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后唐兴衰 > 第二百七十九回、高人出现了(一)
    钱四一回来,他先没顾得找医生给他治伤,他先吩咐手下人:“把何亭给我叫来!”

    不久,何亭被叫来了。

    钱四一见何亭来了,他“啪”地一拍桌子,他问道:“何亭,你说给我请高人,我问你,你给我请的那个高人呢?”

    何亭不知钱三、钱四两军阵上的事啊,田勇夫在两军阵上对钱三、钱四报名时说的话,何亭也没听到。

    何亭见钱四问,他就对钱四说:“回钱将军的话,我……,我请的那个高人,我……,我也不要知怎么回事。他为什么还不来,我……,我也不清楚。我在他那儿来的时候,是他爹说的,他爹说他随后就到。要不……,要不您再让我去催催他吧?”

    钱四说:“也是。是该去催催他了。现在两军阵上正用人啊。”

    何亭说:“是。我马上就去。”

    钱四说:“我让你一人去,恐怕你不怎么愿意,你最好把你老婆孩子一块带上。”

    “什么?”

    何亭没明白。

    何亭心说:钱将军让我请高人,他为什么还让我带上我的老婆孩子带上啊?

    *****

    这时,何亭正在那儿不明白怎么回事,他突然就见钱四“啪——”地一拍桌子。

    钱四冲何亭叫道:“何亭,我说到你的要害了,是不是?”

    何亭说:“钱将军,我……,我不明白啊?”

    钱四说:“何亭,我问你,在两军阵上伤钱三钱将军,和本将军的人是谁?”

    何亭说:“小人不知。”

    钱四说:“你还给我装糊涂!在两军阵上伤钱三钱将军,和本将军我的人,就是你给我请的那个高人田勇夫!”

    “什么?”

    何亭吓得“噗通”一下就跪下了。

    何亭万万也没想到。在两军阵上伤钱三、钱四的,就是他给钱三、钱四请的高人田勇夫。

    何亭心说:我请的高人把钱三、钱四给伤了,那还了得?

    *****

    何亭支支吾吾冲钱四说道:“钱将军,我……,我可是对您绝无二心的。不信我可以对天发誓。我去请田勇夫,我可是绝绝对对地想着为您办事的啊!至于……,至于田勇夫投李存礼、李存渥,那……,那纯粹是田勇夫他自己的事啊!”

    钱四说:“什么?你还在狡辩?”

    钱四吩咐手下人:“来人啊,何亭吃里扒外。何亭投敌叛国,把何亭给我推出去杀了!”

    “是!”

    钱四一声吩咐,过来了几个人,他们拉着何亭就往外走。

    *******

    这时,何亭吓得像杀猪一样地喊啊:“钱将军饶命!钱将军饶命!”

    钱四也不理他。

    钱四心说:你请的那位高人险些要了我和我兄弟的命,你还想让我还饶你的命!

    何亭见喊“饶命”不起作用,他就喊开别的了。

    何亭又冲钱四喊道:“钱将军,您先慢杀我,我还有话说!”

    钱四还是不理他。

    钱四心说:你的什么话。我都不想听,我就想要你的脑袋!

    何亭见这么喊还没用,他就又喊开别的了。

    ******

    这时何亭就要被推到营门口了。

    何亭是一面被人往外推着,他一面喊的。

    这时何亭可就只有喊一句话的机会了。

    如果这一句话再起不了作用。他可就真完了。

    如果这一句话再不起作用,他再喊什么,钱四也听不到了。

    这时,何亭就利用他那最后的机会。他就冲钱四喊上了:“钱将军,您先别杀我,您要杀了我。您可退不了敌兵了!”

    ******

    何亭的这句话,还真把钱四的心打动了。

    这句话还真击中钱四的要害了。

    现在钱四想的就是退敌兵啊!

    钱四吩咐手下人:“再把何亭给我推回来!”

    何亭又被推回来了。

    *******

    钱四让人把何亭推回来以后,他又问何亭:“何亭,刚才你说什么?刚才你说,如果我把你杀了,我就退不了敌兵?”

    何亭说:“钱将军,你要是不杀我,我能再给您请一位高人。我管保我给您请的那位高人能退得了敌兵。”

    钱四说:“什么?我如果不杀你,你就能给我请个高人?你给我请的那个高人一定能给我退得了敌兵?”

    何亭说:“是!”

    钱四说:“这话你早怎么不说?”

    何亭说:“早……的时候,那……,那位高人他……,他不在家。现在……,现在我估计那位高人可能回来了。”

    钱四说:“那位高人叫什么名字?他家乡住址在哪里?”

    何亭说:“那个高人叫……,叫……。”

    何亭心说:叫什么名字呢?

    何亭是为了活命,他顺口胡编的,他哪里有什么高人啊?

    何亭想了想,他想起孔子来了。

    何亭念过几天书,他念书的时候,他老师经常向他提到孔子。

    何亭一想到孔子,他就支支吾吾地对钱四说道:“我请的那位高人姓孔,他叫……,他叫孔圣。这……?”

    何亭一说出“孔圣”两个字来,他也觉得有些不合适。

    何亭心说:孔子孔圣人是文圣人,他不是武圣人啊。

    不管怎么说,“孔圣”两个字是说出来了。

    ******

    钱四说:“你请的那位高人叫孔圣,是不是?”

    何亭说:“是。”

    钱四说:“那位高人如果来了,他真能胜得了李存礼、李存渥、田勇夫吗?”

    何亭说:“一定能。”

    钱四说:“你什么时候能把那位高人给我请来?”

    何亭说:“大概……,大概得需要一天的功夫吧。”

    钱四说:“我只给你一夜的功夫。我限你在明天早晨以前,你把那位高人给我请来。如果你在明天早晨以前,你把你那位高人给我请来,你以往的事,我既往不咎,如果你在明天早晨之前,你把那位高人给我请不来,我杀你的全家!”

    何亭说:“是……,是。”

    ******

    何亭走了。

    何亭“请高人”去了。

    何亭到哪儿去请高人啊?

    何亭跑了。

    何亭心说:在这个时候,我也顾不了我的家人了,我先跑吧!

    何亭跑了。

    ******

    钱四虽然也知道何亭的话八成的假的,可这时钱四也确实没办法,这时钱四是有病乱投医,万一何亭真能把高人请来呢。

    只要有一线希望,也要去走。

    ******

    一夜无书。

    第二天天亮了。

    第二天天一亮,对方的李存礼前叫阵。

    今天李存礼没有让田勇夫出来,他亲自出来了。

    李存礼是有私心的。

    李存礼心说:现在对方那边,是钱三受伤,钱四受伤。现在对方的军营里已经没什么人了。在这种情况下谁出战都能取胜,我何必让田勇夫立功呢?

    ******

    李存礼出战了。

    对方出战的是钱四。

    现在钱三、钱四那边,是钱三受重伤,钱四受轻伤。

    现在钱三虽然已经明白过来了,可他还不能出战。

    现在钱四也是咬着牙出战的。

    钱四的左胳膊昨天受伤了,只要稍微一动,左胳膊就疼得厉害。

    ******

    李存礼本想能轻而易举地胜了钱四,可他没想到,钱四让何亭请的那位高人真出现了。

    李存礼这才倒了大霉。(未完待续。。)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