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后唐兴衰 > 第一百五十六回、案情真与假
    俗话说的好,军心涣散是战争失败的原因。如果在你的队伍里所有的人都一股劲,你的队伍里所有的人都劲向一块使,你就很有胜利的可能;如果在你的队伍里,所有的人都军心涣散,你的队伍里所有的人都为自己着想,你就很有失败的可能。

    当时就是因为申二没有及时到申潘红那里报信,所以导致在申潘红地面上这个本该能及时扑灭的“火种”,没有及时扑灭。

    当然,在这件事上申二的责任看起来是不大的,因为当时申二所想的只是使懒睡觉。

    可是,就是因为当时申二的使懒睡觉,所造成的影响可是非常大的。

    ******

    单说申潘红。

    申潘红听申二说,胡二虎见到劫匪后,胡二虎打了没几下,胡二虎就跑了。

    申潘红心想:肯定是胡二虎和劫匪勾结,胡二虎见到劫匪后,他消极对待,他一见劫匪就跑,他故意把粮食丢给劫匪,后来劫匪才为了谢他,劫匪才给了他很多粮食。

    申潘红想到这里,他一拍虎胆,他冲胡员外说道:“胡员外,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现在你儿子一见劫匪就跑的证据是事实,现在劫匪给你粮食的证据也是事实。你还有什么话说?”

    胡员外急忙说:“大人,容小人分辨。”

    申潘红说:“讲!”

    胡员外说:“对于我儿子一见劫匪就跑的事,可能是……,可能是……;对于我们家家门口的那些粮车,可能是……,可能是谁想陷害我。”

    胡员外这么一说,旁边的申二不乐意了。

    申二见胡员外这么说,申二心说:怎么?可能什么啊?可能是我说的不是实话,可能是我胡说八道!可能你儿子一见劫匪就跑的事是我胡说?现在劫匪给你粮食的事实都这么清楚了。你还在狡辩啊?

    之前,申二还以为胡二虎一劲劫匪就跑,是因为胡二虎是因贪生怕死而跑的呢,刚才申二听申潘红那么一说,申二“明白”了:原来胡二虎一见劫匪就跑,是因为胡二虎和劫匪勾结,胡二虎想把粮食故意丢给劫匪啊!

    这时,申二更恨胡二虎了。

    申二心说:胡二虎啊,胡二虎,你可太不是东西了。你一见了劫匪就跑,你扔下我和劫匪拼命,你想发财,你置我的生死不顾!

    这时,申二冲胡员外说道:“胡员外,你‘可能’什么啊?可能我说的不是实话啊?你等着。刚才我对县太爷说了,当时和你儿子在一起的不止是我一个人。你等着,一会儿后还会有人来。一会儿后你再问问别人。”

    ******

    就在这时,又有几个人回来了。

    申二冲胡员外说:“又有人回来了。你再问问他们吧。”

    结果,胡员外一问那几个人,那几个人说的和刚才申二说的几乎一样。

    申二说:“怎么样?”

    ******

    这时,胡员外冲上再次跪倒。他冲申潘红说道:“老爷,我实在是冤枉!”

    申潘红见胡员外还喊冤,他乐了。

    申潘红说:“胡员外,现在事实都这么清楚了。你还喊冤!实在可恶!”

    申潘红吩咐手下人:“把胡员外给我押下去听候发落!”

    申潘红让人把胡员外押下去了。

    ******

    接着,申潘红吩咐:“准备刑场。明天午时三刻我要处死胡员外!”

    申潘红还吩咐:“通缉胡二虎!”

    ******

    然后,申潘红就退堂了。

    快到中午了。快到吃午饭的时候了。

    申潘红退堂之后,马师爷找他来了。

    马师爷是前任的县太爷。所谓“前任的县太爷”,就是之前在朱温、朱友珪、朱友贞父子做皇上的时候,他在这里是县太爷。后来李可用、李存勖来了,他就投靠了李可用、李存勖。

    现在,马师爷是申潘红手下的一名师爷。

    师爷就是在县太爷的 身边为县太爷出谋划策的。

    由于马师爷之前在这里做县太爷多年了,胡员外是这里的坐地户,之前他和胡员外经常见面,之前每逢过年过节,每逢谁家有红白事,他们还彼此走动,他对胡员外的感情还很深。

    现在,马师爷见胡员外摊事了,马师爷心说:胡员外不是那样的人啊!对于胡员外这个人,我了解啊!胡员外的事,会不会另有隐情啊!

    由于马师爷之前是县太爷,他以前常审案,他也明白,光凭这点并不能证明胡员外、胡二虎一定有罪。

    ******

    这时,马师爷对申潘红说道:“老爷,对于胡员外的事,您是不是三思而后行啊?”

    申潘红说:“事实都这么清楚了,还思什么啊?”

    马师爷说:“老爷,凭小人的感觉,凭小人之前对胡员外的了解,小人认为这事也有另有隐情的可能。”

    申潘红说:“怎么?这些证据还不足吗?”

    马师爷说:“是的。对于胡员外家门口的那些粮车的事,并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之前那粮车上有粮食,也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之前胡员外卸了那粮车上的粮食。所以,这件事也不能排除谁陷害胡员外,谁故意将粮车放胡我家门口的可能。”

    申潘红说:“那胡二虎一见劫匪就跑的事,总是事实吧?”

    马师爷说:“对于胡二虎一见劫匪就跑的事,……?对于胡二虎一见劫匪就跑的事,只能说明是胡二虎的事,并不能直接说明那事一定和胡员外有牵连。”

    申潘红说:“以你之见呢?”

    马师爷说:“以小人的拙见。大人对于这事先别急于处死胡员外。大人应将胡二虎缉拿严加审问之后再做结论。大人也可将胡府的所有家人挨个审问之后再做结论。”

    申潘红一听:也有理。

    ******

    对于马师爷的话,申潘红还真听。

    申潘红知道:马师爷曾做过县令,他经验丰富。

    申潘红也明白:自己的官是花钱买来的,自己很多方面都不足。

    申潘红就决定临时先不处死胡员外了。

    这时,申潘红的心里还又出现了一个想法。

    什么想法呢?

    他想把这事报给他的上级知府大人苏大拿,请他的上级知府大人苏大拿说说这件事该怎么办。

    申潘红想把这事报给他的上级苏大拿,是他想这事让苏大拿做决断,如果一旦做错了,他的责任就小了。因为万一错了,那是知府大人让那他那么做的。

    ******

    这时,申潘红一方面写信把这事上报他的上级苏大拿,一方面派人去拿胡员外的家人。他要把胡员外的家人拿来审问。

    谁知道,就在申潘红派人拿胡员外家人的时候,又火上浇油了。(未完待续。。)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