,话到嘴边,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狠狠的吸了口气,“小东,有一件坏事,我得提前告诉你。”

    “你说。”谢东亲亲她的额头,臭媳妇,早就看你心不在焉了,现在才说?

    “周海在英国谈的生意成了,另一个黄了。”楚晴有些惋惜的说,不过从她神情来看,后面还有大事,可惜谢东一直看着海,完全没有注意到这点。

    还是乐呵呵的说,“这也不错,百分之五十的概率,已经很好了,不要愁了,对于唐家我能帮的也就这些。”

    “我知道,可……”楚晴顿了顿,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可是什么?媳妇,你今天怎么了?”谢东这才察觉,直勾勾的看着楚晴。

    “周海,死了。”楚晴顿了几秒,才缓缓开口,神情复杂。

    “……”谢东见楚晴这神情,猜测道,“你不会觉得是我们的原因吧?”

    一直低着头的楚晴,这才缓缓抬头,眼里撅着泪水,果然被谢东猜中了。当时的情境下算是周海大义凛然的扛起整个唐家集团的希望。可谁想的到,竟然出去一趟没了。

    “好了,媳妇,不想了。”谢东一把将楚晴揽进怀里,摸着她的头发,她在他怀里低声抽泣。过了许久,谢东才慢慢开口,“什么时候的事?”

    “昨天,周海去了快三周,前几天谈好的生意,可昨天周海被暗杀,英方合作伙伴很是惊讶,加上与周海有些关系,他们一定要查出凶手,可案子陷入死局。没有办法了。”楚晴神色郁郁的,“要不是我,他也不会……”

    “好了,这是意外,”谢东冷声喝止,他不允许他的女人为意外的事情自责,“这件事如果是暗杀,在英国可不好办。”对于英国公民,持枪是允许,但是要等到一定年龄之后。不过,社会上总是有例外,这一点是最让谢东难以接受的,一旦有例外,也就有了意外。

    “那怎么办?”楚晴咬着嘴唇,很显然不想把此事放下。

    “我叫曹勇和高个去看看,他们两个实力不错,第二次合作,一定更加默契。”谢东赶紧说出解决办法,毕竟现在日苯他们也脱不开身,“这是谁告诉你的?我怎么不知道?”

    “唐宏图。”

    “这家伙还真是学聪明了,怕我骂他吗?还不敢说了?”谢东故意这样说,为的就是缓解楚晴的心理负担。

    果然楚晴“噗嗤”一笑,打着他的胸口,笑道,“又来了,要不是平日你太严苛,他们也不会人人怕你。唐宏图去看儿子,去了两次,胳膊脱臼两次。”

    “媳妇,你这是埋怨我了?还帮着外人说话。”谢东不满的嘟囔。

    “我这是崇拜我老公。”楚晴这口气,价值就是谢东本人,不知不觉的,她说话的口气竟然也和谢东越来越像。

    “哈哈哈哈,那就让你更崇拜一点,怎么样?”谢东将她横打抱起,轻轻的放在床上,直接压上去,笑着说,“期待吗? 已经好几天没有了。”

    “……”楚晴刚刚张嘴,就被死死封住,她嘴角一笑,手勾上他的脖子,这个小东,总是这么的令人意外,不过确实,他们有几天没有……

    风轻轻扣着窗子,海浪击打着海岸,一切宁静。

    第二日一早,谢东就通知曹勇和高个前往英国,协助周海的女儿周宁处理此事,他给唐宏图打电话的时候,他听得出那头的是多么的慌张,甚至有些语无伦次,简单说了几句,就挂断电话。

    可能是冈田树从中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冈田春想相关部门的申请很快得到回应。更让人惊讶的是,就在同一天,幻美收到了赔款,这可算是给在华国的幻美公司一个镇静剂。所有人都在庆祝这次大胜。后面的胜果更是一个接着一个。

    冈田春的信用很好,加上在商界的人气,相关部门很快统一他的申请。在案子搞落之后,就立刻预支签订相关文件。在这一日冈田春也安排了记者对此大肆宣扬,并且当中宣布会与幻美长达五十年的合作,为的就是幻美产品的质量。

    一时间,幻美登上日苯各大新闻,这样铺天盖地的宣扬,一时间幻美成了一个流行词,与此同时楚晴和冈田春签订了协议,合作正式开始,作为东楚幻美的两大股东也是唯一的股东,他们之间的利益联系再次加强。

    坐在卧室里看电视的谢东,一笑,这才是在日苯该打出的天地。很好,冈田春的本事能力还真是不错,知道我要走,把事情一并都解决,不愧是远洋公司的领头人,实力不可小觑。

    当日下午谢东二人就搭乘飞机离开,先回华国,再去英国。谢东离开日苯之后,刘枫和冈田春喝了半个晚上,尽管交流起来还是有一些困难,好在冈田春听得懂中文,简单的语言交流没有问题。

    二人讲述了自己与谢东的恩怨以,最后不禁感叹,谢东化敌为友的本事不小,不过他除掉的人也不少。对于谢东的眼界和心胸二人都自愧不如。当初刘枫与谢东是对手,二人见面就是打,后来刘枫被谢东的气魄折服,才有了认他为师父的可能。

    说起他,冈田春更是感动,化黑帮为力量,为他们家族再添羽翼。更是给他创造了扩大经营的机会,原本要扩张的冈田春,不支如何是好,没有想到谢东利用松谷惠子的事情一手翻盘,打得一手好牌,他自愧不如。

    回到海宁市的第一件事,楚晴先去幻美做最后的工作安排,他们毕竟很快就要去英国,而谢东则直接去找唐宏图,询问周海事情的经过。当时唐宏图并没详细说周海事情的原委,只是简单的说明周海出事,要他们快回来。

    唐宏图做东谢东回来,直接去一楼迎接道会议室,不过是三天左右的时间这真是大起大落,周海的家里人还在闹,英国那头的事情还没有落下帷幕,他是一个头两个大,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也非常的差,两鬓微白,尽管唐骏在着其中为他分了不少的事,可他着心头的石头没有一刻落下来,直到看见谢东,他这才缓缓松了口气。

    一到会议室,整个人都要软了一般,谢东一把扶住,明显感觉事情不对,唐宏图经历了什么才会如此?谢东把他扶到椅子上,递给他一杯水,直言,“你怎么了?是不是还有事情瞒着我?”

    “东哥,你是不知道啊,我这几天是提心吊胆啊。周海家的人天天来闹,昨天周海的媳妇要求死啊,这是要我们的唐家完蛋的节奏啊。”唐宏图一把辛酸泪。

    “你……”

    不等谢东开口,唐宏图喝了口水,继续道,“昨天早上,我刚一上车,车就漏油,幸好我儿子发现的早,不然不得出事啊?还有昨天晚上,我们去冯家吃饭,和冯伟商议对策,有人当面刺杀冯伟,唐骏直接送到相关部门,现在还在里面呢?东哥,你说这事也太……”

    “这些事交给唐骏和秦尘去查,我会联系刘海问里面的情况。目前看来,对手是希望要我们死啊,去英国的行程先推迟,不过我们的来一招,摆他妈的一道。”谢东握拳,唐家已经平静了一段时间,怎么突然就出了这么大的纰漏。

    “东哥,你的意思是……”唐宏图跟着谢东这么久,早就知道谢东的性子和手段,就是要对方抹不清他的脾气。

    “没错,你赶紧去准备。”谢东眸子一动。

    立刻动身去找刘海,知道事情经过的刘海,要他去看看那人,谢东摇摇头,一把搂住刘海,笑着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刘海满口答应,这样的举手之劳,他很乐意做。

    安顿好刘海这头,东楚也该出手了,黑道上的消息,一向来的狠辣,谢东联系小力,叫他查查唐宏图一而再再而三遇险的事情,小力一口答应,保证第二天给出线索。

    安顿好一切,谢东往幻美走,刚到幻美门口,就目睹了一场车祸,奔驰车往后倒,已经显示在倒车,可另一辆奥迪车直冲冲的从对面开过来,眼看就要撞上。幸而奔驰车继续后退,可还是“嘭”一声,辆车相撞。

    奥迪车主窜下车,朝奔驰车主驾驶座而去,谢东不知怎么想的,身形一动,立刻赶过去,在那人手要拉开车门的那一刻,一把钳住他的胳膊,反手一转,那人一阵吃痛,不由喊叫一声,同时另一手里攥着一把刀,朝谢东腹部而来。

    他一把扣住那人的手腕,一窝,“咣当”一声刀子落地,谢东把此人死死的按在车上,这才看向奔驰车,里面坐的竟然是楚晴!谢东是又惊又喜,这是有情人的心灵感应?“媳妇,你没事吧?”

    “没事,你怎么知道是我?”楚晴一乐,刚刚还想着怎么出手呢,谢东就来英雄救美,真是贴心。

    “先报警,要相关部门来处理。”谢东岔开话题,同时对楚晴一个媚眼,楚晴抿嘴一笑,立刻照办。

    之前谢东还想着怎么套路对方,着对手送的也太频繁了吧?都敢对楚晴出手了,真是不要命了,手下力道加重,他死死的按住,“不说些什么吗?嗯?”

    “你就是谢东?”那人咬牙,挤出五个字。

    “哼,就你也配认识谢东?说,你是谁的人?”谢东加大力道,那人闷哼一声,咬牙。

    “你走不了的,不管你是不是谢东,你都走不了,我的兄弟们都会出手,一定要搞垮唐家!”那人愤愤不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