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后唐兴衰 > 第一百五十三回、如此的劫匪
    这时,申潘红正押着胡员外、胡二往前走,他突然就见有一个人拦住了他的去路。他见那个年轻人冲他喊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处过,留下脑袋来。”

    申潘红见这个劫匪有些特别,他见这个劫匪只要脑袋,不要金钱。

    申潘红心说:像这样的劫匪,我还是头一回遇见。以前我遇见过很多劫匪,他们都是只要金钱不要人命,这个劫匪怎么正好和别的劫匪反着啊?

    不管怎么说,遇上这样的事,他也得重视。

    因为申潘红是县令,县令的主要责任就是抓劫匪保护一方平安啊。

    申潘红心说:劫匪,你遇上我,算你倒霉了。我正愁找像你这号的人找不到呢。我是县太爷,我是专抓像你这号的人的。你如果遇上别人,别人也许能放你过去。你遇上我,可不行。因为我如果放你过去,我有罪啊!

    ******

    这时,申潘红就想让人上去抓那个年轻人。可申潘红又一看,这个年轻人的岁数不大。这个年轻人还是个孩子。这个年轻人也就是十、六七岁。

    申潘红见这个年轻人是一个孩子,他就没有急着让他手下人过去抓这个年轻人。他想问这个年轻人几句话。

    申潘红走了过去,他冲年轻人说道:“年轻人,你看清楚了吗?你知道我是谁啊,你就劫?”

    年轻人见申潘红问,他回答道:“你是官人。你穿着官人的衣服 ,我能不知道你是什么人吗?我虽然不知道你的名和姓,可我也知道你是官府里当官的。我告诉你,我劫的就是你!因为我最恨你们了!”

    申潘红见这个人是一个孩子,他也没生气,他继续冲那个年轻人说:“年轻人,我告诉你。我就是这里的县太爷申潘红。我再告诉你,你劫我,你可有抄家灭门之罪!”

    年轻人一听说自己前面站着的人就是申潘红知县大老爷,他不但没害怕,他的火反而更大了。

    他冲申潘红嚷道:“申潘红,我劫的就是你!申潘红,我告诉你,今天我别人还不劫了。今天我专劫你!”

    申潘红说:“大胆!”

    ******

    申潘红见这个年轻人态度如此失态,他还没急着让他手下人抓这个年轻人,他还想继续问问。

    申潘红知道:这个年轻人态度如此地失态。准有事。

    申潘红也知道,如果没事的话这个年轻人也不会冒着抄家灭门的危险来劫自己。

    申潘红别看他的官是花钱买来的,他肚子里还真多少有些做县太爷的墨水。

    在以前,申潘红做梦都想着当官,他也求名师访高友学了一些东西。

    在以前,他也经常去看县太爷审案。

    今天申潘红一见这个年轻人,他就知道有事。

    申潘红又问这个年轻人:“年轻人,你详细说说,你为什么要劫本县?”

    年轻人说:“申潘红。你还跟我装糊涂呢!你昨天晚上派人抢了我的家,你逼死了我爹,你逼死了我娘,你还明知故问!”

    “什么?”

    申潘红一听这个。他更吃惊了:因为出人命了。

    这时,申潘红的眉头皱了皱:因为他又有活干了。

    因为在他的地面上一有案子,就像在他的身上有了一个虱子一样。

    如果在他的地面上什么案子也没有,他每天就没活干。他每天就能喝茶品酒聊天,他活得就悠闲;如果在他的地面上有案子,他就得忙。忙不好,他还得担责任。

    申潘红也怕在他地面上有事。

    因为他知道,他的官是花钱买来的,他的才学不高,他怕万一有了大事,有些事他处理不好,他担责任。

    申潘红心说:昨天晚上我没派人去抢谁啊?别说我昨天晚上没派人抢过谁,就是以前,就是连我以前做员外的时候说上,我也没有派人去抢过谁!

    申潘红越来越知事情的严重了。

    申潘红说:“年轻人,你先别急,本官这就到你家去了解情况。”

    年轻人说:“什么?你昨天晚上派人把我们家抢了,你也把我爹逼死了,你也把我娘逼死了,你还到我们家去?”

    申潘红说:“年轻人,你误会本官了。本官告诉你,本官昨天晚上从来没派人抢过谁。本官也告诉你,本官是专门抓劫匪的,本官又怎么能知法犯法呢?对于你们家昨天晚上的事,本官会详细查明。你们家昨天晚上的事,有可能是劫匪冒充本官,劫匪抢你们家,逼死你爹和你娘的。”

    年轻人说:“你别装好人了!你昨天晚上派的那个人,他拿着你给他的官府金牌,他说你让他到我们家去要粮食,现在你还在这儿说这个!”

    “什么?”

    申潘红更愣了。

    申潘红心说:什么?昨天晚上到他们家去的那个人,还拿着我的官府金牌?官府金牌只有官府的人才会有啊!莫非昨天晚上到他们家去的人真是我官府的人?

    申潘红想到这里,他又问那个年轻人:“年轻人,昨天晚上你真见过本官的官府金牌吗?”

    年轻人说:“见过。”

    申潘红又问:“你昨天晚上见的官府金牌,不是假的吧?”

    年轻人说:“不是假的,是真的!”

    申潘红又问:“你昨天晚上见的金牌上刻了什么字?”

    年轻人说:“上刻着‘官府差人胡二虎’!”

    “什么?”

    申潘红一听“胡二虎”三个字,他又的吃惊非小。

    申潘红心说:我不是让胡二虎去押粮了吗,胡二虎怎么又跑去抢劫啊?

    申潘红说:“年轻人,他当时说什么了?”

    年轻人说:“他当时说,你让他押的粮又丢了。他说你让每家每户给他点粮,临时先把他丢的粮补上,我爹不给,他就硬抢。我爹哪儿抢得过他啊?最后,我们家的粮就全让他抢走了。最后,我爹和我娘见没粮了,他们担心以后没吃的,他们就都上吊了。”

    “什么?”

    申潘红一听说“丢粮”,他就知道,年轻人的话有可能是真的。

    申潘红心说:肯定胡二虎又把粮食丢了,肯定胡二虎担心他这次丢的粮食补不上,他又到处抢粮。

    申潘红心想:胡二虎啊,胡二虎,你怎么老是给我惹事呢?

    申潘红想到这里,他对年轻人说道:“年轻人,昨天晚上本官真没有派胡二虎去抢你。至于你们家昨天晚上的事,本官会严肃处理。如果你们家昨天晚上的事真是胡二虎所为,本官一定将胡二虎绳之以法。”

    ******

    申潘红这么一说,旁边的胡员外急了。

    胡二虎是他儿子,县太爷要抓他儿子,他能不急吗?

    胡员外心说:什么?县太爷要把我儿子胡二虎绳之以法?我儿子会抢人家吗?我儿子不是那样的人啊!

    这时,胡员外就冲申潘红喊上了:“大人,我有话说!让我问这个年轻人几句,行吗?”

    申潘红说:“好。有话不怕说。”

    申潘红冲手下人一摆手,手下人就把胡员外推到前头来了。

    年轻人见推前头一被绑的老头。那老头像个员外。他不明白怎么回事。

    年轻人不认识胡员外。

    胡员外问年轻人:“年轻人,你怎么知道昨天晚上抢你们家的人是胡二虎?”

    年轻人说:“刚才我说了,那个人的手里有官府金牌。我知道,官府金牌只有官府的人才会有。”

    胡员外又问年轻人:“年轻人,你认识胡二虎吗?”

    年轻人说:“不认识。”

    这时,胡员外冲申潘红说道:“老爷,就凭这个,不能断定昨天晚上抢这年轻人家的就是我儿子胡二虎。”

    这时,年轻人明白了:原来刚才问自己话的这个被绑的老头就是胡二虎的爹啊!

    年轻人冲胡员外说道:“我说你怎么会被绑呢,我说县太爷为什么绑你呢,原来你就是劫匪的爹啊!”(未完待续。。)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