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贴身狂兵 > 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河宁国际大酒店
    周小话是来这里读大学的,家远在他市,且家境也是一般,但是他知道对方一直喜欢自己。

    “洛云不是当众想羞辱你的,是你纠缠她,她那是迫不得已。”周小话真以为对方已经想清楚了,对着欧天平说道。

    殊不知,此时欧天平阴桀的眼眸中透出了一丝狰狞。

    “唉… …怎么感觉现实中的事情比里还精彩,这一出大戏演得… …”

    谢东瞟了一眼过去,那男子脸上大大的说谎二字,那女的居然傻愣愣的没看到,单恋使人痴使人疯狂呀。

    谢东叹息了一声,无奈的走到了大厅之中,自己又不是什么圣母,每一件事都去插手。

    所以这个时候的谢东,无奈默默的离开了,在哪里吵死叽里呱啦的比在包厢里面还吵。

    “怎么想找一个地方安静的看怎么感觉这么难。” 只看到谢东无奈的摇了摇头,本来还想回包厢之中,可关键是自己还看到了特别有趣的阶段,真不太适合在里边。

    里面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简直是太影响了。

    谢东这一会儿走到了走廊,在走廊总算是找到来了一个比较好的地方。

    那是在厕所的旁边,刚好有一排椅子,简直如遇至宝,谢东就直接坐了上去拿起手机就是干。

    此时,只看到一个身着奶白色长裙的一个年轻女子从附近的包厢走了出来,梳着柳发看到谢东还多加留意了一眼。

    “难道我像坏人?”谢东看着对方的眼神,不禁有些郁闷道。

    自己穿着运动服,搭配得还算可以呀,怎么看不都像是猥琐的匪徒吧。

    “运气这么好?”谢东看到,正是先前那一男一女进入了那包厢之中。

    “洛云,洛云。”只看到那女子走了出来,路过了谢东面前。

    “我在呢,小话。”厕所里边传出一道声音。

    “洛运你怎么了?”

    “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喝这个酒有些头疼。”

    厕所之中,两人的对话传了出来。

    不一会儿,只看到那女子扶着先前那个穿着奶白色衣服的女子走了出来。

    “这是怎么了?”这个时候,适才那着装正式的男子走了出来,只看到他嘴角带着一抹邪笑。

    “不知道,洛云好像是喝醉了吧?”两人看似很平常的交流了一番。

    “洛云,你没事吧?”男子问道。

    只看到那女子十分抵触的看了一眼男子,“走开,你走开!”

    “欧天平,你是不是对我做了什么!”女子神情已经有些迷糊了,指着那男子问道。

    随后摇摇晃晃之间,居然坐到了谢东的旁边。

    “洛云,你可不要瞎说。”男子急忙走上去捂住了女子的嘴。

    “放,放开我!”南洛云拼命的挣脱着,但是她只感觉自己的神情越来越迷糊,手臂的力气越来越弱,甚至站起身来,或是大声喊叫都已经不行了!

    “小话… …小话。”

    只看到南洛云对着周小话喊道。

    “帮我打电话给前台… …”南洛云拿出了手机,软绵绵的手差点抬不起来,重重砸在了谢东腿上!

    这特么还没完没了了!

    谢东那个郁闷,今天怎么就这么背,你们合谋弄个女孩子是吧,不要在我面前就好了,现在这倒好,不但在自己面前,还直接坐到了自己身旁,这都是什么事?

    “看什么,赶紧走啊你!”看到洛云的手居然砸在了谢东的腿上,欧天平对着谢东吼道。

    “我要是不走呢?”谢东盯着对方,冰冷的说道。

    “不走?你特么你是不是想找死?!”欧天平怒道。

    看着谢东此时身上穿的衣服,也就是一个乡巴佬的模样,坐在厕所旁目测是来蹭网络的,这种人在他面前还敢凶,简直是找死!

    “小话,你为什么不接电话?”南洛云看着面前的女子。

    “嗯嗯,那我去给你打电话。”周小话心一横,拿着南洛云的手机走进了包厢。

    为了自己的爱情,周小话拼了。

    相信欧天平也不会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听说那药还能散去记忆,只要在第二天做的正常点,相信应该不会有破绽的。

    周小话抱着手机,心中忐忑的进入了包厢。

    看着周小话远离的背影,欧天平嘴角露出了一道邪欲之色。

    此时,南洛云总算是清楚了,自己的闺蜜被这一头禽兽给蛊惑了… …

    “欧天平,我劝你最好不要打什么歪主意。”女子用已经虚弱不得了的声音警告道。

    全程,谢东就坐在旁边… …

    谢东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运气这么好,这特么一套流程下来,自己居然一个环节没拉下,全给装上了!

    “哈哈,要是生米熟饭之后,你觉得你父亲会不会同意我们的事情?”欧天平笑得更加阴邪了,那眼中的之色,就好像要将面前的女子吞了一样。

    “你敢!”女子咬着牙齿说道。

    “有什么不敢的。”兽性大发的欧天平准备将对方女子拖走。

    女子那里还有一点声音,此时差不多已经昏迷了。

    她似乎将谢东当成了最后一根稻草,手用力的搭载了谢东腿上!

    “小子今天的事情要是透露出去,你就死定了!”欧天平恶狠狠的指着谢东的鼻子说道。

    “哦?!”谢东站了起来,眼中满是冰冷之色。

    你要做伤天害理的事情,没事只要不影响到我,你做就好了,他谢东也不会多管闲事,再不济就算你影响到我了,你快点走就好了,他谢东也不想惹是生非。

    你特么两样都齐了,还特么指着鼻子威胁他谢东,这要是还能忍,他就不叫谢东了!

    在军队中,指着别人的鼻子,这是绝对的挑衅!

    “怎么,你还不服?信不信老子打死你!”欧天平举着拳头就朝着谢东咋过来。

    “我不管你做什么事情,但是你最好别影响到我!”谢东冷冷的瞪了对方一眼,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拳头。

    只听到咯吱的声音对方的手指居然硬生生被折断了三根!在剧痛之下,谢东又是一脚踢在了欧天平的腹部,随后把他拉进了厕所,直接丢在了地上。

    少公子哥的他,怎么能抵挡得住谢东的攻击,直接晕了过去。

    走出厕所,谢东看着那已经被迷晕的女子,随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扶到了自己的包厢之中。

    对方中的是毒物,一种专门针对女性的毒,放在那里毒发的话,也不雅观。

    “东哥,怎么才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你就又扶了一个回来了?”看到谢东扶着一个年轻的女子回来,李默打趣道。

    楚晴这个时候也走了过来,带着惑色看着谢东,这小子不会是随地捡一个女的,开房去干什么吧?!

    “晴姐照顾一下她吧,我去弄点东西,她中毒了。”谢东将那些房卡放在桌面上,随后转身走出了包厢。

    直到两点多钟的时候,谢东才回来。

    “你怎么才回来,电话也不接,你这臭小子到底去干吗了!只看到此时诺大的包厢之中,只剩下了楚晴一个人以及那已经昏迷的女子了。”

    大家早在一个小时前就回去房间睡觉了,她结了账回来发现谢东还没回来就在这里等着。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人都快气炸!

    “我去找点东西了,不然她今晚可能有些麻烦。”谢东一副略带歉意的模样,对着楚晴说道。

    “她到底是谁呀,刚看到她一直在翻身,现在脸也开始红了。”楚晴看着谢东问道。

    “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谁,她被一个傻帽下药,然后那傻帽威胁我要是揭发他下药的话, 就把我给干掉,我就把那傻帽给打晕了,这女的就带回来了。”

    谢东耸了耸肩,无奈的说道。

    “还有这种事?!”

    楚晴惊诧道,现在这个时代,居然还有人干下药这种勾当!

    “那现在怎么办?”看着这个姑娘穿得也不是什么风尘女子,穿得挺保守的,没想到居然交友不慎,被下药了,同为女性的楚晴一脸愤愤的说道。

    作为女性,如果被歹人得逞,醒来不知有多伤心,听闻了这些之后,她先前的怒气也是慢慢的消散而去。

    “先前开的房间都用完了吗?”

    “没呢,还有一个双人间。”

    “那就去哪里吧。”

    … …

    就这样,两人扶着女子来到了房间之中,一些 部位就是楚晴动手,谢东则是将自己先前去弄的药草捣鼓碎,交到楚晴手上。

    此刻的南洛云已经全身发烫,红得跟个番茄一样。

    两人忙活到了四点多钟… …

    在看到对方身上的红色慢慢消退之后,谢东才去重新开一间房间去睡觉。

    第二天,直到中午十二点谢东才起床。

    “叮铃铃… …”

    只听到此时谢东的手机响了起来。

    “怎么了周民?”怎么电话打到自己这里来了,难道不是应该打去楚晴那里吗?谢东一脸懵逼的接起了电话。

    “东哥,不好了!”电话那一头,传来了一阵急迫的声音。

    “怎么了?”谢东问道。

    原来,他们的公司房东居然亲自上门,说要回收,违约金的话可以赔,但是只能赔百分之的十,说是他们给她的地方带来了霉运。

    至于为什么不打给的楚晴,是因为拨打对方的手机,对方显示关机,无奈之下才打到谢东这里。

    谢东叫周民先跟对方沟通一下,他们马上过去。

    穿好衣服,谢东就去到了楚晴所在的房间。

    “咚咚。”

    “谁呀?”只听到里边传来楚晴的声音。

    “晴姐,我是谢东。”只听到谢东说道。

    “那个女的好点了没有。”谢东看着楚晴一脸没睡好的模样,对着对方问道。

    “好了,一大早就走了,昨晚折腾了我一夜。”楚晴一边打着哈欠一边道。

    “好吧,那就不理她了,我们公司出事情了,周民打电话来说我们的那个房东要我们腾出房子,叫我们过去看看。”

    “什么!”楚晴一个机灵,顿时清醒了。

    公司就跟楚晴的心头肉一样,一点都不能出事情。

    … …

    幻美工作室。

    一大早上这里便集中了一批人。

    “乐姐,这合同我没办法做主,不过既然你要我们提前退房,那就要按照租金违约来赔。”

    周民说道,这句话自己这一个早上已经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