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后唐兴衰 > 第二百七十六回、再去请高人
    钱三、钱四问何亭,你找的那个高人呢?

    “这……?”

    钱三、钱四一下子把何亭问住了。

    因为那天何亭不是去找高人。因为那天何亭是逃跑。因为那天何亭是见钱三、钱四问他,他没话说,他才顺口胡说了那么一句。

    何亭见钱三、钱四问他,他就支支吾吾地说:“我……,我找的那个高人,他……,他没在家。”

    钱三、钱四说:“什么,你找的那个高人,他没在家?”

    何亭说:“是……,是。”

    钱三、钱四说:“他到哪儿去了?你问他家人了没有?”

    “这……?”

    何亭心说:这还真麻烦了。

    钱三、钱四刨根问底!

    不管怎么,瞎话还得继续编。

    何亭见钱三、钱四问,他想了想,他对钱三、钱四说道:“回大人的话,我请的那位高人,他……,他关上门走了,所以……,所以他的家人,我……,我也没见到。”

    钱三,钱四说:“你见那位高人不在家,你就回来了,是不是?”

    何亭说:“是……,是。”

    钱三、钱四说:“你请的那个高人,他是个大家主,他家里人很多,是不是?”

    何亭说:“是,是,是。”

    何亭的“是”字刚一出口,钱三、钱四“啪”地一拍桌子,钱三、钱四冲何亭嚷道:“混账东西!你净给我胡说。你请的高人是大家,他走了后,他家里怎么会没人呢?”

    “这……?”

    钱三、钱四又把何亭问住了。

    ******

    钱三、钱四说得对啊,如果是大家,他走了后,他家里不会没人。

    正如现在一样,如果是一般老百姓,或者是一般打工的。他出门走了后,他家里有可能家里没人。如果是一般老百姓,或者是一般打工的,他出门后,他就有可能用锁头把门一锁,他出去。可如果是个企业,哪怕是个小企业,老板出门,他不可能把门一关,他就出去。如果是个企业。老板就是出门多少天,他的家里也会有员工在家。

    在当时也是一样,当时如果是大家主,大家主的家里一般都有家奴员工好多。大家主,主人一出门,他不可能把他所有的家奴员工全都带着。

    *******

    钱三、钱四又把何亭问住了。

    何亭见钱三、钱四一个劲地难为他,他只好继续编瞎话。

    何亭说:“是……,是这么回事。我……,我请的那个高人。也……,也可以说是大家主,也可以说不是大家主。他……,他比起一般的小家主来。他……,他是大家主,他……,他比起大家来主。他是小家。”

    钱三、钱四继续难为何亭:“你……,你请的那位高人,他……叫什么名字?他……。他家乡住址在哪里?”

    现在,钱三,钱四说话结巴起来了。

    刚才何亭的说话结巴,他也是让钱三、钱四吓的,他也是嘴里没话,他紧张的。

    现在钱三、钱四的说话结巴,钱三,钱四是在学何亭。

    何亭见钱三、钱四学他吗,他心里更紧张了。

    何亭心说:我怎么回答呢?

    何亭心想:看来今天不把这个慌圆满了,今天我这关是过不去了。

    何亭心想:钱三、钱四非让我说出个高人来,我说谁呢?

    何亭一想,他想出来了:离这儿一百二十里之外,有一个田家庄,田家庄的田员外有一个少爷叫田勇夫。田勇夫比较有本事。

    何亭心说:看来今天我不说出个高人来搪塞,钱三、钱四是不会放过我了。要不,我把田勇夫说出来。我把田勇夫说出来,虽然天勇夫算不上真正的高人,但是田勇夫也是有些本事的。我把田勇夫说出来,钱三、钱四如果让我去请他,他家在我的治下,我去请他,我差不多也能把他请出来。

    何亭想到这里,何亭就对钱三、钱四说道:“我请的那个高人,是离这里一百二十里外田家庄的人,他叫田勇夫。”

    钱三、钱四说:“你去请他,他没在家啊?”

    何亭说:“是。”

    钱三、钱四说:“何亭啊,现在咱这里确实缺高人,你在这里先休息一夜,明天你再去请吧。”

    何亭说:“是。”

    钱三、钱四说:“不过,你能不能快着点啊?”

    何亭说:“有一百二十多里路呢,就是快着点,也得需要两天的时间。”

    钱三,钱四说:“好吧。”

    就这样,钱三、钱四和何听说好了,明天让何亭去请田勇夫。

    ******

    单说何亭。

    第二天,何亭领了命之后,他就骑着马往田勇夫的家走。

    到傍晚时分他就赶到了田家庄。

    何亭赶到田家庄后,田家庄的庄主田员外对何亭非常热情。

    何亭是这里的父母官,田员外是这里的老百姓,老百姓见了父母官之后,老百姓当然非常恭敬了。

    何亭就把他的来意对田员外说了。

    何亭说,他要请田家庄的少爷田勇夫为国出力。

    田员外说:“好,好,好。”

    何亭是父母官,父母官说话,老百姓当然不敢不答应了。

    田员外对何亭说:“老爷,您先在我这里休息一夜。不过,我儿子现在不在家。我儿子现在在他舅舅家。但是老爷您放心,我现在就让人去叫我儿子。我让我儿子马上回来。”

    何亭说:“好。”

    ******

    单说第二天。

    第二天,何亭起来了。

    田员外见何亭起来了,他急忙让人给何亭准备洗脸水和早饭。

    很快,何亭的早饭吃完了。

    这时,田员外对何亭说:“何大人,要不你先回去吧,也免得两位钱大人着急。你先回去,你先回去给两位钱大人报喜,说我儿子马上就到。”

    何亭说:“田员外,你儿子可真得马上就到啊!”

    田员外说:“你是这里的父母官,我敢骗您吗?”

    何亭见田员外话的意思不愿让他再在这儿待,他见田员外话的意思好像要下逐客令,他也就只好说告辞了。

    何亭心说:也许田员外和他儿子还有什么话说,也许田员外和他儿子还有什么安排?

    既然人家不愿意让自己在这里待,人家让走,自己就走吧。

    何亭先走了。

    ******

    何亭本以为这次他把事把办得非常好,可谁知,他这次却给他自己找了很大的一个麻烦。(未完待续。。)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