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后唐兴衰 > 第三百七十二回、威震荒滩擂(二)
    一轮明月照九州,

    两军相斗民八忧,

    三军过后魂七丢,

    四方百姓添六愁,

    五是五非五五否,

    六方英雄命四丢,

    七人之家毁三口,

    八十翁婆独两口,

    九九归一是一丘。

    *******

    前唐的乱政,使得许许多多的人遭殃。

    本书叫《后唐行衰》,说的就是五代十国时期的后唐的一段兴衰历史,同时它也是我国千百年来的一个历史缩影。

    现在我提到前唐的一个小故事,是为后文书的后唐衰亡敲响了一个警钟。

    *******

    闲话少说,先接着上文说韩柏。

    韩柏给地主干活累出了病,为了给韩柏治病,他们家花光了他们家的所有积蓄。

    现在,韩柏他们家几乎没钱了。

    以后的日子还得生活啊。

    韩柏还得继续去给地主干活。

    但是,光凭一个人给地主干活,是养不了一家子人的!

    前文我说过,当时的情况是,一个人干活只养自己一个人,还勉强可以;如果一个人干活养两个人,就得把你累得半死不活;如果一个人干活养四个人,根本就办不到。

    为了多赚点钱,只好继续在地主家拼命。

    这天地主让他加班了。

    这天他又给地主加班了。

    结果韩柏一加班,又累出病来了。

    这回韩柏的病比上一次还重。

    *******

    那位说,韩柏怎么老生病啊?

    是这样的,身体虚弱的人,他很容易得病,过度劳累的人,也很容易得病。

    这些日子来,韩柏光为了赚钱。他光给地主干活了,他没时间洗澡,他身上也脏,再加上他的衣服单薄,再加上这时又是冬天,再加上冷风一吹,所以他又得病了。

    韩柏的家里比较贫寒,他不舍得花钱买衣服,他只穿了件比较单薄的衣服。

    韩柏在给地主干活的时候穿单薄的衣服还可以,因为当时他在干活。当时他在干活的时候。他不但觉不出冷来。而且当时他还出汗。可等他干完活以后,冷风一吹,他就完了。

    ******

    韩柏这一再得病,无疑又是雪上加霜。

    现在钱都花完了,怎么给韩柏看病呢?

    韩柏的人情还特别地冷。

    这时候,还没人帮他。

    人情往往是这样的:有了钱,就远在深山有远亲;没了钱,就穷死在家里无人问。

    韩柏没了钱了,都知道和他交朋友落不到好处。谁肯和他交朋友啊?

    就是在韩柏没卖地之前,他的朋友也没几个。

    当时韩柏的日子也是比较穷的。别人有事了,别人对她借钱,他没钱借给人家;别人家有事了。人家别的人去随礼,人家别的人挺大方,他没钱去随礼。像这样的人,谁愿意跟他交朋友啊?跟他交朋友。除了赔本没别的事。

    韩柏之所以没朋友,并不是因为平时他爱坑蒙拐骗别人都烦他,也不是因为他平时偷偷摸摸别人都恨他。一个字,是因为他穷!

    ******

    有句话说得好,有什么别有病,没什么别没钱。

    韩柏生病了,没钱看病怎么办呢?

    韩柏的媳妇只好去跟地主借钱。

    这时候韩柏的病不清啊!

    这时候韩柏都病得起不了床了!

    ******

    韩柏的媳妇叫金月。

    金月去找借钱的那个地主叫金大脑袋。

    金大脑袋也是韩柏地卖了以后在他们家干活的那个地主。

    金大脑袋也是韩柏的媳妇金月的一个娘家堂叔。

    韩柏之前之所以在金大脑袋家干活,也是金大脑袋看堂侄女金月的面子才让韩柏去的。

    ******

    这天,金月就到金大脑袋家去了。

    现在金月的娘家早就没人了,金月去了以后,她直接就到他堂叔金大脑袋家去了。

    金大脑袋可是大家,他家里养着一百多个家奴院工。

    金月去了以后,她就让人通禀。

    金大脑袋是大家,谁要想见他,得有人通禀,得有人先去问问金大脑袋想见不想见,如果金大脑袋说不想见,那就见不着。

    金月让人一通禀,还真不错,金大脑袋还真说见了。

    ******

    金大脑袋一说见,金月就随着领道的那个人去了。

    金月进屋一看,她正见金大脑袋正坐炕上。

    金月见这屋除了金大脑袋以外再没别人。

    书中代言,这是金大脑袋的内室。

    金月一见金大脑袋,她急忙给金大脑袋施礼:“侄女见过叔叔。”

    这时,领金月来的那个人也走了。

    这时,屋里就只有金大脑袋和金月两个人了。

    ******

    这时,金大脑袋就问金月:“侄女,今天来找我,有事吗?你丈夫的病,好了吗?”

    金月说:“谢叔叔关心。 回叔叔的话,我丈夫的病还没好。我家没钱看病。我想来跟叔叔借个钱。”

    金大脑袋说:“侄女,我……?”

    金月说:“叔叔,您可一定得帮我啊!”

    ******

    金大脑袋听金月要借钱,他也没说同意,他也没说不同意。

    这时,他一阵奸笑,他的手就搭在金月的手上了。

    金月见此,她的心里这个烦啊!

    金月心说:我是女的,你是男的,你的手能随便抓我的手吗?

    金月见金大脑袋不怀好意,她一下子把手缩回去了。

    ******

    金大脑袋见金月突然把手缩回去了,他似乎有些不大高兴。

    他冲金月说道:“月月,你不是说借钱吗?你是想借到啊,还是想借不到啊?”

    金月突然明白了:金大脑袋果然对自己不怀好意。

    这时,金月还明白:金大脑袋的这个“不怀好意”,还是特别严重的。 金大脑袋的这个“不怀好意”,并不单单是摸自己的手。

    *****

    这时候,金月真不敢相信她眼前的金大脑袋!

    金月心说:堂叔对我不怀好意?会吗?他可是我的堂叔啊!他和我爹可是亲叔伯兄弟啊!他和我爹可是一个爷爷的!他对我不怀好意?会吗?

    金月一想:有了钱的人啊!有了钱的人啊!

    就拿刚才堂叔管自己叫“月月”来说,就已经说明堂叔对自己“不怀好意”了!

    因为“月月”是自己的丈夫,或者直接的平辈平时对自己的称呼!

    今天堂叔管自己叫“月月”,这就说明……?

    ******

    这时,金大脑袋又问金月:“月月,想借到钱吗?”

    “这……?”

    金月蒙了,她也晕了:堂叔,您……?

    以后的一段时间,屋里就陷入了沉默。

    ******

    就在屋里陷入沉默的这段时间里,金月又明白了堂叔的又一个“阴险”:这回堂叔想对自己“不怀好意”,堂叔还想让自己主动勾引他!

    要不,堂叔为什么不直接“把自己拉过去”呢?

    要不,堂叔还沉默什么?

    沉默,就是堂叔等着自己主动勾引他!

    金月心说:你不是我的堂叔,你是我的仇人,你是我的冤家!

    *******

    这时,万般无奈的金月,只好双手搭在了金大脑袋的手上。

    金月万般无奈失节。

    韩涛万般无奈长大。

    万般无奈的万般无奈,把韩涛历练成了盖世英雄。(未完待续。。)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