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贴身狂兵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三章 砸场子
    一夜楚晴无眠,翻来覆去想着她和谢东的关系,想着幻美未来的发展。而谢东很快睡着,第二天谢东一早便去做饭,可等了很久也不见楚晴出来。有些担心,在门口听了一会,确定人在里面她也就放心了。

    吃过饭突然手机一条短信,他匆匆看过,简简单单回了几个字,对方就没有消息了。刚把打开还没有看几行,周民一个电话过来了,“喂,周民啊,什么事啊?”

    “啊,那个,东哥我找你点儿私事,你能出来一下吗?就不要告诉晴姐了。”周民的声音听着有些不对劲。

    “噢,行,那我在小区门口等你?”

    “嗯。”

    挂了电话,谢东心里嘀咕,周民有私事找我,这还真是稀奇了,不过,看样子不是什么好事。本着多做好事的心态,谢东在桌上留了张纸条,便匆匆离开。

    不过十分钟,两人在小区门口碰面,周民捂着左脸,指了指马路对面的馆子,示意谢东和他去哪儿说。

    “不是,你这是怎么了?被猫爪了?还捂着个脸。”谢东说着,就扯下他的手,这一看吓了一跳,半个脸都是青紫色,本就干瘦的人,这么一看,更惨了。

    “这会是怎么了?被媳妇打了?”据他所知周民还没有结婚呢,连女朋友都没有,就是一个丝。

    “东哥,你就别笑我了。”周民捂着脸,把谢东拉到馆子里,要了个小包间。

    周民上手就是连喝六杯,一脸的不痛快,谢东在一旁看着也不劝,过了一会,菜上来了,周民拿起筷子,巴拉了几口,这才抬起头,满脸的委屈。

    “怎么了?男人嘛,该说说,这什么表情。”谢东拍拍周民的肩膀,风轻云淡的说。

    “哎,东哥,你是不知道,我家在新城区,房子要拆迁了。”

    “这是好事啊。”

    “我上面有个不成器的流氓哥哥,把我爸妈的钱占了,还要占我的钱,这几天还闹着要把我爸妈赶出来。”

    “你爸妈和他一起住的?”

    “是啊。东哥,你看我着脸,就是昨天和他争辩,被打的,我爸妈现在挤在我的出租屋里。我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我才……”

    “你是想把你失去的拿回来?”谢东一瞬间绅士觉得自己是个打手,赶忙摇摇头,把心里的怪想法压下去。

    “我就想要回我爸妈的那一份,政府给的房子,就是给爸妈的,他给占了不说,还要做什么生意……”

    “还有经商头脑?”谢东打趣。

    “东哥,你说说,这可怎么办啊?”周民哭丧着脸,不知办法。

    周民家就是拆迁户,家里的房子拆了赔了些拆迁款,人人有份,要是家里只有周民一孩子,还好说,偏偏多了一个不成器的哥哥,着周民的哥哥周洲,还真不是个人。抢了父母的钱去赌,输了之后,就要周民的钱,周民不给还动手,粗狂的周洲把周民打伤,还把他父母赶了出来,要拿政府补贴的房子做生意。

    这单元楼里能做什么生意?周民又去理论,又被赶了出来,无奈之下来求助谢东。谢东倒是觉得这种流氓混混最怕什么啊?一,警察这时毋庸置疑的,二,就是比他更狠,更不要脸的混混。

    二人就这么说了几句,谢东要了他周洲的地址,二人大摇大摆的朝周洲家去,两人骑着车,一路狂飙,不过半个小时就到周洲小区门口。周洲指着一单元的三楼,“东哥,就是红窗帘的那家。”

    门口坐着的老大爷,见周民回来,高兴的喊,“周民回来了?你爸妈啥时候回来啊?”

    “大爷,过几天吧。”周民捂着脸,匆匆而过。

    谢东对那大爷笑笑,指着周民说,“大爷,周民他哥在家嘛?”

    “在啊,那个不成器的种儿,真是混账啊。天天在外面赌,这几天倒不出来了,大晚上的嚎叫个不停。” 老大爷愤愤的骂着。

    “噢,大爷和他们关系不错啊?”不是开的窑子吧?周洲要真敢还真是厉害,谢东一笑。

    “是啊,我们以前就是邻居,现在握住二楼,他们住三楼。”

    “难怪啊,大爷,那我先走了。”谢东打了声招呼,追上周民,“你这哥在家里干什么呢?大爷说,天天晚上嚎叫。”

    “吃喝嫖赌,啥都会。”

    “还会打人。”

    “东哥,你……”

    “好了好了,上去吧。”谢东在他耳边耳语几句。

    两人穿过肮脏的楼道,转了几圈,到了三楼,门口堆着一大堆的外卖盒子,还有些酸臭味。谢东 突然在心里人定了刚刚的想法,一个人哪儿来这么多的外卖盒子。他了碰立在门口迟迟不敢敲门的周民。

    “放心。”谢东拍拍他的肩膀。

    “嗯,”他敲了敲门,“哥,我来拿我的衣服什么的,你开下门。”

    也不知里面在干什么,一阵骚动,周洲骂骂咧咧的吼,“等一下,你个王八蛋,老子让你把东西拿完,你还留着干嘛!”

    没见人倒是听够了骂人声,周民极其尴尬的低着头,脸红红的,这真是丢人丢到家门口了,谢东的脸色也变了,像这样的人渣,他的手下从来没有留情过。

    过了许久,才听到周洲往门口走的声音,“呼”门开了,谢东一见,顿时一愣,这时人嘛?活脱脱的一堵墙啊,快18的个子,站在门口,就能挡多一半,难怪周民打不过,瘦瘦高高的周民要是被周洲压一下,估计气儿都没了。

    “哟,还打帮手啊?”周洲抱着胳膊,一副要动手的样子,周民微微侧头,看了眼身后的谢东,直言,“我是来拿衣服的,你让开。”

    “你他妈的,好小子啊,还敢跟你老子……”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一拳就朝周民而来,周民眉头一簇,吓得多都不会躲了。

    谢东咬牙,混炸东西,一把拉开周民,抬手接住他的拳头,借力打力,向下一弯,只听“咯嘣”一声脆响,骨头一阵,周洲见形式不妙说着就要抽回手关门。可谢东钳的死死,周洲试了几次,没有用,破口大骂,“他妈的,给老子去死吧。”

    说着,一把拉住门就要往谢东手上摔,谢东蹙眉,过真是个混账啊,他使劲一啦,周洲整个人和门一起扑过来。吓得周民惊呼一声,随后,谢东哈哈大笑,接着就是鬼哭狼嚎般的吼叫声,肥胖的周洲整个人扑向门,而门缝里的是自己手腕,他能不吼叫嘛?

    这时屋里也是一阵骚动,有东西落地的声音。

    “东哥,你没事吧?”周民赶紧上前问。

    “你让开。”谢东一声话音罗,抬脚一踹,“嘭”一声巨响,门打开了周洲四脚朝天的仰在地上。谢东进屋,周民紧随其后,谢东环视屋里,垃圾桶里的,一块一块湿润的沙发上,有桌子上的不明液体,还桌子边的啤酒。

    屋子不大,只有三间房子,住他们一大家子刚刚好,三个房间的门都死死的关着,地上还有女人的内衣,当然也有男人的。这样的情形就算是个傻子也看的出来,周洲干的好事。

    好好的家,成了窑子店。

    周民咬牙切齿,直吼,“周洲你他妈是人吗?啊?这时家,不是窑子店!你咋能在家里干这样的事啊!”

    “哼,”周洲丝毫没有将他放在眼里,捂着胳膊爬起来,“你个杂碎,你知道什么?这会死赚钱你懂不懂?不要以为你带了个帮手,老子就怕你,我告诉你,老子还就是不怕你!”

    “周民,这样的事,你还不报警,等什么呢?”谢东抱着胳膊,实在不想听他们废话,直言提醒。

    可谁知周民这家伙居然怂了,真的就这么的怂了,周洲一瞪眼,一吼,“周民你他妈敢,你今个要把你老子告了,你老子,明天出来弄死你,杀了你住的地方!”

    “他妈的,在谁面前成老子能!”谢东忍无可忍,一方面对周民的懦弱无话可说,另一方面,周洲这混小子,着实吧他气着了。

    谢东踩着上沙发一个飞踢,“嘭”又是一声巨响,在他的脚碰到周洲的脸时,他明显的感觉到这家伙的肉还真是多,所有的肉都在空中颤抖。

    这一声巨响,屋里的人耐不住了,门开了门缝,他们偷偷看着,不等周洲再次说话,谢东一把将他来起来,脑袋怼在桌子上,他脸上的每一块横肉都再说着脏话,谢东看见他就恶心,索性转过头。

    “周民,报警!”谢东吼道。

    “嗯。”周民拿出电话,手都在颤抖,“是,警察局嘛?我要报案……是……在……对,聚众嫖 娼卖 淫。”

    “周民你个王八蛋敏感动老子……”

    “啪啪啪啪”谢东拿起手边的鞋,对着周洲的嘴就是四下,周洲这下乖了一点点,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嘴唇瞬间肿成了香肠。屋里的人听到报警,纷纷呢出来,要逃的意思。谢东知道这些女人不敢,只要镇住男人,一切好办,他抬眼看着那些男人,“干什么去?”

    “大哥,你就放……”一个光着上身的男人乞求。

    “哼,”谢东抬手拿起酒,“嘭”一子砸在周洲的头上,瞬间血冒了出来,“还有要走的吗?”

    女人吓得一个哆嗦,不敢出一言,男人夜市虎躯一震,退回房子,这一下打的周洲是神魂颠倒,血直流而下。周民更是捏了一把冷汗,对周洲他没有半分的怜悯,他是怕谢东受罚。

    “怎么还要说什么?”谢东真是不明白,都这样了周洲还要垂死挣扎。

    “打电话给高哥,要他过来!过来!”周洲拼尽所有的力气喊道,说完人就晕了。随后屋子里又窸窸窣窣发出些声音,不过一会,男人们带着女伴缓缓出来,怯怯的看着谢东,又有些看笑话的意思。

    “东哥,他们叫人了,我们……”

    “怕什么?你东哥一个大二百个都不是问题,再说,警察也很快啊。”谢东不怕事大,出言稳住胆小的周民。

    他缓缓起身,一脚踩在周洲的脑袋上,加大力道,他的嘴里再次发出呻吟声,所有人都缩了缩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