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后唐兴衰 > 第三百七十三回、威震荒滩擂(三)
    “难,难,难,

    做好人难,

    做好人就不能命周全。

    苦,苦,苦,

    做善人苦,

    做善人就一切无,无,无。”

    前唐晚期的情况就是这样。

    不光是前唐晚期的情况是这样,其他朝代的晚期情况也都是这样。

    一个朝代到了晚期,就跟癌症到了晚期一样。

    ******

    单说上文书的金月。

    金月为了给她丈夫韩柏借钱看病,她无奈跟金大脑袋“睡”在一起了。

    这时候,金月这个恶心啊!

    金月心说:这……?怎么会是这样啊?

    ******

    一会儿后,金大脑袋和金月“完事”了。

    这时,金月就问金大脑袋:“堂叔,那钱的事?”

    金大脑袋一笑。

    金大脑袋说:“钱的事。好说。好说。”

    金月说:“那堂叔您就快把钱给我吧。我还等着发给我丈夫治病呢。我丈夫还在家里等着我呢。”

    金大脑袋说:“你慌什么?”

    金月说:“堂叔,您……,您不会骗我吧?”

    金大脑袋说:“哪能呢。”

    金月说:“堂叔,……?”

    金大脑袋说:“不过……。”

    金月说:“不过什么?”

    金大脑袋说:“不过,你以后见了我的时候,你别管我叫‘堂叔’了。”

    金月心说:我以后本来也不想再见你。

    金月说:“那您让我管你叫什么?”

    金大脑袋说:“那……,那你以后就管我叫‘大哥’吧。”

    “这……?”

    ******

    金月一听这话,她真恨不得上去揍金大脑袋俩嘴巴。

    金月明白:金大脑袋让自己管他叫大哥的意思是,金大脑袋以后还想和自己有这种“来往”。本来金大脑袋是自己的堂叔,本来金大脑袋是自己的长辈,如果自己一管金大脑袋叫“大哥”,那就说明自己和他在一根线上了。在一根线上。那就说明自己和他又“夫妻”方面的意思了。

    金月心说:金大脑袋,你……?

    ******

    但是,为了丈夫的病,为了丈夫的命,金月还是把她心里的火压下去了。

    自己没钱,自己没理由发火啊!

    金月点了点头。

    金大脑袋见金月点头了,他就给金月去拿钱。

    ******

    一会儿后,金大脑袋把钱拿来了。

    金大脑袋把钱放入了金月的手中。

    可金月一看,金大脑袋给她的钱不多。

    金大脑袋给金月的钱,只够金月给丈夫治病花两天的钱。

    金月一看钱这么少。她愣住了。

    金月问金大脑袋:“你怎么才借给我这么点钱?这么点钱不够我给我丈夫治病的?”

    金大脑袋说:“我手头也不富裕 。这些钱你先拿着吧。你以后没钱了,你还可以再来吗?”

    金月突然明白了:金大脑袋没怀好意。

    金月明白了:金大脑袋的意思是,如果把钱一下子给多了,如果自己钱够花了,以后自己就不会再来了,如果把钱给得少,如果给自己钱不够花,以后自己还会来。如果以后自己还会来 ,金大脑袋还想“找自己的便宜”。

    ******

    金月没法。

    金月只好含着眼泪拿着金大脑袋给的钱回家了。

    金月回家以后。她丈夫韩柏就问她:“你到哪儿去了?”

    金月说:“我到堂叔家借钱去了。”

    韩柏说:“借到了吗?”

    金月说:“借到了。”

    韩柏说:“你堂叔这个人不错啊。”

    金月说:“我们是一家子吗。现在我有困难,他能不管吗?”

    金月一听丈夫这话,她一听丈夫夸金大脑袋“不错”,她的眼泪差点流出来。

    金月心说:孩他爹。你知道什么啊?金大脑袋什么不错啊?你知道我的钱是怎么借来的吗?

    ******

    金月把钱借来之后,她马上给她丈夫韩柏买药治病。

    但是,金大脑袋给的钱太少了,金大脑袋给的钱只够韩柏两天花的。

    两天过后。韩柏的病还是没见好。

    两天过后,金月又找金大脑袋借钱去了。

    这一次金月去借钱,仍然和上次一样。

    就这样。金月一连去了五次。

    十天过去了,韩柏的病还是不见好。

    ******

    就在十天后的一天,韩柏家还出事了。

    韩柏家的事,就出在金大脑袋的老婆母老虎的身上。

    金月三番五次地道金大脑袋家去,金月还三番五次地和金月“干那种事”,就把金大脑袋的老婆母老虎惹着了。

    其实这也难怪,别说是金大脑袋的老婆,就是换谁,看到丈夫和别的女人“有那事”,她也受不了。

    又何况金大脑袋的老婆还是个母老虎。

    金月何金大脑袋一有“那事”,把金大脑袋的老婆母老虎气坏了。

    母老虎恨金月,她恨的丁丁的。

    母老虎不敢找金大脑袋,她就找上金月了。

    *******

    金大脑袋街坊的一个孩子和金月的孩子韩涛在一个学堂里念书。

    那个学堂里有十几个学生,在一块念书的有金月的儿子韩涛,有母老虎街坊的这个孩子,另外还有一些孩子。

    母老虎就把金月和她丈夫金大脑袋的事,就告诉她街坊的那个孩子了。

    她街坊的那个孩子到了他的学堂里,他就把母老虎对他所说的话,听就向他的同学们传开了。

    像这样的事也传得快。

    像这样的事也敏感。

    很快,学堂里的好多同学都知道那事了。

    ******

    这天中午,学堂放学了。

    学堂放学以后,韩涛就想和他的一个同学一块回家。

    韩涛的那个同学和韩涛是街坊,以前韩涛每次放学的时候他们都一块回家。

    可这天他那个同学不愿意和他一块走。

    当时韩涛不明白怎么回事。

    “那个事”当然不会先传韩涛耳朵里了。

    韩涛就问他那个同学:“今天你怎么不愿意跟我一块走啊?我哪个地方得罪你了吗?”

    他那个同学说:“我才不愿意跟你一块走呢?”

    韩涛说:“为什么?”

    那个同学说:“你脏!”

    当时韩涛还以为他的衣服脏呢。

    韩涛看了看他的衣服:不脏啊。

    韩涛说:“我哪儿脏了?我不脏啊?”

    那个同学说:“谁说你不脏啊?不但你脏,你娘更脏,你娘大白天就跟金大脑袋在一个屋睡觉”

    这一下,韩涛可受不了了。

    这话如同骂人一样啊!

    这话简直就是骂人。

    韩涛一听那话之后,他上去就打他那个同学。

    ******

    韩涛在困苦中长大,到后来他才历练成了盖世英雄。(未完待续。。)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