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后唐兴衰 > 第一百八十回、净走崎岖路
    皇上问郭崇韬和孔谦,你们谁愿意审李知月,结果郭崇韬和孔谦谁也不敢审,最后李嗣源把审李知月的任务接过去了。

    皇上见也没什么别的事了,就宣布退朝了。

    ******

    退朝之后,郭崇韬在回府的时候,他一面在路上走,他一面仰天长叹:“自孔谦入朝以来,我怎么似乎感觉处处碰壁!”

    郭崇韬叹得很对,在孔谦没有入朝的时候,自己每给皇上以及皇上的父亲出个什么计策,自己的每个计策几乎是百战百胜。可自从孔谦入朝以来呢?自从孔谦入朝以来,自己每给皇上出个什么计策 ,或者自己每干点什么事,自己发现自己总是不怎么很顺。

    也确实是那样 。

    在孔谦没入朝之前,郭崇韬曾给李可用、李存勖出过好多主意。就是朱温四十万大兵耀武扬威,他只有不足十万兵的时候,他也能与朱温周旋。可自从孔谦入朝以来呢?自从孔谦入朝以来,他出使南六国的时候,他一走,孔谦料定他一定会败。结果到后来,他真的就一无所获。再就是这次,这次他本想人不知鬼不觉不声不响地处死李知月,结果孔谦一来,闹得他面容很难看。

    ******

    郭崇韬刚叹完,郭崇韬就听路边有一个人在说话:“净走崎岖弯路,焉能不碰壁!”

    “什么?”

    郭崇韬一听这话,他就是一惊。

    而且。郭崇韬还是一大惊。

    郭崇韬心说:什么?净走崎岖路,焉能不碰壁?我走的是崎岖路?

    郭崇韬仔细一想:我走的,也确实是崎岖路!

    郭崇韬心想:我走的。也确实是崎岖路。上次我出使南六国,我想的是,我这次去,我能说得南六国谁也别管我和西蜀的事,我好大兵一举灭西蜀。我想的是大动干戈,当然是“崎岖路”。这次呢?这次我想的是: 不声不响地处死李知月。李知月无罪,我想处死李知月。当然更是“崎岖路”!

    郭崇韬心说:说话的这个人是谁啊?

    郭崇韬一看:说话的那个人二、三十岁,不认识。

    这时,郭崇韬就想追上那个人。问问那个人是谁。

    郭崇韬就加快了脚步。

    可是,那个人说完那句话之后,他脚步加快。

    很快,那个人就消失在人群之中了。

    这是在大街上。大街上有好多人。那个人很快就消失在大街上的人群之中了。

    郭崇韬不会武功,他脚步也走不太快,他没追上那个人。

    郭崇韬心说:那个人是谁呢?那个人将来一定非常了不起。

    *******

    那个人是谁呢?

    说起那个人来,果真非常了不起。

    那个人就是以后的南唐国国主。

    那个人到底是是谁呢?那个人就是李知月的哥哥李知浩。

    前者,李知月到郭崇韬的府去见郭崇韬。当时,李知月没敢让他哥哥跟他一块去。李知月怕的就是,万一郭崇韬一翻脸,郭崇韬把自己和自己哥哥全杀了。所以李知月去的时候。只自己去了。这样的话,就是郭崇韬翻脸。郭崇韬也只能杀自己一个人。结果李知月去了后,郭崇韬真翻脸了,郭崇韬真要杀他。

    李知浩呢?

    李知月走了以后,李知浩就在店房里等李知月。

    结果,一等李知月也不回来,二等李知月也不回来。李知浩不放心,他就到郭崇韬的郭府附近打听他兄弟李知月的消息。

    现在,李知浩刚打听到他兄弟的消息,他正在大街上走,他就听到郭崇韬对天长叹的那句话了。就这样,李知浩就回了郭崇韬那么一句。

    李知浩的才学,可非常了得。

    李知浩比起他兄弟李知月来,更是强得多。

    李知月在小的时候,他外公徐员外和他母亲徐晴就非常关心他的学习。

    徐员外、徐晴都知道他是前朝的皇室,徐员外、徐晴都有想让他将来展翅高飞的梦想。

    所以,李知浩小的时候,徐员外、徐晴就给李知浩请了不少很有学问的老师教他。

    同时,徐员外、徐晴也非常关心李知浩的学习。

    ******

    刚才李知浩之所以冲郭崇韬说那句话,他的意思是,他想用话点化郭崇韬,他是想让郭崇韬将来多走阳光路,少走崎岖路。

    李知浩的思想,与郭崇韬的思想不同。

    郭崇韬的思想是:想取西蜀的江山,先把西蜀逼成疯子,然后再说西蜀是疯子,从而获取西蜀的江山。你是疯子,你当然没理由坐江山了。疯子怎么坐江山啊。所以,你本来不疯,我也要把你逼成疯子。所以郭崇韬为了得到西蜀的江山,才二十万大兵压境,才逼得西蜀不得不对老百姓征繁重的捐税。你对老百姓捐税繁重,当然我就可以说你不适合坐江山了。

    而李知浩的思想呢?

    李知浩的思想是:无论你是谁,无论你是朋友,还是敌人,我都要以成待你。对李知浩来说,郭崇韬不算是朋友,郭崇韬险些要了他兄弟李知月的命,直到现在他兄弟李知月还生死未卜,郭崇韬能算李知浩的朋友吗。就是郭崇韬这样的人,李知浩也要用话点化他,也想让郭崇韬尽量别走崎岖路。

    要不然,李知浩到了最后,坐上了南唐国的国主呢。

    ******

    单说郭崇韬。

    郭崇韬听了李知浩的那句话之后,他呆了半晌,他想了半天。

    最后,郭崇韬一面往回走,一面想,他就回府了。

    郭崇韬回府之后,他一直在想那个年轻人的话。

    直到现在,郭崇韬还不知道,那个人就是李知月的哥哥李知浩。

    ******

    再说李嗣源。

    李嗣源接到皇上让他审李知月的任务以后,他可犯了愁了。

    李嗣源当然明白,这个案子不好审。

    李嗣源当然明白,郭崇韬和孔谦为什么谁都不想接手这个案子。

    这时,李嗣源就有些后悔,他后悔他不该接手这个案子。

    李嗣源心说:我这是何苦来的呢,本来没我的事,本来只是皇上和郭崇韬和孔谦的事,结果这个“烫手的山芋”让我接过来了。

    可李嗣源又一想:为了朝廷,我接这个“烫手的山芋”也对。我不接这个“烫手的山芋”,让皇上怪罪郭崇韬和孔谦,让郭崇韬和孔谦翻脸,让君臣互相“拆台”,互相不和啊!

    李嗣源心想:既然我已经把这个“烫手的山芋”接过来了,我可怎么办呢?(未完待续。。)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