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贴身狂兵 > 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劫持
    手上打着石膏的徐猛不禁咬牙,此时却又半句话不敢多说,去了三十几人,都负伤而归,还把唐骏搞成了那个样子,到现在还在昏迷不醒。

    他看了眼一脸阴沉的周疯,周疯扫了眼同时摇摇头,暗示他还是不要多说,此时的唐宏图就是一头发怒的狮子,谁砰他谁就是触霉头。

    “徐老,给我好好查查这个谢东的来历,”唐宏图咬牙切齿,“周老,唐骏就交给你了,这几日,我得出去一趟。”

    二人对视一眼,心头一凛,难道他要去请那个人?那个人的本事可不是单单看钱就来的。

    他们心里也不是滋味,混迹何宁市数十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难搞的人,竟要花钱请别人出山摆平。

    “你放心。”徐猛点头,“什么时候走?”

    “现在,我已经吩咐底下的人了,在我回来之前不要去招惹谢东,还请二老看着点儿。查到一手资料,立即发给我。”唐宏图说完,夹着皮包快速离开。

    他的话无非是要他们忍住,不能节外生枝,在他带着那个强者回来之前,绝不可以惹出其他的事。出手再多,打的也是唐家的脸,丢人在段时间他们唐家已经丢的够多了。

    二人相视粲然一笑,这般境遇他们还从未遇到过。

    楚晴家中,周末放假的齐琦,刚过下午就会到家,原本是要楚晴去接,她在学校门口等了很久也不见楚晴的车。有想到自己有钥匙,便坐车回家,一到家屋里没有一个人,锁了门便乖巧的坐着看电视。

    不过一会一个环卫工人打扮模样的人,按响了门铃,齐琦腾的沙发上跳起来,正要去开门,突然停下脚步。之前被拐的遭遇让她心有余悸,加上每次楚晴外出回来都是自己开门。

    小小年纪就经历很多事的齐琦自然警惕万分,搬来椅子不动声色的把门锁好,看了看外面的人,一身黄色环卫制服,帽子压的很低,看不到脸。

    她赶紧跑到窗户前,把窗户锁上,窗帘拉上,可以想到的地方全部关好,最后赶紧给楚晴打了个电话,可是想了很久也没有人接。

    此时的楚晴正和大家玩儿的开心,没有听到电话响,倒是谢东正看手机,突然看到日期,“晴姐,你不会把齐琦忘了吧?”

    “什么?齐琦?”楚晴一转头就看见谢东手机上发亮的三个字“星期五”,她不由惊呼一声,“啊!齐琦,我现在就去接。”

    她起身就要走,可看见她手机有一条未接,是自己家里的座机,心口石头落下了,“没事了,齐琦已经回去了,你看。”

    “家里的座机啊,看来小姑娘挺聪明的,要是真等你,还真不知道等到时候哩。”

    “哼,下次才不会忘。”楚晴重新坐下,和众人继续说笑。

    一头的齐琦抱着靠枕所在沙发上,静静等着楚晴回来,外面的人还是没有走意思,在门口磨叽了很久,低声咒骂一句,“臭妮子,看我逮到你怎么收拾你,死丫头。”

    骂完之后,看了眼手机已经十点,嘴角一抹坏笑,既然捉不到小的,那就捉个大的。

    朝环卫工作室走去,专门换了一个大号垃圾箱,为了看起来干净些,还擦了擦。接着便在地下车库拐角的监控死角处埋伏起来。

    这几天,自从齐琦丢了,他可差点被老大打死,这次死里逃生就是要把齐琦抓回去将功补过。

    监视了齐琦一周,总算是混了进来,这次可一定要是万无一失。

    与此同时,楚晴等人在酒店门口纷纷散去,最后就留下谢东和楚晴二人,她看来眼谢东,满眼都是你怎么还不走的意思。

    “干什么?媳妇,你不会这么迫不及待吧?”谢东说着还搓着手,一脸的怪笑。

    “滚开,今天我们可不顺路啊。”楚晴顿时恼火,这家伙就不能正经一分钟吗?真是刚刚出现的好感,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别啊,哪儿有媳妇不让自己男人坐车的?”

    “行了,上车吧。”楚晴打断他,这个男人她是让她又爱又恨。

    如愿以偿坐到车上,谢东扫了眼楚晴,故意说,“媳妇,我今天表现的这么好,你就没有什么奖励?”

    “有啊,你要什么?美女还是豪宅?”楚晴出人意料的顺着谢东的话说。

    二人办了几句嘴,就到谢东家楼下,她扫了眼谢东,“行了,再见。”

    “好嘞,媳妇,我明天去找你吧?”谢东扶着车顶,俯身看着楚晴。

    “嘭”楚晴抬手对着谢东的胸口就是一拳,他咬牙,退到一边,不由感叹,“哎,果真是英雄难过没人关啊。”

    “死开,我走了!”楚晴喊了一句,疾驰而去,在后车镜看着谢东的慢慢变小的身影,低声说了句,“谢谢你,尽管你有时候真的很讨厌。”

    谢东耸耸肩膀,朝楼上跑去。

    一直在家中等楚晴的齐琦,看了眼挂钟,已经十一点半多了,楚晴姐姐怎么还不回来?她不由抱紧了胳膊。

    车子慢慢驶入地下车库,楚晴像往常一样,穿过地下车库往家走,经过拐角,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一个男人一把捂住嘴拉到死角处,“唔……唔……”任凭她怎么挣扎,都是无力,这是脑子突然一疼,没了知觉。男人邪恶一笑,将她三下五除的塞进垃圾箱,推着垃圾箱朝车库外走去。

    半个小时后,正要睡觉的谢东,突然接到楚晴的电话,他瞅着屏幕上的两个字微微一笑,媳妇,真好,“喂,怎么了媳妇?这么快就想我啦?”

    那头的楚晴听到此话,顿时清醒,继而头大,甚至一瞬间想直接挂了电话,可她此时的处境真是不允许啊,“我被绑架了,救我,救我。”

    她的声音颤抖着,刹那间击中谢东的心,他一个翻身从床上起来,一把抓住钥匙,朝楼下跑,“你在什么地方?”

    “我……不……你松开……”

    “楚晴!楚晴!”谢东对着电话大吼。

    不过几秒,一个猥琐的声音传来,“一个小时之内带着齐琦,来郊区的废汽车修理厂来救人,要是晚一……”

    “嘀嘀嘀……”

    不等他话说完,谢东就已经猜到事情的来龙去脉,一脚跨上摩托,疾驰而去,直奔楚晴家,“楚晴,等我,等我!”

    男人一手扯下帽子,露出黄毛,回头看了身后一手拿着棍子,一手捏着烟的王坤略显无奈。尽管那天谢东对他的恶行还在心头没有挥去,可一想到这次他们十几个弟兄,自以为是的认为他们这次,一定能把谢东收拾了。

    王坤吸了口烟,摇摇头,眯着眼看着嘴被堵上的楚晴,这女人身材不错啊,不过王坤还就是不好这一口,他对……倒是很感兴趣。

    他抬手递给黄毛一片白药,冲楚晴猥琐一笑,楚晴拼命摇头挣扎,可是被五花大绑的她,未能为力。

    黄毛一手撕开她嘴上的胶布“啊!放开……唔……”

    不等她说出一句完整的话,直接把白色药丸送到她嘴里,一阵苦涩,她愤愤瞪眼,开口就要骂,“……”

    可嘴好像不听使唤了一般,随即脑子一片混沌,不知意识。

    看戏众人顿时哈哈大笑,相比于哭喊,这种无声的回应,回让来救人的人心理压力更大,未知才是可怕。

    就在众人声音刚刚降下,耳边的摩托车声愈发清晰。一路疾驰而来的谢东,“呼”一阵尘埃飞起,拉着齐琦的手,朝废弃的汽车厂里面走去,果然不到百米的地方,就看见被捆成粽子一动不动的楚晴。

    谢东握拳,扫了眼楚晴身后的那群人,一个个拿着棍子上下抡着,很是神气。

    “黄毛,又见了,上次我下手还是太轻吧?”谢东看见一个熟悉的人影。

    “坤哥,就是他,上次就是他把齐琦带走的。”黄毛像是告状一般,在王坤耳边嘀咕几句。

    王坤的扫见躲在谢东身后的齐琦顿时眼睛都亮了,腾的站起来,咽了下唾沫。这小丫头生的真是标志,看着就想摸摸。

    他搓着手,招呼着众人将朝谢东走去,“这么快就来了?还以为你对这大美人不感兴趣呢?”说着王坤的手不知死活的碰了一下眼睛禁闭的楚晴。

    “混蛋!敢动我媳妇!”谢东大吼一声,众人之间眼前一花。再次看清来人时,伴随着一声响彻废弃厂的惨叫,谢东嘴角一动,“喊什么?不就是少了只手而已?”

    众人大惊,纷纷后退几步,手里的棍子似乎没什么作用了,王坤之感一阵揪心的疼,片刻之间,他手腕被折断。

    下一秒,谢东松开齐琦的手,另一只手反扣住王坤的另一只挣扎挥拳的手。微微使劲,谢东也不过九成力而已,只听又一声惨叫,却听不见骨头碎裂的声音。

    “嘭”

    谢东抬腿一脚把王坤踹飞,他在空中停留一段时间,最后砸在废弃车门上,整个人如同一滩烂泥一般,顺着车门滑下去,趴在地上,嘴里冒着血。

    “哇”众人发出惊呼,不可思议的看向谢东,手里的棍子不由抖三抖。

    “碰我女人的人,都得付出一点儿代价。”谢东重新牵起齐琦的手,将昏迷的楚晴护在身后,眼睛扫视全场。

    所过之处,众人眼神纷纷避让,当然还有不怕死的,黄毛咽了口唾沫,扬起棍子声音颤抖的喊,“你……你敢动吕爷的人,你他妈完了!完了!”

    “哼,我看你不应该叫黄毛,而该叫炸毛,弱鸡。”谢东说完,抬脚一踢,一个块废铁直朝黄毛而去。

    “啊!”黄毛还未反应过来,只感胸口一阵挤压,整个人瞬间后仰倒地,嘴边一点血,全身一个抽搐。

    余光扫了眼沉睡的楚晴,速战速决,楚晴要紧,谢东缓缓叹口气,看向已经傻眼的众人,“还不走?给你们机会不想要么?”

    “走走走。”

    众人佝着身子,扔了棍子,连黄毛和王坤管都不管,各个逃命。

    “哼,”谢东瞅了眼还在地上匍匐前进的黄毛,黄毛虎躯一震,一个骨碌爬起来,如同回光返照一般,迅速消失在谢东眼前。

    “媳妇,你没事吧?你醒醒啊。”谢东迅速解开绳子,拍着楚晴的脸,一脸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