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贴身狂兵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六章 一报还一报
    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他们心知肚明,有些人就是好说不理,非要吃苦头,吃了苦头了也就老实了。真是人渣总是有人渣的生存之道,可惜谢东就是专门克制他们这些人渣的。

    这一晚上魏宁可睡的不舒服,生怕自己和父亲布了这么久的局被吓到看穿,一想到程宁的失败,他这心里就隐隐不安,脸上谢东的大的巴掌不少,这次那巴掌的余温似乎又要回来了。他在床上辗转反侧,这么就是睡不着,这一晚他为了有人保护他,他都没有回加,而是在龙凤店里睡。

    门外四五个保安守着,魏宁不知道的是,他们已经开始打盹儿。魏宁的眼皮也开始打架,甚至意识慢慢模糊。就在他快要睡过去的时候,迷迷糊糊听到门外有动静,可他以为那是他梦里的声音,反而睡的更加沉。

    “嘭”谢东一脚踹开门,一把将邢格扔到魏宁的脚下,魏宁还以为是在梦里,不以为然的动了动嘴,继续睡。谢东扫了眼身后在地上躺着的四五个保安,给楚晴一个没事的眼神,楚晴自然明白,轻轻握了握他的手。

    谢东的目光扫过魏宁,缓缓朝他走去,一把将他扯起来,接过楚晴递上的绳子,将邢格和魏宁绑起来。睡的死沉沉的魏宁,四号感觉不到恐惧的存在,谢东也没有直接叫醒他的意思,而是搬了把椅子,坐在他面前,“魏宁,魏宁,魏宁。”

    睡的迷迷糊糊的魏宁,心里压力过大,听到声音后,神志不清的回应,“干嘛啊?你他妈的谁啊?老子是魏宁。”

    谢东砍了眼楚晴,她点点头,打开手机录音,谢东一笑,继续问,“谢东,已经解决了。”

    “哈哈哈哈,好,解决的好。”魏宁动了动嘴,满脸堆笑,似乎在梦里都要笑醒。

    “是啊,你这么聪明,是怎么把谢东给挖倒的啊?”谢东撇嘴继续套近乎。

    “我爸,是我爸那个老狐狸。”

    谢东和楚晴对视一眼,看向魏宁。魏宁极其得意的挑着眉毛,似乎在梦里都要享受一下,这来之不易的喜悦,他动动嘴,继续说,“我爸,要我查了谢东的所有事……”

    魏宁的父亲得知魏宁被谢东三番两次的整蛊以及欺压,深感直接的面子上过不起,一心想把谢东除掉。于是叫魏宁去查谢东之前的事。魏宁的本事也不小,他借着崇拜谢东的由头,把谢东来到小城,前前后后的事查了个底朝天,不论是白道还是黑道,他没有放过。

    很快就得到详细的报道,谢东曾经帮过毛阿毛,帮过周民,还帮过警察。这样以来,魏宁心里有了谱,可魏宁的父亲不依不饶叫他继续查,最好是差个透彻。终于魏宁的人,费了大功夫查到谢东和毛阿毛关系交好的原因,是因为齐琦,就连这样隐秘的事情他都一一查到。

    原封不动的报告给父亲之后,老狐狸开始筹谋,决定动用黑道的力量,先除去谢东的帮手,再打乱他的预谋。于是就出现了七妹带人砍人一幕,谢东插手,这时魏宁父子预料之内的事。为了更好的牵制谢东,

    他们出大价钱,请来邢格,一个商场骗子,手段高明,为了让躲过谢东的眼神,他们决定在此之前再次给谢东一个打击。于是就出现了就齐琦的那一幕,气势呢个齐琦是假扮得到,不论七妹阻不住挡谢东,谢东都看不到真正的齐琦,那只是一个与齐琦相仿的小女孩。可是七妹和众人的演技很好,将谢东骗过。

    而真正的齐琦早就在飞完南庆市的私人飞机上了,

    这次失败之后,果然第二日的谢东毫无精神,邢格的演技才得到大爆发,而谢东也没有查看邢格给出的证明,这样高仿的证明,瞒过谢东以外的人绰绰有余。

    之后的程宁,偷钱,还有齐琦的照片就是为了给谢东一个出其不意,只是他们玩玩没有想到谢东的本事可比他们大的多。不过半夜就把他们所有的把柄拿到手。谢东二人再次对视一眼,楚晴点点头,示意他全部录下,而在梦里把故事讲了这么久,魏宁突然感觉有些渴,张了张嘴,谢东一笑。

    起身接来一杯水,咬牙,魏宁你和父亲算计老子,哟啊不是老子机智,不得在你们手下来个尸骨无存?看来你们在南庆市也有准备,只不过魏宁没有说。

    “哗”谢东扬手,一杯冰凉的水,直接浇在他头上,“啊,他妈的,干嘛?”魏宁浑身一个战栗,迅速醒来,动了动,却发现直接绷住,而身后还有一个人,他顿时惊大眼睛,“什么?谢东!不不不,是在做梦,是在做梦。”

    看到谢东和楚晴本尊还想着在做梦,谢东抬手“啪啪啪”一连三个巴掌,“醒了吗?魏宁,没有我再给你加点儿料?”

    说着谢东拿出辣子面,慢慢撕开,扬手撒在魏宁的头上、身上,之前的水,加上这辣子面,身上是火辣辣的酸爽,谢东撇嘴,看着他嘶喊挣扎的样子,冷笑,“你们算计我,可是要我的命啊,我只不过给你加一点儿料,你就这么的收不料吗?”

    “你,东哥,你,求你,救我啊,东哥。”魏宁整个人如同被火烧一般,眼睛更是禁闭不敢郑恺,嘴巴一说话都是火辣辣的疼,眼睛上的灼热感,几乎要他阵阵昏厥。

    “媳妇,拍下来,我们要好好的和他玩玩儿。”谢东起身,从桌上拿过另一杯水,和老子玩阴的,好啊,老子和你玩玩儿,看看什么是阴暗,“魏宁,你想要水吗?”

    “要,东哥,我要,我要水。”魏宁一听“水”,脑子一热什么都顾不得想了,脖子向前伸着。

    谢东扬手对着他的来拿将水泼过去,这一下水过去,有的和着辣子面进了鼻子,有的进了眼睛,有的进了嘴。谢东放下杯子,看着镜头,“啪”一声将杯子摔在地上,“魏家老爷子,你不是要和玩儿吗?那我自然是不敢怠慢你儿子的,你儿子要水我给水,要什么给什么。来,你看看,我对你多好,我把邢格你的好搭档都找来了,你看我办的事怎么样?”

    接着,谢东闪开,镜头对着呲牙咧嘴的魏宁,脸上已经开始发红,胳膊上更是了不得,看着就像是烤猪蹄一样,赤红赤红的。

    这还不算是结束,蹬魏宁稍稍缓过来之后,谢东慢慢靠近,故意嗅嗅鼻子,“哎呀,魏宁魏大少爷,你这味道和烤猪肉的味道还真是不相上下啊。我看你们家可以改行啦。”

    说着谢东带上手套,一巴掌闪在魏宁的脸上,辣椒水四溅,楚晴小心躲避,谢东一把揪住他的头发,“魏宁,你和老父亲算计老子的事,还没完呢,齐琦钥匙出事,我就要你们魏家绝后。”

    “不,不要啊,”魏宁仰着头,痛苦的挣扎着,“不要,东哥,东哥,我错了,我错了!东哥,我求你,你放过,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真的吗?”谢东咬牙。

    “是是是,你说,东哥,你说你想要什么?”

    “哈哈哈哈,要什么?老子他妈的要你死!”谢东一手松开他的头发,一手扼住他的咽喉,微微用力,这时镜头过来给了魏宁的

    脸一个特写,红肿,水泡,看着惨不忍睹。

    “不,东哥,我快……喘不过……”魏宁几乎要过去。

    这时谢东适时的松手,抱着胳膊走出镜头,看着魏宁满脸通红的干咳,心里气微微消散。他转头看了眼楚晴,微微点头,楚晴莞尔一笑,有些送君千里的不舍之意。

    不过几分钟,谢东再次出现,他背对着镜头一把揪住魏宁的衣领,“魏家是个什么东西?还要老子费尽心思的来处理?我看魏家是穷途末路,给自己找坟墓呢?”

    “不是,不是,东哥,我求求你。”魏宁心里的恐惧已经占据上风,他的脑子已经完全不动了,就等着谢东提出意见,他点头求饶呢。谢东,你放过我吧,我离开,离开海宁市,再也不回来了,我还会叫我爸把齐琦送回来。

    这些话谢东都听不到,只有他自己听的到,经过这么一折腾,魏宁整个人如同虚脱一般,一分力气也没有。任由谢东摆弄,不管是耳刮子还是踹,他都咬牙忍住,意识也渐渐淡薄。

    而他背后的人听到动静早就醒来可碍于胆小怕事,一个字也不敢说,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谢东发现那人醒了,那出一个袋子,套在他的头上,随即就是几脚,男人疼的嗷嗷直叫,不一会就没了声。谢东嘴角一扯,再次回到魏宁身前,手里多了杯水,他缓缓喝了一口,“咕噜咕噜”水在嘴里翻腾,下一秒,“噗”所有的水喷到他的脸上。

    魏宁动了动指头,从痛苦中醒来,这次他面对的折磨可不比刚刚的少一份,谢东一脚踩在他的腿上,微微使劲,“魏宁,我要龙凤店,给我吧。”

    “东,东哥,喜欢,尽管拿去,只求~啊,求东哥放我一命。”魏宁动了动颤抖的脑袋,有气无力的说,我要活着,活着,你要什么都可以拿去,都可以拿去,我要活着,爸,你害死我了。他除了懊恼,还是懊恼,甚至是后悔当初为什么要来这里,就是为了打开局势,现在把自己都要赔进去来。

    “可口说无凭啊?”

    “我写,我写合同,写完就办手续。”魏宁如同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急忙说。

    “呵呵呵,可是我还是想要你死,想要你去地下陪我兄弟毛阿毛,陪他!”

    “不不不,东哥,我求你,我求你……我的活着啊,我是家里的独子啊,东哥,求求你……”魏宁声嘶力竭的哭喊,隔着摄像楚晴都感觉到一丝悲凉,可一下想到毛阿毛的遭遇,齐琦下落不明,她整颗心都变得坚硬,甚至是刀枪不入。

    压下心头的情绪,继续盯着,已经有一个小时,楚晴一笑,差不多了,于是再次给泪流满面的魏宁一个特写,随即关机保存,发到手机上。见此谢东一拳打在魏宁脸上,本就晕晕沉沉的魏宁,这次一下子晕了过去。

    他一把扯开邢格的袋子,邪笑一声,“嘭”一拳上去,邢格整人颤抖两下,晕过去,巨大的压力早就将他撕碎,这一拳好像还给他们肉体上一个解脱。

    楚晴收起摄像机,看向他,一笑,“辛苦了,我就在这里等着,唐宏图一会就到,周疯也回来,至于亏损的事情,我们已经处理完,就看他的了。”

    他转过身,脸上赫然一道疤痕,一笑,抬手将一杯水递给楚晴,宽慰道,“你放心,东哥的话,我没有忘。”

    楚晴接过水杯,抿了一口,小东,你现在到哪儿了,一定一定要小心,我只要你安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