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贴身狂兵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 追踪
    赵兴都话说完,那人又带着二人匆匆离开,消失黑夜之中。

    众人分开之后,唐骏直接回了唐家别墅,徐猛由于将一重要文件落在集团,便驱车前往唐家集团取文件。唐骏本要带着两人,徐猛坚持不要,岂不料,他在发动引擎的那一刻就被盯上。

    徐猛取完材料,下楼之后,习惯性的环顾四周,恰好暗处一个人头冒了出来,徐猛嘴角一抿,看了眼手里都文件,这文件事关明日的大事,不能马虎,于是立刻经文件带回办公室锁了起来。

    这才下楼,他没有去停车场,而是直接从大门离开,本以为可以甩掉他们,却不想,对方步步为营。

    暗夜里,一暗巷之内,一声男人的嘶吼,便没了生息,三人裹了裹衣服,消失不见。

    谢东楚晴二人一回到家,谢东便抱着楚晴要和她算刚刚的帐,不一会儿二人便陷入爱河。

    次日一早,二人起床打扮,谢东还是老样子,在楚晴的百般要求之下,磨磨唧唧的换了一身休闲装,虽然楚晴对谢东的品味很不理解,却也尊重。谢东看着镜子里的直接,一夜之间胡子竟然长长了,无奈的刮着胡子。

    眼睛时不时的扫一眼,认真换衣服的楚晴,着曼妙的身姿,看着食欲大增啊。人咽了咽口水。

    不到九点众人都聚在唐家集团,不单单是唐家的人,海宁市有头有脸的人都来了,哈有一大堆都记者。作为一个月内娱记都八卦中心楚晴,自然被问东问西,谢东很是不满,可看楚晴礼貌的笑意,就知道这娱记要被调侃了。

    “楚总,请问作为唐家集团最大的股东,为什么不改名呢?”

    “那么请问,如果你离婚又再婚,你会要你的改姓吗?”

    “……”

    “请大家支持唐家集团,也不要忘记我们的幻美工作室,谢谢。”

    “……”

    楚晴一路应答如流,那些八卦者,一个碰壁,谢东心里是乐倒不行,这样有趣的媳妇,怎么就被直接娶到了?

    “媳妇,你真厉害。”

    “这时自然。”

    “楚总,东哥!”唐宏图和唐骏笑脸相迎,抬手示意。

    “师父,师母好。”

    “唐总。”

    一一握手之后,唐宏图手持文件,面对众记者,“各位,感谢各位记者朋友来见证唐家集团收购星华公司的这一历史时刻……”

    站在唐宏图身后的几人可以心思听他说来说去的场面话,唐骏有些心神不安的看着前面,一会又看看后面。谢东注意到晃来晃去的唐骏,压低声音问,“你看什么呢?”

    “徐总没有来。”唐骏的神情有些不自然。

    “怎么了?你们昨晚没有一起回去?”楚晴急忙问。

    唐骏挠挠头,小声对他们将昨晚的事,说了一遍。楚晴和谢东对视一眼,同时心里一惊,谢东的脑子里瞬间闪过昨日出现在幻美工作室附近的黑衣人的影子,咬牙,赵兴是你干的吗?徐猛消失,家没有回,公司不见人,倒是机密文件进了保险柜。徐猛,你不会……

    “最后,我宣布,唐家集团收购星华公司,并承担其一切债务。”唐宏图说完,众人纷纷鼓掌,他回头扫了一眼谢东,谢东有些失神,他也不介意,接着道,“各位……”

    谢东上前一步捂住唐宏图话筒,迅速在他耳边低语几句,唐宏图赶忙退后,“各位记者朋友,今日发发布会到此结束,感谢各位的来临。”

    简单粗暴的赶走的记者,不过五分钟,刘海带着一队人马朝天门而来,谢东刚刚感觉到手机一震,打开一看竟然是刘海发来的照片,心头一沉。记者都在无疑会把这件好事变成坏事,舆论的力量他不敢低估,于是出此下策。

    “东哥,”刘海过来先给谢东打了个招呼,才对唐宏图道,“唐家集团的徐猛被杀,死于乌木巷,唐家集团内的所有人将接受调查。”

    “徐猛,死了?”唐宏图身形一动,竟然微颤,看的出他与徐猛的关系不一般,而唐宏图也真的是老了。

    “是,请节哀。请配合调查。”刘海招了招手。

    四五人纷纷上前,在场的所有人带到会议室,诸葛审讯。楚晴攥着谢东的手,极为紧张,手心里的汗层出不穷,谢东拍拍她的肩膀,“没事,警察会查清楚。”

    “你说,是赵兴吗?会是他吗?”楚晴的声音几乎在颤抖,赵兴和温玉对她造成的伤害可是刻骨铭心,之前为此还看过心理医生,她以为结束了,没有想到还有这么的后事,心里寒气飕飕而过。

    “媳妇,别多想,说不准是意外,”谢东这么安慰楚晴,其实他自己都不相信会是意外,眼神空洞中带着丝丝恨意,赵兴,你到底要做吗?一个一个除掉我身边所有都人吗?赵兴,你已经彻底惹怒我!他咬着牙,轻声道,“没事,媳妇,没事。”

    “昨天一切还好好的啊,我们还一起吃饭,一起工作,怎么今天就……”楚晴逆境时女人,经历过各种生死的人,本应该看淡很多,却又真的真的难以相信,嘴里时不时嘟囔一句。

    唐骏从会议室里出来,捂着脸痛苦,“师父,他对我最好,爸爸每次责备我,都是他给我说好话……我昨天就不该让他一个人来集团,我就……”

    唐骏自幼调皮,却又被家里人宠坏,每次犯错都是徐猛几人给唐宏图说好话,才能逃过体罚,徐猛为人较容易相处,对唐骏就像是亲人一般,唐骏看他看的很重,加上唐骏以为徐猛的意外是他的小心造成,哭的更是伤心。

    “行了,这件事,交给你师父,你照顾好你师母。”谢东拍拍楚晴的肩膀,眼神告诉她要坚强。

    “小东,你要小心。”

    谢东点点头,推开会议室门,刘海正在问周疯,见他进来,连忙起身,“东哥……”

    “走,去看看现场。”谢东一把拉住他的胳膊,脸色极差,几乎可以说成黑炭一般的颜色。

    “是是是。”在周疯吃惊眼神下,刘海赶紧给谢东回话。

    二人一路跑到乌木巷,谢东速度极快,刘海在后面追的是上气不接下气,一道现场几个不认识谢东的警察企图拦着,谢东扫了一眼他们,“真的‘血狼’吗?还不给我让开?”

    李光早就跟他们说过,他的队长的代号就是“血狼”,是为了谢东查赵兴的案子方便,二人一听此话,赶忙让开,谢东一觉踏进乌木巷,心头便是一沉,赵兴居然用这么残忍的手段杀死徐猛。

    法医在一侧忙着,谢东立在一旁,眼神扫过,尽是:杂乱的木堆,断掉的木头,沾着血的墙,地上皮鞋摩擦的痕迹,墙上的抓痕,凌乱的头发,胯下的血污,以及断裂的木头直穿心脏。徐猛的血液已经凝固,衣服上的血,手指里的敌人的皮下组织还没有被采集,一只脚光着……

    不得不说,对方的手段及其残忍,先要其命,后断其根,招招致命。现场打斗的痕迹及其严重,早晨报案的人是拾荒者,吓到半死,现场保护完好。

    赵兴,除了你,我还真的想不出,谁能有这样让我痛恨的把戏呢?谢东握紧拳头,不等法医开口,谢东对拿着笔的记录的人说,“死者与三人搏斗,二人故意牵制控制死者,让死者大意,隐在暗处的人寻找时机,一人倒地,一人揪住他的头发,就在死者要反击之时,隐在暗处人,一招,断木穿破其胸膛,而后死者倒地。凶手难平心中愤怒,毁其下体。”

    “……”法医缓缓起身,一双明亮的眼睛看着谢东,眼睛一亮,“谢东队长!真的是你?”

    “……”谢东扫了眼她,长的人高马大的,还挺俊秀的,像个男孩子,可就是想不起来什么时候见过她,拉着脸没有反应,转头看着刘海,“这案子你破不了,交给李光吧。”

    “谢……”那姑娘看着谢东离开,咬咬牙,“你真的忘记了吗?”

    “是。”刘海本还想凭这案子升职呢,谢东这话一出,他半个心都凉了,招呼一下,开着车就朝警局而去。

    谢东一路走,一路想,赵兴这么久四处躲避,他会躲在什么地方?还能这么的有恃无恐的出手杀人?他为什么要杀徐猛呢?

    这时电话突然响了,“东哥,救我……”

    “毛阿毛!你……”谢东停下脚步,环顾四周,没有一个可疑的人,“赵兴,你杀了徐猛……”

    “是,我还要杀死这个线人,唯一的线人。”赵兴咬牙,刀子死死的抵在毛阿毛的脖子上,恶狠狠的说。

    “啊!东哥救我,救我!不要!东哥,房子安全!安全啊,你不要来!”

    声音空旷,没有回音,是在大房子里,周围安静,不是工厂,单元房,地下室!有房东的地下室!警察查不到的民居!还有,他说,房子安全?哈哈哈,原来如此!谢东猜测,拔腿就跑,对电话那头的毛阿毛道,“你放心,齐琦我会照看,你就好走吧!”

    “嘟嘟嘟”一片忙音,随后,某栋楼里爆发出一阵嘶吼,“啊!我就不该信你!不该!谢东,我要杀了你!杀了你!”毛阿毛嘶声大吼,额头青筋暴起,不顾抵在脖子上的刀,仰天大吼,随即大哭。

    谁想听到此话的赵兴,竟哈哈大笑,不进嘲讽毛阿毛,“毛阿毛啊,你这是一世的英明啊,都毁在了谢东手上。哈哈哈,毛阿毛,就算我不杀你,谢东迟早也会杀了你。没有利用价值的棋子,就会成为弃子!”

    “啊,谢东,谢东!我要杀了你!”

    “哈哈哈哈哈。”

    谢东一路穿梭在警察不轻易盘查的各个小区内,终于在一个崭新的单元楼前停下脚步,这是今年才盖的房子,没有卖出去多少。谢东咬牙,缓缓靠近,越是靠近,越是听到赵兴狂傲不羁的笑声,心里的怒火越是如同掉进油锅里一般,瞬间炸开。

    他摸出手机,给李光发了消息,打开定位。悄无声息的潜入,果然,才刚刚道楼梯口,便看见一黑衣人守在门口,他故意发出一声咳嗽,“啃啃。”

    “谁?”黑衣人警惕的问,并慢慢朝他走来。

    谢东嘴角轻扬,“你说呢?”

    “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