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后唐兴衰 > 第二百五十五回、
    道安想先还了俗以后再举行婚礼,牟员外也同意了。

    接着,牟员外就吩咐人忙道安还俗的事和道安和他女儿成亲的事。

    *******

    不一会儿,一切都准备好了。

    这时,就开始道安还俗的仪式了。

    所谓的还俗仪式,只不过是道安在众人面前宣布他已经还俗,只不过是道安把他身上的袈裟一脱,他随便弄身常人的衣服穿上,和他随便弄顶帽子戴上而已。

    所谓的在众人面前宣布的众人,也只不过是牟员外的十几个家奴和牟员外的几个亲戚朋友。

    为什么道安还要弄顶帽子戴上呢?

    和尚都是光头的,弄顶帽子戴上“那就不是光头和尚”了。

    还俗,也只不过那么一说而已。

    ******

    这时,道安就在众人面前说了。

    道安说:“我年轻时原本是一个苦孩子,我的名字叫孔廉。当时我因生活所迫,我出了家。我出家后,我被我的师父赐名道安。现在我想还俗。根据佛家的清规,入佛自愿,出佛自由。现在我就宣布,我还俗。自然,我还俗以后,我也不再用我‘道安’的名字了。我还俗以后,我当用我以前俗家的名字‘孔廉’。”

    就这样,道安宣布还俗了。

    道安还俗以后,他就改叫孔廉了。

    在以后的书里,我为了方便,我也该对道安称“孔廉”了。

    其实,还俗只不过是掩人耳目而已:和尚不是不能娶媳妇吗?我已经还俗了,我已经不是和尚了,我自然就可以结婚了。

    ******

    道安举行完了还俗仪式,他同时宣布他改叫孔廉以后,他就举行他与牟员外女儿牟红(牟老虎)结婚的仪式了。

    “牟红”是牟员外女儿的真名实姓。“牟老虎”是牟员外女儿的绰号,在正式仪式的时候,应该用她的真名实姓。

    他们的婚礼开始举行了。

    这时,婚礼当中婚礼上的司仪就宣布:“孔廉与牟红结婚仪式,正式开始!”

    ******

    对于孔廉(道安)与牟红(牟老虎)的结婚仪式,在这里就不必细说了。

    单说孔廉和牟红。

    孔廉和牟红,他们入了洞房了。

    孔廉和牟红入了洞房以后,他们还真成就“夫妻之事”了。

    孔廉,他一直都想娶媳妇。

    牟红,之前虽然傻。之前虽然她还不明白那方面的事,可她娘也已经悄悄教过她了。

    孔廉和牟红成就了夫妻之事以后,他们都挺高兴。

    特别是牟红。

    牟红傻,她口无遮拦,她一高兴,她就说:“原来结婚就是这么回事啊?我说谁都想结婚呢。”

    *******

    一夜再无别的书,很快第二天天亮了。

    第二天天一亮,孔廉就想起他前敌的事了。

    孔廉一想到他前敌的事,他又开始担起心来了。

    孔廉心说:本来前敌的战事就对我们不利。现在我已离开前敌有一段时间了,现在前敌的情况怎么样了呢?

    孔廉明白:前敌那边自从自己暗中袭击李存勖以后,就算自己这边“犯规”了。本来说的是一对一地打,你怎么能在双方两个人正在打的时候。你暗中下手袭击对方的人呢?

    孔廉不放心前敌的事。

    孔廉心想:我们“犯规”以后,李存勖会不会一怒之下报复我们啊?

    *******

    由于孔廉不放心前敌的事,第二天天一亮他就决定和牟员外告别。

    孔廉草草地吃过早饭之后,他就辞别了牟员外。他就往前敌去了。

    *******

    在孔廉走的时候,牟老虎还死死地抓住孔廉不放。

    牟老虎说:“丈夫,咱们刚刚结婚。咱俩还没玩够,你怎么就走啊?”

    孔廉说:“我前敌很忙。前敌离不开我。你在这儿等着,很快我就派人来接你。”

    牟老虎说:“不行,你走,我得跟着你。”

    孔廉说:“不行!”

    牟老虎说:“我不管。说什么我也得跟着。因为我太想和你在一起了。”

    孔廉说:“不行!”

    孔廉为什么不愿意带牟老虎呢?

    说心里话,孔廉心里还是愿意带牟老虎一起走的。

    但是,孔廉昨天在前敌出去的时候,他是个和尚,和尚突然带个媳妇回去,他怕别人会说他什么。

    因为和尚是不能结婚的。

    虽说他昨天晚上已宣布还俗了,可他昨天晚上宣布还俗的事只有少数的人知道。

    他还俗的事只有牟员外的十几个家奴和牟员外的十几个亲戚朋友知道。

    现在孔廉心里想的是:我宣布还俗的事,现在没几个人知道。现在我突然带个媳妇回去,别人一定会说我什么。我先回我的大营,我回我的大营后有时间的话,我就在我大营的众人面前宣布我还俗。我大营的人多,我大营的人有两万多呢。我在我大营的人面前宣布我还俗以后,我再去接牟老虎。

    孔廉的心里是这么想的。

    可傻子牟老虎不知道,傻子牟老虎总觉得结婚好玩,她总怕丈夫走了不回来,她就不愿意丈夫走。

    ******

    牟员外见女儿这么“肉麻”,他也觉得他脸上有些不好看。

    牟员外也知道孔廉的意思。

    牟员外就训教女儿:“不能跟着!”

    牟老虎见爹训教自己,他还有些不服。

    牟老虎还跟她爹犟嘴。

    牟老虎说:“爹,您不是说了吗?以后我丈夫和我是一家人,以后我丈夫走哪儿,您就让我跟哪儿。现在您怎么又不让我跟我丈夫在一起啊?”

    牟员外说:“现在还不是你们在一起的时候!”

    “唉!”

    牟老虎叹了一口气。

    然后,牟老虎就自言自语道:“我和我丈夫已经结了婚了,我爹还不让我和我丈夫在一起。我爹爹什么事都管。“

    “这……?”

    牟老虎这么一说,她还真说得她爹没话说了。

    牟员外一拍桌子:“不让你跟着,就是不让你跟着!”

    “唉!”

    牟老虎又叹了一口气。

    *******

    就这样,孔廉辞别了牟员外、牟老虎,他奔前敌去了。

    很快,孔廉就接近前敌了。

    就在孔廉就要接近前敌的时候,他突然就见他前面飞马来了一个人。

    那个人飞马来到孔廉的身边后,那个人站住了。

    那个人站住后,他先是打量了打量孔廉,然后他翻身下马了。

    那个人为什么先是打量了打量孔廉呢?

    因为那个人见孔廉的打扮变了。

    那个人心说:以前我们国师道安是佛家打扮,以前我们国师道安是光头穿袈裟的和尚,现在我们国师怎么突然这身打扮了?

    *******

    那个人就是孔廉曾经派去李存勖大营的密探。

    那个密探一见孔廉,他先是打量了打量孔廉,然后他急忙跪倒:“国师,大事不好了!”(未完待续。。)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