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后唐兴衰 > 第一百四十八回、终于追上了
    道安追杀胡二虎。

    道安摇着船到了岸的时候,他见胡二虎已经早上岸跑了,他见渡胡二虎过河的那条船已经使到河心了。

    可能船家怕自己上岸后会找他算账,他不敢在岸上待,他就把船使回河中心了。

    对于船家,道安没功夫搭理,道安主要是找胡二虎。

    道安一看,胡二虎刚才逃走的地方还有胡二虎逃走时留下的痕迹。

    因为前面的荒草地,前面的地上长满了荒草,胡二虎逃走时,他把一些荒草踩倒了。

    道安就顺着胡二虎逃走时留下的脚印,他就追开了。

    道安追了一段路之后,他还真看见人了,他见前面一个人正吃力地往前跑。

    道安一看:前面跑的那个人可不就是胡二虎吗?

    虽然现在距离还离前面跑的那个人很远,虽然现在看到的只是那个人的背影,可道安一口断定,前面跑的那个人就是胡二虎。

    因为胡二虎是官人,胡二虎穿的衣服和一般人不同。

    大家在看电影电视的时候,经常会看到有些官人穿的衣服上有一个“兵”字,或者“衙”字,或者其它什么字。胡二虎的衣服就是那样。

    道安发现了人之后,他的脚步就更加紧了。

    ******

    这时,他们的距离就越来越近了。

    道安的武功好,他耐力足,他跑得快啊。

    武功好的人,他耐力就足,他跑起路来,他或者干什么体力活的时候,他就会感觉到轻松;武功不好的人,他耐力就不足,他跑起路来。他或者干什么体力活的时候,他就会感到吃力,他就会“呼”“呼”带喘。

    又过了一会儿,道安都听到前面那个人的喘息声了。

    道安就听前面那个人正一面“呼”“呼”喘气,正一面拼命地往前跑。

    道安心说:对啊。胡二虎的武功差,他连窜带跑这么一折腾,他累了,他可不“呼”“呼”带喘吗?

    这时,前面的那个人一面跑,他还一面回头看了一眼。

    可能是前面的那个人想看看后面到底是什么情况。

    那个人一回头。道安一看:是胡二虎!

    ******

    那个胡二虎回头看了一眼后,他跑的速度就更快了。

    可能他知道了后面追他的人是道安,他感觉到危险了。

    可是,他跑得再快,也不行啊,道安的武功好,道安跑得比他还快啊!

    渐渐的,道安离他的距离就只有几步远了。

    ******

    就在这个时候,前面那个人也许是忙中出错。他跑着跑着,他突然被绊倒了。

    因为这是荒草地,地上高高矮矮什么植物都有。

    这个胡二虎被一个东西绊倒了。

    这个胡二虎这一被绊倒,道安很快就到了他的近前了。

    道安到了这个胡二虎的近前后。他毫不客气地就把巴掌举起来了。

    ******

    “啪”地一声,道安的掌就打在那个人的脑袋上了。

    一掌之后,道安见这个胡二虎不动了。

    道安再仔细一看这个胡二虎:这回距离近了,这回看清了。确实是胡二虎。

    道安再把手指头往这个胡二虎的鼻子近前一放,他见这个胡二虎确实不喘气了。

    道安断定:人确实已经死了。

    道安心说:我的掌是大力金刚掌。我的掌打谁脑袋上谁不死啊!

    ******

    这时,道安坐在地上。他也“呼”“呼”喘了一会儿气。

    这一折腾,他也累了。

    道安心说:我都感觉这么累,何况胡二虎呢!

    ******

    道安坐在地上喘了一会儿气之后,他就想走。

    道安心说:我已经离开战场好长一段时间了,我那四个徒弟的武功可都不怎么样,官兵又那么厉害,我那四个徒弟能不能顶得住啊?

    道按心想:不行,我得赶快回去助阵,别在我那四个饭桶徒弟顶不住。

    ******

    这时,道安用手摸了摸这个胡二虎的衣兜。

    他想看看这个胡二虎的衣兜里有钱没有?

    出家人还挺爱财。

    另外,道安也想得到胡二虎身上那官府金牌。

    因为那官府金牌可以证明谁是官人,他想有了官府金牌后,他还继续作案。

    道安一摸这个胡二虎的衣兜,他见官府金牌还在,可衣兜里没钱。

    这时,道安的心里就有些纳闷:刚才胡二虎过河的时候,不是看他挺大方吗,他一出手就给了那个船家好多钱,现在他身上怎么突然没钱了呢?

    道安心说:可能刚才胡二虎跑的时候,他跑丢了。

    道安也顾不得多想了,他就按原路,他就往回走了。

    道安想按原路走,看看能不能看到刚才胡二虎跑丢的钱。

    ******

    可是,道安按原路都走到河边了,他也没发现有什么钱。

    道安心说:没发现,就没发现吧。

    这时,道安就想过河。

    道安看了看附近,他没发现有船。

    ******

    道安又沿着河边往左走了一段路,他就发现有船了。

    道安走到那船的近前,他上了船,他见这个船家是一个女的。

    道安也不管这船家是男是女了,他就对这个女船家说:“船家,求你把我渡过去吧。你把我渡过去后,我多给你钱。”

    女船家说:“不行。你是男的,我是女的,你又是一个和尚,一男一女在一船上,这不好的名声,我担不起。”

    道安往四周看了看,他见四周也没别的船,他又想早点回去,他又怕他四个徒弟在战场上顶不住,他又想早回去助阵,他就对这个女船家说:“船家,我多给你钱,还不行吗?”

    女船家说:“多给钱也不行!”

    女船家心说:我要把你渡过去,待会我丈夫要知道我和一和尚坐一船上,回家非打仗不可。

    原来,女船家和她丈夫都在这儿打鱼,夫妻俩一人一条船,她在这边打鱼,他丈夫在那边打鱼。

    女船家知道,丈夫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过来,万一让丈夫知道自己船上有和尚,那还了得?

    ******

    “这?”

    道安真想和刚才一样夺船而走。

    道安心说:你不渡又怎么样?你不渡,反正我也会摇船。你不渡,我就把你推一边去。我就夺船!

    可道安又一想:我先和这个船家对付对付。能不动武,尽量不动武。我最好别在这儿节外生枝耽误时间。刚才我还把那俩船家得罪了。

    刚才那俩船家也走了有一段时间了。刚才那俩船家走了之后,他们到底找人去了,还是到官府报信去了,都说不准。如果来了人,或者来了官人,我怕倒是不怕,可时间我耽误不起啊!如果我再把这个船家得罪了,这个船家再去找人,待会那俩船家找的人再来了,这个船家找的人再来了,不是招麻烦吗?

    道安想到这里,他就对这个女船家说:“船家,你要能把我渡过去,我给你两匹马,怎么样?”

    “什么?”

    道安一这么说,女船家愣住了。

    这时,女船家的心,还真动了。

    因为在当时来说,两匹马值好多钱啊!

    女船家打鱼打半年,也赚不了两匹马的钱。

    马多大,鱼多小啊!

    女船家心说:如果他真给我两匹马的话,也行。如果他真能给我两匹马,我发了财,我和丈夫一说,丈夫也许不会生气。说不定这和尚真有钱?说不定这和尚真有急事?如果这和尚真有急事,我帮了他,我也是做了一件好事。

    女船家还不放心,她还想叮问叮问。

    女儿船家说:“我要把你渡过去,你说你给我两匹马,真的吗?”

    道安说:“当然真的了。出家人焉能打诳语。”

    女船家又问:“你说的那马,可是大骡子、大马、大牛那个马?不会是什么别的什么马吧?”

    道安说:“当然。”

    道安还用手比了比:“对。就是这么高,这么大,四条腿。”(未完待续。。)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