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贴身狂兵 > 章节目录 第九十章 斩草要除根
    “唔唔……唔。”他挣扎的更加厉害,谢东的手,却丝毫没有懈怠,反而加深力道,突然,他只感喉咙指针破裂感,随即便是一阵腥味,勺子划裂他的喉咙,硬生生的给咽了下去,整个身体为之一震。谢东一笑,“很好,老板来五十笼小笼包,不够的去别家买,全部要肉的。”

    “啊,是是是。”老板识相的点点头,赶紧动手。

    “你们,坐下,一起吃。”谢东看着保镖。

    那二人极有眼色的赶紧坐下,高个和胡子一人守着一个,抱着胳膊。

    不一会,他们面前就摞了一堆包子,谢东看了眼保镖二人,那家伙,二人如闪电一般把着下龙宝就往嘴里塞。

    “你也吃。”谢东缓缓松手。

    李启的整个脸都是白色,嘴角的血慢慢流出,整个人麻痹的拿起包子就往嘴里塞,咽喉里疼痛清楚的告诉他,卧薪尝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看着他们吃的那么快,谢东一笑,“老板再来五十笼,没有去别的地方买,他们好像不够吃啊。”

    “是是是,有。”老板紧张兮兮的答应,赶紧去包。

    一整个中午,他们三人就看着他们吃包子,他们撑死吃了七十六笼,还有二十四笼,谢东数着数,一拍手,“哎呀,你们赶紧吃,吃完还有大礼呢。”

    “你……”李启死命咽下喉咙里的包子,脸色红润,“东哥,放过我吧,求你。”

    “赶紧吃吧,一会儿凉了还要加热的呢。”谢东友好提示。

    三人一听,疯了一般往嘴里扒,几乎要吐出来一般,看的谢东都有些反胃,就算如此,他还是看着他们把所有的包子吃完。

    “很好,不错。”谢东朝身后的奔驰摆摆手。

    车上下来个人,将东楚一部的细作全部拉出来,扔到李启眼前,李启大惊,正要说话,却发现喉咙撕裂严重,发不出声音,整个人猛的站起啦,却不想吃的太多,包子全部涌出来,谢东眼疾手快拿起一个笼,扣在李启头上,“吃完!要是你们谁敢吐出来,就要你们再吃一百笼。”

    三人浑身一个战栗,哆哆嗦嗦,李启咬牙将所有吐出来的包子,再次全部吞下。谢东看着呆呆的三人,一笑,“东楚一部事情,是你们干的,我不过是使了一点儿小技俩,你的人就全部招了。我知道,你现在说不话,没关系,老板,纸笔。”

    “哎,给给给。”老板赶紧递上。

    “那就写下来。”

    李启抬头看了一眼谢东,心里恨的是牙痒痒,脸上面无表情,装作挠痒痒的样子,手慢慢朝后动了动,谢东,你他妈的去死吧!整老子,老子要你死!他眼睛突然一红,取出一把砍刀,迅速起身,抬手朝谢东而来。

    这一幕所有人都没有想到,高个出手想要扯住李启的袖子,还是晚了一步,就在众人都以为谢东要完了的时候,谢东一把怕在桌子上,整个人飞身而起,刹那间双脚落在李启身上。“呃!”李启嘶鸣一声,整个人飞出,“嘭”摔在地上,动了动,没了动静。

    “高个,报警,李启持刀杀人,我是正当防卫。”谢东稳稳落地,取出手机给沈林编辑一条短息发出。

    “是,东哥。”高个心里窃喜,取出手机拨通电话,东哥真厉害占尽了便宜,还能反将一军。

    胡子一手按住一个,截断保镖的后路,谢东拔下短刀,收回腰间,从怀里取出一摞现金,抽出一部分,递给老板,“这是陪你的生意钱,你的包子很好吃。以后这一带不会有李启的人了,你放心,他们不敢报复你。”

    他早就看出来,这礼拜很害怕李启,刚刚李启一个眼神,他就躲得老严,课件李启横行街市不是一天两天。

    “东哥,沈局说,马上到。”高个冲谢东点点头。

    “不错,”谢东说着看向保镖二人,“给你们一个将功折罪的机会,把你们知道的,全部交代。”

    “李启的还有一部分手下,在怀安街七十六号,那是他的……咯~大本营。”高保镖一把捂住自己的嘴。

    “还有呢?”谢东微微蹙眉。

    “他还有一个马子,长得……”低保镖赶紧说。

    “啪”谢东抬手就是一把掌,“说正经。”

    “是,是,”低保镖捂着脸,“他马子和鲍哥有染,后来被魏家的人打死了。”

    李启的马子?鲍哥还有这口味?照理说他的女人不该是李启这种货色的看上的人啊,谢东问,“那女人在什么地方上班?”

    “书店。”

    这就难怪了,清澈的眸子,哼。谢东咬牙,看向瘦子,示意他继续。

    “鲍哥不知道这是李启故意安排的,李启早就和魏家说好,牺牲一个女人,各取所需。当时魏家也不过时想找一个和保龙帮闹事的借口。”

    原来如此,需要保龙帮的权力,而魏家需要一个听话的保龙帮的主子。好一个各取所需,真是聪明,谢东轻轻点头,“为什么你们要去看鲍哥?”

    “转移你们的注意力,不把事情扯到李启身上来。”

    “这主意是谁出的?”

    “李启。”

    “他?”谢东有些不屑,换了一种方式,“李启平日和什么人接触?”

    “一个矮子,记住在怀安街街尾的危房里。”这次胖子抢先,瘦子狠狠的瞪了一眼胖子。

    “叫什么?”

    “钱京。”

    “缺钱吗?”

    “缺,他可是穷得很。”

    “胡子。”谢东招招手,在胡子耳边低语。

    胡子点点头,对刚刚下车的几个人招招手,一行人上车,疾驰而去。众人心里都明白,谢东是要干什么。

    不过多时,警车鸣笛而来,沈林一下车就朝谢东走来,身后十几名警察将六人全部带走,高个识趣的退到一旁。

    “怎么样?没事吧?这家伙可不好逮吧。”沈林拍拍谢东胳膊。

    “沈局客气了,为人民服务嘛,”谢东一笑,继续道,“偷沙子和水泥的人,都是李启派去的,只是,不知道他们还有没有后招。”

    “后招?”沈林以为事情到此结束,没想道还有后招这一说。

    “是,李启这么大本事,这么不在鲍哥没出事前表现出来呢?他要是真有这样的本事,只怕早就把鲍哥弄死了。我刚刚问了,李启是听了一个叫钱京的人的主意,不过我推测,这人已经跑了。”谢东淡淡的说。

    “为什么?你怎么确定。”

    “我在这里这么大动静,钱京如此聪慧,不走那不成留这里被抓吗?”谢东顿了一下,“对了,快去怀安街七十六号剩下的残余势力都在那里,我已经叫胡子分两拨人去火车站,车站堵他,能不能堵到就看运气了。”

    “行,这里交给我,对了,工程要继续。”沈林轻轻一笑。

    二人并不多言,谢东冲高个低语几句,高个点点头留在原地配合沈林调查。

    “谢东,谢东!我有个秘密!谢东!”

    谢东朝外走去,走了几步,就听到有人喊他,他扭头一看是胖子,一脸期待的看着他,他拐回去,立在车前,打开门,“你还想说什么?有什么秘密?”

    “东哥,我说了,你能通融通融……”胖子的话还没有说完,谢东转身就走,和我谈条件?有意思,秘密你留着吧。

    “哎 ,东哥,东哥,我说。”

    谢东退回来,冷眼看着他。

    “李启说,他派人给东楚一部放了炸弹,这几天就会引爆,东哥,你赶紧去看看啊。”

    “炸弹!”谢东咬牙,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好,我记住了,这件事我会告诉沈林。”

    说完,谢东飞速离开,一道光滑过,他已经出了街道,他立刻取出手机打电话给工地,可是没有人接啊,突然想到灵光一现,立刻打给沈林,将此事简单说明,要他立刻派人过去疏散群众。沈林听了此话,拳头紧握,可恶,竟然用如此卑劣的手段。他立刻联系人,就近过去,再派出拆弹专家过去。

    此时,工地上一切都在正常运行,所有人都勤勤恳恳的干活,不敢丝毫偷懒。一个粗眉毛的男人,体力有些不支,靠着高个办公室的门休息一下,正好听见电话响,可走到跟前,又没声了,打过去有事忙音。他放下电话,寻思大概是打错了。

    刚走到门口,电话又响了,他赶紧过去,接起来,“喂?”

    “我是谢东,现在工人已经开工?”

    “是啊,东哥。”

    “你现在马上去大喇叭上告诉所有人,包括后勤人员,叫他们马上到冯家酒楼分店门口集合,我在酒店门口等你们,只给你们半个小时的时间,若是赶不到,饭不用吃了,工作也不需要了,还有告诉所有人全部打车过来,不要开工地的车,明白了吗?记住,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谢东实在不支什么谎话才能让他们迅速离开工地,只能撤了这个慌。

    “是是是。东哥,我们很快的。”粗眉毛挂了电话,就在大喇叭上喊。

    很快有人提出质疑,粗眉毛将谢东的原话说出,所有人沉默之后,想到昨晚谢东的手段,一个个都是本本分分的人,可不敢自找苦吃。一个个扔下手里的活就走了,后勤的大厨人员来衣服也不换,三三两两离开工地,一时间东楚一部,成了空地。

    挂了电话,谢东狠狠松了口气,抬手打车朝冯家酒楼分店而去,同时打给冯伟,叫他告诉南庆市分店的经理,亲自出面接待这些工人,消费记在他的账上。冯伟乐呵呵的答应了,立刻吩咐下去。上层和上层之间的对话更加直接了当,还能解决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不到半个小时,所有的工人都集合在冯家酒楼门口,一个个正东张西望呢,酒店经理出来喜笑颜开的问,“请问,各位是谢东先生的职员吗?”

    “是是是。”众人回答。

    “谢东先生请你们报告人数。”

    很快一番合计下来,正好一百零三人,经理笑着点点头,“各位请进,谢东先生已经定好包间,很快上菜,谢东先生特意交代,没有酒,只有白水和茶。”

    “没事没事。”

    他们摆摆手,看着酒楼里的琉璃吊灯,各个看的眼花缭乱的。

    不过多久,谢东赶到酒楼,经理赶紧上去汇报,“谢总,一共一百零三人。”

    “好,好生招待,这是我的卡,没有密码,今天无论如何把他们困在这里,班的好,里面剩下的钱都是你的。”谢东给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是是是,你放心。”

    “要是出了岔子,整个酒楼都要为此付出代价,我猜冯伟已经交代过你了。”

    “是是是,您放心。”经理顿时觉得着手里的卡值千金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