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贴身狂兵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四章 拿钱买命
    应酬完之后,谢东二人回到家,楚晴还以为谢东生病了,又是量体温,又是摸额头的,一番折腾下来,谢东竟倒在沙发上,眼睛紧闭。楚晴温柔的摸着他的头,给他盖上毛毯,蹲在他身前,低头一吻,“小东,辛苦了,在梦里就不要再想这些烦心事了。幻美有了这个单子,算是步入正轨,齐琦的事警察在调查你也不要过于心急。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楚晴以为他睡着了,谁知刚刚起身,谢东就一把握住她的手,“媳妇,我就是怪自己,没有把齐琦带回来。”

    “小东,”楚晴缓缓蹲下身,眉头舒展开来,“不要这么说,你已经尽了你最大的努力了。”

    “媳妇,谢谢你。我要抱着你睡。”谢东张开双臂,像一个孩子一样,楚晴一笑,将他拥进怀里,在刚毅的男人也有脆弱的时候。

    七妹被抓,背后的阴谋者爆怒,开始他们开始动用关系,一场新的战斗即将开始。黑夜之中往往隐藏着最为恐惧的暗夜。

    毛阿毛的家里,灯火车也不灭,前来吊唁的人,各个神色悲痛,齐芸的眼泪也没有止过。高个等人心知肚明,毛阿毛没了,后面虎视眈眈的人,也该出来了。他们加强了屋里屋外所有的戒备,可还是放心不下,再加上谢东的嘱咐,他们更是大气二十分的精神,守护着毛阿毛打下的江山。

    月色苍白,照着明净的大厅,一个看起来只有三十岁的男人,坐在上座,旁边的年轻人,滔滔不绝的说着,男人时不时的颔首,时不时的感叹,最后年轻人取出 一个箱子,推到男人面前,男人一笑,打开瞅了眼,神色一动,很是满意。

    二人握手之后,娘情人匆匆离开,男人看着一箱子的钱,笑而不语,班课之后,招呼手下,吩咐几句。

    第二日,毛家,肃穆的灵堂,袅袅而起的香,齐芸的眼睛几乎小了一半,高个坐在轮椅上,警惕的瞅着四方,小力立在另一边,为来人地上香。今天是第二天,按照计划明日就可以安葬。整整一天,一切如常,他们的都松了口气,撑过今夜,一切都好说。

    警方的追查没有停下,只是那群人带着齐琦逃到南庆市,一到南庆市他们就如同人间蒸发了一般,遍寻无迹,刘海等人只能联系南庆市的警方相助,一时半会也没有消息。不过,幻美的第一大单生意却来的很是时候,不过一天,双方就签了合同,对方就把钱汇来,唐宏图自然不敢懈怠,不到下午就将多一半的货发出,只是对方要的货太多,又太急,只能用存货先应付。

    这一天可把楚晴忙坏了,不是签字就是看文件,要么就是处理幻美内部的琐事。自从谢东制定的条例张贴出去之后,整个公司的氛围都好了很多,迟到的人几乎没有,就算有也会老老实实的去执行。这一点楚晴很是高兴。这一天对于谢东来说,是迷迷糊糊的一天,昨晚太疯狂,加上心里事多,一天萎靡不振直到下午精神才缓过来。

    倒是楚晴一见他,就嘲笑他,“虚了。”作为一个男人,谢东咬牙,今晚就让你见识什么什么是“虚了。”

    终于快熬到下班的时间,突然接到小力的电话,点换图是一片忙音,什么也听不到,谢东正要挂,突然听到小力的声音,“程老大整时候来,是个什么意思……”

    “程老大?”谢东挂断电话,在楚晴耳边低语几句,楚晴咬牙,抓住他的胳膊嘱咐,“安全第一,早些回来。”

    看着自己的男人又要去干危险的事,楚晴心里十一百个不愿意,却又是满

    满的无奈。谢东一路疾驰而去,好在毛阿毛家离市区也不远。

    刚到傍晚,众人都要松口气的时候,程宁带着一大帮子人,穿的是整整齐齐的黑衣,美其名曰吊唁,他打的什么主意,整个毛家的人都知道,还不是为了落井下石,一旦程宁今日赢了,明日其他不入流的新势力也就一个个齐来了。

    程宁恭恭敬敬的上了柱香,看着毛阿毛的遗照,突然心里直想发笑,自己为了弄死他,下了那么多手,可竟然不及外来势力的一次出手,来的那么多干脆利落。“毛老哥,你说你血拼了半辈子,这么就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呢?你看看你躲过我的明枪暗箭,却这么在别人的阴沟里翻了船呢?”

    “程宁,你嘴巴放干净点,不怕老大要了你的命吗?”小力握拳,狠狠的瞪着程宁。                 所有的手下都死死的盯着程宁和他的手下,随时准备着一战。倒是齐芸冷静,“既然程老大,已经上过香,就请离开,免的惊扰阿毛的亡魂。”

    “哈哈哈,我说毛嫂子,你这是在讲笑话吗?亡魂?哈哈哈哈,我也不怕你们知道,有人出钱买你们的命,今天我就是来送你们上路的 。”

    “别人,说出来也不怕人笑话吗?整个海宁市除了你程宁还有是恶感在太岁头上动土?你是不知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吗?”高个大喝。

    “哈哈哈,临死了,让你们死个明白,你们来不愿意听啊?拿老子还多说什么?兄弟们,给我上!”程宁一声令下,瞬间后退,身侧几人立刻抽出长刀,毛家的准备也不是花架子。他们移动是,小力和高个几人立刻护在齐芸身前,其他的人各个手握砍刀,一拥而上。

    “啊!上啊!”

    “砍死他娘的。”

    一声声怒喊充斥耳朵,小力看了眼高个,示意护住齐芸,他拿出砍刀,瞬间扑上去,直逼程宁,程宁后退几步,同时夺过一把大刀,和小力过招。

    鲜红的血,乌黑的布,乌云压顶的夜,种种声音传来,齐芸几乎吓到崩溃,高个死死的盯着局势。一声尤为清晰的摩托车声袭来,谢东一脚踩在摩托车上,伸手紧握车上的铁棍,飞身而起,一棍下去,头破血流。

    刚刚有些颓废的局势瞬间有所改善,他们只感觉后面的来人将整个战局扭转,算是以一敌百的架势。众人见到谢东,大惊,欢呼声四起,“东哥,东哥!”

    “给老子干!”谢东怒吼,抬手一巴掌握住直逼而来的刀锋,反手一棍敲在头上,那人摇晃几下,滑在地上。

    程宁扫视全场,这局势,心头大惊大怕,看了眼一个个倒下的手下,有些心虚,早知道谢东的实力,却一直以为是吹嘘,这次一见是大吃一惊,心里急的直骂娘,老子他妈的今天也忒倒霉了,早知道不来了。抬手就招呼着兄弟要走,“兄弟们,快撤。”

    “撤?程宁,你实在搞笑吗?”谢东一把将眼前的人闪到一边,那人整个踉跄几步,摔在地上,双管流血。

    “啊?”程宁大惊,抬腿就要跑。谢东却是一个棍子甩出,直逼程宁,程宁后推几步,“嘭”砸在他大脑门上,众兄弟见此哈哈大笑,同时立刻把程宁的所有人围起来,砍刀放在他们脖子上,一个个吓得屁滚尿流的,不敢出一言。

    谢东身形一动,一把接住快要落下的棍子,同时不等程宁开口求救,一棍子抡在他的二哥处,下一秒谢东闪到齐芸身侧,一把将她扶起,同时,“啊!啊~”程宁嘶吼一声,谢东微微蹙眉,真

    他妈的难听,还干出来混,真是恶心。

    “东哥,他说有人出钱买我们的命。”高个干净想谢东汇报情况。

    “哼,那也不看看是谁的命?都敢买?他敢买,也不怕阎罗王不收吗?”谢东走过去,铁棍抵着程宁的下巴,眼神如同一把利剑,直戳程宁的眼睛。

    他慌忙低下头,捂着二哥,支支吾吾的说,“东哥,东哥,你就放过我吧。我求你,是我不知天高地后,东哥求你了。”

    “求我?我想你是搞错了吧?我的感谢你啊,给了一个我们互相认识的机会,你说是吧?”

    “不不不,东哥,东哥,真的是我的错,求你了。”

    “三千万,外加一半的势力范围。”谢东一笑,看起来很是温柔。媳妇叫我温柔一些,这次我很温柔,一点儿都没有多要,我真是太善良了。

    “不是吧。东哥,求你给一条生路啊?”程宁五年的继续都没有三千万,他一开口就是三千万,还要一半的势力范围,这摆明了是不给他活路啊,奈何打不过,只能求了。

    “活路?程宁,我不会多嘴的人,或许四人比较适合你。”谢东说着抡起铁棍就要下手。

    “啊!不要,东哥,东哥,我,我给!”眼见铁棍就要打下来,他赶忙开口,铁棍稳稳的落在他的鼻尖上,要是晚一秒,他就完了。

    “很好,你不是说有人要买他们的命吗?是谁啊?”铁棒再次抵在他的下巴上。

    “是,魏宁,魏宁!”程宁真的这样回破凉规矩,可是此时他要是不说,只怕会惹来更大的麻烦,小命估计都要保不住。

    “很好,明天午时整,带着钱还有你一半势力范围来,过时不侯。”谢东心头一惊,却压住脸上的异样,收回棍子,负手而立。

    “是是是,兄弟们,快,快谢过东哥。” 程宁赶紧巴结讨好。

    “谢过东哥。”那群伤痕累累的小喽啰,齐声道。

    谢东理都没有理,程宁见此落荒而逃,谢东嘴里轻轻呢喃,“魏宁。”

    “东哥,请你做我们老大吧。”高个突然说,刚刚的情形真深深的震撼他,他看了眼齐芸,齐芸没有开口,显然也是同意的。

    不等谢东拒绝,小力抹了把脸上的血,站起来举着手,“东哥,做老大,东哥,做老大!”

    谢东心里毫无波澜,静静的听着,毛阿毛你听见了吗?他们要做老大,我知道你愿意,可是我啊,不愿意,不愿意赴你的后沉,毛兄弟对不起了。

    他没有说话,而是转身为毛阿毛上了柱香,所有人都安静了,眼睛死死的看着他,“毛阿毛,今天我给你出了口恶气,我知道你心里还是不高兴,因为齐琦我没能带回来。不过,你放心,齐琦我一定会带来,在背后搞鬼的人,我也一定会揪出来,给你出口恶气。你放心,这里有高个和小力当家,他们遇到事,我会帮忙,替你守着,也是为了齐琦守着。”

    众人听到此言,心里都明白了,谢东一旁观者的身份帮忙,毛家的事,还是由高个和小力当家,众人心里难免有些失望。谢东缓缓转头,看着血迹斑斑的院子,“小力找人给我盯紧魏宁,切记不要打草惊蛇,高个派人收拾院子,毛阿毛不会血。”魏宁,你小子和我玩儿阴的?好啊,我不管你时不时趁火打劫,我都得把你给收拾了。

    “是,东哥。”二人同声回答, 众人看着谢东离去,心头一暖。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