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后唐兴衰 > 第二百九十回、他能不败吗
    德一海一听谢高俅那里出事了,他的脸当时就变了。刚才德一海还在夸奖谢高俅呢,现在他突然又训斥起谢高俅来了。

    德一海“啪”地一拍桌子,他冲谢高俅怒吼道:“谢高俅,你怎么给我搞的?你这样下去 ,你的脑袋还要不要?你这个不成器的东西!”

    谢高俅心说:德一海,你的脸变得也太快了。您刚才还在夸奖我呢,您刚才还说我是国家的有用人才呢,现在您怎么突然又说我不成器了?你可真是卸了磨杀驴啊!你可真是,驴给你拉磨的时候,你一个劲地夸奖驴,驴一把磨给您拉完,你马上就闲驴尿骚啊!现在李唐已经撤兵了,你用不着我了,是不是?

    但是,德一海口大,谢高俅口小,谢高俅不敢多说什么?

    ******

    德一海的火越来越大。

    这时,德一海又把他女儿德爱女的死想起来了。

    德一海心说:我女儿德爱女的死,与你谢高俅是有直接关系的。当时要不是你谢高俅对我女儿垂涎三尺,当时要不是你谢高俅打我女儿的主意,我女儿不会死。

    ******

    这时,德一海问谢高俅:“谢高俅,你准备怎么办?你是准备让我一刀一刀把你剐了,你还是趁早拿刀抹了脖子?”

    谢高俅一听这个,他顿时吓得汗下来了。

    德一海说杀他,他能不害怕吗?

    谢高俅吓得急忙再次冲德一海跪倒。

    谢高俅急忙冲德一海说道:“干爹饶命,干爹饶命,只要干爹您能饶我的命,干爹您让我干什么都行!”

    *******

    谢高俅怎么又突然管德一海叫起“干爹”来了呢?刚才谢高俅不是和德一海兄弟相称吗?

    谢高俅和德一海兄弟相称,是谢高俅和德一海刚刚认识的时候。当时德一海见谢高俅挺会为他办事,他想拉拢谢高俅,他就主动和谢高俅兄弟相称。德一海比谢高俅职位高。他和他的下属兄弟相称,他是主动和他的下属凑近乎的意思。谢高俅管德一海叫“干爹”,是从德一海的女儿德爱女死了以后。德一海的女儿死了以后,谢高俅见德一海的女儿从他那里死了,他怕德一还将来找他算账,从那时候开始,他就管德一海叫开“干爹”了。谢高俅管德一海叫“干爹”的意思是,谢高俅是想讨好德一海,我是您的干儿子,我是您的忠实走狗。您说什么我听什么,我能为您办事,您还能杀我吗?其实,谢高俅管德一海叫“干爹”,他也是没办法。谢高俅也不愿意没事认干爹玩。

    *******

    德一海见谢高俅还有为他办事的意思,这时他杀谢高俅的心就暂时收缩了。

    德一海问谢高俅:“你准备怎么办?”

    谢高俅说:“只要得元帅能饶我不死,我回去后,我一定尽心尽力为德元帅平息那场跑叛乱。”

    德一海说:“好吧。”

    谢高俅说:“谢元帅。”

    德一海又说道:“这次你不但要为我平息那场叛乱,这次你还要把造成那场叛乱的罪魁祸首要钱钱给我抓来!”

    谢高俅说:“是!”

    德一海说:“去吧。”

    谢高俅说:“这回我不但要把要钱钱给德元帅您抓来。我还要把要钱钱的两个儿子要金子、要银子也给德元帅您抓来。”

    德一海说:“好吧。”

    德一海让谢高俅走了。

    *******

    德一海就这么让谢高俅走了,他就不怕谢高俅跑了吗?

    不怕。

    因为德一海知道,谢高俅没地方去。

    谢高俅是李唐的通缉犯,现在李唐要抓他。其他地方谢高俅也不能去。其他地方谢高俅如果去了,其他地方都惧怕李唐,其他地方非把谢高俅教给李唐不可。

    德一海又为什么这么轻易放谢高俅走了呢?

    德一海想暂时先利用谢高俅一下。

    德一海知道,谢高俅那里出了事。谢高俅那里的那场叛乱平息是一定的,如果自己去平息,自己费心费力。如果让谢高俅去平息,那就省了他的事了。

    德一海想让谢高俅把那场叛乱平息了以后,他再杀谢高俅。

    *******

    就这样,德一海就让谢高俅回到了绵竹。

    这次德一海本想把谢高俅叫去,他们好好地庆贺庆贺,谁知道他们的酒只喝了半杯,他们的酒就喝不下去了。

    *******

    单说谢高俅。

    谢高俅回到绵竹,他当即就把要钱钱找来了,他当即就给要钱钱下了一个命令,他让要钱钱尽心尽力为他平息这场叛乱。

    谢高俅想和要钱钱两路夹击平灭这次叛乱。

    德一海不是让谢高俅把要钱钱抓起来送到他哪儿去吗,谢高俅怎么不抓要钱钱啊?

    谢高俅想让要钱钱帮他把这场叛乱平息了以后,他再抓要钱钱。

    德一海、谢高俅、要钱钱他们可真行,德一海想让谢高俅为的平息了这场叛乱以后,他再抓谢高俅,谢高俅想让要钱钱帮他平息了那场叛乱以后,他再抓要钱钱。

    他们老这么做,他们能不败吗?

    ******

    单说要钱钱。

    要钱钱和他两个儿子要金子、要银子,他们奉了谢高俅的命,他们就出了,他们就发讨叛乱去了。

    这次要钱钱带了六百多人。

    这次和上次可大不相同了。上次要钱钱只带了一百多人。上次的那一百多人是他自己绵竹令的。这次谢高俅又给他拨了五百人。

    谢高俅是绵竹知府,他那里有一千多人。这次谢高俅给要钱钱拨了五百人,他自己带了五百人,他想两路夹击平灭叛乱。

    ******

    就在要钱钱就要去平灭叛乱,他们正走在半路上的时候,要钱钱那里来了一个人。

    那个人是要钱钱在德一海手下,他买通的一个家兵。

    那个人是要钱钱在德一海的手下买通,要钱钱让他随时向自己通报德一还那里情况的。

    要钱钱的胆子可够大的,他敢在德一海的身边安排他的奸细。

    要不,要要钱怎么那么逼他手下人为他干活呢?不干活,哪来的钱,没钱怎么养奸细啊?

    这时,要钱钱的那个奸细就来到要钱钱的身边了,那个奸细对要钱说道:“要大人,您还没歇着呢?”

    要钱钱说:“你说什么?我歇着?我歇着哪儿行啊?”

    那个奸细说:“要大人,你还不知道啊,您的脑袋快没了!”(未完待续。。)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