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贴身狂兵 >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五章 再遭逼婚
    “其实,冈田君应该好好谢谢你的。”村杉箐木一笑,好像是温和夏日里的一丝清凉,

    谢东眯着眼,眼眸一动,微微摇头,放下酒杯,“大概吧,不过他也很明智。”要不是冈田树及时的收手,在谢东手下可是难免会受疲弱之苦。

    “是啊,小时候发生那样的事情,兄弟二人还坚强的活下来,真的很不容易。”村杉箐木以为谢东知情,就没头没尾的说了这么一句。

    “是。”谢东咬牙,简单的回应,妈的,快走,这些心理医生都喜欢摄人魂魄吗?再不走老子又要睡外面,谢东趁着自己脑子还清醒,大声的告诉自己,拳头在裤兜里紧握。

    “……”村杉箐木不在说话,找了借口离开。

    “呼”谢东喘了口气,真是奇怪,为什么这个女人一靠近他,他就感觉脑子不受控制呢?等等,他开始回想这个村杉箐木靠近他是小动作,只是微微一笑,然后开口。不对,谢东立刻否认自己的想法,村杉箐木两次靠近他,每一次手里都会拿一样东西,第一次是一个文件夹,上面画着奇怪的图案,刚刚是一杯红酒。

    她在和之前摇摇,这是一个平常的动作,可是谢东就是想不通,他自制力这么强的人,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对她感兴趣,不错,她的身材很好,而且今夜穿着很暴露,脸蛋也很精致,妆容更好看。但是与火辣的秀子相比,她还是嫩了一些。

    “怎么会?”谢东支着头,看着酒杯有些晃神。

    这时处理完交易事情的楚晴,见谢东一人发愣,快步走来,抬手拍拍他的肩膀,“在想什么?小东?”

    “没什么,在想一个奇怪的事情。”谢东回过神,低声道。

    “什么奇怪的事情?说说看。”楚晴也支着胳膊,看着他。

    “你不觉得村杉箐木很奇怪吗?”谢东疑惑,是一脸的认真。

    “你什么意思?”楚晴有些不高兴了,她以为谢东故意提起村杉箐木,让她吃醋的。

    “你不觉得,我一看见她就不对劲吗?媳妇?”谢东直言,对于女人,还是女人更加了解女人。

    她沉默了,开始回想他们第一次遇到村杉箐木,那时的村杉箐木看起来没有这么的伶俐,几乎可以说是迟钝而单纯,这些日子他们再此遇到的村杉箐木看起来更加成熟,性感,甚至是诱惑力。楚晴作为一个女人,她看得出来村杉箐木不怀好意的接近谢东,倒是在面对冈田春的时候,她更显得真诚些。

    “她每次出现都会喷香水,而且每次与你对视,都是暗送秋波,除此之外,我想不出其他的行为。或许是因为她是心理医生……”楚晴说到此处,立刻打住,直勾勾的看着谢东,眉头紧蹙,尤为担心,“心理医生,小东,她是心理医生。我们是时候查查她了。”

    “来不及了,明天我们就走,去泰国的事情耽搁不得。所以,今晚是她最后的机会,她不管什么目的都会在今晚露出马脚。”谢东握住楚晴的手,祈求一般的看着她,“媳妇,今晚我就靠你了。”

    “放心。”楚晴顷刻间的斗志四起,抢我的男人,想的太多了。

    二人决定小心食物,于是楚晴拿来榴莲要谢东时不时的吃一口,闻一闻,压住村杉箐木靠近时她身上的味道。下次就爱哦谈谢东决定就看着手里的榴莲,防止她背后出手,而楚晴跟在他身侧,监视他,提醒他。

    果然,宴会结束后,村杉箐木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还凑巧的在门口扭了脚,见此情景冈田树自然是想要她留宿一晚,她假意拒绝之后留下,楚晴一直陪着谢东,热心的石田奈子扶着她去客房休息。临走前她故意靠近谢东与他说话,不过被楚晴挡下,惺惺离开。

    见她走了,谢东二人去找冈田树,要他查一查村杉箐木这个人,起初冈田树以为他们开玩笑,可看他们严肃的样子只好妥协。很快,他把最新的消息找出来,递到谢东二人眼前。

    村杉箐木是一个心理医生,她有一个双胞胎妹妹是空姐叫村杉樱,姐妹二人都没有结婚,家里父母都因病去世,姐妹二人相依为命。箐木十分宠爱妹妹,会满足她的所有要求,村杉樱是一个略微内向的女孩子,不怎么与人打交道,这与箐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三人看完恍然大悟,他们以为他们遇到的是村杉樱,其实不是,是村杉箐木,樱的姐姐。楚晴蹙眉,表示难以理解,这个箐木到底要做什么?谢东 突然想到什么,握住楚晴的手就朝箐木和奈子进去的客房跑去。

    他们过去的时候已经晚了,奈子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箐木坐在床上揉着脚,见谢东二人这么急匆匆的过来,邪魅一笑,“谢先生就如此着急吗?”

    “箐木,你不是樱,不是我帮过的樱。”谢东咬牙,这个女人到底想要干什么?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被你发现了?”箐木的眼里似乎只有谢东一般,她缓缓起身,注视着谢东道,“我妹妹很喜欢你,对你几乎一见倾心,你可以娶她吗?”

    “你想太多了。”楚晴咬牙,还没有女人敢在她面前这么直白的大言不惭。

    “不,这里没有你的事情。樱,很喜欢你,这也是我一直以来对冈田家族尽心尽力的原因。你放心,他们的病已经完全好了,奈子也不过是昏睡过去,不过,你,很快就会陷入无尽沉睡之中。”箐木的手指向楚晴,邪恶一笑,就像一个女巫一般。

    “你想做什么?”谢东一把将楚晴护在身后,将一半的榴莲塞给楚晴,背着的手已经握紧短刀,就等着一击而中。

    “我知道你喜欢她,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把她怎么样的。”箐木说着,取出一个心形吊坠,开始摇晃,嘴里还嘟嘟囔囔的说着什么。

    楚晴只感脑子阵阵一麻,突然想到箐木递给她的那杯酒,是酒的作用,她只记得谢东的事情,却把自己忽略,她有些晕晕乎乎。

    “嗖”谢东察觉不对,抬手短刀飞出,“嘭”“呲”短刀直接将箐木手中的东西打掉,同时直接插入她的左肩,她整个人为之一振,踉跄几步,一屁股坐在床上,手缓缓摸了摸肩头的血,在眼前一看,顿时白眼一翻,倒了过去。

    “媳妇,你没事吧?”谢东一把抓住她的胳膊使劲摇了摇。

    “没事,就是有些晕晕的。”楚晴说完,摇摇头又恢复了清醒。

    二人同时看向箐木,立刻叫救护车,将二人送往医院,同时打电话联系村杉樱,真正的村杉樱。一时间病房里塞满冈田家的人,冈田树陪着奈子,冈田春陪着箐木谢,东陪着刚刚洗胃出来的楚晴。三个男人对视一眼,心头不是滋味啊。

    谁也未料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谢东握着楚晴的手,身上一股难闻的榴莲味道,楚晴嘻嘻鼻子,不禁蹙眉,见她这样细微的表情,谢东一笑,这才是真的放心。

    不过半个小时,村杉樱匆匆忙忙赶来,见谢东等人都在,又看在病房里的情形,心里了然,赶忙立在门口,深深的一鞠躬,“抱歉,各位,我没有想到开玩笑的一句话竟然会造成这样的后果,抱歉。”

    “开玩笑?”谢东咬牙,指着楚晴和奈子,道,“你姐姐干的好事,一个昏迷不醒,一个洗胃,还给我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村杉樱你得为这件事请负责,全权负责。”

    “是,真的万分抱歉,抱歉各位,我向你们道歉。”村杉樱一直在承认错误,除此之外没有别的话。

    不过一会儿,村杉箐木醒了,第一眼看到的不是守着她的冈田而是立在门口的村杉樱,她抬起手,冲樱招招手,樱赶紧跑过去,一把握住她的手,那一刻箐木脸上的笑意是获得爱意的笑容,没错是爱,所有人都看的一清二楚,这个姐姐爱上了自己的妹妹。

    “樱,我没事,不哭。你喜欢的我都会给你,知道吗?”箐木拭去樱眼角的泪水,满脸的心疼与爱怜。

    “不,姐姐,那句话我是开玩笑的,我最喜欢的还是姐姐啊。一直都没有变过。”樱反握住她的手,急急解释,眼泪顺着脸颊滑下来,箐木苍白的脸,微弱的声音,刺痛她的心脏。

    “你说最喜欢我?”箐木微微蹙起眉头,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我喜欢姐姐,就如同姐姐喜欢我的那样喜欢姐姐,所以,姐姐以后不要怀疑这一点,好吗?”樱不知为何,这样的话她竟然脱口而出,就像是时刻准备着说出来一般。

    以前她最为痛恨厌恶的不过是同性恋,可真正到自己身上的时候,一切都显得不那么重要,此刻她们姐妹同心才是最重要,解除误会,以后好好的生活在一起,这比任何事情都要重要。

    樱知道自己的姐姐将会和谢东有交集,于是自顾自的说了谢东救她的事情,最后加了一句,“丫要是能够嫁给他多好。”于是对妹妹“爱意”不减的箐木,就代替自己的妹妹去和谢东接触,想方设法分勾引的谢东。在身上喷了诱人的香水,给谢东的酒里加东西,一步一步的把自己逼到此地。

    众人听到此处,还有什么话说的,不过是一场可笑误会,却酿成了这样的祸端。谢东也不想再追究,村杉姐妹二人亲自道歉,此事也就此结束。不过冈田春不太高兴,可能是因为失去了一个合适的结婚对象。

    奈子的身体没有大碍,楚晴需要吃清淡的食物,一时间谢东二人的行程再次被耽搁,冈田春开始着手管理东楚二部的事情,恰好谢东也在,二人时不时的交换意见。楚晴和奈子两个病号也相处的不错。

    不知不觉,冈田树派出的人回到日苯,给他们详细说了泰国的事情,他们被玫国人追杀,被两个华国人给救了。要不是华国人,他们可能难以回来,不过华国人下落他们不知道。他们在清迈分开,他们回了国而华国的行踪他们不知道。

    这个消息如同一颗原子弹在谢东心口 爆炸,日苯一向与玫国交好,尽管自己有冈田家族的友谊,可终究在国家层面是明显的对立面。于是他决定在走之前,再此约束东楚二部的行为,要他们不参与国家的事情,保住冈田家是他们无论何时的主要任务。

    他这么做,也是为了长久谋划,一则笼络冈田家的人,二来,加大自己的控制力。在走之前他也明说,不久之后会派得力干将来协助冈田春的做事,冈田春是聪明人,自然看的明白,不会为难。至于人选,这个人不但能打,还要有足够的狠劲,奈何谢东在脑里搜寻无数圈,除了自己堪当此大任,却无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