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贴身狂兵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八章 结束
    随后,不到五分钟,整个市中心的路被封死,过往车辆严查,一个个武装人员冲进地下车库,闲杂人等全部被驱逐出去。这场戏瞬间拉开帷幕,为了抓一个年过半百的赵兴,他们出动几乎所有的警力。

    “刘海,这里面有那个人吗?”谢东将平头交给特警。

    “没有。”鹿海有些失望,不甘还带着些“又要给他逃了吗?”

    看到收网的众人,各个在监控室里欢呼,不过郭振是一脸的颜色,他看着寻远的路径,这分明是往郊区去,心头一沉,拿起电话打给谢东,“谢东,寻远去了郊区。”

    “我知道了,正要问你,对了要我们的人继续跟着,我马上过去看,加紧审他们。”谢东给刘海打了一声招呼,便朝地下车库跑去,一出去,骑着摩托朝郊区而去,一路上郭振指引,他的速度很快,不过十几分钟便追上他们的人。

    前方出租上的寻远极其谨慎,时不时的往后看,谢东的摩托车躲在他们的车后,不过寻远还是心虚了,叫司机快开,试图甩开他们,谢东咬牙,他妈的,疑心还挺大,老子给你一个意外的惊喜。闲着脚下油门加快。

    不过十分钟,前面出租车就摔下他们一段距离,在一门口停下,寻远迅速躲起来,出租车迅速离开,跟着的出租车的警车追去。谢东路过这门口再次倒了来,这时废弃的汽车厂,这个地方他可是再熟悉不过。一连来了好几次,将车停下,缓缓走进去。

    而躲起来的寻远发觉有人跟着,加快脚步,朝汽车厂里面跑去,谢东紧追不舍。而立在暗处的徐浩,握紧拳头,看来平头他们没了,那是一个局!他一拳砸在墙上,关节渗出血,今天要是不脱一层皮,我看是出不去这个地方了。

    “浩哥,”黄毛见他赶紧跑过来,一把扒住他的肩膀,生怕他跑了一般,“是谢东,是谢东。我们淘吧,我们根本打不过他啊。”

    “你以为,我们逃得掉?现在的海宁市可是固若金汤,就算出去,那我们也怕是被打成筛子了。”徐浩眼神发狠,从怀里取出两把抢,塞给寻远一把。

    这可把寻远吓坏了,他就是一个小混混,什么时候见过真枪,这一拿到手里腿都软,哆哆嗦嗦的拿不稳,“浩哥,我害怕。”

    “害怕,你怂恿王坤强奸小孩的时候咋不害怕?现在害怕?哼。”徐浩拉着寻远躲在暗处,悄悄看着谢东。

    一口气追进来的谢东,环顾四周,废铁,废汽车,捡起一根棍子,紧紧的握在手里,靠着边缘,慢慢靠过去,他们有枪,或许不止两把。谢东捡起一块石头,朝对面的废铁砸去。

    “嘭”

    下一秒,本就胆小如鼠的寻远,扣住手枪,一下子冲出来,对着废铁“砰砰砰”一连三枪,“混账蛋!”徐浩咒骂一句,一把把他拉进去,狠狠的按住他颤抖的胳膊,“你他妈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哼,”谢东冷哼一声,看来这两个人好对付多了,“我看你们就认输吧?你们有枪有什么用?我的特警大队可就到了,你们拿起枪伤不了我,放下枪打不过我。再加上一个好无用处的黄毛,想想就觉得可笑。”

    “哼,你有本事出来,我就不信打不中你。”徐浩咬牙,壮着胆子喊,他见识过谢东的本事,那也在北口码头他就亲眼见过,和他一对一除非他想死的更快,他握紧枪,一把推开寻远。

    “那就接招吧。”谢东快跑几步,一脚蹬在石柱上每一个漂亮的后翻稳稳落地,随即闪进石柱后面。

    “砰砰砰”又是一连三枪,谢东嘴角微扬,很好,看你还有几发子弹,“啊!”谢东故意惨叫一声,抬手挤出血浆,故意靠着墙滑下去,接着嚷嚷道,“谁他们开的枪,找死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浩哥,我打中了,我打中了!”寻远一下子冲出去,大概是被吓破了胆儿,好不容易反击有效,有了逃命的机会,顿时什么都不顾来,正好看见谢东血红的手垂在哪儿里,更是大胆。

    一步一步的靠近谢东,谢东故意装作挣扎的样子,见这样,寻远更是盲目,直接跑过去,见谢东浑身血淋淋的样子,哈哈大笑,一声,对着隐在暗处的徐浩招招手,示意他过去,徐浩眼了下口水,这不能的,谢东不可能就这么容易的没了。

    寻远一把揪住谢东的衣领,看眼神迷离的他,咬牙切齿,“他妈的,曾经打过老子!老子今天就……”

    谢东反手扣住他的胳膊,一把夺过手里的枪,“嘭嘭”两声,直接打在他的腿上,“啊~啊!谢东……你他妈的……徐浩,快跑!”

    自己挨了两枪竟然还想着要徐浩跑快些,听到寻远哀嚎的徐浩手心里的汗更是多,不由舔了舔嘴唇,谢东他……有枪了,我死定了我死定了,两腿开始打颤。

    “他妈的,敢骂老子!”手枪在谢东手指间飞快一转,稳稳落在手心,一把将寻远推到地上,瞬间血染红了一片地。谢东看也不看他,这样的人还要我出手打几次,我看第一次下手太轻了,才导致了今天他敢拿枪对着我。

    “怎么样?浩哥?”谢东嘴角一撇,朝徐浩走去,抬眼看见脚下一石块,太脚一踢,“嘭”一声砸在废弃车上,徐浩的神经已经到了顶峰,听不得任何的声响。之前谢东在北口码头玩儿飞刀的场景他可是历历在目,自然不敢多想自己能活着。

    “啊!”他大喝一声,如同给自己助威一般,冲出来,闭眼睛“砰砰砰”“砰砰砰”对着声音的方向打了六枪,谢东一脸无奈,这时是一样的队友凑一起了,他飞快跑过去,一脚将精神几乎崩溃的徐浩踹飞出去。

    “嗵”他狠狠的摔在墙上,手里的枪也掉在地上,谢东捡起来,朝徐浩走过去,徐浩嘴里冒着血,挣扎着后退,死命的摇着头,谢东看着徐浩也很脸生,也没有想起来再买地方见过他,这家伙看起来怕他怕得要死。

    一把扯住他的衣领,徐浩颤颤巍巍的跟着谢东走,两眼空洞,似乎刚刚的那一脚才把他从虚幻中拉回来一般。走到寻远面前,微微一笑,“都是老对手了油门我就直说,能走吗?”

    “能,能。”寻远咬牙,死命的站起来,不到一秒,“嗵”跪下去。

    臭小子,,还挺二,谢东一把将徐浩扔进他的怀里,拿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为,郊区废汽车厂,来几人过来接应一下。”

    说完“啪”挂断电话,谢东看着这两个怂人,嘴角一动,“在警察来之前,还有什么要交代的,赶紧说,等警察来了,我就是想给你们说几句话,可都说不上了。”

    二人对视一眼,咬咬牙,没有人开口,十分钟之后,谢东的耐性已经到了极致,他最讨厌的就是问人话而又无人答应。谢东先缓了口气,接着,一道犀利的眼神过去,二人同时缩缩脖子,“说,还是不说?”

    就单单这五个字便如同从地狱中而来一般,二人一个寒颤,徐浩怯怯的问,“大,大哥,你想问什么?”

    “要我问?”谢东额头上的青筋瞬间乍起。

    “我说,东哥,赵兴把其他的货叫我们处理,在南庆市我们才处理,还有一部分在……在……”寻远说着看了眼徐浩,见徐浩也是心如死灰的样子着才放心,继续道,“在海宁市下水道里。”

    “下水道!”谢东吼了一声,下一秒,“嘭“一拳砸在地上,地上瞬间一个窝,冷声道,“继续。”

    “赵兴每次都会给新来的货打一针,那针的配方是赵兴亲自配的,也是多次实验之后才得到的最终配方。”徐浩轻声说,生怕一不小心就被眼前的男人给生吞活剥了。

    “知道解药吗?”

    “不知道,赵兴看可能知道,不过,他不会配的。”

    “嗯?”

    “货不需要解药。”

    这几个字就像是炸弹一样砸在谢东的心口,“或不需要药?”哼,真是一群昧了良心的玩意儿,他拿出手机,拨通一串号码,递到寻远嘴边,“说剩下孩子的具体位置在哪儿里。”

    “是是是,”寻远唯唯诺诺的点点头,吞吞吐吐的说,“孩子在十字街左手边第二个下水道里,对了,有人看管。”

    谢东一把收回电话,负手而立,望着头顶刺眼的太阳,继续道,“还有吗?”

    “王坤……”

    后面的话,谢东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心态去听了,每一句话都像是针一样刺在他的心口,这些还都只是孩子啊,只是孩子啊,不是致残乞讨,就是被王坤强暴,如果侥幸逃过王坤的手,也逃不过吕飞的手,带着一群孩子看污秽的玩意,不是暴力就是少儿不宜的场景。

    仅仅这么一想,谢东的心都好似在滴血,双拳紧握,转身“嘭”对准二人的下巴,就是一人一拳,二人捂着下巴“嗷嗷”直叫,谢东咬牙,若不是法在,老子是绝对不会放过你们这群人渣。

    “他妈的,给老子待好了,喊什么喊!”谢东怒火冲天,还是忍住,保持心里的最后一根清醒的神经。

    很开到来的警车把他们带走,刘海要他一起回去,谢东看也不看,直接跨上摩托,疾驰而去,任凭耳边的风呼呼而过,急速超越眼前的车辆,心跳越发的快,心头的恨意越发明了。尽管他们即将受到惩罚,可那些孩子们,他们受伤的生理和心理要过多少年才愈合的住,就算愈合住,也是持久不灭的伤疤。

    心里闷火越来越多,他一人冲到北口码头,那个废弃的地方,摩托车远远的停下,他坐在码头上,吹着海风,手边放着一凭水,时不时的喝一口。他突然拿起电话,编辑一条短信,看了又看,删了又写下,犹犹豫豫许久,最终点击发送。

    他时不时看一眼手机,没有回消息,他望着宽阔的水面,一望无际,就像是人心的黑暗面一样,越是走进,越是清楚的认识到,这给世间的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