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贴身狂兵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章 玄青迷潭
    急急忙忙打开手机,正要看消息,楚晴的电话就过来,真是赶巧不赶早,谢东急忙接听,“喂?媳妇,我刚刚送走刘枫,准备给你回消息呢。”

    “顾老出事了,你快看我给你发过去的新闻连接。”楚晴直接忽略他的解释,心急火燎的说,“对了,我已经开车过来了,我们马上去玄青市。”

    “好,我在门口等你。”谢东说完,脑子里都是最后一次见顾老时他硬朗的样子,顾老,不会的,一定是搞错了,一定是,谢东颤抖着手,打开短信,点开链接。

    尽管只有那么几秒钟的加载时间,对他而言如同一个世纪那么长,顾老对他而言就像是忘年交一样,他第一次遇到顾老,以为自己会死,他活下来了。第二次遇到顾老,他以为他只是一个军医,他错了,顾老还是一个高手第三次……

    终于加载出来,标题就是,“老军医无故惨死家中”,他立刻往下翻,里面的照片是顾老家的,凌乱不堪,而且到处都是血迹,不,等等,墙上的留下的印记是六棱形,难道是他……谢东收起手机,缓缓闭眼,他沉思半刻,取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我是血狼,最近有人接了杀军医的任务吗?”

    对方尤为惊异,矢口否认。谢东没有怀疑他说的真实性,接着道,“很好,告诉你的上司,血狼很快就会回来,是取他的人头的。”

    说完不等对方解释,立刻挂了电话,朝门口走去,脸色黑青。那个组织,多久都不曾出现在他的生命里,这次怎么就这么突兀的出现了?他实在是想不通,那里的人各个是高手,他们做的生意也是付出命的价格。

    整个组织里只有八个人,一个为头子,接受任务,任命任务,分钱,一个人负责联络,而剩下的六个人为他们卖命,其中三个女人,四个男人,一个太监,没错,是太监,不过他们称其为十一先生。十一先生是在一次执行任务时被伤到命 根子,从此变的更加的冷血。

    一想到这个黑暗的组织,谢东不禁蹙眉,眼神空洞,一辆车突兀的冲过来,停在他眼前,他回过神,看向车,楚晴朝他招招手,“快上车。”

    他深深吸了口气,坐上去,靠在座位上,一言不发,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跟楚晴说顾老的死。那个组织做事一向不择手段,更可怕的是,出手的人竟然是他,实力的最高者。他们一定是遇到天价的交易者,不然不可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他们出手的案子,都是悬案,除了打斗的痕迹,找不到任何的线索,就算他们找到墙上的痕迹,用电脑打出模型,也找不到使用的人。

    他们是什么人呢?非要那样东西,是什么人?谢东怎么也想不通,忽然脑子里闪过那个死去的外国人,秀子!是她的残余势力。谢东眨眨眼睛,微微一眯,很好,很好,我最近留下的小尾巴,我自己处理。

    “小东,你还好吗?”楚晴很是担心。

    “没事,案子我刚刚看了,有了线索,不过对手是个和难缠的人。”谢东微微吸了一口,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有那么大的杀气。

    “没事,既然有线索,那就是好事,我们很快就能到。”楚晴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之前谢东说的话她还记着,“希望第三次看他的时候,他还这么硬朗。” 真实没想到,不过短短几个月的时间,竟然发生如此大的变数,搁谁谁也受不了。

    车开的很快,可他们的心更是快。

    青玄市,这几日整个媒体都在报道老军医惨死家中的事情,这件事一出,整个中央立刻派人前来追查跟进,这件事无疑是对军方最大的挑衅。

    顾老的小院子整个被人围起来,里三层外三层的警察,主事的警察摸着墙上的痕迹,心头一阵,这样的武器他是第二次见,第一次是外出维和执行任务,遇到的对手是个玫国人,用的武器就是这种,刀棍的合体,一单插入身体,都会流血过多而亡。

    微微一怔,他看向柜子,里面翻得乱糟糟的,什么值钱的东西也没有,他看着地上的血迹,不禁蹙眉,对法医招招手,“这血都是顾寒的?他的里就没有什么东西?头发上呢?”

    一连串的质问,法医一愣一愣的,赶紧接过话茬说,“血都是顾老的,dna都吻合,指甲缝和头发里什么都没有,脚趾头上也查过来,什么都没有。”

    “你……”主事的警察正要问什么。

    一个小警察进来,打断他的话,“李队,外面有人找你。”

    “什么人,这个时候凑热闹?”

    “谢东,怎么不能进来啊?”谢东黑着脸,直接怼回去。

    “啊,队长!是你啊,快进来。”李光是又惊又喜,赶紧上前一把拉住谢东的手。

    “不说这些,你看的怎么样?”谢东直言,将楚晴拉到身后,其他人都侧目离开。

    李光狠狠的叹了口气,“唉,能有什么,除了顾老的指纹还是顾老的,血也是,指甲缝里什么也都没有。”

    谢东没有接他的话,而是朝柜子走去,翻了翻里面的衣服,没错,异命石果然不见了,是秀子的人叫他干的。他的神情微微一动,目光落到墙上的划痕处,清晰的六棱形,他的脑子里似乎都出现了顾老和那男人打斗时的场景,如同一根刺直接戳 入他的心底,刺痛不堪。

    “队长,你也知道这个?”李光好奇的问。

    “你也知道吗?”谢东微微起身,看向别处,最后落在李光的脸上。

    “是,之前我们执行任务那次,我遇到过,和我对手的人就是也用这样的武器,记忆犹新啊。”李光感叹,当时他可是差一点儿就被伤着,九死一生。

    二人又看了看别处,谢东 突然问,“葬礼什么时候举行?”

    “啊?队长这案子还没有,怎么可能……”

    “这个案子不是你能破的。”谢东拍拍他的肩膀,转身就要走,突然说,“你是警察,很多东西丢不得,我不一样,这件事很快就会了结,你要做的就是稳住玄青市的媒体,给顾老一个隆重的葬礼。”

    “不是,队长,你……”

    “不该问的,不要问。”谢东冷言奉劝,转身离开,李光是正儿八经的军三代,他不想这件事,断送他的前程,李光,舆论压力你得扛住啊。

    “队长……”李光看着谢东离开的背影,咬牙,拳头紧握,当初谢东退伍是自己要求的,上面想留住他,他非要走,要不是如此,现在怎么可能有他的好事,都是谢东的。

    原本谢东就只是打算来看一眼柜子里的东西,现在看来,东西也不见了。他不但要找到异命石,还要找到他。以谢东对他的理解,这个人以往都会在杀过人的城市多呆几天,为的就是看着整个城市里的人陷入恐慌,他很喜欢这种一群人都慌乱的感觉,他会觉得十分有成就感。

    拉着楚晴的手,走了几步,突然停下,不行,楚晴不能跟着我,一单被他发现有牵绊,你们下一个死亡者就是她。他太了解这个杀人狂魔,他转身拉着楚晴的手就朝李光走去,“队长?有事吗?”

    “有。”谢东说完,抬手“嘭”一下,楚晴还不及反应顿时倒在他怀里,他看了眼楚晴,一阵心疼,“找个理由关她三天,记住单独关,还有,她的身后不错,在饭里加点东西。”

    “这……”李光惊异,这些都是想囚禁楚晴?

    “还有,给她多一床被子,嗜睡的人容易冷,三天之后,我就接回她。”谢东将楚晴交给李光,这是他想到的唯一一个可以阻止楚晴不出现的法子,他最后看了眼楚晴,对李光说,“一定把她给我看住了。”

    “是,队长。”李光一想,顿时明白,他这是在交代后事啊,这心里更不是滋味。

    谢东微微蹙眉,等我,媳妇,我很快就回来。

    这次谢东像往常一样,先去了网吧,利用黑科技试图将那人的线索找出,不过耗时几乎一天,对方的防追踪手段十分高明,谢东小心翼翼的入侵,终于在第二天的凌晨,找到了他的具体位置。

    很好,摩顿,我们很快就会见面了,一个红点在玄青市最大的怡情夜总会的位置闪着,他进了躺厕所,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另一张脸。

    跨上租到的摩托车,一路疾驰而去,整个大街上都是摩托车刺耳的声音,所有人纷纷侧目。谢东腰间别着两把短刀,眼神冷淡的看着前方的路,压抑着内心的怒火,摩顿,结束了。

    在他离开之后,李光按照他的吩咐,以偷盗金额达到三千,进行拘留,给她安排的是单间,而且门口正对着摄像头。楚晴一醒来发现自己被抓了,开始喊叫大闹,甚至把送饭的人打伤,李光专门来监控室看,吩咐手下的人继续看着,至于加给饭里的东西,他也吩咐过了。

    果然,楚晴吃过饭安静多了,不过两个小时就睡着,李光抽空就来看看,楚晴一直处在萎靡不振的节点,他虽说不忍心,可谢东交代的,他不敢不从。

    而且由于案子迟迟不能告破,整个媒体像要吃了他一般,高层领导的直接命令,更像是一座山压在他头上。他的心情也不好,时不时来看看楚晴,也算是同病相连,心里不由的感叹一番,接着又出去应付媒体。

    不过给楚晴送饭的大妈汇报说,楚晴一直打听自己是怎么进来的,接着又打听一个叫谢东的人,最后还关心起顾老的案子,这些李光并没有往心里去,只是叫她小心送饭,做好本职。

    尽管谢东说只要三天,可,这三天他过的是三个世纪的长度,无时无刻的不在想着一句话,队长,快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