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贴身狂兵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九章 外来势力
    看过短信,谢东再次看向手术室,不过一会儿刀疤脸的脑袋包成了粽子,快步走过来,“东哥,老大他……”他目光扫过红灯之后,话到嘴边咽了下去。

    “你们是的最什么人了?怎么搞成这个样子?”谢东抱着胳膊,大为不解,毛阿毛的势力在海宁市都是数一数二的霸主,一般人都得绕道走,可这霸主怎么搞成这个样子,着实令人费解。

    “东哥,这事儿啊,说起来也奇怪,老大回来之后,一直养着,道上的事情都是我和高个打理,可今天六点多吧,突然就来了一群人,话都没有说,就开始动手,我们都是玩儿过命的人,自然不怂啊,这下好了,老大挨了两刀……要不是东哥你及时赶来,唉,我们这是要完蛋啊。”刀疤脸小力,长长叹了口气,神色暗淡。

    “你们难道就没有听到一点儿风声?”谢东更为疑惑,道上的事情他还是知道一些,虽说一个个都是亡命之徒,可获取消息的能力还是强项,可这群人,直接进来就要连窝端,这样有目的行为,可见是蓄谋已久。

    “说来也奇怪,一向和我们交恶的程宁,这次没有动静。这群人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

    “你们的资金来源是什么?是不是牵扯到不干净的东西。”谢东扫了一眼小力,眼里的隐隐怒气,不言而喻。

    “不不不,东哥,我们就是收些保护费,要真说其他来源,还真没有。再就是我们道上的手段嘛,我们拿人钱财替人消灾,除此之外还真是没有。”

    本要再说些什么,手术室的们突然开了,一大夫走过来,去下口罩,“谁是毛阿毛家属?需要签字。”

    “我是,”谢东赶忙上前,听大夫的话,心里不由咯噔一下,“他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一刀直接贯穿的病人的肺部,肺部损伤严重需要修复,另一刀靠近心脏,庆幸的是避开了要害。较为严重的是,病人头部遭受重击,脑出血导致淤血较多,压迫脑部神经,情况很不好。”大夫言简意赅的说完, 后面的话谢东二人自然明白,大夫将手中的本子递给谢东,示意他签字。

    看着上面的责任说明,风险系数,谢东咬牙,救,还有希望,不救,就完蛋了。抬笔在本子上写下自己的名字,笔尖微微颤动,“好,我签,还请大夫尽力,多谢了。”

    “嗯。”大夫接过本子接过,转身进去。

    看着禁闭的门,里面生死一线,谢东陷入沉思,小力也没有说话,二人靠着墙,眼神空洞。毛阿毛啊,毛阿毛,你这么久这衰呢?谢东拳头紧握,突然说,“小力,去查查这些人。”

    “嗯,东哥,我这就吩咐下去。”小力点点头,快步离开。

    这样的伤势,救活的几率不到30,手术成功的可能性很大,可毛阿毛能不能醒过来,就是另一回事。在签字的时候谢东就想到这一点,转念想到齐琦,为了她毛阿毛也得活着。他没有问过关于齐琦母亲的事,此时他分外后悔。

    作为黑帮的大哥,他一定不缺女人,却为了愿意为了齐琦而被赵兴利用,可见他对齐琦母亲的在意程度。

    很快周民就将高个安顿好,高个住进医院,还没有来的及躺在床上,就要周民推着他匆匆忙忙的赶过来。见谢东深思的样子,他就隐隐不安,周民也极有眼色,加快脚下的步子。

    “东哥,兄弟们都安顿好了。”高个喊了一声,汇报道。

    “嗯,你的腿怎么样?地方怎么说?”谢东看着高个打着石膏的一条腿。

    “没事,大夫说是骨折了,打着石膏过几天就好了。老大呢?他怎么样?”高个头上微微渗出汗,脸上却表现的风轻云淡。

    “他,”谢东想了想,还是告诉他们吧,要他们做好思想准备,直言,“毛阿毛的情况不太好,需要做开颅手术,肺部损伤严重,需要修复。手术成功的几率很大,能不能醒过来就看他了。”

    三人再次陷入沉默,高个好像想到了什么一般,突然抬头看着谢东,道,“东哥,没你能帮我个忙吗?”

    谢东抬眼看去,用眼是问道,什么事?

    “帮我找一个,齐芸。”

    “齐芸?”果然,毛阿毛的心底的女人,齐芸,她可能就是齐琦的妈妈。

    “是,麻烦东哥请她来医院看看老大,或许她叫的醒。”高个的眼神突然暗淡下来。

    “好,地址给我,明日一早我就去找她。”

    很显然高个已经把最坏的结果都想到,叫齐芸来就是为了增加毛阿毛苏醒的机会。这一点儿在场的人都明白,只是都不愿意往那头想。谢东一直在心里揣摩着齐芸的样子,或许是个大美人,身材妖娆,和毛阿毛有过刻骨铭心的爱情。想到此处,他不由摇摇头,自己何时也变得这么不着调子。

    借着带高个上厕所的机会,谢东把高个推到楼梯口,他一脸严肃的看着高个,“说说吧,这事情这么就成了这样。”

    “唉,都怪我们掉以轻心,他们那群人来的时候就如狼似虎,只是没有想到,他们办事竟然如此狠辣,接着和老大握手的机会出手,老大毫无防备,头上先是一棍,随后众兄弟上去和他们干,可是老大却硬生生的挨了两刀。”

    愁眉苦脸的高个,几乎要哭出来,之前毛阿毛还跟他说,过不久就可以见到齐琦了,终于可以还清齐芸的债了,可谁知道,就这个关头出了事,让所有人防不胜防,他叹了口气,继续说,“后来我们打不过,就想到你,我们干净亡幻美工作室赶,没有想到居然没人,挡死我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可看老大的样子,不忍心啊,真的不忍心。”

    “这群人你认识吗?”

    高个摸出一根烟,谢东瞅了呀眼他,他悻悻的收回去,摇摇头,“不认识,为首的还是个娘炮,真他妈的败的可惜。”

    “会不会是海宁市的新势力?”谢东摸着下巴,他们为了打出名声,决定干一票大的,就选了海宁死的数一数二的头子毛阿毛就是为了一战成名。

    “不会,要是有新势力,早就被程宁那家伙给收拾了。这几年为了对付老大,他收拾的新势力可不少,可还是干不过我们。虽然我们是道上的,可老大一直说,道上有道上的规矩,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多余的话不要说,不要问。大概是因为我们办事干脆利落,还没有好奇心,不碍事。大多数人遇到事都会拿着钱来求我们。”

    “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我们得去看看程宁那小子,给他一个警告,可不能选错路。”谢东心思缜密,手指摩擦着下巴的胡茬,淡淡的说。

    “东哥,你是怀疑,有人故意针对我们,是外来的势力?”

    “还不确定,这背后肯定是一个大坑,谁会傻到初来乍到就干上最厉害的霸主?一看就是非奸即盗。”

    二人同时点点头,谢东看了眼高个忍着不抽烟的样子,着实觉得难受,摆摆手,“忍着啊。”

    “嘿嘿嘿,是东哥。”高个尴尬一小,将烟收起来。

    程宁的势力在扩大,这次一定不会放过趁机踩毛阿毛两脚的机会,对他们的震慑要提早去,至于齐芸,或许是个不好搞定的女人。谢东推着高个慢慢往回走,心里在慢慢盘算,这些事情来的太突然,不过对方受伤的也不少,一时半会还掀不起什么风浪来,我下的手,没有半个月,他们那些小弟不要想着下床。

    走到手术室门口,红灯还亮着,周民靠着墙已经睡着,谢东二人对视一眼,看了眼表已经凌晨两点,看样子等毛阿毛出来。都要到十一二点,开颅手术的时间本来长些,风险也比平时的手术大很多。谢东要高个去休息,他坚持不肯,最后谢东只好作罢。不知怎么的高个吸了吸鼻子,感慨万千的讲述他和毛阿毛的故事。

    当时他遇到毛阿毛的时候,他还是街上没有什么名气的小混混。而是时候的毛阿毛已经混出了些名堂,在一次势力争夺战中,作为路人的高个被卷了进去,当时的混战比昨日还要惨烈,尽管手里都是木棍,在治安还没有那么好的时候,打死人扔在海里,也就那么回事。

    每个人的手上都是血,身上被木棍滑出的血痕,一道道的,触目惊心。或许真是的缘分使然,一向迷迷瞪瞪的高个,竟然在机缘巧合之下,替毛阿毛挡了一棍子,这一棍子打在高个的后背上,可要是他不挡这一下,毛阿毛的脑袋都要开花。

    因为这一下,毛阿毛瞬间愤怒,所有人的气势大增,不过半个小时结束战斗,就在他们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要离开的时候,毛阿毛回头看了眼倒在血泊里的高个,最后叫人把他抬了回去。当然成为毛阿毛的亲信,可不是一次棍子就做到的。当时道上的兄弟不相信高个,是毛阿毛已一再用自己的人品为高个打包票。

    毛阿毛的眼力还真的是不错,一个无名的混混,一点点的跟着毛阿毛打拼,最后混到了极致,也是称霸一方的人物。之后高个问过毛阿毛为什么相信他,还要重用他,毛阿毛只是笑笑,后来高个知道了答案,因为他从一个无名混混的眼里看到一丝无欲。

    可是后来,高个的呀你有了血腥,却依旧无欲,这也是他一直跟随者毛阿毛没有办分不忠的原因。高个说到最后,几乎哽咽起来,“老大,知道打伤兄弟看不起我,故意排挤我,他教我一些对付他们的法子,加上老大背后的支持,没有半年,道上的人都知道了我,高个是毛阿毛的亲信。说起来,也是心酸,老大走到这一步,身上的刀疤尚酷不下十几处,更不要说死里逃生的次数了。唉……”

    “道上的事,不动手,难不成要他们听你讲道理?走到这一步都不容易,这也都是该经历的。”谢东看惯了生生死死,打打杀杀,在他执行任务的时候,死神从来都与他近在咫尺,道上的手段,于他而言,已经算是最为直白的战斗了,他自然看的更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