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贴身狂兵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 和解
    每个人都有过去,但是也都要为过去二付出代价,今天本来是冯伟报复他们的最好时机,却因为自己的介入,报复中断,因果报复也中断。不过,曾经犯下的错误,终究要偿还,冯家的势力依旧,要是与唐家和解,倒是开出新的商业局面。

    “你真的冯米这个人吗?”谢东冷着脸,突然问。

    “啊?师父,你怎么突然问起来这个啊?世冯伟给你说什么了吗?”唐骏有些恐慌,忸怩着。

    “回答我。”谢东微微闭眼,告诉自己要冷静,这时自己选的徒弟,这时自己选的。

    “是,认识。”唐骏低声说。

    “好,那就说说,你们俩的爱情故事。”谢东咬牙,老子真是瞎了眼找了这么个徒弟,真是一天净给他插屁股了。

    “我和她啊,是在医院认识……”唐骏一直低着头,小声说着,越说到后面,心里越害怕,越害怕声音越小,生怕谢东一巴掌呼死他,缩着脖子。

    “说!大声说。”谢东吼了一句。

    只见唐骏一个多艘,就连门口路过的护士也是一个寒颤,匆忙离开。唐骏吸了吸鼻子,好像以及各知道自己要死的很惨,小心翼翼的提高一点点声音,支支吾吾的说着。大体上他和冯伟所说的没有什么差异,只是个人的主观观念还是存在。

    这王八蛋,王八蛋啊,怎么会这么渣子的人。谢东咬牙,努力克制自己不动手掐死他,却还是“啪啪”来回两个巴掌抽在唐骏脸上,这一打唐骏倒是松了口,毕竟不打他他都感觉这不是他师父了。谢东咬牙切齿的问,“最后事情是怎么处理的?”

    “最后给了钱,有五十万吧,那几年五十万还是挺多的。”唐骏摸着自己的脸,见谢东的眼神过来,如闪电一般的收回手,低下头。

    “很好,这就是你们唐家的办事风格啊!”“嘭”谢东一拳砸在床头柜上,整个床头柜“嗡”的动了一下,随后“咔嚓”裂出一条缝。

    刚刚到门口的唐宏图顿时后背一层汗,咬咬牙,轻轻走进来,“东哥,这是唐骏又惹你不高兴了?”

    “没事,只是冯伟说了些陈年旧事,我来问问,看看真实性是多少?”谢东故意轻描淡写的这么说,越是这样唐宏图越是拿不准他的意思,心里越是忐忑。

    “东哥有意让我们去交好冯家吗?”唐宏图小心斟酌着词用词。

    “不是交好,是道歉,真诚的道歉。”谢东咬牙,要不是楚晴是唐家最大的股东,老子非得弄死你们,一个混账,一个怂管,真他妈的是一家人,还有脸来问我“交好”?

    “好,我们马上去办。”唐宏图听到谢东的吩咐,赶紧承诺,整怕自己的小命再出意外。

    谢东看也不看他,唐宏图赶紧离开,走前还忍不住狠狠的瞪了一眼唐骏,这祖宗啊,怎么竟干这些事,这不是要我的老命吗?这一天天的,哎。

    此事一出,谢东是一秒都不想看见唐骏,起身离开,只说了一句话,“你和你爸一起去,记得拿出诚意,死者以去,生者还没有平静。”

    “是是是,师父放心,我知道,我知道。”

    “哼。”一路离开医院,骑在车上,耳边的风呼啸而过,这唐骏以前是做了多少见不得人的事,渣子,渣子!

    一路吹风回到幻美,他的心情才稍稍平复一些,楚晴见他回来,心里的石头可算是落下,赶紧迎上去,递了杯水,“怎么样?事情解决了吗?唐宏图说星华的外债已经全部还完,而且崔家的赔偿款也已经到位。小东,你太厉害了。”楚晴的眼睛瞬间变成星星眼,见每日注意,“波儿”在他脸上亲一口。

    “媳妇,你来。”谢东拉着楚晴进来办公室,门紧锁,他握着楚晴的手,将冯伟的事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她。

    自从有了楚晴,他的心里事都会与她分享,这次冯伟的事,谢东很难做,一边是事楚晴将来的利益,一边是他心里的正义,不论偏向谁,他的心里都不好受。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脑子里两个势力不停的打架,他有些为难。尽管已经叫唐宏图和唐骏去准备,让他们去道歉,可这迟来的道歉,能抵什么用呢?

    楚晴看着阴郁的脸,反扣住他的手,“小东,其实没有什么难的,你的法子就不错,冯伟要的不过是一个态度,而且事情过去这么久。我相信冯伟也只是想要唐家认识错误,血债血偿的事应失败,他不会再想不开。这个时候道歉,是最好的处理办法。”

    “好,既然我媳妇都说好,那我就放心了,我媳妇说的,是不会有错的。”谢东搂过楚晴的肩膀,心里微微平静。

    冯家,冯伟一路晕晕乎乎的回到办公室,他甚至没有想到过自己会输,可他就是输了,而且把柄被人抓的死死的。一脸阴霾的他,立在落地窗前,这今日的心情可完全不同于那日。不知什么时候魏宁来了,缓缓走到他身后,手插在兜里,和他一同保持着沉默。

    之前魏宁偷拿龙凤店利润给谢东的事,被他父亲知道,今日一顿责骂,要他务必尽快解决谢东以及唐家,几人去了海宁市,就没有无功而返的道理。可之前看到新闻上谢东的承诺,他这心里就隐隐不安,果然看冯伟的样子,也就猜得出事情败了。

    “冯总,你没事吧?”魏宁盯着眼前的男人问。

    “……”冯伟手里死死的攥着刻着“米”字的玉坠,一言不发,没希望了,唐家不是我能对付的了的,他们的势力,加上谢东的存在,我没希望里。他一言不发,眉头紧促,双眼紧闭,半刻之后,缓缓睁开眼,道,“魏总,你可以离开了,我们的合作结束了。”

    “你什么意思?你是说你放弃唐家了?”魏宁咬牙,刚刚被父亲责骂,好不容易升起的斗志,在冯伟这里又要被浇灭?他心有不甘。

    “是,唐家和谢东的存在,是我无法逾越的大山。她们走了这么久,我也该是时候的放下。”冯伟的话是彻骨的伤心与无奈,他要的就是唐家的认输,对冯米事件的真诚道歉,他筹备了这么久,还是失败,损失了几乎三四年的利润,才摆平此事,他不想再冒险。

    “可你……”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打断魏宁的话,冯伟面无表情的问,“什么事?”

    “冯总,唐家的人来了。”

    什么?他们来了?什么意思?冯伟瞬间慌乱,一把扯住魏宁,将他塞进休息室,特意嘱咐到,“不要说话。”

    他缓了口气,道,“请他们进来。”

    “唐总,这边请。”门开了,唐宏图父子一身黑衣,手捧菊花,一脸哀伤的走进来,唐骏脸上被打的伤依旧,接着谢东握着楚晴的手进来, 依旧是一袭黑衣。

    “唐总这是……”冯伟有些不解,可看见谢东阴沉的脸后,突然心头一暖,抿了抿嘴。

    “冯总,对于你痛失爱妻爱女的事,我们深感歉意。还请您收下我们这迟来的道歉。”唐宏图深深鞠了一躬,

    同时,唐骏更是诚意,直接跪下,道歉,“冯总,这件事是我一手造成,我知道是我的错,时隔多年,我一样心中有愧,请冯总收下我真诚的歉意。”

    说完,“咚咚咚”一脸三个响头,冯伟动了动嘴唇,顺手颤抖着,他一直想要的,就这么简单的来了?不等他开口,楚晴上前,道,“作为唐家集团的领导者,对于当年的事件,我深表歉意,请冯总收下我们的道歉。”楚晴也深深鞠了一躬。

    谢东缓缓点头,接着道,“冯总,唐家和冯家本就井水不犯河水,要不是这件事将我们两家拴在一起,我们也不堪发生这么多的不愉快。东口码头的失火事件,债务亏损事件,每一件事的背后,都是因为对当年事件处理不妥而造成。”

    他缓了缓,继续道,“如果今日能够化干戈为玉帛,我相信冯家和唐家的商业互动也会有所联系,冯家做的是九点生意,我们做的船运生意,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唐家集团愿意免费将冯家酒店的广告打在船上,将冯家酒店的名声传到各个地方。”

    这样的好事,冯伟可是想都没有想过,唐家做的事远洋生意,要是这样打出广告,恐怕半个世界抖抖冯家酒店。加上唐家的势力,单是在海宁市的酒店里,他们冯家更是稳居第一,毫无问题。而这些冯伟做的都是谢东的手段,他的胸口还疼着,肋骨的刺痛依旧存在,可这心头的暖,是散步全身。

    他朝谢东缓缓伸出手,眼里含着一层薄雾,“东哥,谢谢你,我愿意和解,谢谢你,给我们重新和好的机会。”

    “冯总客气了。”谢东轻轻一握。

    冯伟赶忙扶起楚晴、唐宏图 ,将唐骏从地上拽起来,见众人和解,谢东趁机提议,去墓地致歉,将此事画一个句号。众人都明白谢东的意图,一行人迅速离开,留下已经懵逼的魏宁,就这样,这么简单的他失去了一个队友?

    他难以相信,这仇那么深?就这样和解了?他走出去坐在沙发上,喝了口水,压压心头的火气。不到两个小时,冯伟满面春光的回来,在墓地唐骏下跪向冯米道歉,唐宏图也由衷致歉,而楚晴和谢东就是见证人。

    他心头的恨意也在那一刻全部消散,而且回来的路上,他受到财务的消息,唐家给了五百万,作为合作诚意的表示。冯伟不会不知道谢东的意思,自然是感激不尽,对谢东的印象也更加好了。他一推开门,看见魏宁阴沉的脸,就知道他都听见了。

    他也不做作,直言,“魏总,你也看到脸,我和唐家算是和解了,我们的合作关系也到此结束,请吧。”冯伟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魏宁一脸的不甘,如今他可真是光杆司令。

    “冯总,你确定?我们之间没有合作的可能?我父亲可是南庆市最大的房地产商。”不得已之下,魏宁只能用他爸的名声说事。

    “南庆市离海宁市还是很远,抱歉,魏总,请你离开。”唐家拿出诚意,冯伟自然要拿出他的诚意才能表达自己的诚意。

    “好,好,冯伟,我记住了。”魏宁颇为恼火,摔门而去,一路冯家立刻打电话给南庆市的人。

    “叫他们出发,办事干脆一些,对手可不是简单人,要小心,千万不要闹出人命。”魏宁缓缓挂断电话,冯伟这次是你不与合作的,如果我赢了,希望你不要哭着来求我。他英俊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狡诈。

    所有事情都已经尘埃落定,唐宏图十分感谢谢东帮助,决定请他好好吃一顿,算是犒劳,谢东直言拒绝,叫他盯着刘枫,他是聪明人自然明白,刘枫是新来的,自然要多加照顾,他也看得出谢东对刘枫很是看中。

    谢东二人回到幻美,好好休息半刻,脸上的笑意是藏不住的。忙了一天的谢东这才有机会和周民说几句话,周民没有想到谢东还记挂这他家的事,非常感动,拉着谢东就要下馆子,谢东婉言拒绝,笑着提醒他,不要掉以轻心,毕竟在道上混的人,多多少少有亡命之徒,周民记在心里,对谢东更是敬佩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