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贴身狂兵 > 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报复
    立在谢东身侧的齐琦,眼泪汪汪的看着楚晴,刚刚见谢东那般恐怖的实力,都没有吓哭。只看了楚晴一眼,眼里便噘着泪。这几日与楚晴相处下来,小齐琦对楚晴已经十分依赖,见她昏迷不醒,心里害怕。

    此时谢东顾不得照顾齐琦的感受,揽住楚晴的腰,朝摩托车走去,他用绳子把楚晴捆在身后,让齐琦坐在前面。发动车子,迅速离开,朝市中心疾驰。

    就在他们走后不久,一行人再次来到废弃修车厂,为首的是膊纹着青龙的精干中年男人,身后两人扶着黄毛,黄毛指了指趴在地上死去一般的王坤。中年男人眉头微蹙,摸了摸嘴,“坤子的癖好早就改,可他就不是改,有这样的事,也是他咎由自取。他手下的货,都齐全了吗?”

    黄毛瞪大了眼睛,这可是吕飞最喜欢的手下王坤啊,被人打死了就只是这么一句话?最关心的还是货?他心里寒意升起,为了叫吕飞出手,赶忙道,“吕哥,有个叫齐琦的丫头,被那男人抓走了,我是怕事情败露。”

    “哼?齐琦,知道那个丫头,王坤对她可是上心的很啊。”吕飞,拍拍手,取出雪茄,身侧的人正要点火,他恶狠狠的瞪了一眼,一把揪住黄毛的衣领,“你他妈招惹的那男人?”

    “吕哥,我……”黄毛眼神一动,开口叫要胡诌。

    “啪”吕飞抬手就是一巴掌,没用的黄毛在王坤手下做事,这些年惹出的事都是王坤摆平,这次出来事,又找王坤,还不是拿住有特殊癖好王坤的软肋,这样的败类,以往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次竟然惹出这么的大事,还想开口狡辩。

    王坤对于女童有特殊爱好,尽管这在人贩子里是大忌,货是觉不能出问题的,可是王坤对女童的执着是屡教不改,这次倒好,把自己给赔了进去。

    “真以为你在王坤耳边吹的风我不知道?黄毛啊,单是这件事,你就可去西天了,还敢狡辩?”吕飞看了眼身侧的人,眼里的阴狠不言自明。

    “不,不,吕哥,我还有用啊,我能将功赎罪,吕哥,我还有用啊?”黄毛顾不得脸上火辣辣的疼,赶紧求饶。

    “是吗?”

    “男人就是老农民的样子,一点儿也不起眼,实力……”

    话还没有说完,吕飞突然转身,就在那一刻,黄毛整个人都瘫倒地上,这个场面他可是无数次的见过,吕飞不想要谁活了,脸上就是那般无所谓的表情。

    “不,吕哥,不……我还有用……”黄毛最后的话,还没有说完,只感胸口一阵剧痛,随后“噗”刀子拔出,黄毛倒地。

    身侧二人对吕飞点点头,道,“吕哥,解决。”

    “很好,查到齐琦,不惜一切手段,毁掉,记得带回来。”吕飞吸了口雪茄,缓缓吐了口气,烟雾缭绕,王坤你喜欢的东西,很快就会在那个地方与你相遇,而利用你的人,也下去了,你可以安心了。

    “是,吕哥,那坤哥……”

    “人都没了,带回去的意义,哼。回。”

    吕飞话说一半,众人自然明了,王坤和吕飞往日的关系绝非一般,可到了此时,能做的不过是要吹耳边风的人受到惩罚。

    吕飞回头最后看了一眼王坤,将雪茄扔在地上,道,“走,今夜若是看不到齐琦,你们所有人,都得付出代价。”

    “是。”众人心头一凛,纷纷离开。

    一路疾驰到医院的谢东,怀里抱着楚晴,身后跟着齐琦,众人见此都以为是一家三口,就是脸上神情怪怪的。

    在医院里东跑西跑,终于办好一切,楚晴的检查报告也出来,谢东接过看了眼,心里的石头顿时放下,是,看来楚晴得睡一段时间。朝大夫笑了笑,便朝病房走去,齐琦乖巧的坐在楚晴身旁,一言不发。

    谢东站在床尾看着楚晴,出来自责,还是自责。对不起,我是真没有想到,他们居然来报复,或许是唐家的事让我头疼,又或许是……我知道,我的理由都不是理由。

    这时,一道人影飞快闪过,只是看向齐琦的时候,嘴角的邪笑,让人心惊,谢东背对着,并没有发现。

    “啊!你干什么?你放开我!来人啊,有人抢钱啊!”一个身穿红色条纹衣服的女人大喊着。

    与她拉扯的是一个男人,男人狠狠的吼道,“仇娘们,这是老子的钱,给老子拿过来!”

    众人都躲在一角,指指点点,却没有一个人敢上手阻拦,这时一辆消毒车缓缓推来,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

    男人继续吼叫几声,眼见着就要上手,谢东最见不惯的就是欺凌女人和孩子的人,一个箭步冲出去,一把握住男人的手腕,男人回头恶狠狠的看着谢东,扯了扯手,发现是徒劳,“放开,不由多管闲事!”

    “闲事?你是闲事?”正义感十足的谢东被都笑了,撇嘴道,“那看看你挣脱的得了吗?”

    “你……”

    男人死命挣扎几次,谢东手上的力道更大,甚至在不断加重,男人的手腕骨头已经发出咯吱吱的声音,看他满头的冷汗,谢东知道这人要求饶了,满意一笑。

    就在众人目光集中在谢东身上时,那辆消毒车推进了病房,齐琦无邪的脸瞬间变色,正要大喊谢东,可以给小女孩的实力,怎么敌得过一个成年男人的力量。

    男人给齐琦嘴里塞了药,不过一会,齐琦不再挣扎,男人熟练的将她装进消毒车里,从谢东身边缓缓推走。

    此时,谢东还忙着对付男人一点儿也没有察觉,齐琦出了事。

    终于,男人松口了,一把将钱扔给女人,对谢东道,“大哥大哥,你赢了,东西我都给她了,以后也不会为难她,您现在可以松开了吧?”

    男人口气还算是和气,谢东扫了一眼他,缓缓松开, 就在此时,男人转身就跑,红格子的女人一把抓起地上的钱包朝相反方向跑去,似乎病也不看了。

    众人见此纷纷摇头,认为谢东不值得出手,这样的事一天在医院会上演无数次,这不过是其中的一次而已。得到钱包的女人也没有道谢,很显然没什么素质。

    谢东倒是不在意,回头看了眼病房,第一眼,好像没有什么问题,第二眼,好像少了什么,第三眼,等等,齐琦呢?他正要离开,又看了眼,病床上的楚晴,有些担心。脑子里跳出刚刚二人争执的场景,好,好一出声东击西。他一边去追刚才二人,一边拿出电话拨了一串号码,响铃不到一秒。

    “喂?”对方慵懒的问。

    谢东无奈,这么长时间还是一点儿长进也没有,此时不是多说的时候,言简意赅的布置了任务,就匆匆挂断,朝地下车库跑去。

    谢东猜的不错,时间正巧,他正好看见他们二人正要上车,谢东咬牙,拳头握得咯嘣直响,身形一闪,瞬间来到二人眼前,一拳打在男人脸上,男人整个人朝外飞去,女人见此更是吓的抱头就跑,谢东近道车里,“齐琦,齐琦……”

    没有任何回声,就在这时另一辆白色面包车极速离开车库,谢东心底一沉,真是厉害,还有这样的智慧,看来那个黄毛长本事了。

    谢东跳上驾驶座,发动引擎,紧追出去,“混蛋,还有些智商啊?幸好刚刚把楚晴托付出去,要不然调虎离山还能再玩。”

    两辆车一前一后飞速驶向市区外,前面的人时不时向后看一眼,咬牙,“这孙子还跟真紧,要不是吕哥想出这样的法子,我看这齐琦又带不出去了。”

    男人邪恶一笑,看了眼副驾驶上昏迷的齐琦,要不是这个丫头,他们还不至于一天之内损失两个大将,在他眼里黄毛也算是个人物,惹祸的人物。

    谢东紧握方向盘,死死咬住对方,眼见驶出市区已经五公里,两边都是麦地,这时他心生一计,脚下油门猛踩,“呼”一声,急转方向盘,整个人朝一侧倒去,“吱嘎”一声,伴随着一声巨响,“嘭”。

    男人并没有想到,谢东竟然来这一手,几个急刹车还是撞上,他一头撞在方向盘上,顿时一个大包。

    不等他回过神,谢东已经跳下车,一把拉开车门,揪住他的衣领,一把扔在地上,没有见识过谢东实力的男人,还以为他只是一个粗鄙的农民,一个骨碌爬起来,扬着拳头就朝谢东而来,这小子有两把刷子,可我也不是好欺负的。

    这次齐琦再带不走,他们这些人,回去也是吃不了兜着走,吕飞的心狠手辣他不是没有见过。

    “哼,毛头小子!”谢东对这样没有杀伤力的攻击,已经表示无奈,甚至不想出手还击——

    “咯嘣”一声脆响,谢东一把钳住他的拳头,微微向下用力,随即抬脚对着他的小腿就是一下,“嗵”一声,男人瞬间跪地,仰头狠狠朝谢东吐了口口水。

    “哎呀,你还是第一个敢找死的人啊!”说着谢东就要下死手,这是几辆越野车朝他们飞驰而来,一阵尘埃之后。

    吕飞在众人的簇拥下缓缓下车,锃亮的皮鞋,嘴里冒着烟儿的雪茄,吕飞瞅了眼其貌不扬却把男人揍得跪地的谢东,轻蔑一声,“他是我的人,打狗不得看主人?”

    “你的人?哎呀,我好怕啊!”谢东冷哼,牙缝里挤出这么一句话,楚晴受的委屈,齐琦的绑架,这次可以一并算清。

    正当他们逞口舌之能高兴着,谢东反手一弯,力道家中同时一脚踹在男人的腰上,杀猪般的吼叫,“啊!”

    “是啊,我真怕!所以弄点声响给自己压压场面。”谢东一笑,目光如烛。

    “你!来人,给我上!”吕飞毫不客气扬手便要众人出手。

    只是扫一眼谢东就看的出,这些人与唐家带来撑场面的人还是有区别的,他们手里拿的可是刀子,在太阳下照的明晃晃的刀子,这不是一般角色就敢来的。杀人偿命对他们这些买卖儿童的人来说早就在踏入这一行时注定了,他们的,命倒头来不是监狱,就是被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