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穿越小说 > 后唐兴衰 > 第一百三十一回、德爱女投江(二十七)
    德爱女第二次投江。

    德爱女回到了绵竹以后,她仍然人事不省。

    可把谢高俅吓坏了。

    谢高俅怕这事让德一海知道了,德一海会怪罪他。

    谢高俅心说:这可怎么办呢?

    急的谢高俅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谢高俅回到了绵竹以后,他继续找人给德爱女医治。

    ******

    到了晚上的时候,有人来说,说德爱女已经醒了,说德爱女叫他。

    谢高俅就去了。

    这时的谢高俅,他又怕德爱女醒过来,他又怕德爱女醒不过来,他还又后悔他当初娶德爱女。

    谢高俅怕德爱女醒过来:他怕德爱女醒过来以后,德爱女写信把这事告诉她爹德一海,更主要的是,他怕德爱女在醒过来之后,德爱女在给她爹写信的时候,德爱女还说她这次德爱女遇害,是因为他谢高俅让德爱女做前边的那顶轿子,谢高俅想让德爱女在前边为他谢高俅挡刀枪所致。

    谢高俅怕德爱女醒不过来:如果德爱女真的醒不过来,如果德爱女真的死了,自己的罪过会更大。

    谢高俅还后悔他当初费尽心思千方百计娶德爱女:如果当初不娶德爱女,就不会有今天的事。

    谢高俅就心情忐忑地往德爱女的房间走去了。

    ******

    谢高俅来到了德爱女的房间之后,他见德爱女正披头散发地躺那儿,他见德爱女果然已经醒过来了。

    谢高俅一见德爱女,他急忙说:“夫人,你醒过来了?”

    德爱女说:“丈夫,我有话问你。”

    谢高俅说:“夫人,有话请讲。”

    德爱女说:“我问你,今天白天刺杀我的那个人。到底是什么人?”

    谢高俅说:“那个人叫马大山,他是绵竹城外一员外之子。”

    德爱女说:“你给我详细说说马大山的情况?”

    谢高俅说:“好。是这样的。马大山是绵竹城外一员外之子。数天前,他爹死了。他爹死了以后,他写状纸到我这里状告绵竹令要钱钱。当时我对他说的是,等我调查清楚了之后,我再做处理。可是,就几天的功夫,他就等不了了。他认为我不给他处理那事,他才行刺与我。今天多亏了夫人你。对于这件事,我也没错啊!那天他到我这里来状告要钱钱。我说我调查清楚了以后,我再做处理,我有错吗 ?难道我就该,他说谁杀人,我就判谁杀人吗?”

    德爱女说:“他是什么时候到你这里来告要钱钱的?”

    谢高俅说:“一个月之前吧。一个月之前,我接到他的状子之后,我积极派人去处理。当时我也挺忙。以后,我不就去了成都了吗?”

    德爱女说:“这就是你的不是了。当时你去成都,也没什么紧要的事吧?有五个知府。抛去在成都的柳逢春,还有四个,其他的三个与你办的都是同样的事,其他三个都没有去成都。就你去成都了?”

    “这……?”

    谢高俅没词了。

    谢高俅心说:当时我去成都,我不是为了娶你吗?

    德爱女说:“当时你去成都,你这里没事也行。你这里有事,你就走了?”

    谢高俅说:“是。是。我当时做的是有些不妥。”

    德爱女说:“那个马大山,现在怎么样了?”

    谢高俅说:“在监狱里押着呢。夫人放心,他跑不了。”

    德爱女说:“对他。你准备怎么办?”

    谢高俅说:“他刺杀夫人你,他险些要了夫人你的命,他当然犯的是死罪了。我想等夫人你好了以后,我想当着夫人你的面处置他,给夫人你出气。”

    德爱女说:“把他放了!”

    “什么?”

    谢高俅没明白。

    谢高俅说:“夫人,你想放过他?”

    德爱女说:“对于他的事,现在我基本清楚了。我清楚,他是不该死的!”

    谢高俅说:“夫人,你真想放过他?”

    德爱女说:“他伤害的人是我,我说可以原谅他,就可以原谅他!”

    谢高俅说:“是,是,是。”

    ******

    谢高俅又说:“夫人,有个事,我想求你。”

    德爱女说:“说吧。”

    谢高俅说:“夫人,今天的事,你能不告诉你爹吗?如果能的话,我当为夫人烧香拜佛;如果不能的话,我真受不了!”

    德爱女说:“好吧,我答应你。”

    谢高俅说:“谢谢夫人。”

    现在的德爱女,对眼前的事也死了心了。

    在德爱女刚听马大山那么一说,说谢高俅人品的时候,德爱女心里所想的是,我丈夫是那样的人,我丈夫干了那样的事,我无脸见人,甚至德爱女还想过投江自杀。

    德爱女被救以后,她想的就全面了。

    德爱女心想:我这次为什么嫁谢高俅?我还不是肩负我爹的使命吗?现在,我不能死啊!现在,我爹交给我的使命,我还没有完成,我怎么能这么快就死呢?眼下的路,无论多难走,我还得继续走啊!

    所以德爱女还想跟谢高俅过几天。

    所以即便将来注定有离开谢高俅的那一天,她也想在还没有离开谢高俅的这一段时间里把她要走的路走好。

    ******

    这时,德爱女又对谢高俅说:“丈夫,我也想求你答应点事。”

    谢高俅说:“夫人,有话快说。”

    德爱女说:“我以后想有一套完全属于我自己的房子。”

    谢高俅说:“行。”

    谢高俅心说:房子,我有的是。我是知府大人,我还缺房子吗?

    德爱女说:“我的意思是,我要的那套房子,在以后除了我从成都带来的那几个丫环以外,其他的闲杂人员任何人都不能随便进。”

    谢高俅说:“行。”

    谢高俅心说:我也不愿意谁没事都到我夫人那里去串门。

    谢高俅不愿意谁没事到他夫人这里来串门,他主要的意思不是说,他不愿意其他的男人没事到他夫人这里来,他主要是怕,他做的坏事太多,有人到他夫人这里来告他。

    谢高俅心想:待会我就传令,以后任何人都不能没事随便到我夫人这里来。

    德爱女又为什么提这个要求呢?

    她想图清静。她不愿意趟谢高俅的这潭浑水。

    ******

    谢高俅又问德爱女:“夫人,你还有事吗?”

    德爱女说:“没事了。”

    谢高俅说:“没事的话,我去休息了,夫人你也休息吧。”

    德爱女说:“好吧。”

    谢高俅就离开了。

    ******

    谢高俅从德爱女那里离开以后,他心里挺高兴。

    因为德爱女已经答应他,德爱女不把今天的事告诉她爹了。

    对于德爱女要房子,德爱女不愿闲杂人员随便进的事,谢高俅也挺高兴。

    唯一使谢高俅心里不怎么高兴的,就是德爱女提的那个,德爱女让放马大山的事。

    对于,马大山,他是真不想放。

    马大山折腾了一通,就这么放了?

    放了马大山,马大山以后要再来刺杀自己,可怎么办?

    但是,不放马大山,他又不敢得罪德爱女。

    谢高俅心说:放马大山,就放马大山吧,反正就一个马大山也不会掀起什么风浪。

    ******

    第二天,谢高俅还真说话算数,他还真把马大山放了。

    马大山被放以后,他才知道,是德爱女的原因。

    马大山对德爱女,是感激不尽。

    特别是,自己险些要了德爱女的命,德爱女还对自己这样。

    这时,马大山才知德爱女是什么人。

    马大山被放以后,他想去谢德爱女。

    德爱女说:算了。

    马大山就离开了绵竹。

    ******

    几天来,谢高俅也非常高兴。

    那件事虽然险,可是有惊无险 。

    他还得了个大美人德爱女。

    ******

    可是,没过几天,事又来了。

    这天,德一海又给他下了个令,又让他筹集粮草。

    原来,前敌的粮草又吃紧了。

    谢高俅一接到这个令,他脸就有点变。

    上一次就因为筹集粮草,引出了马大山的事,怎么又让我筹集粮草啊?

    谢高俅第二次筹集粮草,又引出了德爱女第三次投江、(未完待续。。)

    []请记住187小说网(www.187xiaoshuo.com)永久无广告弹窗阅读!

    [187小说网手机版 m.187xiaoshuo.com]