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贴身狂兵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八章 相见”恨“晚
    这道疤痕,从额角一直穿过眉毛,在鼻根处停下来,就像是刻意留下的疤痕一般,在谢东的记忆里这道疤痕,似乎存在过,却又让人难以相信他的记忆会又这道疤。终于在刘海唧唧歪歪一阵之后,收队离开,他要强谢东一起,谢东直接拒绝,以自己开车来的为借口。

    他看着刘海等人离开,给出去发了一条短信:

    媳妇,齐琦救回来了,有刘海护送。

    简单说完,便扣上手机,调成静音,谢东在保龙帮的门口晃悠了许久,摇摇头,走进一家小餐馆,随意点了两个菜,吃饱喝足之后,再次在保龙帮门口晃悠,看着里面的别墅。谢东神情微变,他隐在暗处,直到八点,夜色整个暗了下来。他特意绕到一侧,翻墙而入,一路上他都小心翼翼,可走了许久也不见一个人影。

    穿过后院的花园,再次来到那个下午发生战斗的地方,他看着石柱上死死戳进去的手枪,缓缓摇头,“是他吗?”这时第一次谢东如此的怀疑自己,他的记忆不会出错,可是关于这个疤的故事,同时一点儿也想不起来。

    就在他陷入深深沉思的时候,一个魁梧的人影走来,手指尖夹着一根烟,嘴里时不时的冒着烟。一只手朝谢东肩膀而来,谢东一把握住,“呼”那人整个人翻起,一个漂亮的过肩摔,不过,那人也不是吃素的,反扣住谢东的肩膀就是一个漂亮的落地,同时一把将谢东拉到怀里,于是,尴尬到极致的一幕出现了。

    两个魁梧的男人,搂搂抱抱,还是在明亮的月下,而且二人的嘴巴只有那么几毫米就挨到了,谢东反手就是一巴掌,将鲍哥打开,他站直身子,缩了缩脖子,这丫的,老子差一点儿就清白不保了。“你这癖好不得改改吗?”

    “谢东,多年未见,你的本事长进不少啊,最开始还以为不过是同名同姓的人呢?不过,你今下午的那张脸是真好看。”鲍哥故意摸摸下巴,抿抿嘴,似乎勾引谢东一般。

    谢东可是纯爷们,自然对这些是反对的不行,不过,对于这个人,他反对的话都得收回去。他这么说,看来是认出自己来了,他心里的疑惑也慢慢解开,“鲍鱼,长进还真大,在部队的时候就听你的名头,还以为是何许人也呢?却没有料想到还真的是你。”

    “是啊,我也没有想到。”

    二人说着,紧紧相拥,拍拍对方的后背。几年前他们也是如此,只是时过境迁,各自成了不一样的人。

    “几年不见,把我忘了?”鲍哥燃起一根烟,坐在台阶上,看着头顶的月儿,很是感叹。

    “鲍鱼,不会忘,不过鲍哥嘛,确实不怎么记得。”谢东也坐在台阶上,盯着他手里的烟,蹙眉,他夺过烟,“嗖”的一声扔了出去。

    “哎,哈哈哈,谢东啊谢东,你可是半分没有变。”鲍哥看着空荡荡的手指,一笑。

    “哈哈哈。”谢东爽朗一笑。

    这月儿依旧透亮,就像是小时候的月儿一样透亮,那时二人都是刚刚懂事的年纪,作为谢东小时候的骨灰级好友,二人一起上过树,下过水,无数新奇的事情都做过。当然还有冒险的事,鲍鱼连扇贯穿眉毛的疤痕,也是和谢东一起淘气所致。

    夏夜的晚上月明星稀,空气里透着干燥,一向与谢东交好的鲍哥撺掇他一起去河里玩儿。前几日下雨河水涨了不说

    ,就连上游的树枝杂草什么的顺着水流了下来。

    二人年纪都小,一时贪玩,偷偷跑出去玩儿,谢东一个猛子砸进水里,鲍哥意识如此,一开始两人朝对方撒着水花,时不时的游两下。玩儿了一会,二人开始比赛,起初没有任何的问题,而且可以说是如鱼得水。

    就在二人玩儿的得意忘形时,鲍哥突然朝谢东冲过来,谢东大笑,随即闪过,鲍哥一个没有刹住,直朝岸边撞去,而斜戳在泥里的棍子,就在鲍哥冲到岸边的那一刻,直接划过他的脸,幸运的是,没有伤到眼睛,不幸的是,从此鲍哥的脸上就留下一道长长的疤痕,看的久了就感觉像是娘胎里带的一样。

    至此之后,二人就很少下水,谢东看见鲍哥脸上的疤,很愧疚,鲍哥不以为然,觉得这道疤让他更有男子气概。不过几年,谢东就回到原来的家,他们至此之后只见过一面,还是在几年前。

    那是一次外出任务执行,一身武装的谢东被包裹的看不到脸,那一次的歹徒是贩毒界的巨头,手里三个人质,他们整整周旋了五六个小时,才将人质救出,也是在一刻,谢东才看清人质里有鲍哥。他们眼神迅速交汇。事后,谢东找理由离开半天,去找鲍哥,幸好鲍哥也没有离开,二人一见便互损几句。

    看着鲍哥身上的伤,联想到他唯一一个被五花大绑的人质,谢东便猜测鲍哥一定有些手段,不然也不会单单将他一人收拾的妥妥的绑在一旁。后来,谢东和鲍哥打了一架,毋庸置疑是谢东赢了,不过鲍哥自学的本事还是不错。

    当时临走前,二人都说了说将来的发展方向,谢东还记鲍哥说要做生意,他说要继续当兵,当一辈子的兵。真是世事无常,他们都变了,当兵的人做了商人,经商的人做了黑老大。谢东不知道的是,当时的鲍哥就是因为不愿贩卖毒品才被抓做人质,他也不知道,那时的鲍哥就已经是一个“商人”,一个他人出钱,他卖命的商人。

    和毛阿毛的行业相差无几,唯一不同的是,鲍哥不怕出人命,要不是这样,他的七妹也不敢那么张狂的弄死毛阿毛,还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儿。

    再次回到现实,二人都深深的叹了口气,谢东首先开口,“你什么喜欢男人的?”

    “你什么时候还会易容了?”鲍哥的手在嘴边摩擦着,眼神暧昧的看着谢东。

    这要是旁人,谢东造一个大耳刮子扇过去,可这是鲍哥啊,他咬牙,谢东,你忍住啊,好不容易见一次面,不要动手啊。“部队。”简单两个字从牙缝里挤出,下一秒,“啪”一把掌扇在鲍哥的脸上,他的脸瞬间转向一边。

    “谢东,你还是这么暴力啊?我不就是在里腻歪了一下你的易容术。”

    “腻歪?本事唧唧歪歪、卿卿我我,外加干才烈火?”

    “……”鲍哥被噎住,耸耸肩,缓缓起身,很爷们的拍怕他的肩膀,“我和魏家闹翻了,以后可就仰仗你了。”

    “什么?”谢东吃惊,这就混蛋不会是想……他赶忙说,“你不会是对我有什么想法吧?我可会死发下啊,发小,兔子不吃窝边草啊,再说,你看看我身上的肌肉,老子是纯爷们!”

    “……”鲍哥一脸无奈的看着谢东,抱着胳膊,眼神突然一亮,好像发现新大陆一般,轻轻跳起,一手打在谢东的肩膀上,柔柔弱弱的说,“东哥,不嘛,人家……啊!”

    鲍哥的话还没有说完,谢东抓住他的手就是一个漂亮的过肩摔,毫无防备的鲍哥一下子摔在地上,谢东拍拍手,居高临下,“我不想动手的,你非要逼老子。”

    “东哥,别回去了。”鲍哥毫不在意疼痛的屁股,赶紧爬起来。

    “不回去,和你做什么?生孩子?”

    “扳倒魏家。”鲍哥不做无打算的事情,对于魏家的势力他也觊觎很久,只是没有机会出手。

    “魏家?南庆市最大的房地产商,对了,他儿子还在我手里,我得回去把这件事了了。”谢东 突然感到不妙,以魏家的势力,若是想对付幻美和唐家,也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出手。他一定要把此事完美解决,不过,看鲍哥的意思,是要拉着他和魏家干一场。

    “哎呀,东哥,现在已经晚了,他们的人马已经快到海宁市,来不及了。”

    “你他妈的为什么不早说!”

    “你也没有问啊。”

    “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你是想在床上,还是在这儿?”

    “你……”谢东咬牙,无赖无赖,“说,你的计划。”

    “好,这件事我已经提前透露给海宁市警方,当然,还有唐家。”鲍哥说的轻描淡写。

    唐家的势力和楚晴联手不失城已经不易,唐家的主力都在海上漂着,楚晴的幻美才刚刚开始,一想到这些,谢东蹙眉,“说完。”

    “哎呦,什么都瞒不过你。好了告诉你,我叫我的人去帮忙,他们的胜算不就打了吗?”鲍哥说完那,神色突然黯淡,继续说,“可就算好似他们赢了,魏家也未必不会再暗地里搞事情。”

    “我明白你的意思,这也是你想除掉魏家的原因吧?”

    “是。”鲍哥突然深沉起来,抱着胳膊,眼神有些恍惚。

    两年前,一次偶然,他遇到一个唯一让他动心的女人,可是后来女人死了,可鲍哥查了很久,直到年初才知道是魏家做的好事。

    原本与魏家的关系还算不错。魏家的势力在商界很大,可保龙帮的势力也不容小觑,商场的事不言自明,阴暗狡诈不外如是,可保龙帮的存在就是为了帮有钱有势的人解决上不了台面的事。很显然,他们两家是铁打的合作伙伴。

    可真正的事实是,他们魏家给保龙帮戴的高帽子可足足要他们死个百会,他们留下证据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将保龙帮据为己有,可是狼子野心。事情败露是在年初,鲍哥遇到这世界上唯一一个要他心动的女人,那女人几乎将处在性取向边缘的鲍哥拉回来,可就在鲍哥对她展开追求的那天。

    她很不幸的遭遇了不测,她的家人一夜之间全部意外死亡,十六岁的妹妹被人奸杀,父母被割喉而死。而她进了魏家的门,再也没有出来,等鲍哥接到消息去救时,她已经被一群畜生轮 奸致死。碍于各种利益关系,鲍哥最后用五千万将她的尸体带出来。

    就在要下葬的时候,突然有人提出要尸检,起初鲍哥是极为不愿,后来在众人一再的说服之下,他点头了,等到尸检结果出的时候,让他震惊是时候出现了。女人的胃里有一个优盘,当鲍哥打开优盘之后,出来震惊、愤怒还有杀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