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贴身狂兵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二章 各自谋划
    谢东缓缓走到第一个人面前,很显然这个人很紧张,身体几乎都在抖,“说,你今早六点到刚刚都做了什么。”

    “我今早五点起床……”男人手心里的汗越来愈多,眼神飘忽不定,好似想的很辛苦。

    “下一个,说,你今早六点到刚刚都做了什么。”谢东蹙眉,曹勇将那人带到一旁。

    ……

    就是这样无聊而又紧张的重复三十几遍之后,谢东心里已经有了底,缓缓拍手,“啪啪啪”众人神情若素,不敢发一言,“很好,很好,我们的员工真是里厉害,真的厉害!”

    吼完之后,众人的心里更是阴霾,谢东来回踱着步子,眼神犀利的瞅着他们,不一会,继续开口,“今天就到这里,所有人不许说话,不单单是路上,就连在员工宿舍也不许讲话,明日凌晨五时之前,若是有人愿意主动承认,那就很好,这件事私了,若是不承认,明早八点整,保证你们中的一个可以见到本市的郭振局长,这样的殊荣不是一般人可以有的。”

    “手机放在我这里,在员工宿舍门口,有一个座机,上面有我的号码,要是有人明白事理,愿意承认,就在明天凌晨五点前打给我。”谢东摆摆手,曹勇便去安排,每隔两分钟让一个人离开。

    看着平静的海绵,谢东心里暗潮涌动,什么人这么着急的想着看唐家的笑话?魏宁吗?他有那个本事吗?谢东咬牙,不一会唐宏图来了短信,只是说将崔家暂时稳住,不把此事告诉记者。谢东合起手机,眉头微蹙,很快一个多小时后,所有人都走了。

    “我们现在怎么办?”楚晴低声问他。

    “这个人是不会主动站出来的,就看刘枫和唐骏的了。”谢东咬牙,能被派出来做这件事的人,心理素质一定非同常人,还是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加大心里压力,才能有明显得效果。

    “那我们不是白费力气?”

    “也不是什么都没有,至少其他的人以后不敢胡来。”

    “对了,我找出这几个人写的,你看看,写的慌乱,而且浮躁,后面一部分的话前后矛盾,这是第一个人的,你看后面三个人的,说同一件事,都颠三倒四的。”

    “这三个人不是,这个才是。”谢东眉头紧蹙,“曹勇,叫人事部查一查近十天来面试船运工作的人,吧名单报给我。”

    “是,东哥,我马上去办。”曹勇匆匆离开。

    “拿上刚刚这段时间东口码头的所有监控,我们就可以回去了。”谢东搂着楚晴,胳膊冰冷,脱下外衣,给出去穿上,揽着她腰就往监控室去,二人不一会就将所有的担心拷下,对视一眼,朝外走去。

    一直在船上等着结束的刘枫二人,没有再听到动静赶紧跑出来,唐骏手里抱着着一个大块头,是监控的电脑终端,有它在所有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不过看它的样子,被烧的还是很严重。

    “行了,刘枫带着东西,跟我走,唐骏回唐家,员工宿舍楼今晚盯着了,别想跑一个。”谢东揽着楚晴简单吩咐。

    四人就此分别,谢东带着东西回唐家集团,本要楚晴回去休息,她坚持留下,谢东便没有再什么。一到唐家集团,谢东就拿出电脑,在会议室里忙起来,快到三点的时候,谢东派他去员工宿舍盯着。楚晴看了看时间,蹙眉,“怎么办?只有两个小时了,还是没有短信。”

    “没关系,这监控录像很快就好,我们有它,才可以放长线,钓大鱼。”谢东微微一笑,手指在键盘上飞快的跳动。

    楚晴支着胳膊,神情的看着谢东,这就是她选的人,有能力,还有魅力。

    就在花痴快要泛滥的时候,谢东“啪”的一拍手,把她吓了一跳,“媳妇,好了。你看,就是这个人。”

    谢东指着屏幕,二人一直盯着看,楚晴咬牙,“还真是这个人啊?我们也太厉害了吧。”真是不可思议,在部队真的可以学这么多东西吗?

    “好,我已经存起来了。现在就是那些手机。”谢东扫了一眼,那一袋子,不仅粗眉,今晚是不用睡了。

    楚晴趴在一旁一直看着他,生怕他跑了一样,谢东时不时的摸摸她的脸,叫她躺一会,楚晴趴在桌子上眼睛直打架,最后,还是和周公约会去了。谢东一人盯着电脑屏幕,把每一部手机里的东西都查了一遍,事无巨细,一个都没有放过。

    好在很多人的手机,都只是工作号,并没有牵扯到家庭,所以盘查起来也很方便。终于,再他快要崩溃的时候,一部手机上,已经删除的内容出现,从对话就看得出,这就是纵火的始作俑者。谢东将手机和短信全部保存,甚至将之前的与之相关的信息全部保存。他看了看楚晴钥匙链上的优盘,有看看自己手上的优盘,嘴角一扬。

    这一夜,可是的的确确熬了一夜,谢东很久没有这熬夜,有些吃不消,轻轻抱起楚晴,将她放到沙发上,衣服盖在她的身上,低头一吻,看了眼刚刚朦胧的天,这一夜过去了,昨晚是火,那今天就来一个沙尘暴吧。

    收起优盘,将所有的东西还原,打开手机,果然没有人给他承认错误,这一点早在他的意料之内,他靠着沙发,坐在地上,微微闭眼。

    同样一夜未眠的除了唐家,还有冯家了,之前约好的见面时间全部改变,他没有想到,他派的那个人竟然没有回来,这是他怎么也想不到的,就连派出的探子,也什么都没有查到,甚至连东口码头都没有靠近,就被唐家的人挡了回来。

    这次交手,唐家可是给冯家一个大大的惊喜,不过他也有后招,拿出电话,拨通一串号码,简单说了几句,便优雅挂断。唐家,我知道你有本事,有谢东,但是我要告诉你,就算你有谢东,你也阻止不了你的唐家帝国就此倾颓。

    太阳露出肚皮,新的一天开始了。

    一大早还没有完全清醒的唐宏图和周疯就来到唐家,还没有进大门,就被一群记者堵在门口,进也进不去,保安来了,也是无济于事。

    “唐总,请问,昨天下午东口码头的大火是怎么回事?”

    “唐总,请问大火是人为还是故意所为?”

    “唐总,请问大火是借机炒作吗?”

    “唐总,请您回答我的问题……”

    唐宏图黑着脸,有些慌张,毕竟这都是要播出的,他也不敢胡言乱语,“抱歉各位记者朋友,无可奉告……”

    “请问,您是心虚了吗?”

    眼见唐宏图就要招架不住,周疯赶紧窜进去给谐的打电话,谢东听到声音猛然一醒,“喂,好。”

    谢东看了眼熟睡的楚晴,轻轻摇醒她,在耳边低语,“我要走了,衣服穿好啊。”

    “啊?”楚晴瞬间坐起来,一手做出拉被子的动作,却被谢东无情的嘲笑一番,“哈哈哈哈,傻媳妇,我出去一下,记者来了。你在这里等我,对了,这个优盘保护好。”谢东将她的钥匙链塞进她的手里。

    看着谢东离开,她摇摇头收起钥匙,朝卫生间走去。谢东一路小跑出去,周疯心急如焚,见他下来,连忙跑过去,一边走一边说,“唐总快扛不住了,怎么办?”

    “怎么办?”谢东一笑, 不做回答,朝门口的记者冲过去,一把将唐宏图拉到身后,笑到,“各位记者朋友,请给我们唐总一个喘息的机会。”

    就在那么一瞬间,所有人安静下来,谢东借机道,“各位,我相信大家都有很多的问题要问唐总,不过,对于昨晚的东口码头着火事件,经过唐家集团所有员工一夜的努力,我们已经找到重要线索,就在这个优盘里,不日,我们将会控告背后的主谋,请各位朋友等好。”

    谢东说完,霸气的将唐宏图一把拉进去,径直离开,瞬间所有的保安也将记者们堵住。唐宏图瞬间松了口气,拍拍谢东胳膊,“东哥,你来的真是太及时了。要不是你,我还被困着呢。不过,崔家摸摸答应的好好的,这么就变卦了?”

    “这件事,还不能太早下结论,我们去会议室。”三人一同进了电梯。

    一到会议室,见一桌子的手机还有电脑,唐宏图一阵心酸,自己唐家的事,竟然要……哎,不由叹息。半刻,唐宏图开始说,“昨天崔家答应的好好的,这么就,我们合作了那么久,那么大的诚意,还要捅给媒体,真是人心不古!人心不古!”

    “唐总!人心不古,你们唐家又好的到哪儿去?”谢东扫了一眼,他不再言语,楚晴坐在他旁边,时不时的在电脑上敲几个字。

    “还是先处理问题,其他的事以后再说。”楚晴眼神离开电脑,将电脑转过去,才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关于唐家的事再次上新闻。

    众人这下都不说话了,谢东灵活的手指敲着桌子,他妈的,真是臭狗屎都让老子碰见了。“唐总和周疯继续负责崔家的善守,已经剩余货物的安排,我和我媳妇盯着背后搞鬼的人,不过你们二人行事一定要小心,我把优盘的事爆出去,就是等着他们上钩呢,你们的安全可是第一位的。”

    “好,崔家那头还有其他货物善后的事都交给我了,船的戎修也要尽快进行,这头就交给你们了。”唐宏图起身,对谢东一个九十度的鞠躬,周疯亦是如此,谢东和楚晴对视一眼,不做声。

    不一会他们尴尬笑笑,离开,他们一出门就听见谢东的后叫,“老子是升天了吗?”

    唐宏图二人一个战栗,急忙离开,下次换一个感谢的方式,不过东哥也太敏感了吧。

    “小东,接下来我们怎么做?”楚晴握住谢东的手。

    “很简单,这几日随身把迷你电棍带上,我早上给你的宝贝,你可收好。”谢东暗示她,她甜甜一笑,点点头。

    这优盘放我手里,怎么会丢呢?他们来了不得被窝吓跑?谢东嘴角一扬,拿出电话正要给唐骏打,唐骏就和刘枫进来。二人都顶着黑眼圈,一看谢东也是如此,不禁长叹一口气。

    “怎么样?昨晚没发生什么吧?”谢东起身给楚晴倒了杯水,放在她手心里。

    “没有,什么都没有,师父,是不是搞错了?”

    “不会,对了,你把这些手机给他们还回去吧,就说这些手机都是没有问题的,他们自由了。”谢东摸着下巴,神秘一笑。

    “嗯,我现在就去。”唐骏跟着刘枫跑了一趟,勤快许多。

    “等等,叫曹勇去就行,这几天员工宿舍由曹勇盯着。你们俩有新任务。”谢东冲他们眨眨眼。

    两人浑身一个哆嗦,一地的鸡皮疙瘩,楚晴见此,哈哈大笑,“小东,这么好,你们怕什么?”

    怕什么?要尝过他的拳头,就知道怕什么了?二人对视一眼,傻傻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