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后唐兴衰 > 第四百一十七回、享乐出大事 三
    他见那个女人像个处女。

    他正要上前去拉那个女人,突然一个公子抢先一步了。

    这时,那个公子已经把那个女人是手拉住了。

    李继岌是皇太子,李继继做事是很稳重的。

    皇太子很少有窜窜蹦蹦的。

    那个公子却不然,那个公子常来妓院。

    所以,那个公子对抢女人这方面很“有研究”,他一见那个女人出来,他像猴似得,他“噌”一声就蹦过去了。

    ******

    李继岌见此,他上去就把那个公子拦住了。

    李继岌冲那个公子说道:“公子,请留步。”

    那个公子见有人把他拦住了,他站住了。

    那个公子就问李继岌:“什么事?”

    李继岌说:“这个女人是我的。”

    那个公子一听,他就不乐意了。

    那个公子心说:有没有先来后到啊?这个女人是我先抢到的。

    那个公子不认识李继岌。

    那个公子见李继岌想跟他抢女人,他冲李继岌说道:“这可不行。因为是我先抢到的。”

    *****

    李继岌见那个公子不愿意把女人让给他,他也不乐意了。

    李继岌心说:我看上的女人,你谁敢跟我抢?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就是以后的皇上,我看上的女人,你要跟我抢,你就是犯了抄家灭门抛祖坟的大罪,你明白吗?

    李继岌见那个公子不乐意,他冲那个公子说道:“这位公子。我劝你还是把这个女人给我吧。不然的话,你会后悔的。”

    那个公子见李继岌说话带有威胁的气味,他更不乐意了。

    那个公子心说:你是谁啊?我听你说话,你怎么像是黑社会的?

    *******

    原来那个公子的后台也是比较硬的。

    那个公子的爹是京城以西五里处的一个非常有钱有势的一个员外。

    那个公子的爹叫阎充。

    阎充是一个非常有钱有势的员外。

    阎充的家里养着百十名打手。

    这个公子就是阎充的儿子。

    这个公子他叫阎二,他还有一个外号叫“阎小鬼”。

    他为什么外号叫“阎小鬼”呢?

    是因为是你他爹平时欺压良善欺压惯了,人们给他爹送了个外号叫“阎王爷”。

    因为他爹就跟阎王爷似的。动不动就要人的命。

    他呢?

    他是阎王爷的儿子,因为人们当中有那么一句话“阎王好见小鬼难逃”,所以人们就给他送了个外号叫“阎小鬼”。

    ******

    今天,阎小鬼就遇上李继岌了。

    阎小鬼不认识李继岌,他见李继岌跟他抢女人,他可不干了。

    阎小鬼心说:你是谁啊?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我爹是谁吗?你敢跟我抢女人?

    这时,阎小鬼冲李继岌说道:“如果公子你知趣的话,请公子你马上给我闪开。不然的话?不然的话,我就一巴掌把你从这里扇到洛阳城的城外边去。”

    ******

    李继岌见眼前这个公子这么说。他的火也“腾”一下子上来了。

    李继岌是皇太子,他平时哪儿受过这个?

    李继岌平时听的都是阿谀奉承啊!

    李继岌见阎小鬼这么跟他说话,他抡巴掌上去就打阎小鬼。

    这是皇太子往常的表现。

    在往常都是皇太子见他身边的那个佣人、丫环不听话,他上去就打那个不听话的佣人、丫环。

    ******

    但是,阎小鬼不是听话的佣人、丫环啊!

    阎小鬼是个无赖,他也是会些武功的!

    阎小鬼见眼前的这个公子“不讲理”,他见眼前的这个公子不但要跟他抢女人,他见眼前的这个公子还动手打他。他火大了。

    阎小鬼见李继岌“无理”,他一挥手。他就把李继岌的手腕子抓住了。

    然后,阎小鬼的手用力一拽李继岌的手,李继岌当时就趴下了。

    阎小鬼平时光打架了,他是会武功的!

    李继岌呢?

    李继岌虽然是皇太子,虽然他身边的教师也不少,可他平时不爱学习。所以他的武功不行。

    *******

    阎小鬼一下子把李继岌拽趴下之后,他还冲李继岌说呢:“小子,这是爷给你的一个小小的教训。你要再缠着老子,老子就让你屁股开花。你敢跟我抢女人,你也不睁开你的狗眼看看我是谁。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城西五里处阎家庄。阎王爷的儿子阎小鬼。知道吗,小子?快给我滚!”

    ******

    这时,李继岌就被胡太监从地上搀起来了。

    胡太监也预感到自己失职了。

    因为胡太监是保护李继岌的,让李继岌挨了打,他是有责任的!

    不过,胡太监也觉得心里委屈。

    胡太监心说:我六十多岁了,我腿脚不灵活,我也是无能为力啊!

    胡太监把李继岌从地上扶起来之后,他急忙向李继岌赔礼:“都是老奴失职。都是老奴失职。老奴让公子受苦了。老奴让公子受苦了。老奴该死。老奴该死。”

    ******

    这时,阎小鬼也预感他惹祸了。

    阎小鬼见那个老佣人对自己刚才打的那个公子这么客气,他也看出那个公子不是一般人来了。

    虽然这时候阎小鬼还没猜出刚才他打的那个公子就是当今的皇太子,可他已经猜出刚才他打的那个公子是一个当官人的公子了。

    阎小鬼一想:“不好,我爹曾对此教导我,说光棍不斗势力。我可别惹着当官的。我爹虽然势力也不小,可我爹毕竟不是当官的。”

    阎小鬼想到这里,他就把他说话的声音变得缓和了。

    这时,阎小鬼冲李继岌说道:“这位公子,刚才我多有得罪,请公子海涵。刚才我的粗鲁,请公子你能理解,同时,我也请公子你想一想,这个女人是我先抢到的,这个女人就应该归我。刚才我的粗鲁,请公子你能海涵。因为人们当中有那么一句话,别人之妻不可夺。这个女人虽然不是我的妻子,可这个女人也已经是我先抢到的女人了,所以这个女人,你也不该夺。公子,刚才我的粗鲁,请谅解。公子,也请你想一想,如果是你的媳妇,如果别人想抢,你能同意吗?就是你先抢到的女人,别人想抢,你也是不会同意的。”

    ******

    阎小鬼本以为他的话能“化干戈为玉帛”,可他们也想到,李继岌对他的火还仍然很大。

    这时,李继岌冲阎小鬼说道:“小子,你想这事就这么过去,也行。一,你得磕头向我赔礼,说你错了;二,你得跪在那儿让我揍你一顿,让我出出气;三,这个女人仍然归我,你让我出了气之后,你马上给我滚!”

    李继岌的这三项要求,在某种程度上说,其实也不算太苛刻。

    一,李继岌让阎小鬼给他磕头赔礼,其实也不算什么,平时李继岌哪个佣人、丫环把事办错了,哪个佣人、丫环向李继岌磕头赔罪的事也是屡见不鲜;

    二,李继岌让阎小鬼跪那儿让他打一顿,让他出出气,在平时哪个佣人、丫环犯了错,李继岌那么罚他那个佣人、丫环的事也是屡见不鲜。

    再说,李继岌所说的打,也并不是说往死里打,李继岌所说的打,只是打几下嘴巴。

    三,李继岌说,那个女人仍然还归他,更正常了。平时皇上或者皇子们看上的女人没有谁敢跟他们抢。

    ******

    李继岌这也是偷着出来,他不愿意把事弄大,他对阎小鬼“网开一面”,他才这么决定的。

    不然的话,自己这么大的一个太子,自己看上的女人,就让阎小鬼那么拉走了。

    不然的话,刚才阎小鬼把他拽了一个马趴,就那么算了?

    *******

    可阎小鬼不明白啊!

    现在阎小鬼仍然不知道,他眼前这个人就是当今的皇太子。

    阎小鬼见自己刚才对这个公子说话已经低三下四了,这个公子对他还这么苛刻,他可不干了。

    最主要的是,李继岌跟他抢女人,他接受不了。

    就是李继岌让他下跪,他也接受不了。

    ******

    阎小鬼见李继岌的要求这么苛刻,他又把眼瞪起了了,他冲李继岌说道:“这位,别给你脸,你不要脸。今天爷就是硬要这个女人,今天爷就是不向你赔礼!爷向你赔礼?爷本来就有礼,爷向你赔什么礼?你还想让爷把这个女人给你?你想什么来的?这个女人本来就是我的,我凭什么给你?你怎么不把你媳妇给我呢?”

    李继岌一听,他是火冒三丈。(未完待续。)

    ,无弹窗阅读请。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