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贴身狂兵 > 章节目录 第九十八章 总有渣子
    “你知道冈田春吗?”谢东开门见山,为了避嫌,他故意站在有摄像头的地方,而且没有关门。

    “你找我就是为了这个事?”小松一脸不悦,虽说她也不是什么绿茶婊,可是对谢东的这意思爱慕在心里埋久了,人也变的敏感起来。

    “不然呢?”谢东一脸疑惑。

    “没事,你继续。”小松恢复了往日的冷淡,简简单单的说,眼里的光亮也黯淡下去。

    “是这样,唐家的船被扣在日苯远洋公司的手底下,他们都和什么人有牵连?”谢东是要打探敌情,尽管他做的一些,却还是有限,可小松是日苯土生土长的富人阶级,对这些应该很是清楚。

    果然,小松十分详细的说了冈田家发家史,说起来还真是奇迹,一家两兄弟,一个海军将官,一个航运巨头,兄弟二人若是联手,怕是在日苯都是无敌的存在了。可惜的是,他们都没有结婚,而且也没有领 养 孩子,就连一个情人也找不出来,媒体一年四季都在找冈田家的糗事,却发现是徒劳。

    冈田树混迹仕途,走的也算是平稳,政坛上树敌不多,却对科技研究很感兴趣。而冈田春呢,是相反的人,厌恶官场的气氛,对商场的事,可算是如鱼得水,一心想要靠自己的势力壮大,果然打拼几年无果之后,最后请冈田树出马,之后不久就有了远洋船舶公司的出现。

    “所以,和冈田家作对没有好下场。”小松冷淡提示,转身看也不看谢东,“可以走了吗?”

    “目前可以,对了,我要日苯,你需要我和楚晴给你带什么回来吗?”谢东此言一出,小松整个人崩不住了。

    加上刚刚他问的话,她自然而然的以为他要去找冈田家玩儿命,赶紧道,“你疯了?现在你去就是案上鱼肉,你一向你们精明,今天是怎么了?冈田家的势力不是唐家,单纯的商业,他们还有军事背景,你这样去真是很危险。”

    “我再问你要什么吗?哪儿那么话?”谢东扫了眼小松,继续道,“你今天很不正常啊,你说不说,不说我叫楚晴来问你。”

    “噗”小松一下子被逗笑了,还以为他要说,“不说我就走了”谁知道竟然是这句,不禁哑然失笑,好久才止住,谢东则像看一个傻子一样的看着她,转身离开,小松是傻了?真是搞笑的不容易,不说算了。

    “哎,我要……”小松正要说,却又停下来,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自己对于日本竟然,没有什么感触。尽管是自己的国家,可是真的没有那种感归属感,只是平平常常的样子。

    听到她说话,谢东停下来,转身看着她等后文,却发现没有了,是的就这样没有了。

    “东哥,谢谢你,我没有要带的东西。”小松说完突然感觉甚是失落,好像被世界抛弃的感觉,缓缓离开。

    谢东一时也没有明白是个什么情况,蓦然的点点头,朝一楼大厅走去,正好看见楚晴在等他,飞一般的跑过去,一拍她的肩膀,“找什么呢?”

    “啊,找你。”楚晴转过身,“你去哪儿了?”

    “问小松关于冈田春的事,还问她要不要我们从日苯给她带些东西。”谢东在楚晴耳边低语,小松是日本的事只有他们知道,传播出去也不大好。

    “她怎么说?”

    “不要,什么都不要,看起来还不高兴,她说不要,我就走了。”

    “……”楚晴一时无奈,摇摇头,对谢东道,“你不是要去看齐琦吗?你先去,我去看看小松,然后我们在毛家汇合。怎么样?”

    “我先去啊?”谢东重复一遍,有点儿不高兴,或许齐琦更像看见的是我们一起出现,算了,舍命陪君子,“你赶紧去,我在这儿等你。”

    “你不怕无聊?”

    “我看会手机,你去吧。”

    看着楚晴走了,他坐到一楼的凳子上,看着,这一段时间 ,他都没有看,已经都快忘记沉浸在的世界是什么感觉了。

    原本,楚晴和小松是相互看不惯,可魔节岛相处之后,倒觉得不错,楚晴汇合小松所乐计划,见小松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她只好作罢,答应给她带一个值得记忆的东西回来,小松也只当听了一个假意承诺,扯扯嘴角,不做声,算是把楚晴赶走。

    因为对谢东的余情未了,可谢东和楚晴他们又是这么好,她不由的看见楚晴就生气,没由来的生气。起初楚晴也未发现什么,谢东做事一向滴水不漏,什么是都汇报,她很是放心,加上谢东却似是心里只有她一个人,对于谢东和小松之间的事,楚晴从不多问,都是谢东自己交代。

    过了一个充实的下午,看来齐琦,见了小力,他们都很高兴,还以为很久见不到他们,说的也很开心,可看见小力把东楚做的这么好,谢东很高兴,心里更是加大了对东楚信心。

    霓虹灯再次亮起预示着黑暗再此将大地吞没,也于事着,新一天的开始。第二日唐宏图就来接触的二人去机场,一切都非常的顺利。

    他们做的是经济舱,并没有花很大的价钱去坐商务舱,这样说谢东吩咐的,他吩咐的一切唐宏图都不敢违背。临起飞前,谢东给冈田树发了条消息,算是报备自己的情况,那头竟然是秒回,秒回!着确实是让他有些吃惊,冈田树还没有从当年的阴影里出来?我怎么记得当年没有下死手啊?

    见谢东一副讪笑的表情,楚晴好奇的凑过来,“笑什么?”

    “你看。”谢东把手机递给她,指着上面短信。

    这么平常的报备和回应,很正常啊,楚晴摇摇头,还是不明白他在笑什么,疑惑的眨眨大眼睛,见此,他凑过来,在她耳边嘀嘀咕咕的说了一堆,最后还对楚晴挑桃眉毛。原来如此,这个小东真是……怎么说呢?把人都打怕了。

    “现在明白啦?”谢东得意一笑。

    “明白。”楚晴认真的点点头。

    在同一架飞机上后排的几人正低声细语,不过一会儿便没有开口,为首的人摸了摸鼻子下的一小撮胡子,无奈的摇摇头,这次任务又失败了,希望冈田君不会生他的气。

    飞机起飞,穿过对流层,略有颠簸,进入平流层,一切安然无恙。飞机很快飞到大洋上空,整个机舱格外的安静。谢东握着楚晴的手,沉沉睡去,这个动作好像成了他们之间必备的动作,一单少了这个动作,做任何事情心里都感觉少了些什么。

    一切安然无恙,由于地形的原因平流层的高度会不一样,这加大了飞机保持平稳的难度,飞机突然降到对流层,遇到强大的气流,“咯噔”整个飞机为之一阵震,所有人瞬间醒来,东张西望的看着,只有谢东机器极其淡定,闭着眼不为所动,楚晴起身看了看,谢东握握她的手,示意她不要担心,楚晴乖巧的靠回座位上。

    这时广播传来一阵声音,“尊敬的各位乘客,为了您的安全,请回到座位上,不要随意走动。”

    一连放了三遍,一个糙大汉,似乎第一次坐飞机,吓得要死,一直胡喊叫,“空姐,空姐!麻烦你过来一下。”

    众人纷纷侧目,一副看戏的样子。

    飞机的颤动更加厉害,这次谢东睁开眼,看了看外面,情况还不能确定,他朝声音的来源看去,扫过一眼,就收回目光,“这很正常,这些气流对飞机来说不是大事情。”

    “嗯,不过还是感觉很害怕啊,一上一下的,心里好慌啊。”楚晴紧紧的抓着谢东的胳膊,她以往坐飞机还从未遇到这样的情况。

    漂亮的空姐走过去,十分友好,“请问您有什么需要?”

    “你们是开飞机的的?会不会开啊?还有那是哪儿人?会不会说话,说的老子一个鸟字都听不懂。”糙大汉喊叫着唾沫满天飞,他旁边的大妈怎么拉也拉不住,只能对其他乘客抱歉的笑笑。

    “我是日苯人,口音问题请您见谅,飞机遇到一些气流,您忍耐一下就好。”空姐陷入极其尴尬,还是保持微笑,仔细解释。

    话音刚落,“咯噔”飞机又是一下,空姐整个人晃了一下,赶紧扶住座椅,脸色更加不好。

    “他妈的,在糊弄老子啊?日苯人,老子听不懂日苯话,叫华国人来!”糙大汉嚷嚷着,几乎要动手的样子。

    一个青男看不下去,起身一把将空姐拉到身后,用纯正的华语,道,“这位大叔,飞机遇到气流是很正常的事情,没有必要这么害怕吧?再说人家已经解释的很清楚,你自己没有常识不知道,胡扯什么?少给华国人丢脸了。”

    所有人都在看糙大汉的笑话,这让他深感面子上过不去,大吼,“你他妈的训老子啊,老子生儿子的时候,你他妈还没出生呢吧!”

    “大叔,请你文明一点儿,不要拉低我们华国的整体人民素质。”青年不卑不亢,谢东微微侧目,有看看在他身后的空姐很是感激的看着他。

    大汉出其不意,立刻起身,“嘭”一拳朝青年飞出,青年脸色突变,毫无防备,“啊”喊叫一声,一连后退几步,摔地上,空姐 见此赶紧挡在他们中间,大妈此时脸色如同猪肝,赶紧扯她男人,可她男人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一手甩开她,朝空姐走去,抬手就要打。

    众人一片唏嘘,各个不敢上前。

    “啊!”空姐抱头喊叫,下一秒,“啊!”一声猪嚎,糙大汉的手被谢东死死反扣住,谢东不觉加大力道,咬牙,转头对空姐道,“给他擦点药,这里交给我。”

    “谢谢,谢谢。”空姐感激不尽的看着谢东,扶起青年离开。

    “你他妈的,放……啊!”糙大汉开口就骂人。

    “嗯哼?”谢东疑惑,抬手一甩他的胳膊,他整个人转了一圈,谢东迅速将其死死的按在座位上,加大立到,整个胳膊在谢东手里转了两圈,一股刺痛径直传到糙大汉的神经,直接吼叫着,“啊,啊”,众人听此哈哈大笑。

    “各位不要误会,华国的人都很有素质,只是一只老鼠害了一锅汤而已。”谢东看着糙大汉的满脸的麻肉,恨不得把他从飞机上扔下去。

    “哈哈哈哈。”众人再次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