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贴身狂兵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三章 本性难移
    就在警察全副武装的冲进去的同时,另一对警察将保龙帮的所有人迅速控制起来,美其名曰:为了防止意外,那三人身上带着炸弹,他们不得以如此。

    听完此话,鲍哥整个人为之一震,这是个局,一个为他设计的局,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就在他准备鱼死网破之时,他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谢东。

    见他脸上的表情如此动人,谢东微微一笑,搂着楚晴大摇大摆的走过去,见他来了,所有的警察都严阵以待,生怕他搞出么事情。谢东冷哼一声,向鲍哥伸出友谊之手,“鲍哥,几日不见还好吧?”

    “好,好的很!”鲍哥一手打开谢东的手,冷言道,“不是看不上黑道吗?这么就这么快改变主意了?成了海宁市的老大?”这几句话如同寒冰中溢出一般。

    “哈哈哈哈,鲍哥真是说笑,当初你邀请我可不是为了帮我,而是利用我。既然鲍哥慧眼识人,那我就成为这样的人,给你看看,看看是你的保龙帮厉害,还是我的东楚厉害。哈哈哈哈。”谢东说着仰天大笑。

    “你算计我!”鲍哥大吼,他看见警察从密室里把周疯等人带出,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愤怒,嘶声大吼。

    “哎,鲍哥,要有气度嘛,你都在路上设卡意图害死我,还害怕今天造报应啊?”谢东握拳。

    就在警察朝鲍哥走来之时,他迅速掏出手枪,直指谢东的脑袋,大声威胁道,“你们是谁敢过来?”

    这在场的警察还真不少,他此言一出,所有的枪全部指向他,谢东一脸平静,松开楚晴将她推到身后,郭振见此立刻上前喊话,“放下枪,不要一错再错!”

    “哈哈哈,一错再错,老子走了这么的夜路,却栽在一个刚刚入道的人手里!我知道,整个南庆市的警察都恨不得弄死我,老子还他妈的就是命硬。我知道这主意是谢东出的,我也知道推到本事不小,可我就是要拉他我一起死。”

    话音落,“嘭”一声,所有围观的群众尖叫不停,四处逃散,记者也是如此,楚晴惊大了眼睛,整个愣住,他们还没有看清谢东的动过,鲍哥已经被制服,死死的按在地上。画面再次回到刚刚鲍哥按下扳机的的那一刻。

    谢东如一道闪电一般,侧身闪过的同时,两手握住他的手腕,向上一扣,随即一声枪响,下一秒夺过手枪,接着一个反扣制住他的胳膊,单手死死的将他死死的压在地上,立刻从腰间取出手铐,将他铐住。谢东嘴角一扯,心里狠狠的松了口气,为了捉你,老子跟楚晴因为去夜总会吵了十几次,每一次都是老子赔罪,他妈的可算是把你抓住了。

    “谢东,交给我了。”郭振走过来,招呼人将鲍哥带走,郭振看着剩下的流氓混混,微微蹙眉,这么多人都带回去?

    “局长,剩下无关紧要的混混交给我了。”既然入了这一行,谢东就没有想过轻易的跳脱出去,至于更加强大,才能周全的护住楚晴。

    “行,刘海留下帮忙,其他人归队。”

    魏家父子从谢东面前经过,神色感激,不住的点头,周疯一看都谢东几乎老泪纵横,他们在保龙帮的这段日子没受什么苦,但都是精神上的打压。谢东等人看着他们离开,他见这保龙帮也没有剩下什么人,对高个

    招招手,“去,把剩下的都集中到前院。”

    “是,老大。”高个点点头,叫上小力一同去。

    起初,众人听到谢东的这个计划,觉得太过于匪夷所思,这可是会要了唐家和警局的颜面,不过几日下来,合作的还是不错,有唐家和警方一同调查,事情很快明了。而处在明处的谢东更是置身于市场置身于危险之中。

    很多人挑衅,警察揽住一些,更多的还是他自己动手,这布了小半个月的局长,时间长,牵扯大人物多,牵扯进的高层多,像这样的折腾在查案史上是史无前例的。为了抓住鲍哥的小尾巴,就得让他摸不着头脑。看不出路数。

    不过一会有二十来个人整整齐齐的站在前院,谢东握着楚晴的手,大步流星过去,高个在他二百你呢喃几句,他神色微微不悦,还是点点头,看着这也些没有离开的人,谢东开口,“各位,我是谢东,东楚的头子,我们东楚的实力相信大家都心知肚明。”

    “今天是个好日子,无恶不作的宝贵被抓,估计等他出来得有个几十年,魏家也脱不了干系,你们不要想着东山再起,跟着谁混不是混啊,所以,今天这里面要是有要跟着我去东楚的,我欢迎,可要是有人带着不明不白的心思来,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凡事要来的人去找高个登记。”

    谢东说完也不顾他们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他看了眼刘海,三人朝保龙帮后院走去,随意找了间屋子进去,一进去就是一张四四方方的桌子,好像是麻将桌,谢东也没有在意,三人坐下,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

    “真是太冒险了。”刘海握着的拳头都在抖,这件事一旦处理不好,他们海宁市还有南庆市的所有官员都得下马,这半个月他是一天的好觉都没有睡过。

    “的确凶险,不过事情还算是圆满,用半个月的时间,还来一下午的胜利,真是不容易,可惜啊保龙帮垮了,南庆市的黑白两道又不平衡了,估计还得出乱子。”谢东扶额,黑道上的事,比动物界的弱肉强食更可怕,一旦有一点点的纰漏,都可能是死局。此时他忘记了鲍哥那个那头的变数,只记得向前看了。

    “你不是要他们加入东楚吗?怎么还有这些问题?”

    “刘海啊,你是不是傻?这么都保龙帮的人可都逃了,留下的都是些喽啰里面的喽啰。这一阵子还是不要来南庆市来,省得惹一身骚,那些追随者一回来,南庆市又要不太平了。”

    “哎,小东,你看着桌子好奇怪啊。”一向对麻将情有独钟的楚晴,摸着麻将桌子有些不解,忍不住插了一句嘴。

    “怎么了?”楚晴一说,谢东二人也开始琢磨这桌子,可是看半天什么也没有发现,就连桌子底下刘海都看了一遍,可根本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见他们都没有发现,楚晴蹙眉,道,“麻将桌子都有放钱的地方,可是你看着桌子,乍一看和平常的桌子一模一样,可你要是仔细看,着桌子的抽屉是假的,你再看这里,这面应该是机器,可敲着的声音怪怪的,不像是空的,也不像是放着麻将,倒像是实的一样。既然是个实心的麻将桌为什么放这个地方?”

    “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谢东看着桌子,缓缓起身。

    三人对视一眼,心里有

    了谱,这桌子有猫腻。

    另一边审问鲍哥的情况不好,几乎陷入死局,他死活就是不承认自己劫了唐家和魏家的人,说他们口说无凭,南庆市局长沈林是急得团团转,他们把整保龙帮都翻了个遍,什么都没有到,枪支没有,任何犯罪的证据都没有。除了盛怒之下掏出的手枪,鲍哥对于其他的一概不认。

    沈林一出来,就对郭振大吐口水,还把之前牵扯到鲍哥的案子全部翻出来,不是没有证据,就是模棱两可。公安断案子就讲求一个证据,只有人证没有物证,终究是敌不过保龙帮的实势力。每次透视趾高气昂的离开。

    就连他密室里找到的数十人,他矢口否认,直言不知道,活脱脱的一个老狐狸,看完之前的案子,郭振也是头大,逻辑缜密找不出一点点的毛病,甚至还反应出警察办案不细心,这么多案子都是无凭无据就把他带来的。

    “我去看看魏家那边,他们也是不好缠啊。”郭振拿着资料,进了另一个审讯室。

    原本供词好好的,魏家突然改口,说自己也不知道是这么就到保龙帮的,还说可能是个误会,这供词变来变去,警察也不是好惹的,将录像放出,为家父子口供一致的说,刚刚是脑子混乱,胡说的。很显然他们害怕保龙帮下马,他们也吃不了兜着走。

    整个审讯陷入死局,鲍哥最多罚款,在局里呆一段时间,可要是有人保释,那又是放虎归山,他们这半个月的局就白布了。幸而谢东之前提醒过他,要每一个频繁的审讯,直到他们的心理防线崩溃,只要有一人松口,事情就会有所转机。

    “行了,把他们带走,分开看管,不许他们说话。”郭振将资料放在桌子上,继续说,“把唐家的人带过来。”

    身后的警察立刻去办,不过半刻,唐家的人来了,这次有了收获,却没有人看清来人的模样,直到审问周疯的时候,他说了一点,才让郭振提起精神。

    “郭局长,在我昏迷之前,我看到拉扯我的人脚踝处有一个红黑色的纹身,像是,像是一剑。后拉一醒就在密室,每天也见不到人,饭也是从小窗户送进来。鲍哥的人影都没有出现过,不过他折磨人的命令是一个都没有少。”周疯摸着干煸的肚子,倍感无奈。他们不给吃的,一天就一点点米汤,可能是怕他们逃出去,饭里还下东西,他们吃过之后总是倍感疲累,意识模糊。

    “好,这一点很重要,马上给你们检查。”郭振立刻吩咐下去,同时派人再去保龙帮找线索。

    尽管魏家否认,可还有十人的证词反驳他们,郭振趁热打铁,再次审讯为家父子,这次是分开审讯,很快魏宁松口,却也只是说自己是被迷晕,后面的事情他都不知道。而魏雄依旧一口咬定这是个误会。

    他越是如此,警方便越来越怀疑魏家和保龙帮狼狈为奸的事,苦于没有证据,警方只能忍耐。等警方到达保龙帮的时候,一进后院顿时惊呆了,地上铺着满满的交易凭证,每一张都是千万,还有被纸包着的枪,还有一个优盘。

    众人见此大喜,正要动手,谢东上前直言,“这些东西,现在还不是出场的时候,郭局长和我已经通过电话,你们要找的是吃的,去密室好好找找,一定有收获,至于这些东西,我暂时替你们看着。放长线钓大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