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贴身狂兵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八章 古怪的规矩
    “谢总,你说,办公室嚼舌根要去库房对着货说五个小时的话,还不能停?这……”洛欢疑惑,不单单是她疑惑,所有人对这条例的惩罚都疑惑。

    “没错,嚼舌根,破坏团结气氛的人,归根结底是因为话太多,几人话太多,汲取库对着仓库说五个小时,看看以后话还多不多。”谢东友好一笑,可是众人都感觉到这笑容背后的森森寒意,“当然,不乐意或者做不到的,可以主动辞职,这个月的工资照发。”

    面对两位领导人的审视,他们只感到脖子后面凉飕飕的,这样的惩罚说重不重,说轻不轻,要是因为这个辞职,那人也确实是不适合在幻美待着,早走对集体还有好处。所有人都看着手里的条理,说白了,不迟到、不早退、对工作认真负责,那么这些条例就是一张白纸上的文字,没有任何的效用。

    也不过是管好自己而已,可是大多数人总会犯这样或者那样的错误,自律才是谢东给他们这些条例的根本缘由。作为部队出来的军人,自律他可是做到极致,尽管这样要求这些人,有些过分,可是认识活的,这么做就是看他们。

    楚晴看完条款,心里纳闷,小东是这样训练新兵的?这么强的力度下去,再不能进步也真是笨成了猪。难怪他这么厉害,以前也是这样被训练的吧?虽说她有那么一秒同情他们,可想了想幻美的未来,这些是他们应该做的。

    “好了,我看大家都看完了,各位有没想说的吗?”楚晴放在文件,柔柔一笑,这还是她做了这么久第一次笑,给人好温暖的感觉,可手里的担心让人拿着沉甸甸的,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

    “没有。”众人摇摇头。

    “很好,今天把文件带回去,好好看看,这几天各个部门都会添新人,记住要及时的传达给他们。这份文件必须每一个人都清楚。”谢东拉下脸,众人见此,什么都不敢说,匆忙点点头。楚晴示意他们离开,众人赶紧离开,就像是躲着瘟神一般。

    很快,会议室只剩下谢东二人,楚晴握住谢东手腕,道,“要是我迟到了怎么办?”

    “我和你一起跑。”谢东温柔一笑,拍拍楚晴的手,规矩就是规矩,定下的规矩怎么可以改变。

    “还以为你要替我跑呢,合着要和我一起跑。”楚晴有些撒娇的说,运动本来就不是她的强项,更不要说三千米的路程。

    “媳妇,你不觉得和我手牵手一起跑步的场景很浪漫吗?”谢东反问,臭媳妇,真是我宠的你越发慵懒了。

    “浪漫是浪漫,可是我吃不消啊。”

    “那我今晚就先帮你消化消化啊。”

    “讨厌,你哥混小子。”

    “看看,又改骂我的词语了。”谢东假装生气。

    “乖嘛,波儿。”

    “哈哈哈哈。”

    他们高兴了,可是手下的人,都不高兴了,一个个愁眉苦脸的,好像有人欠钱不还一样。

    夜幕很快落下,所有人都匆匆忙忙的回到家里,原本说好的聚餐也取消了,就是为了睡一个好觉,第二天不迟到。他们离开之后,不一会一个人影转身朝幻美工作室方向而去,大概是忘记拿什么东西。谢东二人手挽着手,和和美美的走出来。楚晴将今天下午的事告诉了唐宏图,也算是给他一个提前报个备,省得他人到中年还因为迟到,被罚跑三千米。

    海宁市的夜景很美,所有隐匿在暗处的邪恶都被表面的繁华所覆盖。一行人马匆匆忙忙朝幻美工作室跑来,看到的确实关门大吉的幻美工作室。带头的三人,两人扶着中间满身是血的一人,而这两人是的身上亦是血迹斑斑,不过他们的伤都是皮外伤,中间的人看起来几乎要昏厥过去。

    “怎么办?他们快追上了。东哥不在,我们怎么办?”脸上有一道血痕的人找急忙慌的问。

    本就心急的蓝色头发的男人,更是无语,“不知道,去找楚晴,东哥肯定和她再一起,或者去唐家。”

    “好,我们……”

    话音未落,身后霸气的声音传来,“你们想走?有没有问过掖掖手底下的刀啊?”一个身穿红裤子的男人,妖里妖气的说着,身后跟着七八人,一个个手上都是鲜血。

    蓝发男人看着自己五六个兄弟,一个个不是胳膊受伤,就是腿受伤,这样的队伍这么打得过他们,咬牙,对刀疤男人,道,“你,护好老大,带着兄弟们去唐家,这里我顶着。”

    “不行,他们人多势众,你会死的。”

    “行了,还说什么废话啊,都得给老子留下,一个都不要走,兄弟们,给我上!”红裤子男人扎着小辫子,扬起手里刀,招呼兄弟们动手。

    “几人来了,我们上!”蓝毛将老大放在地上,嘶吼一声,“上啊!”

    一阵刀光闪过,嘶喊声,不绝入耳,战况惨烈,血如同水渍一般,撒在地上,虽然蓝毛等人手上不轻,可为了保命,一个个嗜血一般,砍倒几人,可是时间一长,他们的体力渐渐不支。

    远处一道身影而来,远远就看到这般血溅门口的场景,吓得是腿当即就软,赶紧缩到墙角,仔细看着那些人,等等,那不是那次来我家的那个高个?周民咬牙,战战兢兢的拿出电话没给谢东打去,快接啊,快接啊!他在心里祈祷。

    “啊,东哥,不好了,你还记得那个高个吗?他们被人砍了,在外面工作室门口,你快过来啊,对面的人真他妈的多啊。”周民几乎舌头都不知道改名打转了,紧张到崩溃。

    “……”谢东挂断电话,看着楚晴道,“媳妇,你打车回去,周民找我有点儿事。”

    “什么事?”楚晴一边说着,一边把车停到路边,她一下车,谢东就坐上去,临走前在她额角一个问,嘱咐道,“你早些回去,门锁好,乖媳妇。”

    “那你小心!” 楚晴对着扬长而去的车招手道,转身打了辆车,赶忙回家。

    一路上,谢东将油门加到最大,果然一使驶到幻美工作室附近研究看见一群人拿着刀子在砍,局势显然十分不妙,谢东脚下油门加大,车灯开到最大,“呼”疾驰而去。

    “啊!车,小心!”

    混战中一人大喊,顿时双方人马纷纷避开,谢东一个急转弯,“嘶~”一阵急刹车,车子稳稳的停在满身是血的人旁。他迅速下车,看了眼那人,眉头微蹙,同时拣起地上唯一铁棍,朝车尾走去,蓝毛高个见是谢东,几乎激动的要哭出来,“东哥,你可来了。我们……”

    “行了,带着人先去医院,这里有我。”谢东咬牙,他的眼神扫过对面的人,一群混账,竟然敢下死手,是不想混了吗?

    “不行,东哥,他们人多,我们的陪着你。”高个抹了把脸,乞求道,“东哥!”

    “兄弟,抄家伙,给老子砍!”谢东一声令下,顿时士气大涨,所有人不顾生死,轮着刀就上。

    而躲在暗处的周民悄无声息的看着混战,他本要报警看着谢东身上渐渐变多的学,收回手机,依旧躲在一旁,不敢有所行动。

    自信的加入战局,整个局势大好,谢东是和死神交过手的人,这些场面不货是过家家,他轮棍子。,只打软肋。眼前一人,一棍爆头,左侧一人,一脚踹飞,肋骨断裂,身后袭击,反手擒住手腕,力道加重,手中刀子“咣当”落地,同时棍子饭口而上,很好一声惨叫,他的二弟弟没了。

    就在他们帮着霸气归来之时,早就意识到情况不妙的红裤子,赶紧招呼剩余的弟兄逃走,临走前吓得鞋都掉了,甚至连反派一贯的放狠话都给忘了。高个等人见他们逃走还想追,谢东一般揪住高个的衣服,“回来!身上的伤不治了吗?要去送死?”

    “还不回来,听东哥的。”高个手上尽是血迹,谢东扫了眼,松开他,朝躺在地上的毛阿毛走去,一把将他拎起来,塞到车里,刚上车正要走,周民窜过来,“东哥,东哥。”

    “怎么还不回去?他们说不定一会就过来了。”谢东故意吓唬周民。

    周民浑身一个战栗,赶紧说,“东哥,我和你一起去吧,现在也没有车。”

    “算了,上来吧。”谢东咬牙,这些混球,惹谁了,搞成这样子。他不禁看看自己的衣服,蹙眉,这要是被我媳妇看见,估计得骂死我,哎。

    这一路上,周民和高个还有毛阿毛坐在后面,刀疤脸坐在他旁白,其他人跟在后面。一路上都没有人说话,倒是高个机灵,想起来什么似的,“哎,东哥,你是怎么知道我们出事?”

    “问你旁边的人。”谢东没有好气,之前既要感觉毛阿毛好了照理说一改来找他的,可好了人也没有来,还想着幻美的事忙完,去找毛阿毛说说认齐琦的事,这下好了,事情弄得真是给人一个措手不及。

    “是你?周民兄弟?”高个有些不信。

    “啊,是,今天办公司,我下班突然想起来一个文件没有带,就到工作室取,可还没有到工作室就看见你们开战,我害怕看了好久才确定里面有你,我就赶紧给东哥打电话,幸好东哥来的及时。”周民有些后怕,他还没有见过这样血淋淋的场面。

    “谢谢兄弟了。”高个真是感叹万千,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还能活着。

    谢东一路无话,对他们这些玩命的混混,他还有什么好说的,都是一群亡命之徒,不是毒品,就是地盘,毛阿毛不存在地盘都是他的,那就是毒品,可又没有听毛阿毛提过,也不见他手底下的人动过毒品的心思,难不成是因为女人?

    他妈的,老子今天就不该来,就让那红裤子砍死他们算了,一群混账东西。谢东与毛阿毛的关系因为齐琦牵连在一起,而又因为线人的事,谢东有些愧疚,那次线人的事差一点儿要了毛阿毛的命,可他也没有在谢东面前抱怨什么,也没有说关于要见齐琦的话。

    “东哥,你是不是生气了?”高个见谢东冷着脸,有些后怕。

    “明天把你蓝毛染回来,看着真他妈的恶心。”谢东咬牙,不想和他多说话。

    “哎,没问题,东哥你放心。”

    一路到了医院,谢东也没有陪着而是叫周民陪着,他开着车,大晚上的将车里里外外洗了个干净,所有鸡角旮瘩都洗了一遍,看看自己身上的血迹,不禁蹙眉,媳妇,我这次估计得吓着你脸,可是你要相信啊,我不是故意的。

    看着整洁一新的车,谢东心里缓缓放心,将车开到地停车场,便去找高个等人,他在急救室门口看见高个二人,其他的兄弟都去包扎,他还在门口守着,谢东递给他和周民一人一水,“去,包扎去,这里我和周民看着。”

    “哎,谢谢东哥。”

    看着高个一瘸一拐的走过去,谢东摸了摸兜里,还有一张银行卡,递给周民,附耳告诉他密码,“去,看看医药费什么的,不够的话,刷我的。”

    “东哥,这……”

    “我看高个的腿,是个大毛病,去吧。”谢东拍拍周民的肩膀,把周民推走,他看着亮着红灯的手术室,心里咯噔一下,赶紧打出手机给楚晴发了一个消息,“媳妇,毛阿毛被人砍了,今晚我可能在医院回不去了,你记得门窗锁好,这几日不要独自行动,明天我叫周疯接你去上班。”

    不过一会,楚晴就发来消息,“我知道,小东,保护好自己,还有,我会小心的,你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