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后唐兴衰 > 第五百八十二回、高兴周出世(四)
    陈福听到高兴周要来沧洲的消息以后,他向李存审请令,他想去抓高兴周。

    可陈福不知道,李存审早就知道高兴周要来沧洲了。

    陈福见李存审躺床上不起来,他就用手推李存审。

    可把李存审推火了。

    李存审心说:你这个不长眼的东西!你推我两下,我不起来,你还不快滚,你怎么老在这里烦我啊!

    李存审“噌”地一下,他就把刀拿起来了。

    李存审就要用刀砍陈福。

    可把陈福吓坏了。

    陈福还以为李存审梦中杀人的毛病又犯了呢。吓得陈福连滚带爬跑出去了。陈福在跑的时候,他还不小心脑袋碰墙上,他脑袋碰了一个大包。

    陈福一出门,正遇他好朋友于赐。

    于赐和陈福一样,他也是一个小头目。

    于赐也是听到高兴周要来沧洲的消息以后,来向李存审请令抓高兴周的。

    于赐一见陈福这模样,他就问陈福:“陈福,你怎么了?”

    陈福说:“我听说高兴周要来沧洲,我是前来请令。”

    于赐说:“你请令,你怎么请成这样了?你请到令了吗?”

    陈福说:“没有。李存审李大人他喝醉了,他老人家躺床上,我怎么也叫不起来。”

    于赐说:“什么?李大人喝醉了,你怎么叫也叫不起来?“

    陈福说:“是啊。”

    于赐说:“你怎么这么废物啊?你不会大点声叫吗?”

    陈福说:“我大声叫了!可他,可他他就是不起来。”

    于赐说:“你一声叫不醒,你不会叫两声吗?”

    陈福说:“我都叫了八声了,他就是不起来。”

    于赐说:“叫八声叫不起来,你不会叫十声吗?”

    陈福说:“我不出来不行啊。我不出来,他就要拿刀杀我。”

    于赐说:“你都乱七八糟说了些什么啊?你不说你怎么叫也叫不醒他吗,他不醒,他还能拿刀杀你啊?”

    陈福说:“是这么回事,是……,是……。“

    陈福一时之间说不出来了。

    这时,于赐又看到陈福脑袋上的那个大包了。

    于赐又问陈福:“陈福,你怎么了?你来请令,李大人不答应,你就想一头碰死,你怎么这么想不开啊?”

    陈福说:“谁想不开了?谁想一头碰死了?”

    于赐说:“那你头上的包是哪里来的?”

    陈福说:“是在墙上碰的。”

    于赐说:“我说对了,不是?“

    陈福说:“什么啊?”

    于赐说:“你可千万别轻生啊!你家里还有老婆孩子和老娘呢。”

    陈福说:“你都想哪里去了?”

    于赐详细一问,他才知道,原来是陈福来请令,陈福怎么叫李存审也叫不醒,后来李存审突然从床上坐起来拿到要砍陈福,陈福怕李存审又犯梦中杀人的毛病,陈福才跑出来的。

    陈福问于赐:“怎么办?”

    于赐说:“这……。”

    于赐也不知道怎么办。

    陈福说:“于赐,要不,你再进去问问吧?”

    于赐摇了摇头:“不,不,不。”

    于赐也知道,李存审有梦中杀人的毛病,他也不敢去。

    怎么办呢?

    最后陈福和于赐一商议:我们还是自己行动吧!

    他们就各自带着他们的人去劫杀高兴周去了。

    陈福手下有二十多人,于赐手下也有二十多人。

    他们没人手下才二十多人,他们一共才四十多人。

    他们能抓得住高兴周吗?

    他们只是想做做样子。

    他们只是想在他们上上级领导眼里有个好的印象:现在李存审对抓高兴周一事这么消极,上级领导肯定不满意李存审,他们表现得积极点,上级领导不就喜欢他了吗?他们这次去抓高兴周,他们为的不是把高兴周抓住,他们为的是在上级领导那里做做样子。他们只是想对上级领导说,高兴周来了,我们可是去抓了。

    起初,他们想的是把高兴周抓住,因为他们知道,抓住高兴周会有很多的奖赏,现在他们一看,看来想抓高兴周是不好办了。

    陈福和于赐领着他们手下的那些人就抓高兴周去了。

    不久,高兴周来了。

    高兴周带了一百多人。

    不过,高兴周带的那一百多人不光是他手下的兵,也包括他的家人、婆子、丫环、佣人,等等,高兴周的兵实际才二十多人。

    这天,高兴周领着他的那些人正往前走,突然就见许多人拦住了他的去路。

    拦路的正是陈福和于赐。

    陈福和于赐上去就把高兴周一干人拦住了。

    陈福冲高兴周叫道:“高兴周,别走了!此路不通!”

    于赐也“嗷”“嗷”乱叫:“高兴周,天兵在此,你还不下马受绑!”

    高兴周半点也没把他们放眼里。

    高兴周一看就看出来了:这两个小子的武功不怎么地。

    武功高与武功低,高人一看就能看出来。

    高兴周一看:这两个小子虽然说话挺硬气,可他们两眼无神,四肢无力。就从他们说话的音调里也能听得出,他们虽然口气挺硬,可音调里带有很重的颤音。

    同时,高兴周也猜出来了:这并不是李存审所为,一定是这两个小子私自行动。如果是李存审所为,李存审一定会派很多的人来抓自己。就看这两个小子才带了这么点人,就可以看得出,一定是这两个小子私自行动。

    高兴周言道:“两位朋友,听我良言相劝,闪条道路让我过去吧。不然的话,恐怕你们两个有性命之忧。”

    此时,陈福和于赐也看出来者不善来了。

    陈福和于赐一看:高兴周威风凛凛,人高马大。再一看高兴周的枪:枪怎么那么粗啊?

    这俩一看高兴周的枪,他们就哆嗦。

    他们俩心说:高兴周的枪那么粗,那么沉,我们能打得过吗?

    此时,他们俩又想起高兴周的爹白马银枪高思继来了。

    他们心说:高兴周的爹高思继那可是盖世的英雄,高思继会不会把他的武功全教给高兴周了?

    但是,既然已经来了,能说马上就跑吗?既然已经来了,不管高兴周有多大的本事,也得硬着头皮跟高兴周打两下啊!如果一见高兴周就跑,那罪过一定更大啊!你们是朝廷的官人,你们吃着朝廷的俸禄,你们一见朝廷的要犯,你们连打也不打就贪生怕死跑,那可是掉头之罪!一见高兴周就跑,还不如在家睡觉的李存审呢。李存审是高兴周来了,他“不知道”。我们呢?我们……。

    陈福、于赐硬着头皮就上去了。

    陈福、于赐冲高兴周叫道:“高兴周,你还不伏法等待何时?”

    他们俩人就跟高兴周打起来了。

    他们俩哪里是高兴周的对手啊,没出三个回合他们俩就都受伤了,陈福是左胳膊受伤了,于赐是右胳膊受伤了。

    这还是高兴周给他们手下留情了,不然的话他们俩就回不去了。

    高兴周知道他们是李存审的人,高兴周怕把他们伤了惹怒李存审,所以高兴周就给他们手下留情了。

    就这样,陈福、于赐抱着脑袋跑了。

    陈福、于赐一面跑,一面想:我们是干什么地呢?(未完待续。)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