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贴身狂兵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人性
    一群人拿着刀子冲过来,谢东嘴角一撇,在幻美打群架时的用的招数再次使出来,果然,虽然有区别效果还是不错,忍不住脚趾头疼的手里的刀都扔了。还有几个硬撑着,要在吕飞面前立功的,舞着刀子冲过来。

    谢东眉头一蹙,下手毫不客气,一把扣住来人的胳膊,同时一拳直打那人肋下,那人惨叫一声,倒地不起。旁边的二人还未反应过来,谢东已经将他们的手扣住,一手一个,反身两个漂亮的过肩摔,二人同时落地。

    惨叫连连,吕飞的脸黑一阵,白一阵,看了眼身侧的二人,一个小平头,一个大胡子,又转头看着谢东,“不错,有些本事。”

    “是,还有本事你没有见过的。”谢东握紧拳头,话音刚落,便直朝吕飞挥拳而去。

    岂料,吕飞迅速后退一步,身侧二人立即上前,二人动作极其同步,出手接拳,谢东力道极大,一拳下去,二人后退两步,吕飞出手扶住二人,在一人耳边说着什么,大胡子诡异一笑,大喝一声,“啊!”

    一拳挥向谢东,他冷哼一声,侧身闪过,下一秒便握紧他的胳膊,一拳打在肋骨处,大胡子连连后退,却没有倒下的意思。

    “哎呀,还挺耐打,那看看这招你防的住吗?”

    谢东说着,突然一个俯身,扫堂腿袭来,大胡子本就踉跄不稳,“嗵”一声栽在地上,谢东一晃,对准他的命 根 子,就是一脚。

    很快,已经惨叫宣告谢东的胜利,他揉了揉手腕,大胡子面目狰狞,疼得在地上直打滚。谢东看向吕飞,不知何时,齐琦竟然跑到吕飞手上,昏睡的齐琦,没有要醒的意思。

    吕飞笑嘻嘻的看着谢东脸上精彩的表情,哈哈大笑,“你害死了王坤,让我这么多弟兄受伤,走该付出代价吧?”

    邪恶的脸上是让人惧怕的邪笑,吕飞看的出他不是谢东的对手,可要制敌,就是要出其不意,一人牵制谢东,一人后方抱走齐琦,谢东一心制敌,难免疏忽,竟然让齐琦落在吕飞手上。

    谢东看着吕飞的狂傲无人,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冷笑,眼睛死死盯住吕飞的手,他的手缓缓掐住齐琦的脖子,似乎料定谢东不敢动手一般,就在他以为自己要赢时——

    眼前突然一动,谢东不见了,随即,谢东一把反扣他的手腕,力道加重,同时一把抱过齐琦,脚尖点地,飞身而起,一腿摆在吕飞脸上,“嘭”吕飞瞬间飞起,重重的摔到麦地里。

    而小平头见此,手里紧握的枪,不由松了松,眼前的兄弟和老大都栽了跟头,自己还要拿命拼吗?不禁后退几步。

    吕飞捂着红肿的脸,挣扎着站起来,大笑,“你以为你救得了那个丫头!你想多了吧,我刚刚就给她吃了一点儿东西,她活不长了。”

    吕飞说完哈哈大笑,此言再次将谢东激怒,人性,人心长到狗肚子里吗?他看了眼脸色惨白的齐琦,恶狠狠的回头看了一眼小平头,小平头一个哆嗦,扔下枪跑了。

    没错,跑了,不单是他还有那些有喘息机会的弟兄一同跑了。吕飞见此大骂他们,没有良心。

    “哼。”谢东咬牙,甚至于不愿意与其多说一句话,身形一动,晃到吕飞身前,不知死活的吕飞,还在大言不惭,的咒骂。

    终于,谢东一脚踢在他的胯下,用一声惨叫,结束了耳边的聒噪。谢东扫视全场,凡是能跑的人都溜了,只留下吕飞和几个被打残的人。

    人贩子,可恶的人贩子,当初出手的时候就不该留情,他们怎么会有人性,谢东微微闭眼,心绪平复半刻,一脚踩下油门,带着齐琦回到医院。谢东猜测的不错,他们为了分散谢东的注意力,还派人去医院绑架楚晴,幸好在离开之时,谢东交流帮手,不然可真是顾头而顾不住尾了。

    这件事,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我倒要看看这个市里还有什么人贩子的势力,我谢东都要给他一并端了。本就是刚直的人,齐琦今日的经历,让他心底的苦一下子泛滥而出,一想到还有无数像齐琦一样的孩子被人贩子拐卖,谢东心口便是一紧。

    刚刚吕飞的手滑过齐琦的较小身躯,落在她的脖子上,狠狠发力的时候,他的心如同刀绞,而吕飞近乎癫狂的状态更是让他触目惊心。

    一道医院,他立即带着齐琦去做检查,好在检查之后的结果和楚晴一样,是。他微微放了心,看来吕飞是为了故意激怒我才那么说,可他的用意是什么?就是为了找死?谢东摇摇头,不再多想。

    抱着齐琦朝楚晴的病房走去,一道走廊便看见地上破碎的玻璃渣,脚步加快,终于停到病房门口,看到病床上沉睡的楚晴,谢东的心一下子平静了。他将齐琦放到隔壁病床上,看了眼坐在床边的光头男人,一手拍在他的肩膀上。

    “谢了,兄弟。”

    “哈哈哈,队长这是干什么?”光头男子摸摸光头,憨憨一笑,急忙起身对着谢东就是一个标准军礼。

    “哎呀,”谢东一把拉下他的手,“行了,我已经不再部队了,叫我东哥就行。刚刚有人来过?”

    “哎,东哥,你是不知道,刚刚何止是来过,是来了很多人,看样子这姑娘得罪了不少人吧。”陈光摸着下巴,神情凝重。

    “你也看出了,不过,是我连累她了。”谢东看着楚晴,心头一紧,过了半晌便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告诉了李光。

    二人商议一番之后,李光便匆匆离开,由于李光是出公差,也不能久留,李光临走之前抱了谢东一下。谢东看着李光的背影,嘴角一扬,这个兄弟没有白交啊。

    直到下午,楚晴才迷迷糊糊的醒来,一见谢东坐在床前,“呼”的坐起来,眼泪汪汪的一把抱住谢东,这可把谢东乐坏了,也保住她。这么久了,终于把这个高冷丫头给融化了,真是不容易啊。他心里嘀咕,却也高兴的要命。

    “哎呀,媳妇,我知道你想我,你害怕,不过没关系,现在我都解决了,你放心吧,啊。”

    谢东一开口,楚晴顿时心里只有想打他的冲动,一把推开他,同时拭去眼角的泪,被绑的那一刻,她多么的害怕,无助,她一醒酒看见谢东,这个给她安全感的男人,心头一暖。可这男人真是多嘴,这个时候了还想着占她的嘴上便宜。

    顿时心里一股火,一点儿感激的感情都没有了,她冷着脸,躺到床上,不想和他说话,翻身转到一边,看也不看他。

    “哎,媳妇,你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一向与谢东争执的楚晴,今日怎么就没有回嘴呢?她是不是吓坏啦?

    谢东这么一想,赶紧绕到另一边,蹲在楚晴面前,却见楚晴眼睛红红的,她哭了?女强人的楚晴哭了?谢东心里是一阵的心疼啊,这可是他的女人,他怎么能让自己的女人哭呢?赶忙安慰,“楚晴,你不要哭啊,现在不是好好的吗?你好好的,我好好的,齐琦也好好的,一切都好了,你,不要哭了啊,听话。”

    楚晴一哭,谢东的心揪到一起,说话也正经起来,他这么一安慰,楚晴哭的更伤心了,一把搂住他的脖子,放声大哭,谢东这时不敢多嘴,静静的听着,轻轻拍着她的背。过了一会,楚晴哭的差不多了,开始诉小声低诉。

    她恐惧,害怕,她看见一群拿着棍子的人围着他,他们一个个看起来像鬼一样,而且那个领头的好像变态一样,还给她吃了东西,她害怕极了,不一会就没有了意识。

    这次行动没有打断,只是静静的听着,终于她的心情平复下来,缓缓松开了谢东,谢东看着楚晴通红的眼,抬手拭去她眼角的泪。女人终究是女人,是需要男人去保护。

    “谢东,其实你不说话的时候,还是挺让人心动的。”楚晴突然来了这么一句,眼里泛着星星。

    “嘿嘿嘿,媳妇,我知道。”谢东此言一出,顿时楚晴的脸色一变,抬手一拳打在谢东胸口,谢东顺势坐在地上,道,“媳妇,赶忙这么使劲啊。”

    “滚蛋,嘴里一天就没有一句正经话。”楚晴抱着胳膊,别过身子,不理谢东。

    谢东挠挠头,嘿嘿一笑,“媳妇,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骂看的外。你说是吧?”

    “懒得理你,我饿了,买些吃的去。”楚晴撇撇嘴,心里却偷乐一下。

    “得咧,我这就去。”谢东乐呵呵的答应。

    这一路上,可真是春风得意,看什么都在笑,整个人像是要飞上天一般。

    就在此时,楚晴看来眼隔壁床的齐琦,还以为是睡着了,谢东并没有告诉她齐琦也被下手的事,防止他担心。

    她拿起手机,发现没有电了,赶忙充上电,刚刚开机,一条就是一条短信,随即一个陌生电话打来,楚晴看着陌生号码,犹豫半晌,最后还很是接听。

    “喂,你好,幻美……”

    “我是唐宏图,”唐宏图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直接打断楚晴的话,自顾自的说,“楚小姐,幻美与唐家的事,已经不单单是双方公司的事,更多的是私人恩怨。既然是私人恩怨,就请楚小姐明晚八点整带着谢东来宏大酒楼一聚,我们洽谈一下解决方案。”

    “……这……”楚晴还未开口,对方就已经挂断,这可怎么办?唐家是一个不能的势力,现在局面到此,唐家不会罢休,谢东还被卷了进来,这可怎么办?

    刚刚轻松的心情顿时又变成一团乌云,笼罩在心头,乐极生悲么?楚晴咬牙。

    另一头的唐宏图,嘴角一丝得意的笑容,他看向沙发上的人,嘴角一动,谢东前特种部队队长,正常退伍,擅长格斗,暗杀,阻击等多种战斗手段,为人友善,正直……

    谢东,你以为你逃的过吗?若是连你的背景也查不出来,那我唐家岂不是浪得虚名。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谢东,明晚拳脚上见。

    沙发上的人,一身迷彩服,取下眼镜,眼睛上一道深疤,触目惊心,嘴角扬起的笑意更让人胆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