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后唐兴衰 > 第三百九十一回、天运也循环(七)
    那个女人和那个黑大汉一上,金毛犬可吃亏了。

    起初的时候,徐员外和徐隐没向金毛犬他们下死手。

    起初的时候,徐员外和徐隐想的是,只要拦住他们,只要不让他们到自己家里抢东西就行。

    因为徐员外和徐隐都是安善的良民,他们不愿意多事。

    他们也知道,他们惹不起钱大脑袋。

    可那个女人和那个黑大汉就不同了。

    那个女人和那个黑大汉对金毛犬都恨之入骨了。

    那个女人和那个黑大汉到了金毛犬的近前,他们就揍开金毛犬了。

    那个女人和那个黑大汉当时就把金毛犬揍了一个“爹”“妈”乱叫。

    ******

    金毛犬一快跑吧!

    金毛犬见事不好,他抱头鼠窜跑了。

    金毛犬的那些爪牙一毛犬跑了,他们也全都跑了。

    ******

    这时,那个女人和那个黑大汉就来到了徐员外和徐隐的近前。

    徐员外和徐隐一问才知道,那个黑大汉叫许猛,他夫人叫许影。

    徐员外就把徐猛夫妻接到了他的家中。

    *******

    不过,这时徐员外的脸上还是一点笑模样也没有。

    因为徐员外知道:这回把祸惹大了。

    打了金毛犬,能白打吗?

    金毛犬的后台是非常硬的!

    不过,表面上徐员外还是尽量不让徐猛王潮他们。

    徐员外急忙吩咐人:“准备酒菜!”

    许猛和王潮能来吗?

    许猛是个比较开朗的人。

    许猛对徐员外说:“徐老伯,您放心。金毛犬是我打的,他们要找来,就让他们找我。”

    徐员外能那么做吗?

    当时金毛犬是许猛打的,是一点也不假,可当时许猛也是为了给自己解围啊,当时要没有许猛打金毛犬。金毛犬那些小子就是不走啊!

    徐员外对他们说:“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

    这时,徐员外想起了点事。

    徐员外冲王潮许猛说道:“既然那样,你们和我儿子徐隐拜把兄弟好不好?”

    王潮许猛说:“好啊。”

    ******

    于是,徐隐王潮许猛三人就结拜了。

    他们结拜后,他们一排年庚,徐隐为老大。王潮为老二,许猛为老三。

    他们结拜以后。他们又重新拜酒席。

    他们结拜以后,他们的关系就更近了。

    ******

    可是,他们结拜后,他们刚把酒席摆上,突然有一个家兵来报:“报!报各位公子得知。大事不好了。钱……大脑袋领着一些人找来了!”

    众人一听,众人当时是大惊失色。

    众人心说:钱大脑袋怎么来得这么快!我们结拜后,我们正想在一块商议那事怎么办呢,没想到,我们的酒席刚摆上。我们还没等商议,他们就来了。

    众人都知道,肯定是来者不善,肯定是金毛犬被打以后,金毛犬的主人钱大脑袋找来了。

    ******

    既然钱大脑袋来了,当然想躲是躲不过去了。

    徐员外只好领着徐隐王潮许猛和一些家兵迎了出去。

    徐员外出去一的果然是钱大脑袋。

    徐员外见钱大脑袋领来了一百多人。徐员外见那一百多人的手里全拿着棍子。徐员外再一脑袋的身后,他见钱大脑袋的身后跟着钱大脑袋的四个儿子钱一狼钱二虎钱三狮钱四豹。他再一脑袋的身后。他见金毛犬黑毛犬白毛犬灰毛犬也全都来了。

    徐员外一见那些人,他脑袋都疼啊!

    徐员外知道那些人都不好惹。

    徐员外也知道那些人是找茬来的。

    徐员外心说:这可怎么办?

    ******

    徐员外一见钱大脑袋,他急忙上前施礼:“兄弟见过钱员外。”

    钱大脑袋说:“徐老弟,知道我为什么来的吗?”

    徐员外说:“知道。都是我管教不严,都是我的错,我让我手下的人伤了钱员外您的人。”

    钱大脑袋说:“你说那事怎么办吧?”

    徐员外说:“以我。以我的人把你的人伤了,我出些钱给你的人您……,您样?”

    钱大脑袋说:“你想出多少钱给我手下的人?”

    徐员外说:“二……,二十两银子,怎么样?”

    钱大脑袋又说:“那你儿子抢我的那些钱呢?”

    徐员外说:“我儿子没抢你的钱啊?不错。昨天晚上我儿子是对你儿子要钱去了,可我儿子的事要的是我儿子朋友的钱啊?昨天白天的时候,金毛犬他们抢了我儿子朋友的钱,昨天晚上我儿子是替他朋友要钱去的?”

    钱大脑袋说:“是吗?”

    徐员外说:“千真万确。不信,您去查。”

    ******

    这时,钱大脑袋眼他身后的金毛犬。

    钱大脑袋问金毛犬:“金毛犬,徐员外说的,可是实话?”

    金毛犬答道:“干爹,您别听他的。他嘴里一句实话也没有。”

    徐员外这个气啊!

    徐员外心说:谁的嘴里没实话啊?

    ******

    这时,钱大脑袋有转向了徐员外。

    钱大脑袋说:“徐员外,咱都是庄里庄乡的,我么办吧,你先拿出点钱来给我的人你说拿二十两,你就二十两吧。至于昨天晚上你儿子是不是替他好朋友去要钱的事,咱请县太爷去断,你?”

    徐员外说:“好啊。”

    徐员外也没想到钱大脑袋这么好说话。

    ******

    徐员外说完,他就给钱大脑袋拿了二十两银子。

    钱大脑袋把钱接过去了。

    徐员外没想到,钱大脑袋拿过二十两银子后,他领着他的人走了。

    这是徐员外万万想不到的。

    徐员外心说:刚才我所见到的,是当地的一霸钱大脑袋吗?当地的一霸钱大脑袋,会这么好说话吗?钱大脑袋的心有那么善吗?

    ******

    那事就那么过去了。

    那事过去后,一连几天都什么事也没有。

    几天后,王潮许猛一们该走了。我们有我们的事啊。我们是做生意的,我们能老在这里吃人家吗?

    这时,王潮和许猛就要告辞。

    徐员外一就走吧,人家有人家的事,能把人家老群的这里吗?

    徐员外就同意了。

    这天,王潮和徐许猛就告辞走了。

    ******

    可是,就在王潮和许猛刚走的第二天,徐员外家出事了。

    就在这天的晚上,徐员外一家人正在睡觉,这时闯来了一伙人。

    那伙人全都用青纱蒙着脸。

    那伙人有一百多人。

    徐员外的家只有十多名家兵啊,一下子来了一百多人,徐员外的那些家兵哪里顶得住啊?

    很快,连徐员外,带徐隐,带徐员外家的所有家兵全让那伙人绑上了。

    那伙人把徐员外一家人全都绑了后,他们就在徐员外的家里抢开了。

    他们把徐员外的家抢了个一干二净。

    最后,徐员外家的炕席都让他们抢走了。

    更使徐员外伤心的是,那伙人的头还奸污了他的女儿徐晴。

    还好,那伙人只抢了些东西,他没伤害徐员外和徐隐。

    *******

    那伙人走了以后,徐员外和徐隐哭吧!

    家被抢了,以后可怎么生活啊?

    炕席都被卷走了,当然更没米下锅了。

    ******

    徐员外万般无奈,他只好到县太爷那里去报案。

    可徐员外到县里报案后,他得到的回答只是:“县里极力缉拿罪犯。”

    就这么几个字,就完了?

    光“极力缉拿”有什么用?

    眼下没米下锅,可怎么活啊?

    ******

    徐员外明白:抢自己家和奸污自己女儿的肯定是钱大脑袋的人。

    徐员外还明白:肯定是县太爷袒护钱大脑袋。

    怎么办呢?

    没办法。

    这时候,徐员外给自己准备了一条绳子。

    徐员外准备绳子干什么?

    徐员外心说:到了这个时候,我也只有上吊了!

    ******

    可这时候徐隐想起了点事。

    徐隐对他爹说:“爹,您先别着急,我有一个好办法。”(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