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后唐兴衰 > 第三百八十九回、天运也循环(五)
    现在徐隐的家怎么样了?

    现在徐隐的家都乱开了。

    徐隐把金毛犬黑毛犬白毛犬黄毛犬灰毛犬他们揍了一顿以后,他在回去的路上,他就感觉到事不好。

    这时,徐隐的脑子也清醒了。

    徐隐心说:金毛犬他们是无赖,他们平时总欺负别人了,这回他们吃亏了,他们能完吗?

    ******

    这时,徐隐还不知道金毛犬是钱大脑袋干儿子的事。

    因为金毛犬拜钱大脑袋为干爹的事,那是暗地里的事,那不是明着的事。金毛犬开的那家饭店,在别人的眼里也似乎与钱大脑袋有什么关系来。

    因为钱大脑袋这个人非常地奸,他让金毛犬在那里干坏事,他还不想把他自己也牵连上。

    钱大脑袋不是说了吗?赚了钱是他的,万一出了事是金毛犬的。

    ******

    这时,徐隐就预感到事不好。

    徐隐回到了家里,他的异常情况就让他爹发现了。

    这时虽然时间已经是半夜已过快天明了,可这时徐隐的爹徐员外还没睡。

    徐隐出去后,徐员外一直就不放心儿子,他一直在那儿等着。

    隐员外见儿子和儿子的好朋友王潮回来了,他一的脸色,他就知道儿子准有事。

    徐员外一,他的心就提起来了。

    *****

    徐员外就问儿子:“儿子,说,怎么回事?”

    徐隐见瞒也瞒不过去了,他就把事全对他爹说了。

    徐隐也想让他爹给他想个主意。

    徐隐对他爹说:“爹,是这么回事。今天白天我好朋友王潮的钱被抢的事,确实是真事。不过,今天晚上我和我好朋友出去找贼的事。可不全是真的。其实我早就知道贼是谁。贼就是咱村东头不远开饭店的金毛犬他们。今天晚上我和我好朋友王潮出去,我们是找他们要钱去了。”

    徐员外一听,他的心就是一凉。

    徐员外知道金毛犬他们不好惹啊!

    徐员外也知道金毛犬他们的根基。

    这时,徐员外就急得有些冒汗。

    *****

    徐员外问:“钱要来了吗?”

    徐隐说:“要来了。”

    徐员外又问:“你是怎么要来的?你打金毛犬他们了吗?”

    徐隐说:“像金毛犬那样的人,你不打他,他能顺顺当当地给钱吗?”

    徐员外一听,他当时就是“哎呦”了一声。

    徐隐急忙问:“爹。怎么了?”

    徐员外说:“你知道金毛犬的后台是谁吗?”

    徐隐说:“我不知道,我就知道听抢了我好朋友的钱。我去跟他们要钱。”

    徐员外说:“儿子,你知道什么啊?你这回可给咱家惹大祸了!你知道金毛犬的后台是谁吗?金毛犬的后台就咱当地的一霸钱大脑袋!”

    徐隐一听“钱大脑袋”四个字,他的脑袋也“嗡”地一声。

    徐隐说:“爹,您说……,您说,这可怎么办呢?”

    ******

    这时王潮说话了。

    王潮知道徐隐全是为了他。

    王潮说:“伯父,徐大哥,这事全是为了我。实在不行,你们就把我豁出去吧。我的钱也不要了。我的命也不要了。如果他们找来。你们就对他们说,是我花钱雇徐大哥那么干的。他们要说要钱,你们就把钱给他们。”

    王潮说着,他把他那些钱全都拿出来了。

    徐员外徐隐能那么做吗?

    那事着急归着急,可那事能让王潮一个人担吗?

    再说,那事本来也不怨王潮。

    王潮的钱被抢了,还不允许人家去要钱吗?

    徐员外说:“王公子。你说的这是什么话?这事我能让你一个人担吗?你先把你的钱收起来!”

    ******

    徐员外又问徐隐:“当时你打得他们重不重?”

    徐隐说:“不重。当时我只是揍了他们几巴掌。”

    徐员外说:“你只揍了他们几巴掌,他们就把钱给你了?”

    徐隐说:“是的。当时他们喝了酒了。当时他们一揍就歪。他们也都怕死。所以我只揍了他们几巴掌,他们就老老实实地把钱给了。”

    徐员外说:“你确定他们没有腿断胳膊折的吧?”

    徐隐说:“确定。”

    徐员外一想:这事也不是多么很难办。只要他们没有腿短胳膊折的,说不定陪他们几个钱,这事就能过去。

    徐员外也知道:如果事不是多么很严重,钱大脑袋也是不会出面的。

    ******

    徐员外想到这里。他吩咐手下人人:“把咱家里的所有人全都给我召集起来!”

    “是。”

    徐员外一声吩咐,有人就召集人去了。

    徐员外的家里也有十多名家人啊。

    ******

    徐员外的意思是:金毛犬他们很快就会来。金毛犬他们要是来了,我先跟他们讲理,实在讲理讲不通再说。

    实在讲理讲不通,那就只好动手了。

    这时,徐员外还没有想到后来的事情会发展得不可收拾。

    这时候徐员外想的是:金毛犬也是个人,金毛犬当然也不想把事情闹大。如果把事情闹大了。如果谁把睡打的骨断胳膊折,对谁都不好。你把人家打了,官府能不判你的刑吗?

    ******

    这时,徐员外的十多名家人全都被召集来了。

    徐员外就在那儿等着。

    很快天也亮了。

    不久,金毛犬他们真来了。

    ******

    金毛犬是走了一路,美了一路。

    金毛犬心说:这回我可发大财了。我到了徐隐他们家之后,我一定好好讹讹他们。这回我不把他们讹个倾家荡产,不算完。

    金毛犬想着,他就来到了徐员外的家。

    ******

    这时,徐员外早就在门外等候多时了。

    徐员外一见金毛犬黑毛犬豹毛犬黄毛犬灰毛犬他们都来了,他的心还多多少少放松了些。

    为什么?

    因为徐员外见他们都没事。

    徐员外就怕他们有重伤不来的,或者他们有在家装重伤不来的。如果有重伤不来的,那就说明儿子这回把祸惹大了。如果他们都来了,那就说明昨天晚上儿子揍得他们不要紧。儿子揍得他们不要紧,昨天晚上我儿子也不是无理取闹去的,昨天晚上我儿子也是为朋友要钱去的,那就说明事不大。

    ******

    可徐员外只是自己心里那么想,他可不知道现在金毛犬他们心里想的是什么。

    现在金毛犬他们心里想的是:好好讹一下徐员外,不把徐员外讹得倾家荡产不算完。

    双方见面后肯定说不到一块去。

    眼一场大战。(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