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贴身狂兵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章 告别过去
    他这头愁眉不展,郭振那头是忙的热火朝天,审犯人,做记录,救孩子,找家人,研究解药……无数的事情等着他们去做。下到猜测过不了几天,这个悬挂来多年的案子就结了,李光一定功臣,说不定郭振也要被升职,这些他都不感兴趣,这个案子了结,也是跟他的一个了结。

    “嘶”一阵汽车的刹车声过后,一道倩影踩着高跟鞋急急跑来,撩了撩眼前的头发,跑过去做到谢东身边,递给他一水,“结束了?”

    谢东不由说话,只是蓦然的点点头,接过水,喝了一口,一把搂住楚晴的肩膀,楚晴乖巧的靠在他怀里,手抓着他的手,与他十指相扣。两人看着波光粼粼的水面,心里如同石头砸进心湖一般,“扑通”一声,沉入无尽的湖底,却激起阵阵涟漪,久久不散。

    不知过了多久,太阳已经西斜,他们的影子也被拉的很长,谢东终于开口,像是在给楚晴,又像是在给直接说,“在我很小的时候,小到我已经记不清哪个时候我有几岁。只记得很小,那个时候记忆里的世界,都是灰色的……”

    灰色的世界里,小时候的谢东没有很多的玩具,只有和一群村里的孩子玩儿猫捉老鼠的游戏,他记得那时候很穷,但是真的很开心。尤其是他看到这个世界上另一种颜色时,他更加的开心了,那是一个好看的叔叔,递给他一块红色包装纸的糖果,他犹犹豫豫不知道该不该拿着。

    最后他没有抵抗住诱惑,接过糖果,就吃了一口,他的童年就便陷入了黑暗,准确的说,是他的在吃下糖果的那一刻,眼前就模糊了。直到他清醒过来,才发现直接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几个抽烟的男人围着几个和他年龄相仿的孩子指指点点的说着什么。

    那时他还听不懂,只记得有“钱”这个字。后来,没有任何意外的,他被买了,买到一个比他们村子还要穷的地方,刚刚到哪里的时候,他很怕,一直哭,一直哭,只记得一对夫妇不停的哄他,后来的后来他忘记了是这么接受的。

    不过好景也不长,没有多久他再次无家可归,原本贫穷的家,为了买下谢东,花了所有的钱,最后夫妇生病去世,在临死前,叫他回到他以前的家。他记着那个村子的名字,那一年他只有十二岁,一路乞讨着回到村子,村子已经大变样。

    他没有找到父母,也没有找到他们的坟墓,于是他开始了流浪,在城里打工,可年纪很小,又常常被欺负,也是打工的时候遇到楚晴,他们二人的身世相像,关系自然也好。楚晴作为大姐姐一直护着他,这一点到现在他也没有忘记,这也是他誓死保护楚晴的根本动力,他也要作大山,给出去依靠,保护她。

    话说的断断续续,终于好似讲完了,谢东说着,楚晴听着,其中的一些楚晴知道,还有一些不知道。楚晴最后狠狠的抱住谢东,在他耳边轻语,“现在你有我,我有你,过去的就让它跟着这风,吹散吧。”

    “好。”谢东一下子凑到她眼前,低头吻上。

    风还在吹着,楚晴一滴泪滑落,是为瞬间,也是为谢东。夜幕降临,二人骑车回去,楚晴拦着谢东的药,紧紧的贴着他结实的背,心里满满的安全感,小东,你是一个大孩子,一直都是,却也是一个可以保护我的大孩子,谢谢你。

    第二日一早,谢东二人正式开始上班,幻美还没有搬过来,于是谢东跟着楚晴两头跑,唐家集团的事唐宏图打理得很好,周疯在新幻美帮忙,楚晴的压力也小一些。谢东很高兴,他们的幻美的发展的真是越来越好,不管是发展方向,还是规模都在不断的扩大完善。

    新幻美的出现便是转型的开始,跟着时代走才不会被落下,楚晴的思想一向前卫,谢东自然不会落后。平平静静的过了几日美好生活,工作虽忙,却很充实,二人正式的生活模式开启。

    一早,谢东便准备好早饭,像往常一样,打开电视机,看到的第一条新闻就是赵兴贩卖儿童的案子,跨时四年零五个月的案子终于了结。

    “……寻远、徐浩判处……”

    仅仅听了这几个字,谢东便换了台,楚晴迷迷糊糊的走出来,挠挠头,“为什么不听了?我还挺好奇的。”

    “知道他们逃不掉法律就好了,快来洗漱吃饭吧。”谢东温柔一笑。

    “好,马上来。”

    “今天去接齐琦,顺便请一周的假。”

    “为什么?”响起嘴里含着牙刷问。

    “解药研究出来了,李光给我的最新消息,毛阿毛的记忆慢慢恢复,只是有些是找不回来了,我相信齐琦的也可以找到。”

    “如果齐琦不想找到呢?或许她忘记的就是不愿意记起来的呢?”楚晴随口一说,却也不无道理。

    “好,那就听媳妇的,媳妇大人吃饭了。”谢东一口答应,他也不想齐琦想起不好的事情,毕竟王坤和吕飞的行为,对人的心理生理的伤害,可不是轻易就治的好的。

    二人吃过饭,谢东便去看毛阿毛,楚晴则去上班,最近相安无事的日子,他们过得很是惬意。一道医院,谢东的眉头不禁紧蹙,推开病房门,毛阿毛和李光正说着什么,见他来了,赶忙招呼,“队长,你今天这么有兴致来啊?之前可叫你来领奖你都不来。”

    “毛阿毛的记忆恢复的怎么样?”谢东开门见山。

    李光挠挠头,直接道,“还不错,只是有些还不记得。”

    “你想的起来多少?关于赵兴的?”谢东心里有些疑问,只能从毛阿毛这里得到答案。

    “赵兴啊,他可了不得了,他给我打针,我脑子就不太好使了。他还给很多人打针,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药。”毛阿毛说话颠三倒四的。

    这混蛋,不会是装的吧?记忆找的差不多,还把嘴给找坏了?说话怪怪的,谢东心里疑惑,“他的嘴是怎么了?舌头不好使?”

    “队长,他这是后遗症估计以后都得这样。”

    “你出来一下,我有话问你。”谢东转身出了病房,李光紧紧的跟上去。

    谢东看了眼李光,又看看周围,才说,“寻远有交代,王坤都对谁下过手吗?”

    “这……”李光见他的眼睛都要喷出火一般,更不敢多说话了。

    “说。”

    “齐琦、小萌、亮亮……”李光倒吸一口气,摇摇头,继续道,“太多了,这么多年呢。”

    “是啊,这么多年。”谢东冷声重复,一把揪住李光的衣领,放狠话,“这件事就不要会告诉毛阿毛和齐琦了,如果你说了,我第一个跟你过不去。”

    原来一直想不通的事情,在一刻他全部想通了,王坤最喜欢大概是齐琦了,不然也不会为了一个二三番两次的送上门,有风险不说,还把自己给押出去了。因为王坤和吕飞的关系好,吕飞就想着那齐琦来陪葬,算是对王坤的一点心意。

    而顶头的赵兴,又药剂在手,不怕这些孩子落到警察手里会说什么,他们连自己的名字都肯不记得,更不要说记住这些人的恶行。谢东想到此处慢慢坐到椅子上,问,“其他的孩子呢?有问题吗?都安顿好了吗?”

    “嗯,又监护人来认领的,也有没有认领的,都暂时放在福利院,总要有人照顾他们不是?”李光很是伤感,“救他们出来的时候,一个个瘦骨嶙峋的,身上的伤疤淤青随处可见,有好几个女孩子都惨遭毒手,还有辗转卖出的。幸好,他们坦白的很快,孩子都找到了。”

    “嗯,我知道了。”谢东起身冲李光摆摆手,“我走了,祝你平步青云啊。”

    “谢谢队长!”李光本来还要说很多,见谢东冷着脸也没有什么兴致,只好闭嘴,这个队长啊,有时还真是让人琢磨不透。

    离开医院,谢东去看了齐琦,齐琦还是那样的天真无邪,他突然感慨良多,带着齐琦翘课去了北口码头,两人在码头上吹泡泡,看着泡泡飞走,好像所有的烦恼一并飞走一样。

    “啊!过去,再见!”谢东对着一望无际的水面,大喊,这喊出来一切都好了,心里也舒坦。

    “啊!”齐琦稚子之音喊出,多了一丝乐趣。

    两个人一大一小,在还把喊来喊去,把钓鱼的老爷爷都吵走了。二人对视一眼,哈哈大笑。最后回到学校,谢东和齐琦一起被老师罚写保证书,两个孩子气的人,都没有写,倒是把一下午的乐趣说了个遍。

    大概是老师看齐琦的写的不错,还摸摸齐琦头,就让她去听课。倒是把谢东留下教育一番,本要争辩的谢东,一想到好男不和女斗,一直没有说话,最后老实也觉得无趣,就放他走了。

    一出学校,谢东摇摇头,掏掏耳朵,哇塞,这外面这安静,以前这么没有发现?跨上车,网新幻美赶去,一天不见他媳妇,这心里可想的慌。

    而楚晴正在忙着装修新幻美的事,以及上班的各项工作安排,一切都要和周疯核对,毕竟一开始是不能出错的。

    装修工人见楚晴长的美,又看起来好说话的样子,见周疯不在,时不时的想沾点儿便宜,几次楚晴都躲过,严词厉色之下,他们悻悻的缩回手,可就是有那么一两个不知好歹的。一个过来问楚晴设计图的事,一个跟在楚晴后面,伺机像沾点而便宜。

    这手还没有挨住,一双雷达一样的眼睛瞬间扫来,男人的手成了红色的爆炸点,下一秒,“咔嚓”“嗵”一声,随即,“啊!疼疼疼。”

    楚晴吓了一跳,一回头,谢东一把将其搂在怀里,亲昵的说,“媳妇,这工人谁找的?手这么不干净的人都敢让来?”

    听到动静的周疯赶紧跑过来,看了眼地上人,又看看谢东瞬间明白了,“东哥,这人我马上换掉,你别生气。”

    “换掉?你是连你也想换掉?”谢东豪不客气,还是他找的人,都敢这么放肆,那还得了,都敢欺负我媳妇,我看不单单是手不想要了。

    “东哥,你放心,这件事我处理。”

    “你处理?”谢东冷哼一声,直接对着那一脸苦相的男人,道,“这活你继续干,一直到干完。不过,你没有工资!你的工资就算是我媳妇的精神费。我在的时候你都敢动手,我真不知道我不在的时候你想干什么?”

    “我,不行啊,我上有……”

    “有什么?”谢东一口打断,“周疯,报警,就说这里有人猥亵,咱们这里有监控,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进局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