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贴身狂兵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五章 左右为难
    处理过毛家的事,谢东径直离开,没有丝毫的犹豫,若是他依旧一人,或许还会考虑要把带领毛家开创新纪元。可有毛阿毛的前车之鉴,有楚晴的后顾之忧,他还是觉得稳稳当当的日子才是痛快。回到公司,正好接楚晴下班,担心一晚上的楚晴,见谢东好好的站在门口看着她笑。

    她一个飞奔跑过去,搂着他的脖子,公司的员工正好出来,一个个都艳羡的瞅一眼,女子漂亮又有能力,男子能文能武,天生的一对璧人。楚晴紧紧的搂着他,“你要是再不回来,我都要报警了,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

    “我知道,我知道,不过,媳妇,你对我也太没有信心了吧?”谢东故意打趣。

    楚晴佯怒,轻轻打了一下他的肩膀,“臭小子,还贫嘴。”

    “媳妇,我错了,我们回去。”谢东牵上她的手,心里突然平静了些。

    今日的气氛比昨日要好太多,二人还说笑几句,楚晴见谢东如此心里也平复许多,刘海那里依旧没有消息,明日程宁会带钱来赔罪,今天的下马威也够他颤抖半辈子的。而谢东明日肯定是要去毛家见证,顺便给程宁一点儿威慑。

    原本的打算都好好的,谁也不料这这大半夜的惊喜。二人温存片刻,便进入梦乡,正当二人睡意正酣时,楚晴的手机突然响了,她一个激灵,推推谢东,他迷迷糊糊的伸手摸到手机,眼睛被手机照生疼,抬手将手机放在楚晴的耳朵上,楚晴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喂?什么事?”

    “楚总,不好了,不好了。”

    对面李秀凤焦急的声音传来,楚晴一个激灵,“嗖”的坐起来,直言,“怎么了?凤姐,慢慢说。”

    “邢格,邢格打来的钱,全都不见了。”李秀凤哭喊,感觉得出她整个人都在颤抖。

    “什么?邢格的钱,不见了?”楚晴难以相信,这可是她心心念念的第一单生意,就这么完了?

    “是,楚总,今天晚上我就发现帐有些不对,我放心不下查了银行账户,回来之后,我赶紧对了对账单,果然,邢格的钱,全部都不翼而飞,楚总这可怎么办啊?我们的货也没有了了,钱也没有了。”

    “凤姐,不要着急,我们马上去公司。”楚晴说着挂断电话,谢东听到不对劲一个翻身而起,不过三分钟,二人穿戴整齐。

    拿着钥匙就往公司赶,刚刚发动引擎,谢东手机又响了,楚晴心头一急,“什么人啊?大半夜的,还不消停还不嫌事情乱码?”

    “……”谢东不言,打开手机,一个短视频,他看着手机,心头一揪,视频上的人不是别人,真是齐琦,视频上的齐琦双手被束缚住,嘴边一丝残血,苍白消瘦的小脸,在黑发的映衬下,显得更小。混蛋东西,他们竟然敢对齐琦这么下手。

    楚晴见谢东的脸色变的极为阴沉,急忙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谢东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楚晴,微微咬唇,他妈的,这真他妈的事所有的事赞到一起了,“齐琦在南庆市,我已经知道在那儿了。”他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如常,这咬牙切齿的恨意事藏不住的。

    “南庆市?你要去吗?”楚晴毫不知情车子一路进入市中心,深夜形势,整个马路上都没有什么人。

    “对。”谢东点头,可转念一想,楚晴这里也需要他帮忙,事情前后来的很快,摆明就是要他左右为难。魏宁?这件事的背后也是你吗?谢东呢喃,之前他没有警告魏宁只是才想魏宁是遭人利用,才想到这个程宁的法子,可现在看来,有必要好好查查邢格这个人。

    “不,先看这里的事,齐琦那头有刘海,我已经把视频发给他,交给警察去办。”谢东急忙补充道。

    “谢东,其实你可以去的,我这里你不用担心。”

    “媳妇,这件事好处理,处理完之后,我妈说去南庆市。”

    见谢东如此,楚晴只好点点头,她刚刚要学的去南庆市的话,可是有一半违心在里面,毕竟自己公司出事,她还是谢东能够留下,多多少少给她一些心理上的安慰。可想到齐琦那么小,她有些不忍,担忧刘海的人在,齐琦还是安全的。

    二人直奔公司,打开李秀凤的电脑,果然邢格的钱全部退回银行,谢东咬牙一笑,好啊,你要陪我玩儿?老子就陪你玩儿到底。他了拉过椅子,坐下,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变换,很快局势大有所改,邢格设定的程序被改,邢格账户上的所有钱都在慢慢回旋,当按下最后一个键后,邢格银行里的所有钱,全部进入幻美的口袋。

    哼,谢东冷声一声,跟老子斗?雕虫小技,谢东重新设定程序,电脑如同一个告诉运转的马达,急速运转,而又百毒不侵。终于半小时后,谢东满意的靠在椅子上,对楚晴满意的点点头,“媳妇,好了,现在该查查真相了。”

    “你准备怎么做?”

    “邢格住的酒店。”

    “在冯家。”

    “很好。”

    谢东换了一台电脑,随即操控起来,不一会整个冯家酒店的监控都被黑了,由谢东取代,他找到了邢格住的房间,可他在一点进去之后,就没有动静,谢东猜测他要逃了。果然不一会他的房间里出来一位姑娘,这姑娘长的真是虎背熊腰,谢东一眼就看穿他的伪装。

    嘴角一扬,拉住楚晴的手,“走,老鼠要跑了。”

    “老鼠?”楚晴一边跟着他跑,一边呢喃,不过几秒,瞬间明白谢东的意思,他是指邢格。这次又的开车一路疾驰而去,现实版的速度与激情,整个车子几乎要飞起来。不到不过一会,谢东就抄近道在去飞机场的唯一一条道上停下,一个漂亮的漂移稳稳落下。

    楚晴的心也跟着稳稳当当的落下,狠狠的喘了口气,刚刚的情景真的是吓死她了,她捂着胸口,脸色微微泛白。谢东瞅着后车镜,心里默默倒数着,二十,十九,十八……三,来了。谢东脚下油门一踩,“嗖”的一声,车子直接横挡在路中间。

    疾驰而来的邢格可是吓坏了,脚下刹车死死踩住,他还以为是交通事故呢,蹙着眉头,骂骂咧咧的下车,心里那个焦急,魏宁特意嘱咐他办完之后,立刻离开也不要去找他,免得被人跟踪,导致他暴露。邢格也是这样做的,半夜收拾东西,变装离开就带你,一上车就换回原来的样子。

    “你,下来。”明晃晃的车灯照着邢格的眼睛,他压根就看不见,车上是什么人。谢东和楚晴二人一言步伐,就等着他来拉车门。果然,下一秒,急于逃命的邢格一把拉开车门,看到黑着脸的谢东又

    看抱着胳膊极为愤怒的楚晴,整人为之一振,脑子里翁的一声,一片空白,而脸色也随之变的煞白。

    在接手此事之前,他就听说过谢东的手腕,原本是愿意和他硬碰硬的,在第一次商谈生意的时候,因为谢东一直在分心,没有注意到邢格看见他微微抖动的腿,这也给了他一个对幻美下手的机会。后面的事情进展顺利,他自然是见好就收,却还是没有想到,他们的人竟然察觉的这么快。为了保证自身安全,他甚至将手机关机,就是为了躲开谢东的追踪,可还是输的很惨。

    “这么?看邢老板的样子,遇到我们不高兴啊?”谢东起身,一把揪住,愣住的邢格的衣领,一瘦将他按在车上,手上的力道不由加重。混蛋,还不是叫老子抓住了吗?

    “东哥,东哥,你这是干嘛?我们之间是不是油门误会?”就算是被抓,邢格依然不敢松口,活命的机会对他来说是百分之百,可这么活命对他来说才是关键中的关键。

    “是啊,误会,我从来都不关注你,你是怎么知道我就是谢东的?还那么老道的叫我东哥,你他妈的一位老子傻是不是?”

    “不是的,不是的。”邢格赶紧开口,他明显的感觉到他自己的脸和脖子要废了,“东哥,东哥,你的威名大家可都是知道的,我真的这也不算是稀奇对吧?”

    “巧舌如簧的老狐狸,”谢东懒得和他继续废话,一把握住他胳膊,反手一扭,“咔嚓”一声,胳膊硬生生的被扭脱臼,动作极为迅速,完全出乎邢格的意料。

    “啊!东哥,东哥,我错了,东哥你放手,我的胳膊。”邢格嘶吼一声,整个脸都为之变形。

    “哼。”谢东冷哼一声,毫不作声,抬手另一只胳膊,动作干脆利落,不等他适应胳膊的疼,又是”咔嚓“一声。

    “啊!”邢格再次大吼,这次口水和眼泪混合而出,谢东一把将他扔到地上,缓缓走过去,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面目狰狞,口水肆意流出,就像是一只可怜又可恨的恶犬一般。

    “邢格,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我着耳朵里要是挺大一点儿的谎话,就忍不住的要动手啊。你说这可这么办呢?这要是意外把你伤了,这责任我可担不起啊。”谢东的话听起来温柔无力,可实际上这声音背后的隐忍和暴怒,是一个明眼人一眼就看的出来的。

    邢格如此聪明自然真的谢东的意思,赶紧哭嚎着求饶,胳膊已经断了,他可不想腿也断了,这样的审问手段果然很“谢东”,早就听过他的事,到早就身上却还是想心存侥幸这不自己打自己的脸吗?

    “东哥,不要动手了,我错了,我说,我都说。”邢格吃力的抬着头,好像要把谢东每一个表情都刻在脑子里一般。

    “呵呵,真是有意思啊,”谢东换喊俯身,就像是看一个落水的小鸡一样,“这么的了,这就改变主意了,你的腿我不得下个手吗?”

    “不不不不,东哥,是魏宁父子。是魏宁父子!”型一听此话,几乎哭出来,等着双腿就往后退,却一头撞在车尾,脑子“嗡”的一声,加上过度的恐惧,整个晕了过去。

    “不知死活的东西,就你也想老子玩儿?魏宁?呵呵呵。”谢东冷笑一声,一把揪起型扔到后座,一脚跨上车,和楚晴对视一眼,二人同时点点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